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63章 有苦難言
  第五更!

  省政府大樓前面的路臺上。

  林建永的眼睛不由得瞇成一條直線朝周揚打量了一眼,剛才他問的那個問題雖然是隨心而發,但是未必就沒有刁難周揚的意思。

  然而眼前這位年輕的副部長,表現可以說算得上是出人意料的驚艷,這個年輕人還真是敢說,自己問他出行的陣仗,他居然連兩淮地區的水患災害問題都扯出來了,甚至還上升到了維護南江人民群眾利益的高度。

  不過雖然明知道這小子是在偷梁換柱改換概念,但是周揚的話確實很有水平,這份急智可不是他這個年紀的年輕人隨隨便便就能有的。

  作為擔任過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這種級別的高官,林建永在官場內外見過的優秀年輕人不知凡幾,不要說那些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就是很多縣處級甚至廳局級的干部,有時候面對他的刁難也是進退失措大失顏面,如今周揚的表現可謂是令人眼前一亮。

  腦海中,林建永甚至不禁又想起此前周揚在京城參加壽宴時候的情形。

  “秘書長,既然連組織部的同志都開口了,那我看車子就不要減了,出發吧。”

  說完林建永就一馬當先地上了其中一輛考斯特,而見狀眾人也不由得松了口氣,省委秘書長李炳君更是拍了拍周揚的肩膀。

  “小周,今天的表現不錯,等會你坐在我們后面的那輛車上,以防萬一林省長有什么問題要問你。”

  聽到李炳君的話,周揚點了點頭,但是心底的想法卻有些怪異,這位秘書長不會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救火隊員吧?要知道剛才那可是他討巧才想出來這么一個辦法,林建永要是再這么來幾次,非的把他逼死不可。

  實際上,林建永的這個問題脫口而出的時候,其實不管是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徐向陽,還是省委秘書長李炳君都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就更別提周圍的眾人。

  關于這一次省長林建永前往北方四地調研的行程安排問題,當初接到任務的時候,李炳君第一時間就找徐向陽進行了商量,只不過兩人都沒想到竟然會鬧出眼前這一出。

  如果不是當下此情此景,而是換在常委會上,林建永這句話其實已經完全算得上是誅心之語了。

  然而等到周揚的話音落下,不管是徐向陽還是李炳君都知道這一關總算是過去了,不過對于周揚急中生智說出來的那一番話,兩人心里也是想法各異。

  如果不是他們很清楚林建永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明年的兩會布局的話,怕不是還真要被周揚給繞進去。

  不過不得不說,這位周副部長的腦瓜子也確實稱得上是靈光,一般人被省長這么一問大概率就是語無倫次體面盡失,周揚反倒是來了一個隨機應變,而且這一番話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給這一次調研奠定了基調。

  在一行人的簇擁下,林建永很快就上了第二輛車,然而坐下來之后這位林省長心里的想法竟然有些異樣的復雜,他確實沒想到時隔幾個月再次跟周揚見面,對方竟然已經隱隱有了一絲大家氣度,甚至是具備了參與到省委層面博弈中來的分量。

  自己剛履新南江,必然會跟省委書記嚴峻爭奪常委會的話語權,這跟兩人是否同出一系并沒有太大的關系,執政理念的不同必然會導致這樣的結果。

  然而嚴峻在南江省經營多年,無論是根基還是實力都不是自己一個剛剛上任的省長能夠比擬的。

  但是眼下南江省省委班子經過這一輪調整之后,省委書記嚴峻除了受到中央的斥責的以外,更是自斷一臂斬掉了常務副省長黃騰達和宛城市市委書記這兩個常委名額,可以說對常委會的把控力已經大大降低。

  只要自己能夠拉攏省委的三號人物也就是譚文山,那未必就沒有跟嚴峻一爭高下的機會,不過譚文山這個人早年在中央政策研究室就是有名的臭石頭,誰的賬都不買,身后的根基又深厚無比,自己想拉攏他可能性并不高。

  然而這一次淮東市委爆發出問題卻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淮東市委書記肖巍然是譚文山來到南江之后提拔的第一個市委書記,也是下一步入常的有力競爭者,可以說是妥妥的譚系人馬。

  原本南江省的政局經過幾輪動蕩,省委班子一致的意見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誰也沒料到省委組織部那邊竟然直接就給淮東市委來了一個存在問題的定性,這幾乎就等于給他送上了一把磨得雪亮的快刀,至于究竟是快刀斬亂麻還是仗刀求和,譚文山根本就沒得選。

  最重要的是,從眼下來看,這把刀正是省委組織部這位年輕的副部長親手磨出來的。

  想到這里,林建永一時間也不得不感慨萬分,看來譚文山跟金淑萍確實給東海一系找了一個很不錯的人才。

  等眾人先后上車,車隊終于緩緩開動起來。

  這一次周揚并沒有跟任何省委領導同乘一車,而是跟著上了后面一輛考斯特,隨即就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

  車子里,一眾水利部門的專家和學者,以及省委機關的幾個處級干部頓時也忍不住紛紛朝周揚看過去。

  要知道剛才聽到省長林建永那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夸張地說,他們是真的緊張到了極點,然而這位年輕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卻在反手之間就把一次令人頭皮發麻的大麻煩消融在舉手投足之間,這份機智和頭腦確實給了他們一個無比深刻的印象。

  經過3個小時的長途旅行之后,車隊很快就抵達了此行的第一站淮西市。在淮西市市委班子主要領導的陪同下,林建永一行先后參觀調研了淮西市的水里工程管理部門以及位于淮西境內的淮水工程。

  除此之外,在一個下午加一個上午的行程中,林建永還參觀了淮西市的幾家代表性企業,聽取了淮西市委市政府所作的工作報告。

  這一路上,首次參加這種省委領導下基層調研活動的周揚,也算是頭一次見識到了一位省長的權力之盛,林建永所到之處,無論是機關、工廠和企業,還是社區和街道,簇擁而來的人群都是密密麻麻,各級干部更是無比的小心翼翼。

  考察的第二天下午,調研組離開淮西市直奔一水之隔的淮東,然而周揚沒有預料到的是,就在車隊剛剛要出發的時候,省委辦公廳的一個工作人員卻跑過來找到他,說是林省長讓他去前面的車上。

  一時間,周揚所在的這輛考斯特車里,聞言的眾人頓時紛紛朝他艷羨地看了過去,在眾人看來,省長親自點名同車,這可是很多人渴望而又不可得的好機會。

  然而只有周揚自己清楚,林建永把自己叫過去,十有八九就是為了這一次淮東在干部考察任免和公務員選拔上面爆發出來的問題。

  果不其然。

  就在他跟著省委辦公廳這位工作人員上了前面那輛車之后,周揚跟幾位領導打完招呼剛坐下來,耳側立馬就聽到了林建永有些嚴肅的聲音,一時間周揚心底也是有苦難言。

  (感謝各位的打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