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60章 強勢的副部長
  第二章!

  周揚的話并沒有說完,見眾人不再開口,于是他接著繼續說道:

  “部長,出現問題正常人的第一反應我想應該是解決問題吧,但是解決問題的方式有多種,到底是把問題給捂住還是自己揭蓋子掀簾子,這完全就是兩碼事。”

  “這一次淮東出現這種負面情況,作為地方領導班子,沒有第一時間出來澄清問題、解決問題,而是試圖把問題捂住,甚至急于向省委求助,我認為這是極為不恰當的,所以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省委組織部堅決不能犯同樣的錯誤。”

  “當然,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也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各位部長也可以說兩句嘛。”

  這一次周揚并沒有保留意見,不過說完就徑直閉上嘴巴不再開口了,顯然是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

  其實在周揚看來,淮東的問題雖然看似特殊,但是絕對不是個例,最近的這半年時間,通過連續兩次的干部考察工作,他確實發現各個地方多多少少都存在這種暗箱操作的情況。

  水至清則無魚,這是老祖宗用幾千年的時間打磨出來的一句至理名言,但是正如他所說,出了問題都知道解決問題,然而究竟是捂蓋子還是揭蓋子,這就是不同的處理方式。

  說起來,這一次省委組織部也是大意失荊州,太相信淮東市委和市委組織部解決問題的能力了,非得等到問題壓不住了這才開始要出手。

  然而現在是什么時代?

  如果是幾十年前還有可能后發制人,現在互聯網信息這么發達,你怎么去后發制人?

  現在好了,淮東市委捂不住,一轉眼就把問題交給省委組織部,淮東市委書記肖巍然甚至跑到省委副書記譚文山那里去陰陽怪氣地說省委組織部的指導方式存在問題。

  如果不是譚文山事先不知情,第一時間就打電話跟他詢問了這個情況讓周揚有了先聲的機會,那這個責任要落到誰頭上?指導地方開展干部考察和遴選,是省委組織部干部二處的任務,分管干部二處的就是他周揚。

  會議室里,周揚朝幾位副部長看了一眼,見幾人都不做聲,心里也不由得冷笑不已,都說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位高權重,但是到了這種要命的時候,也不見得有誰會直愣愣地沖上去,做起縮頭烏龜的時候倒是一個比一個快。

  而此時,他這一番話落進蔡慧耳中,這位新任省委組織部部長一時間卻忍不住好好地朝周揚打量了兩眼。

  早就聽說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周揚是一個強項令,蔡慧一開始還認為這是周揚年輕氣盛不夠穩重。

  但是省委組織部這半年來連續幾次動作,這位周副部長的表現都可以說是可圈可點,現在再聽他這么一說,心里更是覺得自己先前想岔了。

  這哪里是什么年輕氣盛,完全就可以算得上是老謀深算的官場老狐貍,周揚的意思她自然明白。

  既然淮東市委書記肖巍然可以向省委副書記打小報告,這是他市委書記匯報工作的權利。

  那么省委組織部自然也可以認為他們淮東市委組織部,甚至市委班子有問題,這也是省委組織部門調查問題的權利。

  念及此處,蔡慧咳嗽了一聲說道:“其他幾位副部長還有要說的嗎?”見眾人搖了搖頭,她立即就朝周揚看過去。

  “周部長,那依你的意思,如果淮東市委班子真的存在問題,我們怎么解決這一次的突發情況?”

  會議室里。

  周揚聞言抬頭朝蔡慧瞥了一眼,一時間心底也有些摸不準這位蔡部長究竟是什么打算。

  要知道,淮東市委班子存不存在問題的定性,對于如何解決麻煩那可完全是兩回事,存在問題有存在問題的解決方式,不存在問題也有不存在問題的解決方式。

  “部長,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淮東市委班子有沒有問題,問題有多大,目前我們都不清楚,我建議最好是由省紀委那邊馬上派人下去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摸清楚。”

  省紀委?

  聽到周揚的話,會議室里眾人頓時就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招太狠了啊,要知道到底是省紀委去調查還是省委組織部去調查那性質可完全不一樣。

  雖然省紀委下去也是基于沒有問題的前提開展調查,然而紀委出馬社會輿論怎么看?整個南江省的官場又是怎么看?沒有問題省紀委干什么去你們淮東?

  一旦省紀委派人下去那就是大勢所趨,沒有問題眾人看你淮東的班子目光都不一樣。

  “行了,今天這個問題就討論到這里,散會吧,周揚留下。”

  會議室里,見開會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再讓周揚說下去,指不定還要冒出什么驚人之語,蔡慧果斷選擇散會,不過仍然留下周揚。

  等眾人紛紛起身離席之后,這位新任組織部長立馬就朝周揚問道:“周揚,你當真認為淮東市委班子存在問題?”

  沒有其他的副部長在場,周揚自然不會過于強硬,而是咧開嘴笑著回答道:“部長,有沒有問題也要調查過才知道,其實我剛才還有幾句話沒說完,一是淮東這一次的事件我認為絕對不是例外,全省這種情況想來也不是只有淮東才存在。二是既然淮東市委班子到現在還不揭開蓋子進行自查,而是第一時間就向省委求助,起碼這個態度是不妥當的,如果地方都這么干,難不成省委天天都要給他們擦屁股不成?”

  “既然如此,那就隨了他們的意,讓省紀委派人去調查,一來省紀委下去肯定不會有人懷疑是我們省委組織部的指導有問題。二來這么做也能起敲山震虎的作用。”

  會議室里。

  蔡慧一聽這話自然就明白了周揚的想法,不過她心底顧慮的問題卻不是這些,南江省委班子剛剛才發生重大的調整,新任省長剛剛到任立馬就出現這個問題,這可不是什么好現象,莫非你們省委組織部這是在給新領導一個下馬威不成。

  按理說她作為省委組織部部長,領會領導意圖肯定是極為重要的,這個時候最好的處理辦法其實就是高拿輕放,悄無聲息地把問題給解決了。

  然而周揚緊咬著這個問題不放,她也不可能拍板找省紀委去調查人家市委班子,這不成了過家家么,哪里還有一絲組織工作的威嚴可說。

  “部長,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就是有點離經叛道。”就在這是,周揚突然開口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