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58章 南江省政壇巨變
  “關于這個問題我倒是知道,因為那幾個樓盤前期的款子差不多都被華龍砸到了其他幾個樓盤里面,剩下的款子根本不足以讓房子按期交房,所以當時縣政府那邊經過研究之后決定還是先保證房子能夠交付,所以這幾個原本由華龍開發的樓盤也沒繼續交給重組之后的華龍,而是交給了市里的另外一個房地產企業。”

  “至于什么時候交房,通過什么形式交房等問題,當時邱縣長為了確保交房的目標,答應都由那個企業來決定,結果就鬧出了這么一回事,現在縣政府那邊也在跟對方溝通,希望把這個問題解決掉。”

  聽到黃和平的話,一時間周揚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暗罵一句豬腦子,堂堂縣委縣政府,居然被一個私企以這種畫大餅的方式坑了,他真不知道這些人是聰明還是愚蠢。

  接待室里,見周揚的臉色有些難看,黃和平也是尷尬無比,畢竟是在自己任上出了這種事情,心里更是把邱兵嗎了個狗血淋頭,機關里出來的干部,當真是眼高手低。

  “具體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往大里說那就是縣委縣政府連基本的市場規則都沒弄清楚,往小里說也就是多支付一點錢的問題。”

  “但是黃老哥,這種風氣可不能助長。資本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既然現在敢做初一,那以后就敢做十五,這股風氣一定要壓制下去。至于事情怎么解決,我看你們縣委縣政府最好還是盡快拿個主意出來,別等到火燒眉毛了才去救火。”

  “另外,回頭我給你一個電話,你跟這個人聯系聯系,實在不行,華龍的那幾個樓盤你們就交給他去處理,但是只此一回,下次如果還出現這種情況,你們就等著紀委過來談話好了。”

  說完周揚頓時就沉默下來也不開口,黃和平見狀自然知道周揚是真的火了,當即也不多說立即就起身告辭。

  等黃和平一走,周揚立即就拿起手機給張毛毛打了一個電話交代了一下這個事情,隨即又讓他幫忙打聽一下那個景德蘭投資公司的資料。

  第二天一早。

  在黃江縣委書記黃和平、縣長張青等人的陪同下,周揚調研了黃江縣河口鎮第二期老城區改造的情況,隨即又去了黃江人工垂釣漁場那邊詢問了一下漁場的經營管理問題。

  當天下午,周揚就在一群人的歡送下離開了黃江縣前往東江市,在抵達東江市的第二天,周揚一行并沒有前往東江市委市政府,而是徑直去了南江科技大學。

  在南江科技大學校務會議室里,周揚親自跟校黨委常委、黨委副書記丁曉紅進行了干部任前考察談話。

  “丁教授,說起來咱們這已經是第二次見面了。”會議室里,聽到周揚的話,丁曉紅也是一愣,腦子里想了好一陣都沒記起來自己什么時候跟這位省委組織部的周副部長見過面。

  “是我說的太籠統了,不知道您記不記得,大概是在今年的5月份,您是不是去過首都?在候機大廳的時候,我就坐在您對面,后來上了飛機,咱倆還是坐在一起。”看到丁曉紅臉上狐疑的表情,周揚笑著解釋道。

  果然,他這么一說,丁曉紅立即就記起來了。

  “哎呀記起來了記起來了,您看這還真是巧了,不過當時是真的沒認出來。”

  “那可不,當時要不是看到您正在看的一份項目申報書上面有您的名字,我恐怕也不知道。”

  會議室里,有了這么一個插曲,兩人隨后的談話自然也就輕松了不少,按照組織程序,周揚親自問了丁曉紅幾個關于經濟開發區管理的問題,尤其是重點了解了她在掛職期間的經歷之后,隨即并沒有在東江市逗留徑直就回了宛城。

  而得知周揚已經回到省委組織部以后,東江市委書記滿明光跟市長彭潤生果然立即就給他打了電話。

  不過在電話里,兩人都很聰明地沒有再繼續問這一次干部考察的情況,只是埋怨了兩句周揚回到東江市竟然沒有去市委市政府隨即就掛了電話。

  1月上旬。

  新一輪的干部任前考察工作全部結束,與此同時,周揚也完成了一份關于在全省開展青年干部交流任職的實施意見和方案草案。

  隨即,省委組織部、省紀委以及省人力資源廳聯合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對這一次開展全省干部任前考察的情況進行了通報。

  在發布會上。

  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周揚面對一眾記者,詳細地闡述了整個考察工作的情況,并且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

  發布會結束之后,省委組織部立即召開了部務會,對這一次考察組形成的考察報告進行了討論,并就全省的干部調動任職方案擬定了初稿,經過會議表決后,初稿隨即就報送省委常委會進行審議。

  緊接著,就在距離2017年春節還有不到20天的時候,南江省省委組織部先后在長達一個禮拜左右的時間里相繼發布了多達十余條人事任免通知。

  按照通知,安山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周樹森調任南江大學擔任校黨委書記,正是邁入正廳級干部序列。

  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副書記丁曉紅調任南江省高新區擔任黨委書記,高配宛城市市委常委。

  五泉市副市長熊兆華調任南江省高新區擔任黨委副書記、高新區主任。

  ……

  “周老弟,這一次老哥我多謝的話就不說了,回頭等我去了宛城市,咱們再約個時間好好聚一聚。”

  辦公室里,接到周樹森這位中央黨校同學的電話周揚其實并不意外,畢竟這一次能夠出任南江大學校黨委書記,周樹森在某種程度上算是破格提拔了,南江大學雖然級別只是正廳局級單位,但是畢竟是211高校。

  以周樹森的資歷和閱歷,在這個位置上干上幾年,將來調任省直機關一把手也好,調任地市擔任黨委一把手或者政府一把手也好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至于周揚究竟在自己的工作調動中發揮了多大的作用,周樹森雖然不好妄自猜測,但是一位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而且還是排名極為靠前的副部長,能與之深交自然是一件有利無一害的事情,更何況他跟周揚還有黨校同學這么一層關系在。

  “那沒問題,我就等著你周老哥過來。”

  掛了電話,周揚腦子里也漸漸恢復平靜,隨即就把這一次考察的整體情況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通過這一次考察,他對整個南江省政壇的了解程度毫無疑問已經有了一個質的提升,這對于他接下來進一步推動青年干部交流任職方案的落實無疑也有著極大的好處。

  對于省委書記嚴峻大力推動青年干部交流的想法,周揚其實是打心眼里支持的,他自己就是從基層爬上來的干部,自然知道基層干部的不容易。

  但是如果有了這么一個制度,那情況或許就能得到好轉了,不僅僅有利于青年干部的成長,而且也能夠極大地提升基層干部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

  隨著年關將近,周揚終于也有了一絲喘息的時間,然而就在整個南江省省委機關各個部門正在緊鑼密鼓地開展年底工作考核之際,一則來自中組部的干部任免消息卻突然就打破了這份平靜。

  當國內各個媒體紛紛將中組部的這條消息進行轉載之后,整個南江省政壇不可避免地再一次震動起來。

  (兄弟們,三連更,求個打賞和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