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57章 疑云再現
  第四更!

  玉山賓館。

  周揚笑著跟玉山賓館的經理朱志忠握了握手,將近大半年的時間沒見,這位朱總似乎發福了不少。

  見朱志忠跟縣委書記黃和平極為熟稔地打了聲招呼,周揚自然知道這位朱總果然還是像以往一樣長袖善舞,不過跟黃和平這位縣委書記站在一起,兩人倒算得上是相得益彰。

  “怎么樣?朱老板,今天晚上我跟黃書記是老朋友見面敘敘舊,你也是老朋友,要么就一起吃頓便飯聊幾句吧。”

  賓館大廳,朱志忠聞言也是一愣,一時間心底也是感慨萬千。

  老實說能在黃江縣這個地方經營一家賓館十幾年而不倒,反而一直都是作為縣委縣政府的招待賓館存在,朱志忠的能力顯然并不簡單。

  這幾十幾年來,朱志忠見過的,接觸過的縣委領導,甚至是市里,省里來的領導也不在少數,然而對于周揚這位黃江縣的前任書記,他心底確實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其實玉山賓館這邊是今天下午才接到通知說是要接待省里來的領導,但是萬萬沒想到要接待的竟然會是黃江以前的書記周揚,在他看來周書記這應該就是衣錦還鄉了。

  此時聽到周揚的這句話,朱志忠當然知道自己能得到周揚的邀請,多半是因為這位以前的周書記,現在的周部長還念著幾分前兩年在玉山賓館落腳時候的舊情份。

  但是周揚念著這份情并不意味著自己也要打蛇上棍,畢竟省委來的領導跟縣委書記一起吃飯,就是個傻子也猜得到兩位領導肯定是有話要談,他一個飯店的老板摻和進去算什么事情。

  “不用不用,周書記,我老朱就是個大老粗,也不會說什么話,就會炒幾個菜,今天晚上我親自下廚,給兩位領導整一桌地道的黃江菜,我就不打擾您二位了。”

  說著朱志忠立馬就帶著周揚和黃和平去了位于賓館二樓的一間接待室里,讓服務員上了茶水之后,這才掩上門出去。

  而此時在接待室里。

  各自落座后,黃和平并沒有急著馬上開口,而是趁著周揚脫掉外套的功夫朝這位年輕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瞥了一眼,臉上也是若有所思。

  一轉眼距離自己跟周揚初次見面8年時間已經過去了,8年前自己就已經是正處級的東江市教育局局長,而當時周揚還僅僅只是東海大學教育學院的一個普通科員。

  然而現在,自己雖然已經執政一方貴為縣委書記,但是他這個縣委書記還是因為得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推薦才成功上位,而周揚呢?不僅僅從東海大學進入了政府體制,而且一轉眼的功夫就成了南江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自己的上級領導。

  這半年的時間,當真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而且以周揚的年紀和資歷,黃和平即使再保守也知道,省委組織部絕對不會是他的終點,至于將來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黃和平覺得自己有生之年是看得到的。

  或許將來的某一天,當自己雙鬢斑白含飴弄孫的時候,會指著電視上出現的那道人影說著幾十年前自己也接受過那位大人物給他連敬三杯酒的壯舉也說不定。

  接待室里,黃和平雖然不再稱呼周揚為周老弟,而是一口一個周部長,不過周揚仍然是以黃老哥相稱,這讓黃和平越發感慨之余,心里也多了一份自傲。

  在人情場上也好,官場上也罷,從來都是雪中送炭的少,錦上添花的多,但是他黃和平偏偏就做到了人所不能,早些年就看出了周揚的潛力,如今這份眼力算是真正得到了回報。

  兩人寒暄了幾句,周揚也不浪費時間,直接就問到了房地產的事情,實際上如果不是這個事情一直令他心里放不下的話,周揚其實原本下午就應該去東江市的。

  上午考察組一行抵達縣委大院之后,黃和平和張青立馬就安排了一個簡短的工作匯報,會議結束后,下午周揚一行就去了黃江縣委組織部跟劉建詳細地了解了一下黃江縣的青年干部交流制度落實情況。

  等到組織部這邊的事情結束,陳紅梅就帶著其余幾個人直奔東江市委市政府,而周揚則帶著吳文俊和王云飛兩個年輕干部繼續留在黃江縣。

  “其實這個事情說起來也是我太大意,周部長,華龍那邊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李江華這個人以前怎么樣咱們不說,但是這兩年在黃江的房地產上投入的資金并不少。”

  周揚點了點頭,華龍的情況他不敢夸海口說完全知情,但是確實不陌生,甚至連李江華躲過前市委書記黃進華一案的牽連自己還出過一點力氣。

  “說來事情也真是蹊蹺,這兩年華龍的資金鏈在房地產行業還是十分穩定的,但是今年8月份,華龍那邊突然就傳出了資金鏈不足的情況,當時這件事情我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然而到了9月初,事情的變化可以說簡直就是完全出人意料之外。”

  “當時省城一家名為景德蘭的投資機構突然向縣委縣政府提出要重新簽訂此前的投資合同,負責這件事情的邱兵副縣長自然不肯,可沒想到結果對方竟然拿出來一份股權證明,按照這份證明來看,景德蘭投資公司竟然成了華龍的大股東。”

  “我們事后問過李江華,按照他的意思,華龍的確已經把大部分股份賣給景德蘭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華龍就是景德蘭的一家子公司。”

  接待室里,周揚聞言頓時皺了皺眉頭。

  “當初不是已經簽過協議了嗎,為什么還要重新簽?”

  “是簽過了,我們之前也是這么想的,但是華龍那邊緊接著就宣布公司破產,然后名下的樓盤和地皮都按照法律程序進行清算,景德蘭投資那邊答應接盤,但是條件就是重新簽協議,要不然華龍名下的樓盤就是爛尾樓。”

  點了點頭,周揚也算是明白了這里面的邏輯,無非就是華龍地產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情況不得不宣布公司破產。

  既然華龍破產了,那此前簽訂的協議自然要作廢,名下的樓盤成為爛尾樓也是必然的事情,延期交房那就更不奇怪了。

  但問題是,這跟讓購買者提前交錢辦手續有什么關系?

  再說了這點錢也不足以解決華龍的資金困難,想到這里,他隨即就問出了心里的疑惑。

  然而黃和平一開口,周揚頓時就愣住了,隨即更是差點就破口大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