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50章 年輕人不簡單
  辦公室里,看著一臉若有所思的徐向陽,周揚腦海中也不由得陷入一陣沉思,過了許久才一臉正色道:

  “部長,組織處的工作涉及到部門的方方面面,如果沒有一定的工作經驗的話恐怕難以勝任,而且為人還要穩重,我認為干部一處的副處長蔡發平是一個不錯的人選,蔡發平的年紀雖然大了一點,但是為人老成穩重,眼下組織處發生這種問題正好需要一個這樣的人來穩住局面。”

  “至于蔡發平副處長的位置,我這邊倒是也有個合適的人選,就是不知道部長您這邊舍不舍得放人了。”

  “你的意思是讓小楊過去?”

  周揚的話音剛落下,耳側立馬就聽到徐向陽有些疑惑的嗓音。

  “部長您真是料事如神,我推薦的人選確實是楊歡,楊秘書雖然年紀輕,但是也是老組織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擔任您的秘書之前,楊秘書就做過干部一處的干部科科長吧,再讓他回去干一任副處長,我看挺合適。”周揚一臉平靜地說道。

  而靜靜地聽著周揚的話,徐向陽則似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實際上周揚猜的不錯,徐向陽之所以讓他推薦組織處處長的人選,確實有幾分原因是因為他這一次的表現。

  在剛剛召開的省委常委會上,省委組織部這邊因為副部長劉剛和組織處婁謙出事的原因,省委書記嚴峻對組織部的工作可以說是進行了極為罕見而且嚴厲的批評。

  如果不是省委副書記譚文山居中調和,再加上這一次組織部的考察工作確實算是極大地給省紀委開展工作提供了掩護,而且還為省紀委找到問題的突破口提供了依據的話,徐向陽臉上肯定不好看。

  至于周揚推薦的組織處處長人選,他倒是并沒有太大的意外,蔡發平這個人他知道,的確如同周揚所說的算得上是老成穩重,而且作為年齡即將到任的副處長,在組織部已經升無可升了,去組織處擔任處長無疑是一個意外之喜。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周揚竟然會提議由楊歡來接任蔡發平的干部一處副處長,想到這里,徐向陽深凹進眼眶的眸子不由得朝周揚打量了一眼。

  在他看來,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啊!

  從這一次考察前前后后的情況來看,周揚的能力確實很不俗,而且身上有一股子的靜氣,眼光很老道,自打一開始周揚就反對對高新區的班子進行考察,后面考察工作遇到瓶頸的時候,又敢于另辟奇徑來打破僵局。

  最重要的是,周揚不貪功,能隱忍,知進退,在時下南江省的官場上這就是最大的優點。

  不得不說,周揚提議讓蔡發平出任組織處的處長是一步好棋,但是推薦楊歡接任蔡發平擔任干部一處的副處長更是一步妙棋。

  要知道這一次分管組織處和干部一處的副部長劉剛被雙規,組織部內部的領導分工肯定也要進行重新調整。

  蔡發平一直都是常務副部長關逸飛的人,蔡發平提任組織處的處長,周揚投之以桃,關逸飛肯定也要在分工上報之以李。而楊歡作為部長秘書接任干部一處的副處長,提任處長也就是眼前的事情。

  這樣一來,組織一處的分管工作必然要落到周揚頭上,畢竟除了他以外,目前常務副部長關逸飛跟副部長王學兵基本上不分管具體的事務,而是兼任省人社局和老干局的局長那一攤子事情。

  至于另外一位副部長任丹丹跟即將提任的副部長,誰會自找沒趣去分管一個部長秘書擔任副處長的干部一處?反倒是推薦楊歡出任副處長的周揚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這樣一來,分管權重極大的干部一處、干部二處以及干部四處的周揚,自然就會一躍成為組織部分管具體工作的副部長里面排名最靠前的那一位。

  不到三十的年紀做到這一步,即使是徐向陽也不得不承認,周揚的前途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片光明了。

  “亂彈琴,我要是真如你說的料事如神,劉剛還能在我眼鼻子底下出事?不過你這個提議有幾分道理,這樣吧,下午開個部務會讓其他幾位副部長一起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對了,這一次發生這么大的事情,涉及的干部更是多達一百多個人,省委嚴書記已經再三強調了干部提拔和任免的紀律問題。嚴書記認為我們南江省委組織部的用人制度是存在缺陷的,對干部的監督和考察很不到位,但是這一次組織部的考察工作得到了嚴書記的點名表揚。”

  “接下來組織部這邊肯定要大規模地進行干部考察,這個工作就由你去負責,正好前期的考察工作有基礎,這兩天你辛苦一下拿個方案出來,我到時候跟嚴書記匯報。”

  聞言周揚也是臉色一變,他也沒想到徐向陽竟然會把這么重要的工作交給自己來負責,要知道這一次宋紹陽一案和黃騰達一案牽扯到的人員數目可以說是極為龐大的,僅僅是廳局級干部的空缺就有十幾個,更別說處級層面那更是一抓一大把。

  如果由自己來負責這個事情,周揚完全可以想像到時候自己的電話肯定要被打爆,不過這對自己來說當然是一個好事情,即使說是權柄大盛也不為過。

  不過周揚也沒有遲疑,點了點頭答應下來隨即就起身離開了徐向陽的辦公室,而此刻站在走廊外面的楊歡看到周揚出來,立馬就笑著走上前。

  然而令楊歡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正要開口跟周揚打招呼的時候,這位年輕的副部長卻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楊秘書以前擔任過干部一處干部科的科長吧?”

  “是的周部長,不過這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想想當時還是很不成熟啊。”然而聞言周揚只是笑了笑,沉吟了片刻之后才說道:

  “那正好,這一次有機會再回去鍛煉鍛煉,部長對你的期望可不是做一個秘書這么簡單喲。”

  說完周揚立即就扭頭回了辦公室,而楊歡則一臉愣神地站在原地,腦子里嗡嗡地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周部長這是什么意思?

  再回去鍛煉鍛煉?

  難不成我要去干部一處了?

  作為部長秘書,如果去干部一處他自然不可能是繼續擔任科長,而處長的位置以他現在的資歷恐怕還有些不夠格,那自然就只能是副處長了。

  干部一處的副處長雖然僅僅只是副處級的領導崗位,但是要知道這可是省委組織部的干部一處,負責的可是整個南江省省委省政府機關部門的干部考察和任免工作,權力之大堪稱是小省委組織部。

  部長秘書雖然光鮮,但是畢竟只是一個秘書,眼下徐部長調任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的聲音極大,一旦徐部長調任,那自己這個秘書可就尷尬了。

  以徐部長的作風,肯定是不可能把自己掉到省委省政府那邊去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下放到地方去擔任副縣長或者某個省直機關去做處級副職,能不能進班子還不好說。

  但是如果是調任省委組織部干部一處擔任副處長的話,那就不可同日而語了,一時間楊歡心底也是驚喜莫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