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47章 誰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作為南江省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其實這段時間徐向陽身上的壓力并不算小,只不過他的壓力并非是出自考察組,有些事情出于保密的需要,他只能選擇爛在肚子里。

  但是隨著省委書記嚴峻那邊給予的壓力在不斷加大,在省委組織部的眾人眼里,最近部長徐向陽對考察組那邊的進度已經明顯有些不滿了,這一點從他連續兩次朝考察組的負責人周揚發脾氣就足以看得出來。

  當然,除了徐向陽以外,誰也不知道周揚想出了一個打草驚蛇的辦法,并且重新擬定了一份考察方案,這樣一來,整個考察工作就從一開始的上下一條線變成了一明一暗兩條線的布局。

  明面上,這一次干部考察主要是為了解決高新區和安山等三個地級市的領導班子調整問題,但是暗地里,周揚卻把火力全部集中到了南江大學上面,試圖來一招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最終實現以點帶面全面突破。

  然而徐向陽沒想到的是,周揚竟然會突如其來地交給自己這么一份任誰看了都會膽顫心驚的材料。

  南江省,省委組織部。

  部長辦公室里,周揚將手里掌握的那個u盤遞給徐向陽,隨即就臉色平靜地坐在徐向陽對面的沙發上,只不過平靜的外表下面,只有周揚自己清楚此時此刻他的心底緊張得一直在打鼓。

  畢竟相比于此前在黃江縣扳倒常務副縣長劉波的事件,這一次南江大學宋紹陽的案子一旦點爆的話,那在南江官場上就無異于是一場火星撞地球的大地震了。

  辦公室里此刻安靜得連落針的聲音都清晰可聞,耳側聽著徐向陽的手指頭點擊鼠標發出的噠噠聲,周揚的神經也不由得緊繃著,眼睛更是一動不動地盯著桌子上那個正跟徐向陽的電腦連接在一起的u盤。

  在周揚看來,這東西的確燙手得不行,自打從盧江手里拿到手之后,他幾乎是全天都塞在襯衣的口袋里,生怕泄露出里面的資料。

  “里面的東西你全都看了嗎?”

  約莫過了十多分鐘,徐向陽終于松開握著鼠標的右手,然后抬頭朝周揚瞥了一眼問到,只不過另周揚好奇的是,看完材料的徐向陽竟然仿佛一點都不意外。

  與此同時,似乎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句廢話,徐向陽伸手就將面前的電腦朝前面推了推才再次開口:“東西的來源可不可靠?”

  “部長,東西是從南江大學一個研究生二年級的學生那里拿到的,資料里面那個叫徐琳琳的女孩子就是他的女朋友。”

  說完這句話周揚就再一次保持沉默,因為他很清楚,材料十有八九不是做假的,現在關鍵就看徐向陽到底采用一種什么態度去處理了。

  按理說作為干部考察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組織部這邊的確可以采用兩種方式去處理,要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要么將問題送到省紀委那邊,但是徐向陽的反應卻再次令他吃了一驚。

  “你個人覺得這份材料的可靠性有多大?想清楚了再說!你既然看過材料里面的內容,那就應該清楚這個問題一旦爆發出來的后果是什么樣子。”

  沙發上,周揚聞言頓時就是一愣,他確實沒想到徐向陽竟然會問這個問題,然而沒有任何遲疑,他立即就點了點頭說道:“部長,如果東西不可靠的話,我相信以現在的技術還是能夠鑒別出來的。”

  “另外,我認為作為組織部門,發現這種問題向上級黨委匯報是責無旁貸的事情,如果一定要我個人給出一個意見的話,我相信它是真的。”

  此時,周揚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資料中那幾個涉事女生在被脅迫的情況下向宋紹陽苦苦哀求的畫面,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無比堅毅。

  不過他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聽到這句話徐向陽立馬就嘿嘿冷笑了兩聲說道:“看來文山書記沒說錯,你倒還真是個強項令,怎么?在你周揚眼里我徐向陽就這么不堪?還需要你用組織條例來提醒我?”

  辦公室里,周揚聞言一時間也是被徐向陽這句話弄的有些面露尷尬之色,老實說他剛才確實想岔了,以為徐向陽會把這個燙手山芋扔出去。

  “部長,我倒不是那個意思,不過……”

  “行了,不管你是那個意思還是這個意思,但是這一次的考察工作到現在為止,你算是真正考察出一點像模像樣的東西出來了。”

  “既然你已經掌握了這個情況,那有些事情我可以不用瞞著你,其實省紀委在1個月前就已經接到了關于省委某個領導的舉報信,而且涉及的問題極其嚴重,針對這個問題省紀委立馬就在暗中開展了相關調查……”

  隨著徐向陽的聲音落下,辦公室里周揚臉上的表情霎時就呆住了,甚至連徐向陽后面說了些什么也沒大聽清楚。

  因為他確實被徐向陽的這句話給震得有些懵了。

  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1個月前省紀委就已經介入了這個事情?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那這一次的干部考察豈不是……想到這里,周揚立馬一臉駭然地朝徐向陽看了過去。

  然而看到徐向陽臉上赫然一副無比平靜的表情,周揚心底頓時就咯噔一下,隨即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毫無疑問,直到這一刻周揚才明白,論官場權謀徐向陽才是真正的個人高手,因為如果徐向陽說的是真的,那這一次省委組織部開展全省干部考察實質上就是一個噱頭,或者說為了防止打草驚蛇而做出的一個假動作,實質上真正的調查工作是省紀委那邊在主持。

  念及此處,周揚一下子就徹底明白了,為什么此前自己極力反對對高新區的干部人選進行考察的時候徐向陽竟然想都沒想就直接反駁回來,還有后面考察進度一直不是很理想的時候,徐向陽雖然看似罵得很兇但是卻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做法。

  合著原來根子竟然在這里,一時間周揚心底也不知道說什么好,說姜還是老的辣,恐怕這句話都不足以評價徐向陽的手腕,自己那叫什么打草驚蛇,欲蓋彌彰還差不多,人這才是真正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部長,那考察的事情?”

  在周揚看來,既然省委早就已經有了部署,那這一次的考察工作到這里為止自然也就沒有什么意義了,不過話音剛落他立馬就看到徐向陽擺了擺手說道:

  “考察的工作繼續,這件事情并不影響你們考察的進度,不過有了你提供的這些材料,這一次考察的真正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了,而且還是超常發揮,你放心這一次我肯定會在省委嚴書記那里給你記上一功。”

  “另外,南江大學那邊暫時不要打草驚蛇,今天我說的這些話你一個字都不能泄露出去,如果出了問題我唯你周揚是問。”

  點了點頭,周揚并沒有多說就離開了徐向陽的辦公室,不過腦子里一時半會仍然難以平靜。

  兩世為人,這輩子他自從踏入仕途開始,其實心里就一直有一種勝券在握的想法,但是這一次周揚確實被狠狠地震撼到了,不管是省委嚴峻書記還是徐向陽,這才是真正的官場老狐貍,自己距離他們還差得遠。

  不過讓人欣慰的是,這一次對南江大學進行考察,多少算是有所收獲,有自己提供的那些資料,省紀委只要順藤摸瓜自然就能找到案件的突破口,這也是為什么剛才徐向陽說要記他一功的原因。

  只不過這一次,恐怕整個南江省的政壇都要地動山搖了,至少一個省委常委級別的領導干部落馬,背后牽扯到的人和事簡直就是無法計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