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45章 如此“叫獸”
  南江省,宛城市。

  作為整個南江省唯二的兩所影響力覆蓋全國范圍的重點高校,南江大學坐落的位置也是得天獨厚,除了主校區位于市中心的位置以外,在高新區內還有一個占地面積超過1500畝地的新校區。

  其中位于市區建設路的主校區如果是開車的話,從省委大樓過去也不過二十多分鐘的路程。

  因為正值暑假,所以校園里的老師和學生并不多,偌大的校園顯得有些空曠。

  不過即使如此,在位于北校區的校務辦公樓內,此時卻顯得一片忙碌,尤其是在校辦、校黨委宣傳部以及校黨委組織部等幾個部門,幾乎所有在外度假的工作人員在接到學校的通過之后都在第一時間內就趕回了學校。

  要說沒有意見肯定是不可能的,畢竟假期尚未結束就把人從半路上叫回來,甚至有不少工作人員人已經在旅途上了,結果卻不得不連夜買了飛機票趕回宛城市。

  然而此刻在校務會議室里,南江大學校黨委書記石晉平卻顯得有些臉色凝重,自打省委組織部的通知下來,干部考察工作小組入職南江大學已經有一個禮拜左右了。

  但是這一個多禮拜對他而言確實有些難熬。

  “你是說考察組仍然沒有要走的意思?”

  “書記,差不多是這樣,而且按照那位熊處長的意思,下一步恐怕還要擴大談話的范圍。”

  辦公室里,聽到校辦主任的話,石晉平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按理說作為考察對象,按照以往的工作慣例,考察小組多半會在考察過程中跟學校有一些私底下的交流,但是這一次的情況卻完全令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一方面,作為這一次干部考察工作的負責人,省委組織部的那位周副部長除了在入駐的第一天跟校領導班子見過一面之后就再也沒有公開露過面,甚至連工作號碼都是經常處于關機的狀態。

  另一方面,考察小組的其余工作人員入駐以后,除了上下班其余的時間幾乎一直都是待在校黨委組織部安排的會議室里,就連午飯都是食堂那邊打包好送過去,除了一位負責跟考察組聯絡的校辦副主任以外,根本就跟其他人沒有任何聯系。

  此前石晉平甚至聽說考察組的一位工作人員在得知校辦為考察組準備了咖啡和水果的時候,竟然直接就把東西送了出來。

  不過即使如此,石晉平跟校長張建國仍然叮囑校辦那邊一切按照考察組的要求作準備,沒有要求的就不要畫蛇添足,但是越是如此,兩人心底越是有些不安。

  要知道,如此詭異的情況在南江大學出現還是在好幾年前省紀委檢查小組進駐學校的時候,而當時在經過為期一個月的調查之后,整個南江大學的領導班子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除了前任校黨委書記和校長被雙規以外,受到牽連的還有一位副校長和十幾名學校的中層干部。

  所以碰到這種情況,即使是在教育系統干了大半輩子的石晉平跟張建國心里也開始發毛了。

  尤其是對那位省委組織部的周部長,不管是石晉平還是張建國根本就摸不清對方的套路,按理說以周揚年紀輕輕就爬到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高位,身上多半會有些張揚和高調的習性。

  然而這一接觸下來,兩人發現對方根本就是一個官場的老油條,完全就是一副水潑不進的架勢。

  此前石晉平通過自己在省委組織部那邊的關系,經過副部長劉剛的介紹約周揚吃了一頓飯,但是一頓飯吃下來這位周副部長簡直就是守口如瓶,對這一次考察的情況完全就沒有透露出任何口風,一時間石晉平也有一種一拳頭打進棉花里面的無力感。

  “那他們劃定談話范圍沒有?還是仍然跟前面一樣隨機抽人?”

  此前調查組進駐,在安排談話的環節,原本南大這邊已經擬定了一份談話名單,其中包括校領導班子成員,中層干部以及教師代表。

  但是令人沒想到的是,調查組不僅僅沒有使用名單而且直接就把這份名單否定了,隨即就重新按照學校人事處系統里面導出來的名單隨即抽調了將近百十來個人進行談話。

  辦公室里,校辦主任點了點頭,石晉平的眉頭頓時就皺的更明顯,心里更是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對于石晉平和張建國的心思,周揚其實也早就有所預料,當然,這也正是此前他跟組織部部長徐向陽經過商量之后想要達到的目的,那就是給整個考察工作制造緊張的氣氛。

  很顯然,通過一連串的布局,這個目的眼下已經完全達到了。

  8月中旬的一場瓢潑大雨來的快也去的快,被大雨洗凈后的南江大學校園也變得格外清爽。

  然而此刻周揚的眉頭卻緊緊地皺到了一起。

  “你確定你提供的這些材料都屬實嗎?”在距離南江大學并不遠的一間咖啡廳里,周揚抬頭盯著眼前帶著墨鏡和鴨舌帽的盧江,臉上的神色也是一片凝重。

  盧江是南江大學電氣化自動工程專業的一名二年級碩士研究生,而且還是這個專業的專業負責人,從剛才交談以及這一次談話前期準備的情況來看,周揚很篤定這個名叫盧江的學生有著超乎同齡人的冷靜和頭腦。

  畢竟一個能得到考察組入駐南江大學的消息之后,敢于通過非常規手段把工作人員約出來,并且當面舉報南江大學校黨委常委、副校長存在權色交易的學生可不多。

  最重要的是,盧江使用的手段即使是周揚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他先是打聽到了考察組工作所在的會議室,然后給會議室里塞了一個信封,信封里裝著一張只寫了一句話的字條。

  “明天上午9點,校外乘風咖啡館,有重要問題需要舉報。”

  本來碰到這種問題,考察組按照常規的工作方式多半是不會予以理會的,但是周揚決定探探底,所以獨自來了咖啡館,結果他完全沒預料到的是,對方爆料出來的消息竟然會是如此棘手的問題。

  作為南江大學分管科研和學科建設的校黨委常委、副校長,宋紹陽的資料周揚其實早先已經看得很詳細。

  此人的年紀并不大剛剛五十出頭,從背景來看,宋紹陽是南江大學本碩博畢業,然后留校擔任電氣化自動工程專業的講師,后面一路晉升,歷任南江大學電氣化自動工程系系主任、電子工程學院副院長、院長、南江大學教務處處長、校辦主任。

  2011年,時年47歲的宋紹陽被提任為南江大學校黨委常委、副校長,分管科研和學科建設工作,同時還是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生導師,期間還掛職擔任過三年的南江省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

  按理說,從簡歷上來看宋紹陽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學院派干部,但是盧江提供的信息和材料,卻讓周揚不得不懷疑這位宋副校長不僅僅升官的速度不慢,而且私底下極有可能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學術敗類,極為擅長權色交易的“叫獸”。

  (今天還有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