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41章 壞消息和好消息
  安曉潔在7月中旬的時候已經帶著閨女安順回了湘南婁底老家,這兩年在黃江因為周揚的工作安排比較緊張的原因,連帶著安曉潔逢年過節都沒有再回去過。

  期間雖然岳父安弘宇跟丈母娘林鳳來過一趟東江,但是小家伙一直都吵吵說是要去姥姥外婆家,這一次跟著媽媽去湘南過上兩個月算是徹底滿足了她的小心愿。

  東江這邊對外婆的稱呼五花八門,有些人叫外婆,用當地的土話講是叫“嘎婆(家婆)”,這些年也有人學著北方的稱呼叫姥姥。

  但是湘南婁底那邊叫外婆的比較多,所以小丫頭也不知道是受了誰的影響,對丈母娘林鳳的稱呼一直都比較奇怪,小腦袋瓜子發明了一個叫姥姥外婆的稱呼。

  其實過了四周歲之后,周揚已經明顯發現丫丫的語言表達能力和思維邏輯在飛速的提升,小孩子在這個階段的學習能力無疑是極好的,不過周揚自己小時候并沒有經歷過那種卷得昏天黑地的情況,所以對丫丫的教育一直都保持著一種十分淡然的態度。

  在他看來,丫丫在上學之前還是要主打一個陪伴和親子教育,塑造孩子的心性和學習思考的習慣,為了這個問題,安曉潔跟他爭論過幾次,不過見周揚都無動于衷,她索性也躺平了。

  然而這一次去湘南之后,發現外孫女的小腦袋瓜子成天倒是裝滿了各種奇怪的問題,但是大字卻不認識幾個的時候,岳父安弘宇還專門給周揚打了一通電話說是孩子的教育沒跟上,周揚心里也是哭笑不得。

  不過他心里倒是不急著,因為下半年進入9月份之后丫丫就要在省城這邊上小班了,而且丫丫的文化課學習雖然沒有跟上,但是小腦袋瓜子里的成語故事,童話故事這種雜七雜八的東西卻是裝了滿滿的一腦子。

  “你們再住一段時間吧,你要是現在就把小家伙帶回宛城這邊,我看咱媽心里肯定舍不得。”

  “對了,曉峰那小子是怎么回事?女朋友談了快兩年了吧,還沒把人領回去看看?我看他也差不多可以想想結婚的事情了,這都24了吧?”

  一大早周揚跟安曉潔打了個電話,說著突然話鋒一轉落到了小舅子安曉峰身上,周揚是前年上半年去了一趟東海市的時候見過安曉峰的女朋友于淼,對這個女孩子的印象也不錯。

  按理說安曉峰畢業都好幾年了,也確實該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不過這小子一直都沒什么動靜,如果不是平時在朋友圈里時不時看到安曉峰秀恩愛的狀態,他指不定就要認為兩人是不是已經分手了。

  “哪里是什么24,都25了,他現在反正是是翅膀硬了,我的話一點也不聽,要么你打個電話給他問問情況,上次媽還跟我說這個事情來著。”

  嗯了一聲周揚也覺著是要打電話問問安曉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然而當他剛掛了電話要給安曉峰撥過去的時候,立馬又接到了表妹王瀟的打過來的電話。

  因為8月初全國各地的學校都已經進入了假期工作制,所以在經開區那邊的第六中學上班的王瀟也一早就進入了房價的狀態,之前周揚調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通知下來,他從黃江來省城這邊的時候,王瀟就嚷著要去省城玩。

  對于舅舅王愛文跟舅媽楊紅霞的這個閨女,周揚也是頭疼的厲害,雖然不是00后,但是王瀟的性格確實太跳脫了,23三歲的大姑娘成天就跟個小孩子似的,工作嘛溫飽有余,加上家里條件不差,整一個躺平擺爛的架勢。

  關于找男朋友的事情,舅舅王愛文跟舅媽楊紅霞更是在她耳邊說了不知道多少次,偏偏王瀟壓根就沒在意,不是找不到合適的就是不想太早結婚。

  周揚倒是覺得王瀟的年紀還小,結婚不用那么趕著,但是也耐不住揚紅霞三天兩頭就在耳邊叨叨,所以不用多想,話筒里一聽到王瀟開口說是下午要來省城,周揚立馬就知道她這是避難來了。

  “行啊你來吧,你嫂子跟丫丫去湘南娘家了,不過我平時要上班,可沒時間陪你出去瘋。”

  最近一段時間周揚的壓力確實不算小,自打干部考察的通知下去之后,腦子里就一直都在盤算怎么把考察工作一步做到位,干部考察這個東西相對來說其實是組織部比較輕松的一項工作內容。

  然而這一次的情況極為特殊,一方面考察的人選組織上并沒有提前確定,這就相當于是大海撈針,必須把所有符合條件的人選都考察一遍。另一方面這一次考察總體上是一明一暗,明面上是對以安山東江等幾個地市進行干部調整前的調查,但是實際上省委領導最關注的還是高新區那邊的問題。

  所以這樣一來,周揚一邊要擔心考察工作能不能湊效,能不能發現一些特殊的情況和問題,畢竟如果考察結果都是如出一轍的話,那幾乎就意味著考察失去了意義。除此之外,另一邊他還要焦慮自己先前的判斷會不會像記憶中那樣準時發生,如果高新區那邊這一次沒有成為事件爆發的導火索的話,那先前的布局就等于是白費了力氣,還極有可能會落下一個履職履責不到位的名聲。

  眼下考察工作已經進行了約莫半個月左右的時間,盡管周揚一再強調考察要講究方式方法,爭取能切實考察出真實的情況和問題,但是從最近一段時間反饋的情況來看,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最明顯的情況就是報送回來的幾份材料基本上都是一團和氣。

  與其說是考察結果不如說是在進行一次工作匯報,這種材料顯然不是周揚需要的考察結果,甚至完全可以說這是一個極為不好的消息,因為如果后面的考察情況也是這樣的話,那這一次的考察工作有極大的可能會流于形式。

  所以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當務之急肯定是要找到新的突破口,徹底把考察的作用體現出來才行。

  “那沒事,反正我也不跟你這個老頭子一起玩,我有不少同學都在省城那邊,你給我安排好房間就行了。”

  “對了,揚揚哥哥,我爸最近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估計是工作上有麻煩,你有空給他打個電話吧。”

  嗯了一聲,周揚沒說什么就掛了電話,其實舅舅王愛文的心情不好他也能猜得到原因,東江市今年高考的成績出來可以說是亮瞎了不少人的眼睛,然而這并不是成績太好,而是遭遇了史無前例的滑鐵盧。

  這個消息此前在東江論壇上甚至引發了一次比較大的轟動,隨著高考成績公布之后,東江市的社會面上不少人都開始陰陽怪氣地職責市教育局的政策和管理存在嚴重的問題。

  其中問題的焦點主要是集中在輔導教育機構的管理問題上,不少家長爆料學校存在那種課堂上不講知識點全靠課后補習的情況,隨即就開始質疑這里面很有可能存在利益輸送的問題。

  這個問題爆料出來之后,整個東江市的教育系統都面臨著極大的信任危機,作為東江市教育局負責教學管理工作的副局長,王愛文的心情能好才怪。

  不過周揚很清楚,取締和整頓教輔機構是勢在必行的問題,隨著上面領導班子的調整,這個問題遲早會提上議事日程,兩世為人的經歷讓他不得不篤定這個問題最終的走向。

  然而周揚也沒有馬上就跟王愛文聯系的想法,在他看來舅舅王愛文雖然這幾年晉升的速度比較快,不過七年左右的時間就從一個科員提任到了副處級領導崗位上,但是這里面多少都是有自己的原因在,在對時局的把握和運籌帷幄的能力方面還欠缺了不少,這一次的事件正好可以讓他沉下心來好好琢磨琢磨這些東西。

  ……

  時間一晃就到了8月中旬,最近一段時間周揚皺眉的次數越發頻繁,考察組那邊近一個禮拜提交上來的考察材料確實令他很窩火,周揚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須快刀斬亂麻才行。

  辦公室里,周揚剛剛放下電話,擱在桌子上的手機立馬就嗡嗡地響個不停,一看竟然是丈母娘林鳳打過來的,周揚二話不說就接通了電話。

  “媽,怎么了?”

  話筒里,周揚的話剛落下,立馬就聽到另一頭林鳳有些興奮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