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39章 周部長的拿捏
  幾天后,周揚正式將關于高新區的考察方案初稿送到了部長徐向陽的手上,在方案中,周揚認為考慮到考察工作的系統性,提出將高新區的干部考察工作和對地市干部的考察合二為一,同時對地市和事業單位進行系統性的考察。

  之所以這么做,一方面是因為擴大考察范圍有利于選配更加合適的干部到相應的崗位上任職,提升干部考察工作的質量和效率。另一方面有利于探索和推動全省的組織人事制度改革。

  對周揚提交的這份方案,徐向陽略作思考之后立馬就批復同意,隨即上報省委常委會。

  經過討論研究后,省委認為方案可行,同時進一步提出再次擴大考察范圍,將另外幾家高校也納入到了考察名單里面。

  于是在7月中旬。

  南江省委組織部正式下達了關于對全省部分地市以及事業單位的領導班子進行考察的通知。

  按照通知,這一次考察涉及到的單位一共是11家,包括宛城市、安山市、東江市、建平市、五泉市、南江大學、南江科技大學、南江工業大學、東江師范大學、南江政法大學以及南江省高新區。

  整個考察工作一共為期3個月,從7月底正式開始,10月底11月初結束。

  “部長,既然通知已經發下去了,那您看在人員部署方面還需不需要做進一步的調整?”

  部長辦公室里,周揚跟徐向陽匯報了通知下發以后各單位的反饋情況隨即想了想立即問道,老實說他自己是初來乍到,無論是對組織工作的熟悉程度還是工作經驗都相對不足,在人員部署方面當然是以常務副部長王學兵作為考察組的組長為好。

  然而徐向陽僅僅只是沉思了片刻就直接在人員安排的材料上面做了同意的批復,一時間周揚也不得不嘆了口氣,因為按照這份方案,這一次的考察工作將會由他這位副部長來牽頭,然后干部二處和干部四處直接負責。

  按理說,作為新任副部長,他剛剛到任一個月的時間就負責這么重要的考察工作,從某種程度上來講自然是一件好事情,然而周揚很清楚,這一次的考察工作雖然權威很盛,不過里面的坑也多。

  這一點從通知下發之后他就已經有了很深的體會,可以說在通知下發之后,這11家單位立馬就有了一種繃緊神經的感覺,周揚每天接到的電話都是數以十計,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各個單位的黨委一把手和行政一把手,差不多都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名義上是咨詢關于這次考察的相關問題,實質目的是什么周揚心里自然很清楚,要知道規模這么龐大的認識考察,涉及到的干部調整人數肯定也是極為可怕。

  對一些有心人來說,這次考察自然是一次進步的機會,而對有些升遷無望,但是卻困在原地太久的領導而言,這次考察也未嘗不是一次平調的好幾回,官場就是如此,如果在一個地方待的時間太久,有時候換個地方也未必不是一個折中的辦法,畢竟樹挪死人挪活,活人總不可能被尿給憋死。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作為這一次考察工作的負責人,周揚身上的壓力一下子就大了很多,甚至毫不夸張地說,最近今天時間,他這位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受到的關注度甚至完全不亞于省委的領導,涉及到考察任務的相關單位幾乎都在盯著他這位副部長的動向。

  “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考察干部工作本來就是組織工作很重要的一個內容,讓你作為負責人,一方面可以加深對考察工作的認識,另一方面也是一次跟下面的各個單位打交道的機會嘛。”

  辦公室里,見周揚正要開口說什么,徐向陽立即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周揚聞言也只好點了點頭。

  當天下午,在省委機關會議室里,周揚立即召開了一次考察工作會議,干部二處、干部四處以及組織副科級及以上的領導干部全部被要求參加會議。

  在會上,周揚首先通報了這一次考察工作完整的方案,然后提出要嚴格遵守工作紀律,不傳謠不信謠,同時在考察過程中務必做好保密工作等幾項要求。

  “周部長,我有個問題!”

  會議室里。

  周揚做完發言之后立馬就問眾人有沒有問題,等他環視了一圈,發現沒有人舉手之后立即就要宣布散會,然而就在這時,組織處的處長婁謙突然舉手說道。

  對于這位婁處長周揚其實并不是十分熟悉,不過組織處這邊主要是負責機構、崗位和人員的設置,以及組織機構的調整和組織部相關文件的起草等等。

  本來按照周揚的意思,這一次的考察工作其實組織處這邊完全是不用參與進來的,然而最近幾天他確實聽到了不少風聲,據說這位婁處長在看到通知以后,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分管的副部長劉剛,提出這次考察工作他們組織處能不能參與進來。

  劉剛那邊是怎么回復的周揚并不清楚,但是就在前一天的部務會上,劉剛直接就提出來讓組織處也參與到考察工作里面,出現這種情況以及婁謙的這種做法無疑讓他心里有了一絲警惕。

  “什么問題你說?”

  所以周揚聞言先是朝婁謙看了一眼,隨即才問道。

  “周部長,我主要是想問問組織處這邊的工作分工問題,您剛才在講話里面只說了組織處從旁協助,但是具體的分工您看有沒有必要再做一些詳細的安排。”

  會議室里,聽到婁謙的聲音眾人立即就安靜下來,隨即就都紛紛抬頭朝周揚看了過去,尤其是干部四處的處長熊林,更是面色怪異地朝發言的婁謙打量了兩眼。

  在熊林看來,周揚雖然沒有直接點名組織處的工作分工,但是從旁協助這四個字其實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非要直白一點,那就是你們組織處打打下手就行了。

  盡管不明白為什么周揚似乎對組織處參加這一次的考察工作似乎有些不同的看法,然而熊林很清楚周揚這位副部長的性格,這段時間他雖然跟周揚交流的次數并不多,不過每一次跟周揚面談,熊林都有一種完全看不透這位副部長的想法。

  而且,現在他已經完全扭轉了此前那種輕視的心思,在他看來,周揚作為組織部的新人,一進組織部就承擔這么重要的考察工作,其中的手腕和能力絕對是外人不能想象的。

  婁謙雖然是組織部一眾處長里面的老資格,但是問這個問題未免就有些不自量力和多此一舉了。

  果然,婁謙的話音剛剛落下,會議室里立馬就響起周揚有些平淡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