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37章 燙手山芋
  其實在周揚看來,南江省高新區這幾年的發展條件不可謂不好,一方面省里對高新區的態度總體上是無條件支持,這是任何一個地方的經開區所無法比擬的政策優勢。

  另一方面,高新區坐落在宛城市的轄區之內,天然就能夠享受到宛城市的各項扶持,省市兩級優惠政策的層層加碼,如果這都發展不起來的話,那新區的問題絕對不只是人事那么簡單。

  辦公室里,周揚雖然低著腦袋在沉思,但是他明顯察覺得到徐向陽目光中的那種灼熱感,這讓他有一種很強烈的拍案而起的沖動,不過周揚心里很清楚,徐向陽之所以問他這個問題絕對不是在考量他的能力,而是高新區那邊真的要有所動作了。

  想到這里,周揚腦子里立馬就有了主意,他覺得自己十有八九是猜對了省委的想法,于是抬頭笑了笑說道:“部長,高新區的班子調整方案,我看不管是抓大放小還是胡子眉毛一把抓都不太恰當。”

  “理由有三,第一點,高新區自成立以來,據我所知班子已經經過3輪調整了,其中前面兩輪采用的是胡子眉毛一把抓的方式,從上到下換了個徹底,但是效果并不好,而第三次采用的抓大放小的方式,結果怎么樣我們都看到了。”

  “第二點,高新區的問題我看根源不僅僅是在組織人事方面,組織人事頂多只能算是其中一個方面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不足以成為制約高新區發展的最大障礙。難不成我們換兩個人,技術研發就會進步?市場規模就會擴大?產品就能得到市場的認可?我看未必。”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換了,但是制度沒換,在這種前提下,換人的作用究竟有多大?”

  其實關于高新區的問題,周揚早在第一次發改委之行的時候就已經跟省委書記嚴峻有過一次比較深入的交流。

  按照當時周揚提出來的方案,高新區當下最大的問題是解決管理模式而不是換幾個人,不過當時嚴峻對這個方案并沒有表示認可,但是也沒有明確反對。

  事后周揚曾經好好地研究過高新區這幾年的發展情況,總體上來說跟他預判的結果相差仿佛。

  不過令他疑惑的是,南江省委省政府這么多領導,如果再加上業內的學者和專家,難道沒有一個人意識到這個問題?這應該不大可能。

  但是如果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那為什么省委書記嚴峻還要組織部提出來一個人事調整的方案?而不是直接讓托管的宛城市市委市政府對高新區動刀子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腦海中,周揚的思緒轉動得飛快,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有些不大可能的推測。

  難道是?

  不可能不可能!這種情況雖然也有一定的概率發生,但是……等等!分管高新區的省委領導是誰?

  腦海中,周揚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隨即就有些按耐不住,如果不是現在人正在部長辦公室的話,周揚恨不得馬上就回去查清楚這個問題。

  因為兩世為人的記憶里,周揚突然記起來上輩子的2016年,南江省的政壇上曾經發生過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涉事的主要人員就包括一位省委常委,而這件大事爆發的源頭就是從高新區開始的。

  想到這里,周揚突然有一種冷汗直冒的感覺。

  媽的,這哪里是表現的機會,這簡直就是個巨大無比的坑啊!

  “部長,依我看這件事情我們省委組織部其實關鍵還是要看省委領導的意思,不管是抓大放小還是胡子眉毛一把抓,最終也不是咱們說了算不是。”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周揚立馬話鋒一轉嘿嘿笑著說道。

  而聽到他正說得興起的時候居然畫風一下子就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辦公室里徐向陽也是猛地一愣。

  什么情況?

  這小子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剛才不還說的挺好的,一二三點說的都很清楚,怎么突然就變了個味道。

  “怎么?你覺得這個問題我們要把皮球踢回去?交給省委去頭疼?亂彈琴,這是組織部應該有的作風嗎?”

  聽到徐向陽果然不同意,周揚心底一時間也只能暗自苦笑,但是沒轍啊,他總不能告訴徐向陽說省委里面有領導會在高新區的問題上面栽跟頭?這話要是說出來,恐怕不用他自己辭職,徐向陽馬上就會讓他卷鋪蓋滾蛋。

  念及此處,周揚突然心底一橫說道:“部長,在我看來這不是作風不作風的問題,而是開展工作首先就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

  “不錯,省委嚴書記的確是讓我們組織部拿一個考察方案出來,但是一沒有考察對象,二沒有考察的崗位,難不成我們組織部還能越俎代庖代替宛城市市委市政府去管理高新區?”

  “所以我保留意見。”

  然而周揚剛剛說完,辦公室里徐向陽立馬就彭地一聲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周揚同志,我現在跟你討論的是考察方案的問題,不是在跟你研究怎么去提升高新區的管理效能,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推卸工作責任?”

  走廊里。

  徐向陽的秘書楊歡原本拿著一份材料正要敲開門進去,然而突然聽到辦公室里徐向陽咆哮的聲音,整個人頓時一下子就嚇得愣在那里,心底更是暗暗替周揚捏了一把冷汗。

  這個周部長,膽子也太大了吧我的天!竟然敢跟徐部長吵到這個地步。

  而此時在辦公室里,雖然被徐向陽罵了個狗血淋頭,但是周揚卻并沒有慌神,因為他很清楚,眼下已經是6月底了,如果沒記錯的話,最多還有不到幾個月的時間這個事件就會爆發。

  如果省委組織部在這個時候對高新區的班子進行調整,稍有差池的話,到時候最起碼也會落一個考察不明的責任。

  但是徐向陽說的也不錯,如果硬拖著不干事的話,那省委嚴峻書記那邊會怎么看組織部?

  想到這里,周揚腦子里再一次轉得飛快,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說道:“部長!”

  大概還是在氣頭上,聽到周揚的聲音,徐向陽并沒有立即開口,而是朝他打量了一眼,過了片刻之后才點了點頭道:“你說。”

  聞言周揚自然不遲疑,立即說道:“部長,我還有個想法您看行不行?既然省委那邊也沒有具體的想法,那咱們不如索性把考察面擴大,同時對高新區,宛城市市委市政府,南江大學以及南江科技大學等幾所跟高新區有關聯的高校進行考察。”

  “這樣一來既不違反規定,二來又能夠全面地為高新區領導班子的調動考察合適的人選。”

  辦公室里,聽到周揚的方案,這一次徐向陽原本緊皺的眉頭總算是有所舒緩了,沉思了片刻之后直接就說道:“我看這倒是一個好辦法,這樣吧,我今天也不跟你討論細節了,你回去針對這個問題寫一個詳細的方案出來。”

  然而徐向陽的話音剛落下,周揚徹底就傻眼了。

  什么情況?

  合著這個燙手山芋最后還要落到我的手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