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28章 只有周揚沒到
  林建永即將出任南江省省委副書記、代省長。

  這就是李文芳在話筒里告訴周揚的消息。

  在聽到這個情況的時候,周揚確實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畢竟盡管早就知道林建永肯定會下放,但是他也的確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安排。

  不過腦子里細想一下,周揚立即就有一種大夢方醒的感覺。

  畢竟現在南江省那邊,省委書記嚴峻跟省長余則成都是何銘澤何副總那一路上去的,而省委書記嚴峻的年齡也到了,調任的可能性并不大。

  反觀省長余則成的年紀最起碼還能夠干上兩任,算是青壯派,所以余則成如果想沖擊更高的位置,那就不可能會繼續留在南江省。

  很顯然,讓余則成跟林建永對調一下,這既保持了對南江省的掌控力度,而且余則成那邊的發展也盤活了。

  要知道現任發改委主任的位置上坐著的那一位,如果不出意料之外的話,最遲明年換屆就該退了,到時候余則成上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客房里。

  周揚腦海中火光電閃地掠過種種推測,一時間胸腔里也有些心潮澎湃,畢竟涉及到省部級高官的動向,往更高的層次里說,那就是未來共和國最高權力層面的布局,這才是權勢真正的魅力所在啊。

  放下手機,周揚心里久久都不能平靜,不過還是依言給譚文山發了一條消息過去,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今天晚上的這件事情。

  很快他就收到了譚文山的回復,速度之快甚至讓周揚有些詫異,不過看到譚文山后面又補發的一條消息,他立馬就知道應該是譚超然提前跟他打了招呼。

  “知道了,替我向林主任問好。”

  “小譚那邊你多跟他聊聊,看看身邊有沒有合適的單身女青年,讓他多接觸接觸。”

  客房里,盯著譚文山發過來的消息,周揚心底也是一陣哭笑不得,這下玩笑開大了,堂堂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難不成竟然還要給人當紅娘?

  不過一想到譚超然那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周揚也是覺得有些棘手,給譚超然介紹女朋友這種事情,譚文山居然放心交給自己來做,還真是夠神奇的。

  酒店里,就在周揚想事情有些出神的時候,張毛毛那邊委托的人總算是趕在6點半之前把東西送到了酒店里。

  拿到東西,周揚立即小心翼翼地拆開看了一下,不得不說張毛毛應該是花了不少心思,雖然僅僅只是一套茶具,但是即使是以周揚的眼光也看得出來這套東西恐怕價格不菲。

  一問價格果然,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套茶具售價居然高達3000多塊,不過倒也算不上是什么名貴的東西,無非就是一個心意。

  麻溜兒地給人轉了錢,周揚估計應該也是張毛毛提前有了交代,面前這位看起來年紀并不大但是說話做事卻足夠沉穩的酒店負責人也沒客氣直接就接了錢。

  林家那邊的宴席是晚上7點一刻正式開始,他從酒店里打車過去也要將近半個鐘頭的樣子,時間不能說非常充分,但是也足夠趕過去了。

  所以拿到東西周揚也不等,直接就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隨即就帶著東西打了輛車直奔林家舉辦宴會的地點。

  按照王楚平給他發過來的地址,周揚一路上催促著師傅加快速度,總算是趕在7點鐘剛出頭的時候趕到了地方,隨即立馬就給王楚平發了一個消息,只不過周揚并沒有注意到,就在他點擊發送收起手機的時候,窗口的消息卻并沒有發送出去,而是閃現出來一個紅色的提示符號。

  然而發完消息,周揚也沒注意立即就直奔酒店大門走過去,不過抬頭朝四周環視了一下,他頓時也有些詫異,自己不會跑錯地方了吧?難道這就是林建永舉辦壽宴的酒店?

  老實說,雖然酒店的環境看起來很不錯,所處的位置也很僻靜,但是從外表看卻完全看不出這是一個高檔的酒店,或者說就是那種很普通的酒樓也不為過,看來這里十有八九就是那種類似于私房菜的地方,周揚心里暗暗想到。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而是拎著東西跟著前面的幾個人一起進了酒店的大廳,果然一進門周揚就發現此時看起來并不大的大廳里已經站滿了不少人,而且一看大廳里的氣氛就猜得到今天晚上估計這個地方是被包場了。

  很快,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朝周揚走過來,不過問了一下周揚的名字之后臉上明顯閃過了一絲疑惑。

  周揚見狀自然知道今天晚上來的人里面恐怕只有自己一個人是意外情況,于是也不解釋什么而是笑著說道:“我是南江省過來的,此前跟王秘書已經聯系過了。”

  聞言對方立即皺了皺眉頭,不過隨即也沒說什么就領著周揚去了二樓大餐廳左側的一個圓桌邊上,不過周揚立馬就發現了其中的門道。

  因為他發現整個大廳里一共有十幾個大圓桌,每桌大概能坐十來個人,在大廳的中間則是自助餐臺。

  但是在大廳最前面的一排卻單獨擺放了一張長條形的大桌子,此時自己面前的這張桌子差不多都已經坐滿了,而且無一例外地坐著的人年紀都不大。

  周揚坐下來之后,隱隱從身側幾個人談話的內容里面判斷得出來應該都是發改委或者其余幾個單位的工作人員,估摸著都是跟林建永有關系的部門。

  “哎兄弟,你是哪個單位的?”

  就在這時,坐在周揚身側一個看起來年紀跟自己差不多,但是卻極為活絡的年輕人突然朝他問道,周揚倒是知道這個人姓伍,剛才一過來就看到他一直在跟身邊的人聊天。

  “我?我南江省來的。”

  “南江?不會是南江省委的吧?”聽到周揚的聲音,對方明顯有些吃驚。

  “那倒不是,南江下面的一個小縣城,估計你們都沒聽過。”

  “哦哦。”

  對方聞言哦了兩聲,隨即也就沒有繼續跟周揚聊下去,而是轉身繼續跟身側的其余幾個人聊的熱火朝天。

  然而此時。

  在位于大廳另一側唯一一個應該是貴賓接待室的包廂門口,林建永的秘書王楚平卻一臉皺眉的表情找到了一個服務員低聲問了什么,隨即就轉身回了包廂。

  包廂里只有一張大圓桌,坐二十個人肯定沒有問題,此刻桌子的四周已經坐了差不多有十幾個人,除了居中的林建永以外,其余的是發改委的幾個領導或者司局的負責人。

  按理說以林建永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只有這么些人過來,不過今天晚上的宴會顯然主要還是以發改委的同事為主,再加上一些遠道而來的熟人和林家的親朋好友。

  此刻,只見王楚平走到林建永身側,隨即就俯身在他耳側說了點什么,“林主任,除了南江省的周揚同志還沒到,名單上的客人都到齊了,您看是不是可以宣布開始了?”

  (老規矩,看完不要忘了催更哦,催更就是我碼字的動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