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27章 重大消息
  “這個周揚你覺得他人怎么樣?”

  在醫院的走廊里,等周揚跟著譚超然一起下了樓,此刻仍然在病房外面的宋文珍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朝身側的金世榮問道。

  “為人怎么樣恐怕還不好說,但是他的身份確實很不一般,26歲的全國黨代表,27歲的縣委書記,而且只等公示結束馬上就要出任南江省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30歲都不到的副廳局級領導干部,更何況還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這種實權崗位,你說這種人能簡單到哪里去。”

  “對了,我看超然跟他的關系應該是很不一般,到時候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看看能不能讓他介紹進一步認識一下,這個周揚指不定將來就是個人物。”

  走廊里金世榮想了想說道。

  實際上,就在剛才他已經在網上查了一下周揚的資料,不得不說,按照資料上顯示的信息來看,周揚的身份確實讓他嚇了一大跳。甚至如果不是網站上貼著的照片赫然就是周揚的樣子的話,他甚至都會懷疑這根本就只是同名同姓而不是同一個人。

  畢竟29歲的副廳局級干部,而且還是即將擔任一省組織部副部長這種關鍵崗位的情況實在是太少見了,即使說是鳳毛麟角也不為過。

  然而聽到金世榮的聲音,宋文珍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讓超然介紹?你覺得他肯幫忙嗎?我看還是算了,不就是一個組織部的副部長么,而且還是南江省那個地方,你覺得如果不是姑父的原因,他能提的這么快?”

  實際上兩人都很清楚譚超然跟金家這邊的一眾親屬關系向來就沒那么親密,也就是他們兩個因為是家里老爺子是譚超然親舅舅的原因這才來往頻繁一些。

  以往因為金淑萍這個姑母身居高位的原因,金家這邊的眾人多少還有些張揚,不過隨著姑母金淑萍病退,姑父譚文山上位,金家眾人一下子就慌了。

  要知道相比于姑母金淑萍對金家的照顧,譚文山這位姑父可不見得就一定會對金家的人有多么待見。

  聽到妻子的聲音,金世榮明顯皺了皺眉頭。

  “到時候再看吧,超然的性格你清楚,這件事情急不得,不過周揚能走到哪一步也不是咱們能夠操心的,但是就現在來看你說的也對,未必能走到什么地步。”

  ……

  另一側。

  周揚離開醫院并沒有多加逗留,而是立馬就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酒店里,一路上他連著打了幾個噴嚏,就連開車的師傅都笑著說他剛從醫院里出來不會是感冒了吧。

  “我現在正在開會,等會給你打電話。”

  坐在出租車里,周揚想了想還是給李文芳發了一個消息過去,詢問了一下她對這個事情的意見,看到李文芳的回復周揚心底很快就平靜下來了,不過腦子里仍然在想著這個事情。

  其實在他看來譚超然說得確實不錯,林建永的身份特殊,自己如果真的貿然上門的話肯定會惹出一些麻煩,但是不去的話肯定也不行,畢竟王楚平已經給他發了消息,而且猜都不用猜林建永肯定是知道情況。

  雖然這個意思并不是出自林建永之口,但是拒絕一個省部級高官可不是誰都有這種勇氣的,周揚自認為也做不到。

  回到酒店之后。

  周揚打電話問了一下秘書高松敏東西的情況,聽到他說已經在路上了,最遲明天下午就能送到酒店,周揚也就放心了不少。

  以他跟譚超然的關系,自然不用靠這種事情來達到什么目的,無非就是一份心意罷了,說起來他跟譚超然不知不覺也認識了七八年的時間,有時候想到這個問題周揚也會感慨一下時間過的的確很快,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從東大畢業都已經8年了。

  酒店里,周揚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不過很快就想到另外一個棘手的問題,不管李文芳那邊是什么說法,今天晚上林家肯定是要去的,到時候自己總不能空手上門。

  想到這里周揚一時間也有點皺眉,好在很快就想到了辦法,隨即立馬就給張毛毛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話筒里,一聽到周揚打電話的來意,張毛毛倒是覺得這個事情不難。

  “這樣,我讓旗下一個酒店的負責人現在去給你準備,不過具體要準備什么東西你想好沒有?”

  話筒里聽到電話另一頭張毛毛的話,周揚也忍不住腹誹不已,看來自己還真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竟然連這種問題也沒意識到。

  “胖哥,太貴重的東西就不用準備了,這種東西拿出手容易惹麻煩,你讓他給我準備一套好一點的茶具吧。”

  周揚自己喜歡喝茶,這個習慣是在東大的時候就有了,說得再夸張一點,兩世為人這個習慣一直就沒丟過,而且上輩子在基層工作,成天無所事事就琢磨喝茶上面的問題,不敢說是專家,但是至少是精通這個東西,送茶具倒也說得過去。

  畢竟以林建永的身份什么好東西沒有見過,以張毛毛的身價,自然是再貴重的東西也弄得到,但是這肯定不合適。

  “行,你等會把地址發給我,最遲兩個鐘頭我就讓人把東西送過去。”

  客房里,周揚掛了電話心底也算是松了口氣。

  又過了好一會兒,大概等到下午5點多的時候,李文芳總算是打電話過來了,不過李文芳一開口,周揚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既然林主任有這個意思,那你去肯定是要去的,但是譚書記那邊你最好事先通個氣,你覺得呢?”

  房間里周揚握著手機腦子里也轉得極快,老實說對于李文芳的這個提議他先前已經考慮過,但是他認為憑譚文山跟他的關系其實并不需要這么做,說得直白一點,自打從東海市調任南江開始,他頭上就已經刻了一個大大的譚字。

  如果在這個問題上還有什么值得爭議的話,那肯定是出了大問題而不是眼前這種情況。

  然而,見周揚半天都沒有說話,李文芳卻再一次開口,直接就點破了一個石破天驚的大問題,一時間周揚也徹底愣住了,隨即心底更是一陣苦笑不已。

  看來自己的消息還是滯后得厲害,居然連這種重大的消息都一點聲音也沒聽到,不過一想到李文芳的身份周揚倒也沒覺得太過奇怪,雖然眼下李文芳僅僅只是擔任東海市教育局黨委的書記,但是在東海市誰都知道她是金淑萍極為看重的人,否則也不會傳出李文芳到任后還要去市人大或者市政協再干一屆的消息。

  有這種地位,再加上東海市市委書記張國忠那邊的態度,李文芳能接觸到的層次自然比自己一個縣委書記要高得多,知道這些情況也不足以為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