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26章 不是什么飯都能吃
  病房里,看到周揚進來,金淑萍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指了指一側的凳子示意他坐下來。

  然而看到眼前眼窩深凹,整個人更是瘦的有些脫形的金淑萍,周揚心底不由得猛然一顫,眼睛都有些發紅,要知道他上次見到金淑萍的時候還是春節到省城去拜年的時候。

  當時金淑萍的狀況看起來幾乎就跟正常人無異,沒想到這才不到半年的時間,她的身體竟然就成了這副樣子,一時間周揚也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發酸。

  老實說,他雖然并不像李文芳那樣在金淑萍身側但任過秘書這種職位,但是不能否認的是,自己在東海市的那些年,不管是因為李文芳的原因也好,還是因為譚超然的關系也罷,金淑萍對自己的提點和照應都是他所無法忽視的。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當時有金淑萍這位市委副書記在背后,自己就不可能從江灣區科創中心副主任的位置上破格提拔到區經貿委去做主任,沒有這一步自然也就沒有現在自己不到三十就提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耀眼。

  雖然在旁人看來,那一步自己僅僅不過是提了半級,但是周揚心里很清楚,從副處到正處這一道門檻,很多人都在這里卡著不動多少年,而自己順順利利就一步邁過去了。

  看似一小步,但是卻節省了至少三年的時間,要知道當時市委辦公廳的于旭陽在這個門檻上可是足足被卡了五六年之久。

  “小周啊,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好歹也是馬上要做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人了,怎么還這么大驚小怪的。”

  站在病床一側正在忙著給金淑萍整理輸液管線的護士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朝周揚瞥了一眼,心底更是暗暗吃驚。

  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真年輕!

  而聞言周揚也只是嘿嘿笑了笑沒說什么,不過耳側隨即就再次聽到金淑萍的聲音。

  “我不是跟超然說過不要讓你過來的嗎?怎么?他沒把我的意思傳到到位?”

  坐在病床一側,周揚聽到金淑萍的話立即說道:“金書記,譚哥跟我說了,不過眼下南江省那邊也沒什么事情,省委組織部的任職通知應該還要過一段時間才下來,我想著正好有空就來看看您,看到您沒什么事情我就放心了。”

  不料金淑萍一聽這話立馬就擺了擺手笑著說道:“放心,這有什么不放心的,我還死不了,估計就連馬克思他老人家也覺得我這個老太婆嘴巴太碎碎念了,不想我這么早就去見他。”

  聞言周揚笑了笑,見金淑萍的心態如此,他確實寬心了不少,此前他確實有些擔心金淑萍連續遭遇病情的打擊心態會發生負面的變化,但是現在看來還是自己太淺薄了。

  一個能在政壇上幾十年如臨深淵地一步步走到副部級高官的政治女強人,金淑萍的胸懷和眼界恐怕遠遠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想象的,即使是生死的問題也能平淡看待。

  病房里,金淑萍的狀態雖然不是很好,不過說話的精神頭還不錯,問了問周揚工作上的情況,又跟他提點了一些在組織部副部長的位置上要注意的問題。

  其中尤其另周揚回味無窮的是談到用人問題的時候,金淑萍告誡他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且實事求是,不要僅僅從材料上去判斷一個人的能力。”

  “領導,時間已經到了。”

  病房里,就在周揚跟金淑萍正聊得興起的時候,身側的護士突然開口說道,聞言周揚看了看時間,雖然還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但是也只能起身跟金淑萍握了握手。

  站在病床邊上,周揚兩只手抓著金淑萍干枯得只剩下皮包骨的右手心里很不是滋味,不過也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就起身離開了病房。

  走廊里。

  看到周揚出來,譚超然立即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問他接下來是什么安排,然而周揚還沒開口,耳側突然就聽到一道陌生的聲音。

  “你好周書記,我是超然的表哥金世榮,這是我的名片。”

  說著金世榮就將一張名片遞過來,周揚雖然覺得對方的這種舉動有些突兀,不過也沒說什么,笑著接過名片一看,這才看到金世榮的職位,華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

  “你好金總。”兩人握了握手,不過周揚也沒跟金世榮多聊就跟著譚超然一起下了樓。

  “回去吧譚哥,我今天晚上可能要去一趟林主任家里,明天一早就回東江。”

  “行啊你,竟然跟林主任也搭上關系了?”一樓的大廳里,聽到周揚的話譚超然也是一愣。

  但是聞言周揚卻苦笑了笑,隨即就說了一下剛才王楚平給他發消息的事情。

  “你是說林主任有意讓你去林家參加他的生日宴?”大廳里譚超然一臉怪異地盯著周揚猛地一陣打量,見他點了點頭頓時就嘿嘿怪笑起來。

  “不錯不錯,看來你還真入了林主任的法眼了,我可是告訴你,林主任在京圈可是有名的臭脾氣誰的賬都不買,能被他看中的后輩應該沒幾個,不過你可想好了,他家的門可不好進,踏入林家的門頭上可就要戴帽子了。”

  聽到譚超然的話,周揚心頭也是猛地一愣,隨即就暗自慶幸跟譚超然提了這個事情,果然不是什么飯都能隨便吃的。

  譚超然的話雖然有些夸張,但是細想一下周揚還真就覺得是這么回事,作為發改委的正部級副主任,林建永下一步必然會出任一方,但是林建永背后站著的可是何銘澤。

  雖然現在隨著局勢的變化,國內政壇以往那種派系的說法已經淡了不少,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在小范圍之內就不存在,自己這一步踏出究竟是個什么結果還真不好說,想到這里,一時間周揚也有些心事重重。

  醫院里,周揚并沒有跟譚超然寒暄太久,原本這一次來,他其實是打算介紹譚超然跟東山那邊海洋市的市長紀明樓認識一下,但是現在發生了這種事情,也只能以后再說了。

  不過盡管如此,周揚還是當面給紀明樓去了一個電話,隨即就讓譚超然跟對方聊了幾句,等兩人留了聯系方式這才收起手機準備回酒店。

  “對了,之前我讓人給你寄了點東西,回頭我給你地址你去取一下,都是些土產品,給你補身體用的。”

  譚超然聞言立即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問道:“就我這身體還需要補?我看是你要補吧,什么時候跟曉潔生二胎?”

  “看情況吧,倒是你,趕緊的找個人結婚才是正事,組織上考察干部家庭可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喲,這還沒去組織部呢就給我上綱上線了,行了不跟你多說,趕緊走吧,剛才說的那事你好好考慮考慮,實在不行的話給李文芳書記打個電話問問她的意見也成,二號領導那里就算了。”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多說擺了擺手就出了醫院大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