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22章 再赴京城
  車子里,掛斷李文芳的電話,周揚心里也很難平靜下來,他萬萬沒想到,本來這兩年病情已經穩定下來的金淑萍竟然會再次復發,而且這一次的病情甚至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其實在兩年多以前金淑萍做完切除手術之后,按照她的級別,組織上就一直有給她配備級別非常高的醫療養護待遇。

  然而現在看來,但凡是人就很難脫離生老病死的這個自然規律,即使是金淑萍此前貴為副部級的高官也不例外。

  “松敏,你開快點。”

  朝秘書高松敏吩咐了一句周揚就不再開口,不過心底已經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就趕往首都那邊。

  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車子剛剛下高速的時候,他卻接到了一個極其意外的人打過來的電話。

  “周書記,回東江了吧?”

  “嗯,剛回來,這還沒進家門就接到領導的電話了。”

  “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怕是不行,我這邊有點急事需要馬上去首都,要不您看這樣行不行,等我從首都回來馬上跟您聯系,到時候我們再好好喝兩杯。”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

  車子里,周揚掛了電話嘴角也不由得揚起一道弧線,他確實沒想到東江市委組織部的部長方艷林竟然會打電話過來請自己吃飯。

  其實對于方艷林的想法他自然猜得到,無非就是想趁著自己上任之前聊一聊,打消此前兩人之間的一些誤會和隔閡。

  不過此前市委組織部在沒有知會自己的情況下就對黃江縣的干部啟動考察程序,這中間固然有市長彭潤生在背后做局的原因,但是方艷林這位組織部長恐怕也不是沒有在黃江分一杯羹的想法。

  只不過恐怕方艷林自己都沒想到,一轉眼自己竟然成了他名義上的領導,但是不得不說,方艷林這個人確實算得上是能屈能伸,這一點從剛才他在電話里的態度就看得出來。

  雖然他們兩個一個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長,一個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在級別上并沒有區別,但是方艷林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下級來看待,這一點在周揚看來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有時候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并不是說說而已,能做到識時務的人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否則如今的社會上也就不會有那么多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人生反轉的故事了。

  周揚回到楊樹坪街道家里的時候已經是傍晚7點鐘,下了車跟著秘書高松敏一起把行李提上樓,不過他并沒有待太久的時間就跟父母和安曉潔提了一下晚上要連夜去首都的事情。

  “這么趕?不能明天再去嗎?”客廳里,從周揚手里接過公文包,安曉潔也是一臉的愕然。

  另一側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則招呼高松敏坐下來喝口茶,安順這個小家伙則死死地摟著周揚的脖子跟個八爪魚似地抓在他身上不肯下來。

  “沒辦法,金書記的病情突發意外,人剛剛做了手術我不去看一下肯定不行。”

  聽到是金淑萍的病情發生了變化,安曉潔心底也是一陣突突,她自然知道金淑萍跟自家的關系如何,這個時候去醫院探望一下也是應該的,于是也沒說什么,放下手里的包就趕緊給周揚準備東西。

  “不用準備太多了,給我拿一身換的衣服就行,我最晚明后天就回來了。”

  客廳里,周揚跟女兒玩鬧了一會兒,等安曉潔幫他收拾好東西,立馬就招呼高松敏出了門,隨即兩人就直奔東江機場。

  期間在路上他給譚超然打了一個電話,話筒里譚超然的情緒明顯有些不對勁,不過除了金淑萍的病情以外他也沒有多問,兩人簡單聊了兩句,跟譚超然說了一下自己馬上就去首都周揚就掛了電話。

  機場里,周揚買到機票之后才轉身跟高松敏說道:“松敏,今天辛苦你了,這樣吧,你等會直接就開車回黃江,路上注意安全,車子這段時間就給你小子用了,回頭你去省城那邊報道的時候直接開過去。”

  “另外你到了黃江幫我辦一件事情,明天你到隘口那邊去給我弄幾個野生的黃江甲魚,再弄一點野生的鱔魚,我回頭給你發個地址,你想辦法找人送到那里。”

  金淑萍這一次病重,結果到底是什么樣子周揚現在也說不好,不過聽譚超然剛才在電話里的意思,以首都那邊的醫療條件,這一關應該是能闖過去,主要還是因為今天金淑萍的病情已經發生了好轉,李文芳最擔心的那種情況應該是不會出現了。

  這幾個甲魚跟野生的鱔魚,周揚自然不可能是送給金淑萍補身體,重病哪里能吃這些玩意兒,他主要還是給譚超然準備的。

  不用說,以這家伙的性格,最近這段時間肯定過得不怎么樣,不把人拖垮就算是不錯了。

  “行,我知道了書記,我回去明天馬上就去辦這個事情。”

  說完見周揚擺了擺手,高松敏立即就扭頭出了機場。

  晚上8點半。

  周揚乘坐的航班準點起飛,等飛機落地的時候已經晚上10點多將近11點的樣子。

  下了飛機,周揚立馬就在出租車停靠點攔了一輛車直奔之前定好的酒店那邊,在路上給高松敏發了一個消息把地址告訴他,等到了酒店又是一番折騰,先給家里安曉潔那邊打了一個電話,然后發了一個消息給譚超然,一直到凌晨2點多鐘他才洗漱好睡下。

  第二天一早。

  周揚跟譚超然約好時間下午3點鐘到醫院,隨即就百無聊賴地在酒店里躺了一上午,然而意外的是中午剛吃完飯他卻接到了李文芳的電話,原來李文芳昨天就已經到了首都這邊,昨天晚上連夜就去了醫院看望金淑萍,今天下午的飛機回東海。

  “你放寬心,金書記這一次雖然很危險,不過因為發現得及時,而且立馬就送到了醫院這邊,所以病情已經控制住了,現在人的狀態還不錯,不過按照醫生的說法,以后恐怕真的要一直休養了。”

  電話另一頭,李文芳說完明顯嘆了口氣,周揚聞言雖然沒說什么,不過心底也覺得有些可惜。

  此前一次他去省城給金淑萍和譚文山拜年的時候,心里還覺得金淑萍的狀態看起來還不錯,甚至錯以為上面會不會再次啟用這位女書記,現在看來經過這一次病情復發之后金淑萍應該是要徹底的退下去了。

  “對了,現在金書記的情況特殊不宜太多的人進行探視,你如果想去醫院的話,最好先跟小譚聯系一下,免得白跑一趟。”

  客房里,周揚聽到李文芳的話立即就跟她說了已經跟譚超然約好下午三點鐘過去的情況。

  “約好了就行,那我就不跟你見面了,委里還有不少事情等著我回去處理,有空等你回東海了咱們再聊。”

  掛了電話,周揚心里一時間也是感慨萬千,老實說不管是金淑萍還是李文芳都是自己踏入仕途以后遇到的真正的貴人,只不過現在兩個人一個病退,李文芳也即將到崗,最遲明年一開春就會去政協或者人大那邊,確實是世事無常啊。

  不過認真說起來,對于絕大多數的普通人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看完別忘了點個催更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