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20章 不到四十的省部級?
  酒宴結束,周揚并沒有急著動身出發去東江。

  辦公室里,秘書高松敏一直在忙著替他整理辦公室里的東西,看著漸漸變得整潔不再凌亂但是卻充滿了離別味道的屋子,一時間周揚腦子里不由得浮現出當初履新黃江擔任縣委書記時候的情形。

  最近一段時間他其實也在總結自己這兩年的工作,兩年的時間可以說黃江的發展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但是在周揚看來這并不意味著自己沒有任何疏漏。

  實際上還有很多問題在他看來并沒有解決。

  諸如黃江的房地產市場至今還沒有迸發出該有的活力,又比如黃江的經濟開發區雖然已經啟動了產業布局的調整,但是整體的規劃仍然存在無序的情況,再譬如縣城中心五大中心城區老城區改造問題等等。

  這些問題的存在必然會阻礙黃江的發展,但是很多問題并不能急于求成,而是需要時間和一個合適的機會徐徐圖之,然而現在這些問題已經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了。

  只不過從內心來講,作為前任縣委書記,這些未竟的事業沒有在他手上完成,周揚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當然周揚其實很清楚,他繼續留在黃江的意義其實已經不大了,一方面南江省的區縣改革近在眼前,屆時重新歸屬東江市委市政府管轄的黃江縣,自己這位省調縣委書記繼續留在黃江并不是一個很好的安排。

  另一方面,即使省委書記嚴峻沒有親自點將讓自己去省委組織部,恐怕譚文山那邊也會讓自己動一動。

  如今執政一方的經歷不缺,按照譚文山的意思,重新回到機關里工作是組織上培養年輕干部應有的程序,在后備干部培養的程序中,廳局級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階段。

  在這個階段除了豐富的執政經歷以外,疏通上上下下的關系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內容,在黃江縣委書記的任上雖然能夠獲得不錯的口碑,但是距離領導圈子畢竟還是太遠了一些,這并不利于一個年輕干部的成長。

  咚咚的敲門聲落入耳中。

  周揚扭頭一看,立馬就發現縣長張青一臉笑呵呵的表情站在辦公室門口。

  “張縣長來了,怎么?找我有事情?”

  “事情倒是沒有事情,只不過書記您這一走我這個心里還怪不是滋味的,要不咱倆聊聊?”

  聞言張青一臉蕭索地說道。

  周揚點了點頭,立即招了招手讓秘書高松敏先出去,隨即就招呼張青在辦公室里的沙發上坐下來。

  “書記,我看您這一走,市里恐怕有意對黃江的班子進行一個比較大的調整了。”

  辦公室里,周揚起身給張青泡了一杯茶,聞言心底愣了一下,不過隨即就搖了搖頭說道:“調整是肯定要調整的,但是黃江當前的發展并不適宜太大的動作。”

  其實周揚當然清楚張青這么問是在變相地跟自己打聽市里對黃江縣委班子的安排,只不過滿明光跟彭潤生之間的博弈自己都不清楚最終的結果是什么樣子,又怎么可能給張青一個明確的答復。

  而聽到他的這句話,張青雖然并沒有說什么,但是臉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失落,心底自然而然也猜到了自己上位縣委書記的可能性并不大,否則周揚還不至于如此保守,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瞞著這種事情。

  深吸了口氣,從周揚手里接過杯子,張青忍不住抬頭朝面前這位跟他搭檔餓兩年的縣委書記看了一眼,腦海中也不由得浮現出兩年前周揚剛剛上任時的情形。

  一時間張青心底也是感慨萬分。

  官場上很多事情真的不是能簡單揣測的,即使是他這位有著黃江政壇不倒翁的民間雅號的縣長,也萬萬想不到在黃江的一畝三分地上,竟然會出現一個省委組織部副部長。

  但是看著周揚一臉平靜,甚至足以稱得上是寵辱不驚的姿態,張青也只能在心底自嘆不如,僅從這一點他就看得出來,周揚這個論年紀足足比他小了將近二十歲的年輕人,這一次回到省城任職,恐怕就真的是龍歸大海了,在不久的將來,自己未必就看不到這一位在南江政壇上活躍的身影,他敢篤定這個時間不會太久,十年就足夠了。

  四十歲甚至…甚至不到四十的省部級高官么?

  一時間張青也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甚至覺得自己連想都不敢想。

  “行了,那我就不打擾書記你收拾東西了。”

  辦公室里,不再擔任黃江的領導職務,周揚也算是難得敞開心扉跟張青拉拉家常,就仿佛老朋友一般。兩人閑聊了一會兒,張青隨即就結束話題提出告辭。

  周揚聞言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不過突然又開口說道:“老張,既然市里先前已經對徐克平和程海燕兩位同志進行了考察,你現在主持縣里的工作,我看你可以跟市里提一下,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同志是個不錯的副書記人選,一來他是基層上來的干部,二來對縣委的工作他也熟悉。”

  “至于常務副縣長的人選,縣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陳平同志也很適合。”

  說完周揚就不再開口,而張青聞言則眼前一亮,陶陽雖然擔任縣委辦主任,但是本身就是老黃江一脈的人,如果他能上位的話,對自己掌控縣委班子肯定是一件好事情。

  而公安局局長陳平雖然是省調干部,但是如果周揚一走的話,陳平勢必只能站在自己這個縣長一邊。

  當然,這兩個提名雖然市里不一定會全部通過,但是如果市里真的想動黃江的班子,那就不可能完全不顧黃江的意見,至少也會讓出一個名額來。

  而另外一個名額市里如果拍板決定的話,相應的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以及縣委辦主任這兩個位置,黃江肯定還能再拿到至少一個,這樣一來,周揚離開之后,他這位縣長至少在明面上能掌控將近一半的縣委常委,那到時候不管是誰來做書記都一樣。

  想到這里,張青臉上再次露出一絲笑意,隨即就點了點頭跟周揚握了握手。

  “那其他的話我就不說了,書記此行我老張就提前祝你一帆風順。”

  ……

  當天下午,不到5點鐘下班的時候,周揚就帶著秘書高松敏一起下樓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門口,周揚再次回頭朝屋子里看了一眼,隨即就頭也不回地鉆進了電梯,畢竟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然而當秘書高松敏開著車子緩緩從縣委大院里駛出來的時候,周揚卻發現整個縣委縣政府大門口竟然全部都擠滿了人,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大片起碼有幾百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