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15章 黃江人事
  “周書記,以前有些地方是我做的不對您大人有大量,這一杯我敬您,祝您步步高升,事業順利。”

  包廂里,周揚提起杯子跟華龍地產的李江華碰了一下,聞言重重的地朝面前這位華龍地產的大老板打量了一眼。

  今天晚上這頓飯是陳平做局李江華請客宴請即將赴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縣委書記周揚,盡管過去雙方之間鬧得有些不愉快,至今周揚手里甚至還拿捏著華龍地產不少的負面材料,不過今天晚上他的興致還不錯。

  李江華這個人在生意場上向來就是長袖善舞,又能低頭,所以包廂里的氣氛一直都很熱烈。

  “那就多謝李總了,你們華龍地產現在是我們黃江的龍頭房地產企業,黃江這兩年雖然對房地產市場的開發力度有限,但是我相信隨著黃江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后房地產這一塊肯定是大有所為。”

  “當然了,我這個人的性格相信李總也清楚,丑話說在前頭,不管是其他的產業還是房地產,本質都是為黃江的經濟社會發展服務,更是為黃江人民服務,這一點你們務必要做到心中有數,往后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困難,李總大可以跟我聯系。”

  “當然,違法違紀的事情你就不要找我了,小心我不幫你的忙不說,還要找你的麻煩。”

  哈哈哈!

  包廂里,眾人聞言立即就笑著舉起杯子一起碰了一下,李江華更是親自起身給周揚面前的杯子里倒滿了酒,隨即就恭聲說道:

  “不敢不敢,周書記,其他的我李某人不敢打包票,但是往后在黃江這個地方,我一定記著您的這幾句話,為黃江服務,為黃江人民服務。”

  說完李江華立即就仰頭喝完了杯子里的酒,臉色也變得有些紅潤。

  其實李江華自然能聽得出來周揚話里的意思,雖然這位周書記不再擔任縣委書記了,但是人家這一次調任既不是平調也不是明升暗降,而是妥妥了成了省委領導。

  李江華是地地道道的東江人,長期在生意場上見慣了各種級別的領導,自然知道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這個位置的分量。

  而且以周揚的年紀和潛力,將來走到哪一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說得夸張一點,華龍的生意就是做得再大,面對周揚他李江華都不得不低頭。

  更何況周揚這句話雖然不是沒有敲打自己的意思在里面,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也是周揚朝自己遞過來的一根橄欖枝,在江華看來這無疑是一個天上掉餡餅的大喜事,心中自然更不可能有什么不樂意的。

  一時間,包廂里眾人也是觥籌交錯賓主盡歡,而看著周揚舉重若輕又不缺威嚴氣度的作風,不管是今天晚上做東組局的陳平還是應邀而來的常務副縣長徐克平心底都暗暗佩服。

  老實說,如果不是周揚,像華龍的李江華這種東江房地產市場上的地頭蛇,即使是他們貴為黃江縣的縣委常委,副縣長和公安局局長恐怕也不敢如此拿捏,就更別說讓華龍老老實實地盤著不敢冒頭了。

  吃完飯周揚就徑直開車離開了,因為明天兩場比賽就要正式開幕,所以今天晚上的黃江縣城注定會是一個不眠夜。

  得益于龍城文化的宣傳,在五一前即將到來的前兩天,雖然假期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整個黃江縣已經給人一種人滿為患的感覺,幾乎所有的酒店房間已經被提前預訂一空。

  為了安置大量的游客,黃江縣委縣政府甚至把玉山賓館那邊用來招待公務干部的區域都全部放開預定,也幸虧是此前縣里早就有所準備提前批復了幾十個酒店的正式營業。

  但是即使如此,面對史無前例的游客數量,黃江縣委縣政府還是放開了一批民宿的經營管理權才得以容納如此數量眾多的游客。

  “書記,現在的黃江,老實說我做夢都沒想到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周揚并沒有立即回玉山賓館,而是開車帶著常務副縣長徐克平一起去了河口鎮的影視地前面的河濱觀景臺上。

  晚上7點鐘的河濱步道一片燈火通明,來來往往的游客讓周揚有一種宛如置身繁華的東海市金融大道的感覺。

  看著遠處流沙河河面上倒映的燈火,徐克平不由得感慨道。

  “恐怕不只是你老徐才有這樣的感覺,但是黃江窮了幾十年,也該到發展的時候了,再不發展,耽誤的就不只是這一代黃江人而是黃江的子孫后代。”

  “這幾年黃江的人口變化你這位副縣長應該也有所關注吧,不到10年的時間,人口凈流失的數量已經高達10萬人出頭了,再這么下去,黃江的發展會越來越難。”

  點了點頭,徐克平自然知道事情的緊迫性,腦子里想到這兩年黃江的發展,一時間心里也有些慶幸,如果不是周揚這位縣委書記來到黃江重拳出擊大力整治了黃江的政治生態,恐怕現在的黃江就不是眼前這幅局面了。

  “嗯,不過黃江的發展我們恐怕是看不到了,忙活了大半輩子,沒想到到頭來我們自己反倒是要走了。”

  聽到徐克平的這句話,周揚也沒說什么,只不過心里卻不由得有些火大,東江市的那些人動作確實很快,自己還沒走之前,僅僅只是傳出了一些消息,市委組織部就大張旗鼓地對徐克平和程海燕這兩位進行了考察。

  按照他聽到的一些小道消息,據說這兩位一個會提任到市直機關去擔任市旅游文化局的局長、黨組書記,一個會調任到隔壁的松亭縣擔任縣長。

  如此安排對徐克平和程海燕兩人而言自然是一件大喜事,畢竟一步邁入了正處級的領導干部序列,而且以兩人的年紀,將來未必不能更進一步,但是從黃江的角度來講可就不見的是什么好事情了。

  “老徐啊,有些事情在還沒有定性之前你也不要人云亦云,組織上對干部的任用向來就不只是單純地考慮能力那么簡單。”

  “當然,如果這一次你跟海燕同志真的能更進一步的話也是好事情,畢竟是我們黃江走出去的干部,以后黃江的發展也少不了你們的關注。”

  河邊上。

  周揚拍了拍徐克平的肩膀,眼底閃過一絲笑意說道。

  在他看來,眼前這滾滾而動的流沙河,流淌了也不知道幾十幾百年的時間,恐怕誰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會有這么一副燈火輝煌的盛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