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14章 去省城
  書房里,周揚放下電話,想了想了果斷關機這才總算是恢復了清靜。

  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這一次履新恐怕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料之外,其中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憂,不過最糾結的恐怕要算東江市的市長彭潤生了。

  這一位幾乎是公示剛剛出來不到半個小時就親自給他打了電話,在得知周揚分管的是干部二處跟干部四處之后,彭潤生的語氣明顯發生了變化。

  關于彭潤生的心思其實周揚也猜得到,這一位既希望自己離開黃江給他的人騰地方出來,又不想自己跳的太高。

  然而事實就是自己走是真的走了,可以說算是徹底離開了黃江,但是偏偏出任的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這個職務,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這個市長也要歸周揚管不說,而且黃江縣的人事任命,甚至還需要周揚這位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簽字才能上省委組織部的部務會進行討論。

  “打完電話了?”

  臥室里。

  周揚剛進來就看到傻白甜一身吊帶睡裙半躺在床上抓著手機朝自己問道。

  “嗯,直接關機了,索性圖個清靜,丫丫睡覺了?”

  隨著小家伙滿了四周歲,現在周揚已經不讓她跟著自己和安曉潔睡了,而是單獨安排在了兩人邊上的一個小隔間里。

  本來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還不同意,覺得孩子太小了,晚上一個人睡覺不安全,但是周揚堅持了幾次兩個老的也就隨他去了。

  所幸獨自一個人睡了幾天之后,發現丫丫晚上睡覺很老實,幾乎不會有什么問題,一家人這才放心不少。

  不過即使如此,周向軍跟王愛萍還是每個禮拜都會讓丫丫跟著安曉潔和周揚一起睡兩天,小家伙倒是樂此不疲,一整個就跟個小大人似地,不僅僅嚷著給自己的小房間里買了不少的洋娃娃,甚至自己還布置起來了。

  “睡了,她這幾天腸胃有點不舒服,爸媽不放心把她抱到自個兒房里去跟他們一起睡的。”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說什么,只是覺得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對丫丫寵溺得厲害,以后可別教出個無法無天的小太妹才好。

  “對了,明天是工作日,后天才正式放假,你是不是又要加班?”

  聞言周揚嗯了一聲,腦子里不由得就想到五一節黃江那邊要同時舉辦兩場比賽的事情。

  老實說這一次黃江的釣魚節跟騎行大賽其實原本只是周揚為了調動全縣干部群眾搞經濟工作的積極性,以及完成跟去年部分游客的承諾才開展的活動。

  但是隨著龍城文化的那個通知一出,結果直接就成了一個網紅熱點話題,以至于現在整個黃江的領導干部都如臨大敵似地成天都睡不著覺。

  好事自然是好事情,但是如果中間出了什么幺蛾子,那就恐怕要好事變壞事了。

  所以為了應對這一次的活動,周揚這位即將離任的縣委書記也不敢掉以輕心,而是打算整個五一節期間都在黃江坐鎮。

  “那你又要好幾天不回來了,丫丫昨天還說想放假讓你帶她去游樂場。”

  “沒辦法,怎么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崗。”

  說著周揚又跟安曉潔說了這一次去省里談話的情況,聽到周揚說他要去省委組織部任職,安曉潔頓時就睡意全消,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然后就抱著周揚的手臂一臉俏生生地盯著他。

  “老公,你說的是真的?你真要去省城任職了?”

  見周揚點了點頭,安曉潔頓時就忍不住抱著周揚狠狠地親了兩口。

  “不就是去省城么,你這么高興。”其實周揚也知道這兩年安曉潔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也一直擔心他可能會在黃江待很長的時間,說起來主要還是關于丫丫的教育問題。

  原本如果他一直留在東海市任職的話,丫丫肯定是在東海那邊上學,現在回了南江省,這個問題一直都困擾著一家子人。

  現在能去省城任職,在安曉潔看來,即使丫丫不會東海的話,到時候留在省城上學也不錯。

  “那當然,你要是去省城的話,那我跟爸媽他們就一起過去,到時候丫丫上學的事情就不用這么糾結了。”

  “對了老公,如果你去省城的話,那我是繼續留在師大還是怎么辦?”

  在東江師范大學的這兩年,安曉潔一直是待在學校的組織部擔任副科級黨校秘書,其實以安曉潔的資歷早就已經可以升任正科職務了,不過安曉潔對這個并不是十分看重,而且有周揚在官場,她確實也不希望自己這邊出什么問題。

  所以這兩年除了在黨校擔任秘書以外,安曉潔還在省城的南江大學報考了一個黨史研究專業的博士研究生,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明年這個時候就該畢業了,到時候進高校她就不用繼續在行政崗位上任職了,而是可以轉為教學崗位,這樣一來的話后面調任新職相對來說也要簡單很多。

  “看情況吧,如果你在師大那邊覺得來回跑不方便的話,我到時候找人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調到省里去。”

  “睡覺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還得努努力才行。”

  臥室里,安曉潔聞言頓時也是臉色一紅。

  隨即就紅著臉在周揚手臂上掐了一記,然而手還沒收回來,屋子里驟然就響起啪嗒一聲,關掉燈,周揚二話不說就翻身朝身側的人影身上撲了過去。

  “臭男人,你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呢。”

  “那可不行,為了二胎咱們也要多來幾次,作為領導干部,咱們可得帶頭支持國家政策。”

  唔!

  安曉潔還沒來得及開口,嘴巴立馬就被堵住了,整個人瞬間就變得軟綿綿的,緊接著屋子里隨即就響起了一陣高低起伏的低吟。

  ……

  一大早。

  周揚趕回黃江縣的時候,剛一進縣委大樓,他立馬就發現樓里的氣氛有些不對勁,迎面走過來辦公室的幾個工作人員,叫了聲周書記好以后,幾個人臉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不過周揚也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就回了辦公室,他自然猜得到自己這一次高調出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在黃江肯定會掀起一陣議論的聲音。

  實際上,這件事情在黃江縣干部群眾心中造成的影響遠比周揚自己想象中還要來得大。

  辦公室里。

  周揚幾乎是剛坐下來,縣長張青和縣委副書記程海燕等一眾常委們就先后敲開了辦公室的門,恭喜自然是免不了一陣恭喜,畢竟事已至此,省委組織部的公示通知都出來了,事情肯定已經沒有第二種可能。

  但是眾人也不約而同地表示出了對黃江發展的擔心,畢竟只要周揚這位縣委書記在,在很大程度上他就能起到一個定海神針的作用,然而周揚這一走,那事情就不好說了。

  “怎么?你覺得我去了省委組織部就管不了黃江的事情?還是你認為黃江沒了我周揚就不發展了?這個道理說不通嘛。”

  屋子里,聽到周揚的聲音,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陳平嘿嘿笑了笑,面上也是臉色一紅。

  相比于其他幾個人,其實陳平心里的想法是最為復雜的,因為他跟周揚一樣都是省里下來的干部,而且如果當初不是周揚給了他一次機會的話,別說說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恐怕現在指不定他就會跟劉波之流一樣早就成了黃江歷史上的罪人。

  然而這一次周揚升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聽說原本周揚一系的縣委副書記程海燕跟常務副縣長徐克平也要外調,陳平自然會擔心自己的處境。

  如果新來的縣委書記是個和善的那還好說,如果是一個葉海湖那種性格的人,指不定他這個政法委書記就沒好下場,畢竟縣長張青可不見得會保他。

  “沒有沒有,書記,我可不敢有這種想法,只是……只是……”辦公室里,陳平只是了半天都沒把話說清楚。

  周揚也懶得跟他磨嘴皮子,直接就擺了擺手說道:“你放心吧,即使我離開了黃江,黃江也還是黃江人的黃江,也還是省委領導下的黃江,誰也翻不了天,你老老實實的開展好自己的工作,爭取維持好黃江的社會秩序,這就是你最大的任務。只要做好這一點,不管是誰擔任黃江的縣委書記都不會把你陳局長怎么樣。”

  聽到周揚的這句話,陳平總算是松了一口氣,跟周揚聊了幾句后立馬就出了辦公室。

  等陳平一走,周揚也不由得搖了搖頭。

  陳平是個人才,這是肯定的。

  這兩年如果不是陳平的話,他的很多計劃也根本就沒辦法開展,但是陳平所憂慮的問題也正是他所擔心的。

  自己的繼任者究竟是誰,目前周揚也沒有聽到任何消息,但是有一點他剛才說的很肯定,黃江只要還是黨委領導下的黃江那就翻不了天,他周揚在黃江縣委書記的任上能管好黃江的事情,沒道理在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位置上反而還管不了。

  (給周書記求個鮮花和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