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12章 組織考察
  周揚也沒想到時隔幾個月而已,自己竟然再一次來到了省委組織部,只不過相比于前一次,負責接待的省委組織部干部二處處長徐少華明顯要熱情得多。

  “周書記,部長已經在辦公室里等您了。”

  接待室里。

  徐少華一臉客氣地笑著跟周揚握了握手,隨即就領著面前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去敲開了省委組織部部長徐向陽的辦公室門。

  實際上此時徐少華心里的想法也是極為復雜,上一次周揚來省委組織部談話的時候,他作為省委組織部主管地市領導考察和提任的干部二處處長,即使周揚是縣委書記之尊,在他眼里也僅僅只不過是一個地方的正處級干部而已。

  但是這一次兩人的身份卻完全調了一個個兒,作為干部二處的處長,他自然知道周揚這一次來省委組織部談話,只要沒有什么太大的意外,在不久之后,眼前這位全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就即將成為自己的頂頭上司。

  辦公室里。

  周揚當然不知道徐少華心里復雜的想法,因為剛一進門跟徐向陽打了聲招呼坐下來,這位貴為省委常委的省委組織部部長立即就放下手里的杯子笑著問道:“怎么樣?這一次來省委組織部的心情,跟上次有什么區別?”

  要說沒有區別那自然不可能。

  畢竟上次來內心是忐忑加忐忑,但是這一次來,確實板上釘釘的要提拔。

  只不過這種想法他自然也不可能當著領導的面說出來,所以沉吟片刻之后,周揚這才說道:“部長,真要說有什么想法的話,我個人感覺應該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如臨深淵。”

  周揚說完,寬大厚重的紅木辦公桌背后,徐向陽還是那副臉帶笑容的樣子,但是一對深凹進去的眸子卻極富侵略性地盯著面前年輕的縣委書記,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有這種感覺就好,就怕你年紀輕初生牛犢不怕虎,不枉嚴書記親自對你的任命進行過問。”

  辦公室里。

  周揚聞言還來不及開口,耳側立馬就聽到徐向陽極為嚴肅地說道:“好了,其余的話也不多說了,具體的問題等以后再談,今天找你過來,主要是談談你下一步的工作問題。”

  “按照省委組織部提名和討論研究并上報省委,擬決定由你擔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一職,主要分管干部二處和干部四處,你個人如果有什么意見的話,現在就可以說。”

  耳側,徐向陽的話音落下,周揚整個人明顯都有一種如釋重負但是又驚駭莫名的感覺。

  實際上,此前他通過李文芳的那一席話,其實多半已經猜出來了自己下一步的去向極有可能是省委組織部。

  當然,他也不可能猜到自己分管的竟然是干部二處和干部四處,要知道在南江省委組織部里面,除了辦公室和分管省委省政府機關干部工作的干部一處以外,負責全省地市和區縣干部工作的干部一處以及分管全省教育和衛生部門干部工作的干部四處絕對算得上是最重要的處室。

  自己一個剛剛提任,而且還是在4個副部長里面排名最靠后的副部長,居然一來就分管如此重要的處室,就連周揚自己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怎么?你有什么意見嗎?”

  看到周揚明顯有些語塞的樣子,徐向陽皺了皺眉頭問道。

  聽到這位徐部長的聲音,周揚自然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心底頓時就有些懊惱,自己好歹也是經歷過大陣仗的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低級失誤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好在很快周揚立馬就調整了心態,略作遲疑就說道:“部長,我個人沒有什么意見,只不過……只不過此前我幾乎沒有負責過組織工作,所以有點擔心工作做不好。”

  然而徐向陽聞言卻直接擺了擺手。

  “組織上既然做出這種決定,那就肯定是對你的個人情況進行過整體的考察,這種擔心沒有必要。”

  “我可是記得上次嚴書記去你們黃江考察的時候,你可是親口跟嚴書記做過匯報,黨的工作能不能做好,關鍵就在人才,這句話說你說的吧?”

  周揚點了點頭,不過心底也沒料到徐向陽竟然還記著自己說的這句話,實際上他的本意是想說黃江的工作能不能做好關鍵在干部隊伍,只不過當時的情況使然,他不得不把這個意思換了一種說法。

  徐向陽現在提這句話自然有些偷梁換柱的意思,但是周揚也不可能跟徐向陽在這個問題上進行爭辯。

  而看到他點了點頭,徐向陽眉宇之間也露出一絲笑意。

  作為省委組織部長,老實說他并不認為周揚是一個很好的副部長人選,畢竟這個年輕人確實太過年輕了一些,29歲的的副局級干部并不是沒有,但是29歲的省委組織部部長,即使是放眼全國恐怕也是蝎子拉屎毒一份。

  不過這個提議是省委書記嚴峻同志親自開口的,徐向陽雖然持有保留意見,但是也不會去否定省委書記的想法。

  但是現在看來,周揚雖然年輕,但是至少這份靜氣功夫還是要超過不少地市的負責人。

  “其他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只有一點你要注意,目前這個任命還在走程序,正式的任命公布出去還要等上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你該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務必不要出什么差錯,到時候出了洋相,你周揚不怕丟人我丟不起這個臉。”

  木木地點了點頭。

  周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的,只不過出來之后,他明顯察覺到自己后背已經濕透了一大片。

  走廊里,看到周揚出來,徐向陽的秘書楊歡立即笑著朝他走了過來。

  “周書記,談完了?”

  “嗯,楊秘書,麻煩你了。”

  跟楊歡握了握手,周揚這會兒已經鎮定了不少,但是心底仍然有些亢奮,29歲的省委組織部部長,而且還是分管干部二處跟干部四處這種極具權力的處室,自己這一次算是真正一腳邁進了南江省的權力階層,不過周揚也很清楚,權力越大自然意味著責任越大。

  然而此刻他這幅樣子落到楊歡的眼里卻又是另外一副景象,在楊歡看來,周揚雖然比自己還年輕了幾歲,但是兩人卻是不可同日而語。

  這可是29歲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啊!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楊歡甚至覺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離開省委機關大樓,周揚并沒有急著馬上回黃江,而是讓秘書高松敏開車帶著他在宛城市轉了一會兒。

  靠在車后座上,周揚腦子里一直都在想著今天跟徐向陽見面談話的情形。很顯然,自己這一次能夠出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跟此前省委書記嚴峻的黃江視察是有極大關系的。

  但是不管如何,這一次自己確實算是走了大運,或許在很多人眼里,這一次自己應該算是一步登天了。

  畢竟在官場上誰都知道省委組織部在一省的干部眼中,那都是只有仰望的份,更何況還是擔任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

  車子里,周揚腦子里很快就浮現出眼下南江省省委組織部的情況,按照他先前了解到的情況,南江省委組織部現在的部長徐向陽是省委常委,副部級。

  而除了徐向陽以外,還有四位副部長,其中排名第一的副部長跟排名第二的副部長是正廳級的級別,同時還兼任了省人事廳的廳長和省老干局的局長,分管的也是組織部內的一些邊緣部門,畢竟這兩位本身就有主要的職責。

  而另外兩位副部長則是分管具體工作的副部長,級別跟自己一樣都是副廳。

  當然自己這位新提拔的副部長雖然在五個副部長里面排名最為靠后,但是分管的部門分量卻不輕,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個意外之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