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10章 省委書記來了
  “來丫丫,給爸爸親一個。”

  東江市,位于楊樹坪街道的家里,雖然已經是4月份了,但是空氣中仍然透著絲絲的涼意。

  不過今天屋子里卻顯得很暖和,小家伙四周歲的生日,不僅僅周揚專門抽時間回來了一趟,而且周揚的舅舅王愛文和舅媽楊紅霞一大家子也都過來了。

  原本丈母娘林鳳也要到東江來一趟,但是周揚考慮到路途太遠還是勸說她不要多跑一趟,等馬上媳婦安曉潔放暑假了,到時候再帶小家伙回一趟湘南省。

  啵嘰一聲。

  安順抱著周揚的脖子狠狠地在他這個壞爸爸臉上親了一口,隨即又偷偷貼著周揚的耳朵,竟然來了一句“爸爸,你跟媽媽什么時候給我生一個小弟弟。”一時間整個屋子里眾人頓時都笑的不行。

  實際上自打上次去醫院檢查回來之后,周揚心里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最近一段時間他的作息也調整了不少,雖然仍然每天晚上都要熬夜加班,但是多半都會敢在1點之前準時睡覺。

  唯獨讓他有些苦惱的是,這都已經過了將近半年的時間,但是安曉潔的肚子一直都沒有動靜,有時候周揚為了這個事情也有些自我懷疑。

  上個月月底的時候,他實在是忍不住又去醫院那邊做了一次檢查,不過這一次的檢查結果相比于上次已經好了不少,不過按照醫生的說法,精子的質量還是不行,雖然有所改觀,但是距離受孕的標準還差了一些。

  沒辦法,周揚現在是真的煙酒不沾,不僅僅如此,就連作息也再一次調整,把上床睡覺的時間改到了晚上12點之前。

  好在現在黃江縣委縣政府這邊,很多事情他都可以完全當甩手掌柜了,縣長張青和常務副縣長徐克平倒是忙了不少。

  不過這一次省委書記嚴峻來黃江縣調查,周揚這位縣委書記立即又變得忙碌了不少,不熬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揚揚,我看你跟曉潔也是該努努力了,丫丫這都已經四歲了,再不生的話曉潔都要變成高齡產婦。”

  其實安曉潔現在的年齡也不算小,29歲,馬上一轉眼就是30,女人到了30歲,不管是精力還是體力都會差上不少,生孩子可是一個體力活。

  “你們就知道在那里一個勁兒地催,這種事情又不是你想生就能生的。”客廳里,聽王愛文這么一說,楊紅霞不由得白了自個兒男人一眼,但是隨即話鋒一轉,立馬就把話茬對準了兒子王勇。

  說起來也是奇怪。

  周揚跟王勇這一對表兄弟還真是奇了怪了,兩個人一個是想生生不出來,一個已經連續生了兩胎了,這不年前剛剛周揚的表嫂朱麗娟又查出來有了身子。

  也幸虧是現在王勇的經濟條件不敢說是巨富,但是也算是小有身家,養幾個孩子沒什么壓力,否則擱在一般人家怕不是真要氣哭。

  但是即使如此,周揚的舅媽楊紅霞還是覺得三個孩子有點多了,兩個剛剛好,反倒是周揚的父母羨慕的不行。

  因為馬上就要到4月23號,所以即使是大周末,而且還是閨女四周歲的生日,但是周揚也沒有一直待在東江。

  等吃過晚飯,又跟閨女和媳婦一起逛了一趟超市,周揚又緊趕慢趕地開車回了黃江縣。

  在周揚落腳的酒店里,到了晚上10點鐘左右仍然是一片燈火通明,明天一早就要召開常委會議討論正式的接待工作,他現在必須親自把整個接待流程都梳理一遍。

  對于省委書記嚴峻周揚當然并不陌生,不過也算不上多么熟悉,好在此前省委副書記譚文山已經打電話跟他介紹了一下這一次嚴峻到基層視察的主要目的。

  按照譚文山的說法,嚴峻開展全省基層大調研,最重要的還是在為明年的黨代會作準備。

  現在的南江省委班子有相當一批人到了要退休和換屆的關鍵點,在黨代會召開之前,中央跟省里肯定會有一些大動作。

  不過去黃江倒不是為了這個問題,畢竟黃江的級別還不夠摻合到這個事情里面來,嚴峻來黃江,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想看看周揚推動的那個青年干部輪崗的制度執行效果。

  最近幾年,南江省委組織部一直在嘗試開展組織人事改革,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效果并不是很好,省委書記嚴峻如果不出預料之外的話,明年的黨代會之后還會留在南江省任職。

  而在這最后一屆的時間里,嚴峻最可能會實施的大動作就是對省委組織部開刀,畢竟省委組織部的改革涉及到全省的干部人事調動,如果沒有進行全盤的考慮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而青年干部的培養一直都是沿海發達地區的常見做法,但是在南江省顯然還是一個新的課題,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南江省這些年的發展太過滯后了,連帶著不少領導干部的思想都有些僵化。

  ……

  4月23日。

  南江省委書記嚴峻正式開始對全省的基層進行大調研,而選擇的第一站就是東江市的黃江縣。

  在黃江考察的過程中,嚴峻高度肯定了這兩年黃江縣委縣政府的工作,尤其是重點表揚了黃江縣委縣政府在發展特色產業,提升人民收入水平這一塊做出的嘗試和探索。

  隨后,在考察的第二個階段,省委書記嚴峻參觀了黃江縣委縣政府花重金打造的環城公路和沿江騎行步道,并表示希望未來黃江縣圍繞這兩條交通干道打造出全新的黃江旅游經濟圈。

  隨著這一番講話以及兩個工程的畫面通過媒體的鏡頭傳播到整個南江省,一時間全省再一次掀起了一陣黃江經濟效應的議論熱潮。

  而看著電視畫面中,幾乎是緊貼著嚴峻的身影一路跟隨,并且時不時地湊到省委書記身側做講解的那個年輕人,不少人在暗自艷羨的同時,腦子里也不禁浮現出這兩年周揚在黃江所做的事情。

  毫無疑問,經過兩年的時間,周揚在付出了旁人難以想象的努力之后,終于把黃江這個全國貧困縣的發展帶上了一個高速的發展軌道,同時,周揚自然也獲得了不少黃江人的認可。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現在周揚在整個黃江都算得上是如日中天,對于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很多黃江人都認為,只要周揚在黃江再干三年,黃江脫貧致富的目標就不是一個奢望。

  然而此刻。

  在黃江縣委會議室里,氣氛卻顯得異常的莊重肅穆。

  坐在會議桌上首位置的赫然是省委書記嚴峻,而在嚴峻左右手位置的,則分別是南江省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郭明賢,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長徐向陽以及省委委員、東江市委書記滿明光等領導。

  黃江縣委書記周揚則坐在省委組織部部長徐向陽的身側,在他邊上是黃江縣委副書記程海燕以及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徐克平。

  “嚴書記,各位領導,目前我們黃江縣開展輪崗的青年干部人數一共是57人,其中副科級以上的干部有24人,科員有33人。從去年年終考核的情況來看,青年干部輪崗的效果是十分明顯的,對于推動全縣的經濟工作發展有著極為顯著的成效。”

  “但是與此同時也存在明顯的幾個問題,一個是黃江縣的科技崗位有限,很難更大規模地推動青年干部輪崗制度的覆蓋面。”

  “二一個就是相關部門的思想還有些保守,對于青年干部輪崗制度的實施目前仍然持有一些固化的思維。”

  “第三個就是我們黃江的條件確實太落后了一些,很多青年干部自身的能力不錯,但是在開展工作方面仍然存在例如思想僵化、束手束腳等問題。”

  “不過在下一步的工作中,我們打算會重點把一些能力突出,自身綜合條件比較優秀的青年干部放到一些新興產業的位置上,從而對他們進一步進行鍛煉,徹底改善黃江縣干部人才隊伍后備力量不足的問題。”

  會議室里。

  周揚并沒有親自做這一次的工作匯報,而是把主要的匯報內容交給了縣委常委、縣委副書記程海燕。

  不過很顯然,程海燕對這一次匯報工作的準備是極為充足的,隨著她的匯報結束,省委書記嚴峻等幾個領導又提出了幾個很刁鉆的問題,但是程海燕的應對都十分得體,即使是周揚在思索一番之后也覺得即使是自己恐怕也難以提出更好的答案。

  很快,會議結束之后,省委書記嚴峻并沒有作出什么明確的指示,只是勉勵了一番黃江的領導干部之后就結束了當天的考察行程。

  然而周揚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車隊剛要發動離開黃江的時候,省委書記嚴峻卻突然讓人把他這位縣委書記給叫到了車子邊上。

  “嚴書記。”

  “嗯,這一次來黃江考察,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了,總體上來說還是比較滿意的,不過問題也不少,相信你這個縣委書記應該也體會到了。”

  站在黑色的奧迪車邊上,周揚聞言點了點頭,不過耳側隨即就繼續響起了嚴峻的聲音。

  然而這一次嚴峻剛一開口,周揚頓時就愣住了。

  一直到嚴峻搖上車窗,隨即車子緩緩離開縣委大院,周揚都還沒有回過神來,整個腦子里嗡嗡的,一直都在想著嚴峻最后說的那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書記終于要調動了,求催更,求鮮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