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07章 青云直上
  (加更才是正事,3000字章節加更!)

  辦公室里,方艷林明顯被滿明光一句話弄的有些下不來臺,他確實沒想到省委組織部竟然會親自干涉黃江縣的班子問題。

  要知道,即使是作為省管縣,但是黃江這些年一直都是空有一個名頭,實際上一直都是交給東江這邊托管。

  但是既然連市委書記都開口了,方艷林自然也不會有異議,至于市長彭潤生那邊,自然有滿明光去擋槍口。

  畢竟市委書記跟市長面和心不和,這個事情作為市委常委的方艷林心里也很清楚。

  不過即使如此,方艷林心底還是有些暗暗叫苦。

  要知道,自從去年的年終工作會議召開之后,市里已經有不少人在明里暗里盯著黃江那邊了,畢竟明眼人都知道,現在的黃江縣雖然仍然是貧困縣,但是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甩掉貧困縣的帽子是遲早的問題,不僅僅如此,黃江甚至有可能會在甩掉貧困縣的帽子之后一飛沖天成為整個東江市新的經濟增長點。

  在官場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作為組織部部長的方艷林自然清楚,能不能在官場上平步青云,除了人脈就是實打實的成績。

  黃江縣有這樣的發展潛力,自然而然就會變成一塊肥肉,不要說把肉吃到嘴里,就算是喝口湯也比在機關里苦熬資歷來得強。

  但是現在周揚這么一弄,無疑等于是斷了很多人的念想,黃江的干部無法外調,就算是市委組織部也不可能憑空塞一個人過去。

  另一側。

  見方艷林愣在那里,滿明光心底也是暗暗冷笑不已。

  要知道,這一次市委組織部到黃江去考察干部的事情,可不僅僅是沒有跟周揚這個黃江縣委書記提前通氣,甚至就連他這個市委書記也是周揚打電話來告狀才知道。

  他方艷林到底想干什么?

  雖然考察干部本來就是市委組織部的職責,他這個市委書記也不可能事必躬親事無巨細地都過問,但是黃江是什么地方?說的不好聽點,黃江就是一塊又臭又硬的石頭。

  以往的黃江縣在東江市委市政府眼里,那簡直就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不僅僅拉動不了經濟增長點,甚至每年還要拖全市的后腿。

  但是現在呢?

  現在的黃江,即使是他這位市委書記都不敢說能做到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畢竟周揚這位縣委書記是省委組織部直管的干部。

  不過對于這一次周揚送給自己這么一個機會好好敲打敲打市委組織部,滿明光倒是覺得很不錯。

  他這位市委書記初來乍到,雖然面上看起來光鮮靚麗,但是只有滿明光自己才清楚,市長彭潤生可也不是吃素的。

  “行了,這件事情就這么處理吧,黃江那邊就不要去動了,至于彭市長那邊,我會親自跟他說。”

  “另外,你們市委組織部以后開展工作,尤其是涉及到黃江縣這種地方的干部考察情況,一定要提前跟我打報告。”

  見滿明光擺了擺手,方艷林心里自然是有苦說不出,但是也只好點了點頭隨即就離開了辦公室里。

  另一側。

  在接到市委書記滿明光的答復之后,周揚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即就帶著眾人一起趕回了縣委。

  而聽到黃江縣委書記周揚跟縣長張青已經回縣里的消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袁君偉臉上也露出一絲冷笑,隨即就打定主意待在酒店不動,他倒要看看周揚跟張青這兩個人究竟敢不敢把自己一個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晾在這里。

  然而讓袁君偉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正要打電話給黃江縣委組織部部長劉建的時候,他卻率先接到了市委組織部部長方艷林的電話。

  “部長,您找我?”

  “趕緊回來吧,事情都辦完了還待在那里干什么?嫌不夠丟人嗎?”

  說完方艷林不等袁君偉開口方艷林立即就掛了電話。

  而此刻。

  辦公室里,放下電話臉色鐵青的方艷林也忍不住在心底把袁君偉罵了個狗血噴頭。

  如果不是方艷林出了這么一個餿主意,自己堂堂一個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部長,今天怎么可能會被滿明光如此訓斥,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自己哪還有臉。

  ……

  “書記,剛剛酒店那邊打電話過來,說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袁君偉一行已經辦了退宿手續走了。”

  縣委辦公室里。

  周揚剛剛上樓坐下來,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立馬敲開門進來說道。

  聞言周揚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問道:“已經走了?”

  “嗯,我已經問過了,這會兒確實上了高速。”

  聽到陶陽的聲音,周揚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看來我們黃江的飯菜不好吃留不住人啊。這樣吧老陶,馬上就是過年了,你安排一下搞一個新年茶話會,到時候把縣里的知名企業家、社會人士,還有一些離退休的老同志都請過來一起聊聊天,簡單吃頓飯,我們黃江的發展離不開這些人的支持啊。”

  “另外,今年春節,縣委縣政府這邊的慰問工作安排怎么樣了?”

  一眨眼又是一年,周揚有時候也不得不感慨時間過的太快,而自己來到黃江擔任縣委書記馬上也要滿兩年了。

  “都安排好了,書記,我馬上把安排表發給您過目。另外新年茶話會的事情我先前也做了安排,不過名單還需要您再看看。”

  辦公室里,周揚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陶陽自然很識趣地拉上門出去。

  緊接著。

  隨著市委組織部那邊的動作偃旗息鼓,黃江縣這邊周揚也算是徹底甩開了胳膊好好地對全年的工作進行了總結,同時也對2016年全縣的工作進行了討論和布置。

  臘月29日這天,縣里隆重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新年茶話會,縣委書記周揚跟縣長張青等一應縣領導悉數出席。

  進入假期以后,周揚總算是可以清閑一陣了,不過正月初二一大早,他就直接開車去了宛城市那邊,今年譚文山仍然留在南江省過年,不過金淑萍跟譚超然母子倆難得一起來了南江省,得到這個消息,周揚自然要親自去一趟。

  省委機關家屬大院,周揚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才看到譚超然這個二世祖仍然跟以前一樣穿著拖鞋和睡衣就跑了出來,等把車開進大院里的5號樓面前停下來,周揚這才拉開后備箱提溜著兩個水桶進了屋子。

  “又是水產?”

  “嗯,幾個野生的黃江甲魚,還有就是我們黃江那邊今年新培育的黃江清水條子,你別看這種魚只有一指長,但是渾身只有一根脊柱骨,其他的全是肉,而且肉質緊實,味道鮮美,富有營養,這可是我們黃江地道的好東西,其他地方想找都找不到。”

  進了屋子,周揚一眼就看到譚文山跟金淑萍都坐在客廳里,跟此前一次去首都看到金淑萍的時候相比,這會兒這位東海市的前任市委副書記明顯要有精神得多,而且原本光禿禿的腦袋上面也重新長出了齊耳的短發。

  “譚書記好,金書記好。”

  “好好好,新年好,一大早就聽到小譚說你要過來,怎么樣?家里還好吧?”

  客廳里,周揚跟譚文山和金淑萍夫妻倆聊了一會兒,不過他明顯感覺到金淑萍的性情變得溫和了不少,如果不是問的幾個問題直指工作本質的話,周揚甚至會有一種錯覺,此刻坐在他對面的不是什么以前擔任過副部級高官的前任市委副書記,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居家女性。

  然而相比于金淑萍身上的這種變化,譚文山倒是沒有多少改變,談吐還是一如既往地春風和睦,令人有一種心生愉快的感覺,而且那種書生意氣揮斥方遒的領導氣質也很明顯。

  “老實說,黃江這個地方有他不好的地方,但是作為一個國家級貧困縣,這并不是它本身的錯誤,多半還是人為的原因,要說黃江人不如其他地方的人我個人是不同意這個說法的。”

  “當然,黃江的發展還有待遇繼續提升,否則我們就是對不起百十萬黃江人民。當年渡江戰役的時候,黃江人可是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在共和國的基石上理所當然也刻有他們的名字,為官一任,如果連著一點都做不到的話,我覺得那就是不合格。”

  客廳里。

  譚文山輕輕抿了口水,隨即抬頭看了一眼面前明顯已經有了一股大將之風的周揚,心底也是暗暗點頭,眼里審視的目光中略帶著一絲欣賞,他明顯察覺得到,在黃江的兩年,周揚確實發生了不小的變化,身上已經隱隱有了執政一方的威風和氣度,確實不枉當初自己把他從東海市調到南江省來。

  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周揚,能力和手腕俱都不缺,而沒有執政一方的經歷這個最大的短板,也因為在黃江縣委書記任上出色的表現得到了彌補,假以時日,周揚必然會青云直上,走到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上。

  (通知一下:老群人數滿了,新群號:923820306,歡迎兄弟們入群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