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05406章 周揚告狀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就進入了一月初,一場突如其來的鵝毛大雪足足下了一個晚上,整個黃江縣都仿佛被籠罩在一片童話世界的冰天雪地之中。

  黃江縣委。

  一大早周揚趕到辦公室之后,立馬就打電話給縣長張青和常務副縣長徐克平詢問了全縣各個鄉鎮防寒防凍的情況。

  黃江縣雖然并非地處山區,但是像這種罕見的大雪也很容易會滋生一些次生災害,所以除了指示全縣各個部門開展清掃積雪恢復路面通行的工作以外,緊接著周揚立即召開了全縣副科級以上干部工作會議,親自部署了防災減災工作。

  會議結束后,由縣委書記和縣長帶隊,全縣所有的縣處級干部立即分頭行動,帶隊到下面的各個鄉鎮去檢查防寒防凍的工作情況。

  一個上午的時間,周揚先后走訪了環城公路和黃江縣騎行步道的工程施工現場,并給正在工地上施工的工程人員送去了防寒的衣物和慰問品。

  下午,周揚親自帶隊去了黃江經濟開發區的廠區進行視察,對于經開區,周揚的想法其實有些復雜。

  在上任黃江縣委書記的這一年多時間里,實際上周揚對黃江縣的招商引資工作并不是十分滿意,尤其是經開區這邊,當初是常務副縣長劉波牽頭主持經開區的工作,劉波這個人說是貪得無厭也不為過,好好的一個經開區硬是給他弄成了大雜燴。

  按照周揚的想法,黃江這個地方想通過發展工業來提振經濟,最重要的其實并不是引進了多少資金扶持了多少企業,而是有沒有根據黃江的具體情況做針對性的產業規劃。

  至少從這一點上來看,當下的經開區產業布局他是很不滿意的,不過周揚也清楚,有些事情急不來,他周揚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讓黃江的經濟發展一蹴而就。

  經開區這一塊多半還是要留給后來者,不過現在黃江的經濟發展已經走上了正軌,到時候重新對經開區進行規劃,難度自然要比之前小上許多。

  結束走訪工作,周揚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鐘。

  辦公室里。

  周揚幾乎是剛坐下來,立馬就接到了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陳平的電話。

  話筒里,聽到陳平明顯有些倉促的聲音,周揚的臉色瞬間也變得無比難看。

  “這么大的事情,你早干什么去了,現在才打電話過來,縣公安局派人下去沒有?現在情況怎么樣?這些情況你這個公安局局長掌握多少?”

  周揚一連串的問題直接就問得話筒另一頭的陳平有些氣血上涌,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解釋。

  原來隨著大雪覆蓋,氣溫一夜之間就降到了零下三四度,縣城下面的江邊,野外的氣溫相對來說還要低一些,這樣一來就導致整個湖面和河面都封凍起來了。

  住在河邊的人都清楚,大冬天的時候,如果水面封凍導致水底下的氧氣不足,水里的魚兒就會自然暈厥或者找到出氣孔往上鉆。

  在隘口鎮那邊,就在今天上午,鎮下面的兩個村里有大概十來個人偷偷拿了工具到河面上去鑿冰偷魚,但是沒料到的是他們找到的地方是一處活水,冰層其實并不結實。

  結果當他們從水里弄了幾百斤魚上來之后,一不小心竟然把整個冰層給弄破了,頓時除了四個負責來回往岸上拉魚的人幸免以外,一幫子人全部都落進了水里。

  幸虧是那幾個人也比較機靈,當機立斷,立馬就用隨身攜帶的工具砸破冰面下去救人,但是即使如此,因為氣溫太低,人根本不能在水里待太長的時間,最后雖然把大部分人都救上來了,不過最后仍然有兩個人被撈上來的時候已經沒了呼吸。

  走廊里。

  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幾乎是剛剛舉起手想敲門,突然聽到辦公室里周揚拔高的聲音,整個人立馬就僵在那里,過了好一會兒這才重新揚起手。

  “進來。”

  聽到周揚有些發冷的聲音,陶陽也小心翼翼地推開門進去,結果一進辦公室,他立馬就發現周揚正臉色鐵青的拿著話筒在接電話。

  “當務之急是你馬上帶人下去一趟,一定要做好群眾的安撫工作,另外,對于這種現象,你們公安局必須盡快拿個方案出來,一定要杜絕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周揚掛了電話,想了想立馬又撥通了隘口鎮黨委書記的電話,結果電話響了好一會兒都沒人接聽,他也知道這會兒怕不是已經去處理這個情況了。

  等再次放下話筒,周揚這才扭頭朝陶陽看過去。

  “什么事情?”

  “周書記,剛剛市委組織部那邊打電話過來,說是明天一早市委組織部會派人下來做干部考察。”

  辦公室里,周揚聞言頓時心底一動。

  市委組織部的人來黃江做干部考察?什么時候的決定?竟然連他這個縣委書記都沒有提前通氣。

  要知道,自己前不久才剛剛跟省委組織部部長徐向陽談過話,按照徐向陽的意思,省里和東江市近期都不會對黃江縣委班子動手。

  但是東江市委組織部這個時候來做干部考察,這究竟是什么意思?難道有人要動了?

  腦海中,周揚想了想,但是又覺得不大可能,要知道黃江的干部這幾年走出去的幾乎一個都沒有,沒道理這才一年多的時間市里就對黃江本土的干部另眼相待了。

  “考察對象是誰知道嗎?”朝陶陽看過去,周揚問到,然而陶陽卻搖了搖頭。

  “這樣,你馬上打電話讓程書記過來一趟,還有縣委組織部的劉建。”

  一刻鐘后。

  辦公室里,縣委副書記程海燕跟縣委組織部部長劉建得到通知后立即聯袂而來,然而聽到縣委辦主任陶陽的話,兩人卻同時搖了搖頭說并不知道這個情況,一時間周揚也有些火冒三丈。

  在他看來,市委組織部這明擺著就是在搞事情,如果黃江真的有什么人事調動的話,按理說是肯定要提前跟他這個縣委書記通氣的,但是現在不僅僅他不知道這件事情,就連縣里負責組織人事工作的黨群副書記跟縣委組織部部長都不知情。

  “書記,您看要不我現在打個電話給方部長問問情況?”辦公室里,見周揚臉色陰沉,劉建自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對勁,于是試著問道,然而聞言周揚卻直接擺了擺手。

  “算了,既然市里沒有提前通知,那咱們也沒必要去打聽了,這樣吧,明天我跟張縣長要去隘口,海燕同志你一起過去,至于市委組織部那邊,劉建同志負責接待一下。”

  聞言辦公室里眾人頓時面色一僵,劉建剛想開口說什么,但是看到周揚一臉陰沉的樣子也只好生生把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咽了下去,不過心底卻在暗暗叫苦。

  因為按照組織程序,如果這一次真的是對黃江縣的縣級干部進行考察的話,那帶隊下來的最起碼也是一個副部長,按理說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下來,黃江這邊起碼也要安排縣委書記或者縣長中間的一個負責接待,再不濟黨群副書記也行。

  然而周揚這么一弄,可不就等于是徹底把市委組織部的人給晾起來了。

  第二天一早。

  縣委辦公室,周揚簡單地召開了一個工作會議后,立馬就帶著縣長張青和縣委副書記程海燕等一行去了隘口那邊。

  這邊周揚前腳剛剛走,另一側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袁君偉果然帶著人到了黃江這邊,而且是直奔黃江縣委。

  然而,看到黃江縣委書記周揚跟縣長張青居然都不在,甚至連縣委副書記程海燕都沒看到人影的時候,袁君偉臉上的表情頓時就有些難看。

  “劉部長,看來你們黃江最近的工作的確很緊張啊,怎么?周書記跟張縣長都挑在今天下鄉鎮了?”

  縣委會議室里,劉建聽到袁君偉的聲音,心里也在暗暗叫苦,但是聞言也只能硬著頭皮說道:

  “袁部長,這兩天天降大雪,縣里的防寒防凍動工作一下子就緊張了不少,昨天隘口那邊更是發生了有人下河被淹死的惡性事件,所以今天一大早幾個領導就親自下去了。”

  聽到劉建這么一解釋,袁君偉的臉色這才好了不少,不過心底仍然有些惱怒,他自然能猜到黃江縣如此安排肯定是故意的,但是劉建解釋的原因自己也挑不出毛病來。

  但是袁君偉沒有料到的是,一直到下午4點鐘,黃江縣委縣政府的幾個主要領導居然還沒有露面,這一下子袁君偉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直接就決定在黃江縣逗留一晚,他倒要看看黃江縣委班子到底有沒有把市委組織部放在眼里。

  然而。

  此時此刻。

  袁君偉并不知道的是,周揚已經一個電話打到了市委書記滿明光的辦公室里。

  對于周揚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滿明光雖然并不清楚他的路數,但是在出任東江市委書記之前,滿明光曾經特意關注過周揚的信息。

  在滿明光看來,周揚自身的能力如何先拋開不說,但是既然是省調干部,而且還是省委副書記譚文山親自點將,那就足以說明周揚背后并不是沒有人。

  有了這個調子,他自然不會跟前任市委書記黃進華那樣對周揚有所拿捏,橫豎他們之間沒有利益沖突,而且周揚在黃江待的時間多半也不會太久。

  實際上,最重要的還不止如此,就在前不久,滿明光剛剛接到省委組織部部長徐向陽的電話,在電話里,徐向陽詳細地跟他了解了周揚的工作情況,最后甚至特別叮囑他要對這次談話注意保密。

  能做到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上,滿明光自然知道徐向陽堂堂一個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長親自考察一個縣委書記的深意,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周揚這個縣委書記入了大領導的法眼了,眼下在做的只不過是走過場刷履歷而已。

  如果周揚在黃江打不開局面也就罷了,畢竟梯隊干部又不止他周揚一個,但關鍵就在于,周揚在黃江的表現,即使是他這個市委書記看來都完全算得上是可圈可點。

  然而滿明光沒想到的是,在電話里,周揚一開口竟然就跟他告起了市委組織部的狀。

  “滿書記,我看我這個縣委書記的確是人微言輕啊,今天市委組織部來黃江做干部考察,我這個縣委書記提前竟然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還有,如果這一次市里真的有意對我們縣委縣政府的班子動手,那不管怎么樣,我門黃江縣委多少還是有點發言權的吧?就這么不聲不響的來做考察?這難道是我們組織的工作程序?”

  辦公室里。

  聽到話筒里周揚的聲音,滿明光心底也是暗罵組織部的人做事情沒腦子,居然連這種把柄都被人拿捏住了,當即就跟周揚好好說了一通,說是先了解了解情況,如果情況屬實的話肯定要對市委組織部進行批評。

  等掛了電話,滿明光立馬就讓秘書打電話把市委組織部部長方艷林叫了過來。

  然而一聽到滿明光的話,方艷林心底頓時也有些惱了,因為在接到電話來滿明光這邊之前,他剛剛才掛掉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袁君偉的電話,在電話里,袁君偉也跟他匯報了黃江縣委縣政府的主要領導一整天都沒有露面的事情。

  現在看來,合著周揚是直接就把小報告打到了市委書記這邊,一時間方艷林也有些怒意橫生。

  然但是就在此時,正當方艷林要開口的時候,他卻突然就聽到了市委書記滿明光有些嚴肅的聲音。

  “艷林同志,我看你們組織部的工作還是要注意一點方式方法,這一次周揚他們的問題往小里說那叫工作不細致,但是往大里說那就是工作程序有問題。”

  “其他的話我就不多說了,盡快讓人回來,堂堂一個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下去做個干部考察能花這么多時間?硬要待在下面的縣里過夜是怎么一回事?這像話嗎?回頭袁君偉回來,你要好好批評一下他的這種做法。”

  “另外,關于黃江的干部考察問題先暫停吧。”

  聽到滿明光的話,方艷林一時間也有些愣神。

  “滿書記,這么做是不是不太符合組織要求?畢竟通知硬發下去了,而且……而且這是彭市長親自布置的工作任務。”

  辦公室里,滿明光聞言臉色頓時就變得了,心里更是暗罵彭潤生沒事找事,周揚明擺著就不會在黃江待太久,你一個市長難道就真的這么急著派人下去摘桃子?

  想到這里,滿明光頓時就冷聲說道:“沒有什么符合不符合的。另外我告訴你,這是省委組織部的要求。”

  啥時,方艷林聞言整個人立馬就呆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