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03章 周揚的態度
  辦公室里,火光電閃之間,周揚腦子里已經想了種種可能,沉吟了半天之后,這才開口說道:“部長,如果真的讓我去高新區擔任黨委書記的話,我個人認為首先一定要弄清楚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南江省高新區的發展定位究竟是什么?第二個問題是目前我們南江省高新區有沒有技術或者產業優勢,如果有,具體是什么東西?第三問題是當前制約我們高新區發展的關鍵問題在哪里。”

  “弄清楚這三個問題之后,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撤銷高新區的管委會制度,實行高新區黨委領導下的主任負責制,以前管委會的各個負責人可以出任高新區的副主任,但是責任落實一定要到位。”

  “除此之外,要盡快梳理清楚高新區目前具備的產業和技術情況,根據當前國際國內高新技術發展的情況,制定發展計劃和目標,原則就是精確布局,重點發展,對于馬上就能夠突破的技術和問題,加大支持和攻關的力度,對于那些需要較長時間才能突破的方向,則采用長期扶持,厚積薄發的方式去培育。而對于那些缺乏明顯技術優勢,而且也不具備產業價值的項目,則果斷進行切除。”

  “當然,高新區的發展關鍵還在人才,對于人才的培養,一方面我們可以根據技術和產業發展的實際情況進行引進,另一方面要增強跟全國尤其是省內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聯系。同時還要在高新區建立自己的人才培養機制。”

  “我目前能想到的就是這些。”

  辦公室里。

  周揚說完,徐向陽點了點頭,隨即就抬頭略有所思地朝周揚打量了一眼,雖然他知道周揚說的這些問題很多都有待商榷和推敲,但是自己這個問題本來就有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的意思。

  周揚能在這種情況想出這么多措施,而且還能做到思維縝密,條理清晰確實已經很不容易了,尤其是看到周揚臉上波瀾不驚的表情,心底更是暗暗感慨周揚確實有一股大將之風,難怪省委嚴書記親自點了周揚的名字。

  要知道剛才這個問題可不是他問的,實際上是省委書記嚴峻在開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的時候,在會上質問宛城市市委書記和宛城市市委常委、高新區黨委書記提出來的問題。

  然而當時這兩位的表現卻足以稱得上是語無倫次甚至斯文掃地,這才直接導致了省委書記嚴峻隨后大發雷霆甚至有了當場拍桌子罵人的舉動。,相比之下,周揚剛才的這一番表現可是把兩人比下去了。

  而此刻。

  周揚卻明顯察覺到自己后背上已經開始冒汗,因為在他看來徐向陽這種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看的樣子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好在徐向陽并沒有沉默太久,過了好一會兒他就聽到了這位徐部長的聲音。

  只不過周揚一聽到徐向陽的第二個問題,心中頓時就忍不住腹誹起來,覺得今天徐向陽找他過來談話,難不成就是為了刁難他?

  “這個問題就到此為止了,你在黃江縣委書記的位置上也干了一年半的時間吧,你自己覺得這一年半的表現怎么樣?”

  辦公室里。

  周揚聞言不由得深吸了口氣,不過心里對這個問題倒是已經提前有了準備,所以略作沉吟就說道:“部長,我個人覺得在黃江的這一年,事情是做了幾件事情,但是問題也有不少,比如在處理好上下級關系以及班子團結方面就沒有太過注重方式方法,有時候未免過于強硬了一些,對于這個問題我個人也進行了深刻的反思。”

  “你舉個例子。”徐向陽再次說道。

  而周揚聞言則忍不住抿了抿嘴唇,他也沒想到徐向陽竟然會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下去,不過還是舉例說道:

  “就比如縣長張青同志,我個人跟他在有些問題上面諸如財政資金的使用,經濟項目的選擇等等會出現意見相左的情況,但是我個人缺乏跟他進行深入的交流,往往是采用常委會表決的方式來推動。”

  聞言徐向陽突然呵呵笑了笑,實際上周揚的這個回答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在他看來周揚雖然你年紀不大,但是做人做事都很沉穩,也能看到問題的本質。

  尤其是在認識自己的問題方面,更是不遮不掩,要知道處理上下級關系和維護班子團結向來就是考量一個領導干部很重要的標準,往往很少會有人承認自己在這個方面存在問題。

  但是周揚不僅僅沒有藏著掖著,反而是大大方方地說了出來,不錯,正確處理上下級關系和維護班子團結是很重要,但是很多問題也是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

  黃江的那種局面,周揚作為縣委書記,如果他想干成事的話就應該要有一股子敢拍板的氣勢才行。

  念及此處,徐向陽也不打算繼續問下去了,而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開口說道:“如果組織上真的考慮把你調離黃江到高新區去任職,你自己是什么想法?”

  辦公室里。

  聽到徐向陽終于不再問那些自己毫無準備的問題,周揚心底也松了口氣,但是聽到這句話,心頭仍然免不了再次一陣震動,因為他清楚,自己對這句話的回答,極有可能會決定他下一步的去向問題。

  所以想到這里,周揚這一次根本就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就開口說道:“部長,我個人的意愿其實是不大同意現在離開黃江的,但是如果組織上真的需要我到新的崗位上去,我也堅決服從組織的安排!”

  “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跟組織請求讓我留在黃江,時間不用太長,半年,半年就足夠了。”

  然而這一次聽到周揚的回答,徐向陽明顯皺了皺眉頭。

  其實談話到了這個時候,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周揚的膽子確實很大,畢竟自己已經把話說得這么明白了,這小子竟然還敢向組織提出留在黃江的要求,甚至連半年的時間都提了出來。

  難不成他真認為組織部是為他一個人設立的?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講,這也足以反映出周揚的韌性確實很好,談話自始至終都在緊扣自己的思想,而沒有被自己幾句敲打就輕易改變談話的節奏。

  這一點在徐向陽看來十分重要,畢竟作為一個執政一方的領導干部,如果連這點定力也沒有的話,那周揚也走不到現在這個位置。

  實際上此時此刻周揚看到徐向陽臉上的表情,他心里其實也松了口氣,畢竟要說他心里完全不緊張那肯定是假的。

  要知道眼前這一位可是妥妥的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但凡徐向陽稍稍沒有控制住脾氣的話,那今天他就少不了要挨罵。

  一時間周揚心底其實也在感慨,在黃江的這一年,別的不敢說,至少在靜氣功夫和察言觀色方面,自己確實進步了不少。

  不過即使如此,周揚對于自己下一步的去向問題,心里仍然有著幾分忐忑,好在過了片刻之后,耳側終于聽到了徐向陽令人一陣輕松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