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86章 男人的難言之隱
  實際上在黃江縣,周揚的名聲早就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個能干實事的縣委書記那么簡單和純粹了。

  記得去年周揚在干部任職大會上提出能者上庸者下這句話的時候,全縣不少黨政干部都認為周揚太過年輕,而年輕人給人的印象往往都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不僅僅如此,周揚雖然是縣委書記,但是在黃江的一畝三分地上,縣委書記也不見得就一定能玩得轉。

  然而事實就是,周揚不僅僅在幾個月的時間里就讓整個黃江的政治生態清理得煥然一新,更是強力出手,直接就推動了全縣的用人制度變革。

  去年年底。

  縣里面很多人都認為周揚在搞政治斗爭和爭奪用人權方面是一把好手,搞經濟不見得厲害,尤其是黃江拒絕市里的那條旅游線路之后,當時更是有不少人認為周揚是在下一步狗屁棋。

  但是結果呢?

  隨著東江市委書記黃進華倒臺,原本規劃的旅游路線一下子就成了一個笑話,到了這個時候,全縣很多人才開始給周揚唱贊歌,認為他是有先見之明。

  現在整個黃江上上下下,隨著各種經濟政策的出臺,到處都有人在傳說周書記此前為了保全縣里的利益不惜跟黃進華和黃崢之流低頭,雖然折損了自己縣委書記的面子,但是卻保護了黃江的發展利益。

  這件事情原本其實就是黃進華倒臺之后街頭巷尾人們在茶余飯后聊天的時候隨口說出來的小道消息,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傳開了,最后竟然成為了這一次事件的主流。

  “你這個老陶,正事不干也跟我來說這些車轱轆的話,按照你的意思,我周揚還成了忍辱負重的越王勾踐是吧?”

  辦公室里。

  周揚原本吃完飯在看材料,辦公室主任陶陽突然進來說了這件事情,頓時就把他給逗樂了。

  “哈哈哈,書記,這倒不至于,不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當然,這些年黃江確實太苦了,現在好不容看到盼頭,難免會出現一些這種聲音。而且不少黃江人一直都認為黃江的發展滯后,就是因為市里不重視,這種想法很多啊。”

  其實在陶陽看來,周揚雖然比不上甘受胯下之日的越王勾踐,但是確實也算得上是威望一時無兩了。

  當然這也跟黃江的特殊情況有關,這些年黃江在整個東江市受到的白眼確實太多了一些,在東江市甚至南江省,別人一聽到黃江的名字都要皺眉頭。

  本地的小伙子處對象找朋友的時候,介紹自己都感覺敵人一頭,沒辦法實在是黃江的發展太憋屈了,而且政治生態又不好。

  一談到黃江,人家說的都是你們書記跟縣長什么時候被抓起來?這在陶陽看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在這種情況下,早就苦于如此境地已久的黃江人民,自然需要一個強勢人物能夠帶領整個黃江縣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周揚的年輕,還有他強勢的手腕,再加上他上任后一系列的惠民政策,自然恰到好處地讓他成為了這個人選。

  即使是再不看好周揚這位縣委書記的人,現在恐怕都不得不承認,周揚在黃江縣已經徹底奠定了自己的威望和名聲,在這種情況下,但凡有人敢于詆毀縣委縣政府乃至周揚個人的聲譽,估計都要考慮到比較嚴重的后果。

  畢竟,

  黃江縣常在,但是一個好的縣委書記卻不一定常有,碰到了那就是百多萬黃江人的機遇。

  “你這個觀念要不得,陶陽同志,不管黃江的過去怎么樣,但是這種思想萬萬不能有。”

  “往大里說,這叫政治不正確,我們黃江難道就不是東江的地盤?東江市委市政府難道就不希望黃江發展起來?這是亂彈琴嘛。”

  “我跟你講,這個問題一定要引起重視,不要我們的工作做好了,經濟發展起來了,但是群眾的思想卻走偏了。不錯,這些年黃江的發展是不如意,甚至產生了黃江是縣委書記跟縣長的泥坑這種論調,我看這就是典型的自卑加上自負,這是要不得的。”

  “這樣,回頭你跟宣傳部那邊打聲招呼,讓他們想想辦法,對黃江這些年的發展情況認認真真做一個梳理,搞一個專題的宣傳教育,一定要把團結進步,緊跟上級的思想體現出來。”

  “不僅僅如此,還要展現出我們黃江人民的精神風貌,我們雖然過去條件不好,但是責任也有,這一點不能忘記,當然也是有信心的,對黃江的發展有信心,對縣委縣政府有信心,對上級對中央的政策有信心。”

  辦公室里。

  陶陽顯然也有些意外,他沒想到僅僅是從這一個小問題,周揚就產生了這么多的想法。

  但是細思之下卻又發現周揚的說法非常正確,作為一個黨員領導干部,自己不僅僅沒有意識到這種情況背后更深層次的問題,反而陷入了人云亦云的陷阱里面,這確實是極為不合適的。

  “好的書記,這個問題我一定會重視,馬上就會跟宣傳部聯系,讓他們好好琢磨一下。”

  聞言周揚這才點了點頭。

  見周揚沒有其他的交代,陶陽立即轉身出去,隨即就跟縣委宣傳部傳達了周揚的意思。

  緊接著,在整個8月份,不出意外的,黃江縣果然掀起了一股關于加強思想建設,激發人民群眾奮發有為團結進步的宣傳風暴。

  縣委書記周揚甚至不止在一個場合專門講話強調了貫徹落實上級政策,堅定思想認識和牢守思想底線的問題。

  在縣委黨校下半年新一屆的青年干部培訓課上,周揚更是做了題為《堅定思想,牢守底線,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講話,并要求全縣各級領導干部一定要拒腐防變,把抓牢思想工作作為個人發展和開展工作的重要抓手。

  與此同時。

  在東江市思想動態上面,周揚更是實名發表了一片理論文章,在文章中回顧了江縣近十年的發展狀況,深入地總結了存在的問題和原因。

  除此之外,周揚在文章中進一步明確黃江全體人民堅持黨的領導,奮發有為推進經濟建設,團結一致促進黃江經濟社會發展的決心和意志。

  這篇文章在刊出后,立馬就被市委黨校拿去作為培訓課程的材料,不僅僅如此,省委黨刊在第一時間就轉發刊登了全文,甚至據說在省委常委會上,省委書記嚴峻和省長余則成也專門提到了這一點。

  “呵呵,這個周揚,本事倒是不小,干政治斗爭有一手,沒想到搞思想工作也不賴。”

  東江市。

  市委副書記市長彭潤生的辦公室里,看到這則省委秘書處一個朋友發來的消息,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不過此時,周揚自然也不會想到自己的這么一個動作會惹出這么多的事情,實際上在思想領域這一塊,他一直都繃著一根弦,這一點當初在學校開展理論研究的時候他就知道。

  然而此時此刻。

  隨著時間進入九月份,周揚又再一次面對了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媽,這件事情我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怎么又老調重彈了。”

  周末。

  周揚跟往常一樣回到東江跟家人團聚,然而這天晚上,幾個人吃完飯坐下來閑聊的時候,王愛萍又提起了讓他跟安曉潔懷二胎的事情。

  實際上,隨著時間進入2015年,周揚也知道再有一個月,中央就要正式修改政策允許二胎了。

  但是說來也奇怪,自大翻過年之后,他跟安曉潔在房事方面就一直沒有刻意去做保護措施,但是這都快一年了,安曉潔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有時候周揚也覺得奇怪,按理說自己才28,還正值壯年,怎么可能出出現這種問題,確實是令人費解,難不成自己人還不到中年就要承擔男人的難言之隱了?不可能啊。

  “怎么就老調重彈了,安順馬上都要滿四歲了,你是無所謂,但是曉潔的年紀再大點那就是高齡產婦,你不急我跟你爸可是快急死了。”

  白了自個兒兒子一眼,王愛萍也是一臉的無奈,而周揚聞言也只能朝正在那里捂嘴笑的傻白甜瞪了一眼。

  笑什么笑。

  既然娘老子都這么說了,看我晚上怎么治你。

  (四更奉上!另外,今天打算開啟加更模式,看看能寫幾章,大膽求個禮物,加更不限量,拼一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