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81382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東江市,市長辦公室。

  周揚趕到的時候,時間正好是上午10點半,比預計的時間多花了半個鐘頭。

  辦公室里。

  周揚一進門就看到市長彭潤生正在翻看手里的一份看起來很厚實的材料,看到周揚進來,這位看起來不過四十五六的年輕市長此刻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彭市長。”

  “嗯,坐吧。”指了指辦公室里的沙發,彭潤生溫聲說道,但是周揚卻分明聽得出來他的嗓音似乎有些沙啞。

  “怎么樣?這一次招商引資會有沒有成果?”

  聽到彭潤生的聲音,周揚也沒想到這位市政府的一把手一開口竟然是問這件事情。

  實際上招商引資活動雖然已經結束,而且從活動本身來看應該算得上是極為成功,但是他更清楚,要想達到目的起碼還要過上一到兩個月的時間。

  畢竟對于黃江這邊公布的項目,很多投資人和企業都需要充足的時間去進行論證,而不會盲目到現場就簽約的程度。

  “市長,有沒有成果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活動本身應該是比較成功的。”

  周揚嘴里說著,但是腦子里卻在想今天彭潤生找自己過來的目的。

  其實對于彭潤生這位市長,周揚最大的感覺就是對方似乎一直都在隔岸觀火,尤其是對于黃江縣最近一年來接連幾次發生的大案。

  當然,這中間自然有市委書記黃進華的原因在里面。

  根據他掌握到的信息,黃進華跟彭潤生的關系并沒有表面上的那么和睦,這也能夠理解,兩個人一個是組織一把手,一個是政府一把手,競爭是肯定的。

  而且彭潤生的年齡優勢相比于黃進華更加明顯,不過黃進華的優勢就在于市委書記的位置。

  “那就好,黃江的底子薄,想發展就要用猛藥,但是很多事情不能過頭了,就比如這一次華龍地產的問題,你的想法固然是好的,但是有時候也不得不跟現實低頭。當然,我相信以你的為人,應該還留有后手吧?”

  辦公室里。

  彭潤生的話讓周揚不由得心頭一動。

  在他看來,彭潤生的這句話明顯是話里有話,什么叫以我的為人還留有后手?難不成自己的布局彭潤生已經猜到了?想到這里,周揚心底不由得一緊,不過臉上仍然不動聲色。

  想了想隨即就說道:“市長,后手肯定是有后手,不過眼下時機未到,我們黃江的房地產市場還不適宜大面積放開,按照我們的情況,起碼也要等縣里的產業布局初步完成才會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目前一切還是要以維穩為主,此前鑫隆地產在內的幾個房地產公司留下來的爛攤子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大面積地出現爛尾樓的話,到時候損傷的不僅僅是黃江人民的利益,對于全縣的房地產市場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周揚盡管現在還不肯定彭潤生究竟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樣,先把煙霧彈放出來總是不錯的。

  后手的說法有很多種。

  對于房地產市場的進一步規劃自然也算是后手。

  果然,聽到他的這個解釋,彭潤生果然皺了皺眉頭,隨即直接就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就心甘情愿讓華龍地產充當黃江房地產開發的龍頭?”

  周揚的臉色霎時為之一變。

  他確實沒想到彭潤生竟然會直接點出這個問題,不過一抬頭,看到彭潤生臉上似乎并沒有太過嚴厲的表情,心中立馬就松了口氣。

  隨即就說道:“市長,不管是華龍地產也好,還是其他的什么地產企業也好,只要對方合法合規,而且真正有利于我們黃江的房地產事業的發展,我們自然是舉雙手歡迎。”

  屋子里。

  彭潤生聞言頓時就抽了抽嘴角,心底更是越發覺得周揚這個年輕人比自己料想中要更加厲害一些。

  說他是愣頭青也不為過,作為縣委書記,竟然會當面掃了市人社局局長和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面子,行為宛如一個毛頭小年輕意氣用事。

  但是說他年輕氣盛,恰恰又在這一次的事件中展露出了超乎常人的冷靜,不僅僅低下身段跟華龍和解,甚至還利用華龍李江華的心思誘導對方簽訂了一系列的協議。

  要知道,正是這一系列的協議,才促使這一次在巡視組面前把黃江的責任完全都剝離出去了,別人不清楚,彭潤生還是知道的很詳細的,因為這幾個協議,周揚這個縣委書記甚至得到了巡視組的表揚。

  而此時,周揚說完心底卻在腹誹不已,彭潤生名義上是在問自己的看法,但是實際上未必不是在試探自己,由此可見,自己讓陳平安排人送出去的那份材料應該是起作用了。

  想到這里,周揚也不不禁在想,巡視組究竟有沒有查出什么東西,或者說是不是已經順藤摸瓜把注意力放到了德昌地產和李江華那個王八蛋身上。

  “你有這種想法我就放心了,至少說明你還沒有被眼前的利益沖昏頭腦,房地產向來就是一個利益攸關的問題,如果你真的一頭栽進去,那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辦公室里,聽到彭潤生的聲音,周揚心底頓時一寒,這個彭市長看來十有八九也是察覺到了什么,只是一時間還找不到證據。

  一時間周揚心底也不由得有些慶幸,雖然他手里確實掌握了一些關于華龍地產的負面資料,但是這一次并沒有全盤拋出,而是選擇了最保守的做法。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如果自己真的這么干了,雖然彭潤生不見得跟黃進華是一伙的,但是如果巡視組真的查出了大問題,那他這個市長顯然也討不了好,被省里訓斥那是最輕的。

  念及此處,周揚后背也冒出了一層冷汗,果然官場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環套著一環,彭潤生看似置身事外,但是何嘗又不是在一側虎視眈眈,一旦有什么波及他自身的情況發生,必然會馬上張開血盆大口咬人。

  到時候自己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即使有譚文山護著,到時候只怕也討不了好,不敢說狼狽而回,最起碼這一次黃江之行肯定是要付諸東流了。

  “市長,您的意思我明白,您放心,眼下黃江的發展才是我們縣委班子最應該關注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別說我們有沒有余力去做,就算是真的有余力,我看還不如把精力放在發展經濟上面。”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徹底放心了。”

  辦公室里。

  聽到周揚的這句話,彭潤生的臉色總算是和緩下來,但是心底卻不由得有些感慨,周揚雖然年輕,但是確實是個人物,說話做事可以說算得上是滴水不漏。

  實際上自從周揚履新黃江之后,他對這位據說是省委譚書記親自點將的縣委書記就一直很關注,不管是周揚上任之后第一時間就以整頓客運系統為突破口,順勢激化新老黃江之間的矛盾。

  還是他借助新老黃江的矛盾,強力扳倒縣長葉海湖為首的新黃江和劉波為代表的老黃江,在彭潤生看來,周揚的手腕都不遜色于一個官場的老油條。

  這一次巡視組莫名其妙地對全省銀行系統率先展開調查,隨即順藤摸瓜地找到房地產市場的貓膩,彭潤生雖然不清楚周揚在這中間有沒有發揮什么作用,但是現在看來,周揚至少不是完全不知情。

  一時間,彭潤生也不由得想到自己在周揚這個年紀的時候,似乎還在機關處室為了一個副處級的崗位費盡心思的畫面。

  不得不說,政治這個東西,還真就是看人,有些人天生就是官場的弄潮兒,而有些人耗盡畢生的力氣,恐怕也逃不開一個被定性的命運。

  離開彭潤生的辦公室。

  周揚并沒有在市里逗留,而是第一時間就趕回了黃江,實際上通過今天的這次談話,周揚幾乎可以肯定,市委書記黃進華十有八九這一次要栽了。

  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原因很簡單,彭潤生跟自己的談話,雖然話說的云里霧里的,但是無一不是在表明,巡視組極有可能已經盯上了東江的房地產市場。

  在周揚看來,但凡被巡視組盯上,黃崢那個家伙就是本事再大,恐怕也擺脫不了被查的命運。

  德昌的情況周揚雖然了解的不多,但是背后必然有黃進華的影子在,作為一個市委書記,跟房地產商勾結到一起,要說沒有問題誰信。

  黃江縣。

  周揚剛進辦公室,坐下來還不到半個鐘頭的功夫,突然就看到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一臉神色怪異地敲開門進來。

  “書記,華龍的李江華打電話來,說是想見你一面,就現在。”

  聞言,周揚頓時就皺了皺眉頭。

  “哦?他要見我?這么急?”

  說完心里卻在暗自發笑,看來自己的猜測果真沒有錯,李江華來找自己,這就是一個信號。

  “嗯,聽得出來,他確實很急,我猜是不是華龍出了什么問題。”陶陽自然很驚訝,因為在他看來,李江華可是向來就是趾高氣揚的,之前為了接盤的事情,縣委縣政府這邊負責談判的副縣長徐克平可沒少受氣。

  偏偏這家伙手里握著大量的資金,對于黃江縣來說這就是救命稻草,雖然他也知道徐克平心里不好受,但是也只能忍著,沒想到這才幾個月的時間,這家伙竟然主動要跟縣里談了。

  尤其是剛才接電話的時候,聽到李江華的聲音,陶陽甚至都驚掉了下巴。

  “不急,我們又不是開菜鋪的他想見就見,先晾晾他,對了老陶,河口那邊的事情沒有什么差錯吧?”

  “沒有沒有,我上午已經叮囑過盧小磊鎮長,當下河口一切工作的中心就是影城跟漁場的建設,這兩個工作務必要作為頭等大事來關注,目前各項工程的進度都十分順利。”

  “另外,龍城文化那邊據說這幾天就要派劇組過來了,我打算到時候以鎮黨委的名義請他們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起吃頓飯。”

  聽到周揚問起河口那邊的事情,陶陽頓時臉色一正,作為周揚提拔的辦公室主任,他當然知道眼前這位縣委書記在下的是一盤什么棋。

  說的夸張一點,在黃江干了大半輩子,這還是陶陽第一次看到黃江的經濟有乘勢而起的希望,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周揚。

  “嗯,你這個想法不錯,政企合作就要有政企合作的樣子,龍城文化是國內的大公司,他們可不只是會拍電影那么簡單,本身也是國內有名的投資機構,跟他們處好關系,到時候人家隨便投資一個兩個項目,你們河口就有得賺了。”

  辦公室里。

  等陶陽出去,周揚也沒有理會李江華的事情。

  但是周揚沒想到的是,就在陶陽離開不到半個小時,辦公室外面的走廊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立馬就看到辦公室的們被人用力直接推開,隨即就看到華龍地產的老總李江華一臉通紅地跟辦公室主任陶陽拉扯著進了辦公室。

  “李總?老陶,這是怎么回事?”

  聽到周揚的聲音,陶陽還來不及開口,周揚立馬就看到李江華一臉忐忑地朝自己走過來說道:“周書記,周書記,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一次您一定要幫幫我啊。”

  聞言周揚頓時一臉的疑惑,不過心底卻在冷笑。

  他自然知道李江華為何而來,只是可惜啊,他周揚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解決的掉李江華的問題。

  “哎呀,李總您這是干什么,老陶,快扶李總坐下來,高秘書,高秘書,你去給李總倒杯茶。”

  辦公室里。

  隨著高松敏把茶送過來,周揚立即跟陶陽一起招呼李江華在沙發上坐下來,隨即才開口問李江華的事情。

  “李總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說,你是我們縣的大財主,如果有什么難處我們能幫的一定幫。”

  果然。

  聽到周揚的話,李江華遲疑了好一會兒終于開口道:“周書記,上次的事情我跟您道個歉,確實是我們華龍內部的管理出了問題沒把人管好,這一次我們華龍被巡視組盯上了,說是我們的項目資金有重大的紕漏,天地良心啊,我們華龍一直都是遵紀守法,這次您一定要為我們說說話。”

  李江華幾乎是帶著一起哭腔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周揚這才知道原來巡視組通過大量的材料和談話之后直接就把目標對準了德昌地產跟華龍地產等幾個東江市規模排名最靠前的房地產企業。

  在進一步的檢查之后,不僅僅發現了這些房地產公司存在招投標暗箱操作的問題,而且在資金方面更是漏洞百出,甚至還有陰陽合同以及潛在的利益輸送情況。

  更為嚴重的是,巡視組在發現這些問題后,第一時間就控制住了好幾個相關人員在進一步地進行盤查。

  得知消息之后,李江華第一時間就意識到華龍最大的問題就是黃江這邊存在各種違規操作,而這些問題黃江縣委縣政府的意見十分重要,一旦黃江縣委縣政府拋出什么不利的證據,那他們華龍就是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辦公室里。

  周揚瞇著眼睛盯著李江華,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李總,老實說你這個問題我們黃江其實是有些愛莫能助的,畢竟我們也不知道巡視組究竟想查什么。”

  “但是我可以明確告訴你,華龍在黃江這邊的商業行為確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你們存在弄虛作假,虛報材料,甚至是威脅縣委縣政府的情況。”

  聽到周揚的話,李江華不由得面色一驚,但是很快耳朵里又聽到周揚的另一番話。

  “當然,我相信有些事情李總應該也不清楚,畢竟這么大的公司總有幾個害群之馬對不對。”

  “對對對,周書記您是行家。”

  “其實…其實我對黃江的發展是抱有極大信心的,這一次來黃江之前,我們公司已經決定在未來的三年內至少會在黃江投資不少于2個億的資金,這些投資全部都會用于黃江的實業建設,一分錢都不會用在房地產市場上面。”

  聞言周揚立即笑了笑。

  “哈哈哈哈,李總果然是心系我們黃江,不過既然李總有心投資,那我們黃江自然也不會拒絕,回頭我會讓我們徐副縣長跟你聯系,看看咱們在哪些方面會有合作的可能。”

  “另外,我還有一句忠告送給李總,最近這些年,但凡是巡視組調查的問題,基本上就沒有一個是能漏掉的,要想讓巡視組相信你們華龍沒有大問題,那有些小問題自然也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還有,朋友歸朋友,但是有時候事關自身的安危,李總也應該大義滅親啊,主動總比被動好,李總你說是不是?好了,我言盡于此,等會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開,就不跟李總多聊了,咱們有機會再詳談。”

  說完,周揚立即起身推開辦公室的門去了衛生間。

  而身后,聽到周揚的聲音,李江華也陷入了一陣沉思之中。

  實際上。

  周揚的話雖然沒有說的太明白,但是李江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所謂的大義滅親,說的自然是華龍跟德昌之間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想到這里,李江華眼里也不閃現出了一抹狠色。

  “黃崢啊黃崢,這一次你就別怪我了,畢竟大難臨頭各自飛,怪就怪你不該惹上了周揚。”

  (人懶了,今天都是二合一大章節,老規矩,求催更!這一卷的內容所剩不多,周書記也該動動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