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79380章 要出大事了
  時間不知不覺就進入了6月份。

  黃江縣。

  縣委書記辦公室里,周揚盯著手里的文件緊鎖著眉頭,這是縣委辦公室為他起草的一份在招商會開幕式上發言的講話稿,主要執筆人是秘書高松敏。

  對于高松敏這個秘書,周揚雖然平日表揚的時候并不多,但是心底也認為他的工作確實可圈可點。

  作為縣委書記,周揚本身就是筆桿子出身,在擔任領導職務之前,他不敢說著作等身,但是出自自己手里的好文章也確實不在少數,尤其是那篇關于思想政治工作的稿子,學界至今仍然都將其作為思想政治工作理論研究領域的重要文獻反復被人提起。

  即使是以周揚的眼光來看,手里的這份稿子質量也算得上是上乘,只不過他總覺得還是缺了一點東西。

  黃江縣畢竟不是東海市,自身的經濟基礎和產業底子本來就比較薄,文章中高松敏把黃江的這個問題說得很透徹,但是在周揚看來,如果僅僅只是談黃江的不足還遠遠不夠。

  甚至他認為完全可以不談劣勢,而是要把注意力放在黃江的優勢上面,說白了就是畫餅,只是這個餅究竟該怎么畫,確實令人十分頭疼。

  辦公室里。

  周揚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腦袋直起身子,隨即走到窗戶邊上盯著樓下那棵幾人才能合抱的霧松,一時間也不由得陷入了一陣沉思之中。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黃江的問題絕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但是如果時間拖的太久,不僅僅他周揚等不起,百萬黃江人民也等不起。

  窗外,淅淅瀝瀝的雨絲打落,江南的梅雨天總是會讓人心里徒生一絲惆悵,不過在周揚看來,這場雨來得很及時。

  截止到5月底,黃江縣完成了最近十年來最為重要的三件事。

  一是拓寬和翻新了從縣城通往8鎮13鄉的縣級公路,徹底改善了全縣幾條主干道的交通條件。

  二是農業局那邊,何東作為負責人,組織完成了對流沙河和全縣所有水系的疏浚整治工作,并建立了統一的河湖塘堰的管理機制,徹底改變了以往黃江縣水利部門對水資源管理松散無序甚至是沒有管理的局面。

  三是完成了對河口鎮老城區的改造,這項工作的完成,直接導致在整個主城區即使是走在路上,都能聽到有人對此津津樂道的聲音,眾人無一不認為縣委縣政府實實在在地做了一件好事。

  畢竟相比于現在干凈整潔的路面和寬闊有序的街道,以往那種但凡碰到下雨天,整個老城區就會變得污水橫流擁堵不堪的畫面確實是令很多人記憶猶新和深惡痛絕。

  不過周揚很清楚,黃江的問題絕對不是拓寬幾條路,整治幾個街道就能解決的,根本上海市經濟發展的動力不足,尤其是缺乏持續可發展的產業,這些問題的存在,直接導致了全縣的財政收入嚴重不足。

  所以在周揚看來,解決黃江的問題,關鍵還在于產業發展上面,既然如此,那這一次的招商投資會議,其作用無疑就凸顯的更加重要了。

  不過眼下,周揚關注的還遠遠不只是這個問題。

  6月初,中央巡視組正式進駐南江省,跟他預料的一致,巡視組抵達南江之后,直接就把目標對準了全省的金融系統和工商管理系統。

  省委書記嚴峻和省長余則成第一時間就召開了省委工作會議,重點強調了經濟工作中的紀律問題,但是周揚很清楚,該來的躲不了,該抓的人也跑不了,無非就是這股風會從什么地方吹起來的問題。

  如果按照他記憶里的信息,這一次巡視組能不能查出問題,關鍵就看什么時候對全省的信貸投資和資金監管業務進行清查,到時候這股風暴一旦爆發,必然就會席卷到整個工商體系,其中重中之重就是全省的旅游產業。

  這幾年南江省不僅僅是省里,而且各個市里也都在紛紛上馬旅游項目,其中挪用資金,程序不合規,以及企業經營混亂的情況比比皆是,之所以面上看起來一派風平浪靜,無非就是政策的導向掩蓋了這些問題,但是一旦掀開蓋子,底子里的東西恐怕沒有一個經得起查的。

  ……

  東江市。

  眾泰商務會所頂層的包廂里,站在高達80余米的大樓頂層,透過寬敞的落地窗足以俯瞰整個東江市市區。

  此刻,盡管窗外飄著淅淅瀝瀝的雨絲,但是包廂內卻是一派喧囂和熱鬧,在包廂的大廳里,幾個人神色亢奮地玩著猜大小玩點子的游戲。

  而在隔壁的一間小會客室內,黃崢則一臉輕松地跟李江華等幾個德昌系的地產公司老板在喝茶聊天,氣氛顯得極為輕松。

  “老李這一次撬動黃江的項目,接下來的幾年怕是少不了掙的,我看那個周揚就是賤骨頭,早這么干凈利落不就完了,非得整一出幺蛾子。”

  說話的是德昌地產的副總,也是這一次負責管理東江市下面幾個縣城旅游路線的負責人。

  “話也不能這么說,姓周的還是有些本事,別的不說,能把宋木亞跟秦彪這兩個家伙整下去,一般人可做不到,也就是運氣不好,要是早幾年咱們還沒成氣候的時候,指不定還真能干出點名堂。”黃崢擺了擺手說道。

  “就他?我看夠嗆,黃江那副爛攤子,不靠房地產賣地賣房子哪來的錢搞經濟。”

  聞言黃崢也不說話,這是實情,其實不只是黃江,應該說大多數地方都是如此,只不過周揚的運氣更差一些。

  當然,即使周揚的運氣更好一點,結果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畢竟房地產這個行業的水太深了。

  他黃崢能在這個領域站穩腳跟,當然是因為他有錢有人,但是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有市委書記黃進華作為靠山的原因。

  周揚一個外來的和尚,一沒錢二沒人,雖然在省里可能有點關系,但是想走通這條路,那就必然要向他們這些人服軟,否則沒有投資,你黃江就是再有本事也干不了開發。

  抿了口紅酒,黃崢腦子里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隨即就問道:“老江,那筆錢你要盡快從黃江那邊拿出來,最近巡視組據說要清查銀行系統,到時候別讓他們盯上咱們。”

  原來,之前周揚為了讓拖華龍地產入局,表面上做出了妥協讓步的姿態,但是卻要求華龍地產把一筆高達8千萬的流動資金作為保證金接受黃江縣的監管,從而確保全縣所有樓盤能夠按時交付。

  但是數字這么大的流動資金,即使是華龍地產一時半會也不可能拿得出來,房地產這個行業,誰不是以小搏大,無非就是誰跟銀行有關系而已。

  這筆錢李江帆當然也是從德昌這邊拆遷的,黃崢有市委書記的關系,從銀行里借款自然不存在什么障礙。

  “放心吧,黃江那邊我已經聯系好了,最遲這個月20號錢就能放出來,到時候銀行那邊資金一回籠,保準誰也看不出來,等巡視組一走,咱們再拿出來。”

  “那就好,不過20號有點晚了,你再催一催,爭取15號之前就到位,否則出了問題,你我都跑不了。”

  說完,黃崢看了看手機,見時間也不早了,于是立即起身下樓。

  然而黃崢恐怕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此時在巡視組入駐的酒店里,一個極不起眼的牛皮袋子早就已經悄無聲音地被人送到了酒店的前臺,而且指明是交給巡視組。

  巡視組組長葛金輝五十出頭,整個人看起來很容易就讓人想起電視劇里那種古板老頭的形象。

  不過熟悉這位葛組長的人都知道,這一位做事向來就是天馬行空不按照常理出牌,此前巡視組入駐央企的時候,就在眾人一無所獲之際,也是這一位找到了突破口。

  這一次巡視組入駐南江省已經足足有一個多禮拜的時間,但是從巡查的材料上來看,眾人并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可以說是毫無破綻。

  但是在葛金輝看來,沒有問題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南江省這么大一個省,要說整個金融和工商系統一點問題都沒有恐怕誰都不會相信,眼下之所以沒有發現問題,那就說明是他們的方向不對。

  房間里。

  雖然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鐘。

  但是整個巡視組的眾人顯然并沒有一絲睡意,而是在繼續翻動面前的材料,試圖從記錄中找到一絲蛛絲馬跡。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隨即門口的工作人員立即就看到酒店的工作人員拿著一個牛皮袋子過來,說是有人交到酒店前臺指明要給巡視組的。

  聽到酒店工作人員的聲音,此人明顯一愣,隨即臉上就露出一絲極為嚴肅的表情。

  要知道,巡視組到地方的消息按照組織工作要求是會進行嚴格保密的,連酒店里的相關工作人員都會進行提前的通知和培訓,沒想到竟然還是有人知道他們所在的位置。

  “葛老,我看這一次咱們的行動還是有所疏漏啊,你看,現在材料都直接遞到我們跟前來了。”

  屋子里。

  眾人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難看,一眾工作人員更是盯著葛金輝等他的指示。

  “我看未必,既然有人遞材料過來那就肯定是有心之人,既然如此,那我們不妨先把東西看一看,如果確實如你所說的話,咱們再換地方也不遲。”

  聽到這句話,眾人立即點了點頭,隨即就拆開了牛皮袋子。

  然而,令眾人傻眼的是,牛皮袋子雖然摸起來很厚實,但是里面的東西卻并不多,除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硬紙板以外,竟然只有一張紙。

  不過很快眾人就發現了其中的奧妙,原來紙上面竟然清晰地記錄了最近5年內南江省某個銀行分行的借貸數據。

  從這些數據上來看,該分行5年期間竟然連續每年都向相同的幾家公司借款超過3個億,總體的數字加起來居然高達20多個億。

  “你們覺得這個情況有沒有問題?”

  “沒有吧?銀行跟企業發生借貸關系的情況應該是正常的合作關系,雖然數字有些大,但是也不能說有問題,而且這些錢是借給不同的幾家企業。”

  屋子里有人聞言說道。

  其余眾人也點了點頭。

  “嗯,那為什么會有人刻意把這么一個情況交給我們?老吳,你馬上查一下這幾家企業的情況。”

  葛金輝還是第一時間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立馬就吩咐副手去查相關企業的情況,很快查詢結果出來。

  “葛老,您的判斷很正確,這幾家企業果然有問題,我已經查過了,這五家企業的實控人雖然不同,但是背后都有一個相同的大股東,也就是這個德昌地產。”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借款真正的流向應該全部都是這個德昌地產,至于具體是不是猜測的這樣,我們只要查一下這幾個企業的資金往來就可以了。”

  ……

  另一側。

  周揚一大早就帶人去河口鎮那邊視察了影視基地的建設情況,對于河口鎮的發展,周揚無疑是放在了縣城五大中心城區發展的首位。

  原因很簡單,相比于其他的幾個中心城區,河口的基礎好,而且有流沙河作為發展的有利條件,一旦河口的發展取得突破,對于提振全縣的信心無疑也是一個極大的鼓舞。

  現在河口鎮這邊,隨著老城區的改造完成,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對兩個菜市場和雜貨交易市場進行整頓,只要完成這個工作,到時候借著影視基地的東風,很多東西自然而然就能順利推開。

  最重要的是,在整體的規劃里面,河口鎮不僅僅有影視基地的建設,而且還包括了一條沿河步道的規劃,以及一個大型現代化釣魚場的建設。

  這兩樣東西都是周揚用來招商引資的噱頭,可以說是缺一不可。

  “書記,東西已經送過去了。您看我們還要不要做點什么?”

  辦公室里。

  公安局局長陳平敲開門進來,隨即就小聲說道。

  “嗯,其他的就不要動了,有些事情過猶不及,做得太過的話容易引起巡視組的疑心,有那份報告就行了,你要相信巡視組發現問題的能力。”

  實際上在周揚看來,那份數據其實認真說起來壓根就沒有什么問題,甚至可以說就是一份普通的銀行報表。

  但是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想捅出什么問題,畢竟他手中壓根就沒掌握什么實際的東西。

  真正的意圖,僅僅只是想引導巡視組把注意力放到銀行上面來,要知道房地產企業最容易出問題的地方就是在資金方面,以巡視組的能力,一旦對銀行的資金產生了疑問,那接下來自然有事情可以做。

  時間就在這種大家你好我好全都好的氣氛中一點點地流逝,很快就到了6月下旬。

  6月28號這天。

  黃江縣招商引資活動在縣文化宮正式開幕。

  黃江縣委書記主持了開幕式并作了簡短的講話,講話中,周揚對參加這一次活動的各位企業家代表和遠道而來的投資人表示了熱烈的歡迎。

  隨即,黃江縣委副書記、縣長張青則宣布了這一次招商引資活動的整個流程,按照安排,整個活動一共為期三天。

  第一天,開幕式結束以后,由黃江縣委縣政府安排所有參加活動的商務人士對黃江縣河口鎮進行實地走訪,并在河口鎮舉辦一個大型的座談會,由河口鎮鎮黨委書記陶陽介紹河口鎮的發展規劃。

  第二天,張青將帶領眾人沿著流沙河到8鎮13鄉進行實地考察,重點參觀和了解黃江的水產資源。

  最后一天則舉行正式的會議,黃江縣委書記周揚親自主持,并現場公布黃江縣今后五年內即將開展的重大經濟和商業項目。

  對于這一次活動,周揚雖然抱著極大的期望,但是也并沒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些投資人身上。

  畢竟黃江的現實條件擺在這里,雖然很多人都是他的熟人或者老朋友,但是周揚很清楚,私交是私交,生意是生意,黃江畢竟不是東海市,只要往死里砸錢,虧本的可能性很低。

  只不過周揚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招商引資活動結束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接到了市委辦公室的電話,說是讓他馬上去一趟市里,市長彭潤生要見他。

  辦公室里。

  聽到話筒里的聲音,周揚整個人都有些呆住了。

  “徐秘書,什么時候?”

  話筒的另一頭赫然是是彭潤生的秘書徐鵬飛。

  “周書記,您現在就過來,爭取一個小時趕到這邊。”聞言周揚看了看時間,正好是9點鐘。

  “行,我這就出發。”

  掛斷電話,周揚雖然滿心疑惑,但是還是立即收拾東西,隨即讓秘書高松敏去安排車。

  車上。

  周揚上車之后就一直在催促司機開快點,即使是高松敏也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

  實際上這會兒周揚心里比高松敏更加忐忑,因為他隱隱有一種預感,市里估計真的要出大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