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77章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來,丫丫,爸爸親一口,我家的小寶貝馬上就要3周歲了哦,是個大姑娘了。”

  屋子里。

  周揚抱著閨女安順狠狠地在她粉嘟嘟的小臉上親了一口,小家伙死死摟著爸爸的脖子,整個人都躲進周揚的懷里。

  看著懷里跟個洋娃娃似地小家伙,周揚有時候也不得不感慨時間過的真快,從小丫頭出生到現在竟然一眨眼就是3年過去了。

  “好了好了,快過來穿衣服,就知道跟你爸爸親。”

  安曉潔說著就朝小丫頭揮了揮拳頭,誰知道丫丫竟然竟然沖她做了個鬼臉,滿屋子的人頓時就忍不住笑起來。

  “你這個調皮鬼,你看等爸爸親上班了我怎么治你。”

  被安曉潔這么一說,小丫頭這才松開手一臉撒嬌的小模樣跑到安曉潔跟前抱著媽媽的小腿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周末在家里周揚也只待了一天的時間就回了黃江,沒辦法,現在是多事之秋,他這位縣委書記可以說是每一步都要萬分小心。

  所幸眼下最難纏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不過對于華龍地產這一次鬧出來的事情,周揚并沒有打算就此揭過去,而是在耐心地準備下一盤大棋。

  不過在外界看來,周揚這位縣委書記最終還是選擇了向現實低頭。

  3月份。

  在經過3天的調查之后,黃江縣公安局并沒有拿出什么有力的證據證明事件是華龍自導自演的鬧劇。

  迫于市里的壓力,黃江縣委縣政府公開處分了幾名相關的責任人,并承諾要重點維護投資企業的利益。

  與此同時。

  在3月中旬,經過幾輪磋商之后,黃江縣政府跟華龍公司正式簽訂了關于按期交付鑫隆地產名下幾個樓盤的協議書。

  作為條件,黃江縣將以市價把北部新區的8塊地皮交給華龍地產來進行開發,不過根據周揚的指示,縣政府那邊保留了幾個特殊的條款。

  一個是華龍地產開發的樓盤如果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縣委縣政府有權單方面收回地塊的開發權。

  第二個是如果華龍地產在經營期間如果出現違反法律法規的情況,縣委縣政府同樣具備這個權利。

  對此華龍地產雖然有所異議,但是最終還是同意了這兩個條款,畢竟在李江華看來,只要周揚答應了前面的那兩個條件,那黃江縣的房地產市場就只能依靠他們華龍。

  除非周揚這個縣委書記想自掘墳墓,否則就不可能拿后面的那兩個條款來找事情。

  然而真正知道周揚意圖的也就是縣長張青,縣委副書記彭海燕以,副縣長徐克平以及公安局長陳平和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等少數幾個人。

  “書記,相關的材料目前我們手里已經掌握了一部分,不過還不足以徹底扳倒華龍,依我看還要再等一等。”

  辦公室里。

  公安局局長陳平看了看在坐的幾個縣領導說道。

  “張縣長,你怎么看?”聞言周揚朝張青看過去問道。

  “我同意,咱們也不急著這一時,多少年都等了,還在乎這幾個月么。”

  “我也贊同這個說法。”

  “同意。”

  很快,縣委副書記程海燕跟副縣長徐克平也都舉手同意,于是周揚也沒說什么,交代了陳平幾句立即就宣布散會。

  辦公室里。

  等幾個人離開之后。

  周揚站起來走到辦公室的窗戶邊上緩緩推開窗看著遠處的車流如織的人民路,隨即就深深地吸了口氣。

  不得不說,在黃江這個地方,他確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也體會到了為官不易。

  但是當初調任黃江的時候,李文芳說的那句話很對,為官一任,如果不能執政一方的話,那將來不管走得多遠都會有遺憾。

  不錯。

  為了黃江一百多萬人民群眾的利益,他可以暫時不顧自己的名聲低頭讓步,但是黃崢也好,李江華也好,這些人他都不會放過,無非就是現在時機未到罷了。

  市里那條旅游路線涉及到的利益有多深周揚比誰都清楚,黃崢之流如果認為一定不會出什么大問題那就是錯的。

  至于黃江的房地產市場本身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里面有多少爛賬死賬在,周揚早就已經讓縣財政局和稅務局著手去調查了,之所以跟華龍簽訂那幾份協議,無非就是想給對方吃一個定心丸。

  當初宋木亞倒在這個上面,他華龍敢說一點問題都沒有周揚絕對不會相信。

  他現在賭的就是等6月份巡視組下來之后一定會對東江市的金融和工商體系進行深入性的調查,即使到時候巡視組不會這么干,周揚也不介意送一點材料給他們。

  不過現在他還要穩住這個局面,畢竟眼下黃江的很多項目都已經啟動了,根本就經不起什么大的風浪。

  3月中旬,全縣的道路改造和拓寬工程提前完工,在竣工儀式上,縣委書記周揚做了一次公開講話,并在講話中提出要利用1到2年的時間,實現全縣經濟規模翻一番的目標。

  隨著時間進入3月底。

  河口鎮的影視基地建設也告一段落,相應的就是河口鎮的老城區改造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很多人發現,老城區原本很多狹窄的道路都被拓寬了一倍以上,不少老舊的建筑被拆除,沿街的房子也被翻修一新。

  不僅如此,經過連續幾次的整頓之后,全縣五大中心城區的市容市貌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不僅僅原本被侵占的公共綠地全部被恢復,而且垃圾亂堆亂放的現象也杜絕一空。

  眼下,周揚最為關注的就是全縣的水產統一大市場的建立問題,不過這個事情此前因為水污染的治理一直都停留在計劃階段。

  一直等到縣水利局最新一期的調查報告上來,得知前期發現的大量問題都被解決之后,周揚立馬就召開了縣委常委會,正式啟動了對這個方案的落實工作。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要想辦法解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對流沙河的河道進行一次徹底性的疏浚,同時還要對全縣適合開展養殖產業的河湖塘堰進行劃片整治,目的就是通過這一次的行動建立起全縣水域的統一管理制度。

  “周書記,您放心,兩個月內如果不完成這個工作,到時候您撤我的職。”

  辦公室里。

  縣水利局局長何東一臉嚴肅的說道,不過周揚聞言也沒說什么,只是把手里的一份文件交給他。

  文件正是縣委常委會通過決議之后,由縣委辦公室擬發的一份關于撥款1000萬專項資金用于疏浚河道和整頓河湖塘堰的通知。

  “錢只有這么多,能干多少事情就看你何東的本事了,但是我還是那句話,能者上,庸者下,干好這一件事情,一百萬黃江人民不會忘記你何東,我周揚也不會忘記你。好好干吧。”

  拍了拍何東的肩膀,周揚擺了擺手,何東立即就離開了辦公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