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73章 撕破臉皮
  從譚文山的辦公室里出來,周揚明顯察覺到自己后背已經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譚文山真正的意圖竟然是考量自己對南江整體規劃的看法,這是他事先所沒有料到的。

  所幸是他這段時間雖然一直在忙著處理各種紛繁復雜的政務,但是也沒有掉以輕心,尤其是對整個南江省甚至是整個長三角區域的發展情況都保持了密切的關注。

  從譚文山的反應來看,自己這一次的應對總體上還是過關了。

  不過周揚很清楚,這才是剛開始,接下來黃江能不能正如自己所說的那樣做出成績才是關鍵之處,畢竟話說的再漂亮,也不如一份亮眼的成績來得有說服力。

  “濤哥,你就到這里吧,回頭有空了咱們再聯系。”

  對于張文濤親自送自己下樓,甚至一路送到省委大樓樓下的做法,周揚自然知道其中的緣由,不過既然能擔任譚文山的秘書,那就說明張文濤肯定也是自己的人。

  “行,那我就不招待你了,有什么需要你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們之間不用客氣。”

  跟張文濤握了握手,周揚立即就大步出了省委大院朝門口走過去,這一次省城之行來得匆忙,他確實有不少事情還沒來得及處理,眼下黃江那邊他這個縣委書記的事情可以說是堆積如山。

  然而周揚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剛剛要上車的時候,身后卻突然傳來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

  “哎呀,周書記,你也來省里辦事?”

  聽到聲音,周揚立馬就知道是誰了。

  一轉身,果然看到望城縣的縣委書記王嚴善正好從身側的一輛車子里推開門下來,心底當即就咯噔一下,還真是冤家路窄,自己到了省委竟然還能碰到這一位。

  不過雖然心里對王嚴善這個人有些不喜,但是周揚也知道官場上最好還是不要樹敵的道理。

  “倒真是巧了,王書記今天也來有事?”

  “哈哈哈哈,正好來跑兩個手續,我還以為是看錯人了,沒想到還真是你,你事情辦完了?”

  其實周揚并不清楚的是,早在他來的時候王嚴善就看到了,之所以會有偶遇這種事情,也是因為王嚴善在這里等了大概小半個鐘頭。

  “辦完了,這不正打算要回去。”

  “就不急著回去吧,我看時間也到飯點了,正好我還約了一個熟人,要么咱們一起吃頓飯?”

  聽到王嚴善的聲音,周揚心里暗罵了一句,但是沒辦法也只能點了點頭,橫豎現在是飯點,如果就這么回去的話指定要在路上餓肚子,隨即就跟秘書高松敏打了聲招呼。

  很快,兩輛黑色的小車立即就開到了一家看起來不是很高檔,但是一看就知道是那種私人地盤的會所面前。

  見王嚴善輕車熟路地推開門然后上樓找到前臺要了個包廂,周揚哪里還不知道這家伙十有八九是這里的常客,一時間心底更是有所提防。

  要知道當初在東海市的時候,因為譚超然的緣故,他早就對這種地方極為熟悉了,王嚴善作為一個地方的縣委書記能經常出入省城的這種地方,要是中間沒有問題打死他都不會相信。

  “走吧,地方已經找好了。”

  點了點頭周揚跟著王嚴善進了走廊盡頭的一個包廂,而高松敏和司機則跟著王嚴善的司機和秘書去了另外一個包廂。

  臨走的時候,周揚朝高松敏使了使顏色,高松敏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他自然明白周揚的意思。

  包廂里。

  周揚走進去之后四下打量了一番,果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樣,裝修風格幾乎跟那種夜總會差不多。

  “咱們先點菜,我約的人馬上就過來。”

  周揚也沒說什么,只是依言拿了菜單當真點起了菜,見他如此做派,原本話到了嘴邊的王嚴善頓時臉色一變,不過掩飾得極好。

  過了大概十分鐘左右,周揚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響起來,隨即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約莫三十五六的年輕男子一臉笑意地走進來。

  此人一進門,周揚就看到身側的王嚴善主動站起來介紹道:“黃總可算是來了,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黃江縣委周揚周書記。”

  “周書記,這是黃崢黃總,黃總也是我們東江市人,咱們東江最大的房產開發公司德昌地產就是黃總的產業。”

  包廂里,周揚聞言頓時瞇了瞇眼睛,心底更是若有所悟。

  果不其然,這頓飯確實不好吃,德昌地產?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當初扳倒劉波貪腐集團,其中牽連而出的隆鑫地產里面有一部分股權就是掌握在這個德昌地產手中。

  腦子里周揚再一聯想到此前王嚴善提議的以地產開發權為代價拿下旅游線路的想法,這會兒哪里還不知道背后十有八九就是這個黃崢在搗鬼。

  不過既然來都來了,他自然也想弄清楚這個黃崢到底是哪路神仙,竟然連王嚴善一個縣委書記都心甘情愿地為他做說客。

  “那看來今天倒是沾了王書記的光了,黃總這種大企業家,我們黃江那種小地方平時可是想見都難。”

  “客氣了,即使是在東江,我也是久聞周書記的大名,今天第一次見面果然是人如其人,您請坐。”

  包廂里幾個人紛紛落座后,這時服務員也推開門開始上菜,等到菜品上齊,王嚴善提議三個人連續干了兩杯這才開始進入正題。

  “早就想請周書記吃頓飯,礙于沒有中間人牽線搭橋,這不一直等到今天才托了王書記的福。”畢竟是生意場上的人,席間黃崢的確算得上是長袖善舞。

  不過周揚心里已經猜到今天的飯局未必就一定是眼前看到的那樣只是偶然,尤其是對于黃崢的身份他目前還有疑惑,所以說話自然也不會太深,聞言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但是聽到黃崢再次開口直接點名如果在房地產投資方面有什么需要隨時跟他打招呼的時候,周揚立即就有了警惕。

  在他看來,目前黃江這塊在別人眼中的肥肉,房地產是重中之重,年初縣委縣政府做經濟發展規劃的時候,周揚作為縣委書記都不敢輕易把房地產用于提振經濟,原因就是在沒有萬全的把握之前不想讓任何人鉆了空子。

  這個黃崢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來意,但是意思確實很明顯,就是奔著黃江的房地產市場來的。

  想到這里,周揚也不客氣,直接就說道:“我看黃總今天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不過咱們有言在先,今天只吃飯不談事情。”

  聽到周揚的聲音,黃崢跟王嚴善對視了一眼,王嚴善輕輕搖了搖頭,而黃崢則皺了皺眉,雖然早就從王嚴善口中知道這個周揚不好對付,但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油鹽不進,由此可見此人的城府之深。

  “我知道今天這個飯局未必就是偶然,不過我跟王書記都是官場之人,有些話不用說的太明白,黃總想必心里也清楚,所以我也就不跟兩位彎彎繞繞了,黃江的房地產市場,我目前還沒有動它的意思。”

  見兩人不說話,周揚所幸把話說的更明白。

  這一下子黃崢臉上立馬就露出一絲很古怪的表情。

  他和周揚接觸的機會不多,今天還是頭一次見面,自然不知道周揚的為人和處事風格,但是周揚簡單的幾句話,立馬就把兩人好不容易營造的氛圍打消得一干二凈,而且渾然是一副推心置腹的姿態令人很難生出惱怒的心思,如此高明和進退有度的手腕他還真是第一次領教到。

  但是黃崢很清楚,如果今天的飯局真的只是為了吃飯的話,那他的如意算盤可就算是走空了。

  其實從幾年前開始德昌地產就已經盯著黃江的房地產市場,只不過當時是想借助隆鑫地產來運作,自己在背后充當投資人,但是宋木亞倒臺之后,隆鑫地產就徹底玩完,連帶著德昌多年的苦心經營也付諸東流,這讓黃崢如何肯甘心。

  想到這里,黃崢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冷了下來,隨即就直接問道:“怎么?周書記是認為我們德昌的實力不行?還是覺得我黃某人不配和周書記做朋友?”

  “說句不太客氣的話,黃江的房地產市場我們德昌是要定了,無非就是早晚的事情,周書記年紀輕輕,應該也不想一輩子都呆在黃江這么一個小地方吧?”

  黃崢的這句話其實就等于是捅破了兩人之間的那層窗戶紙,實際上周揚也沒想到這位黃總的底氣會這么足,不過他很清楚,既然黃崢敢這么說,那就意味著黃崢背后肯定還有自己不了解的背景。

  只不過他黃崢背后有人,難不成我周揚背后就沒有么?

  “黃總這是什么意思?”死死盯著黃崢,周揚突然問道。

  “周書記需要政績,我需要市場,我是什么意思相信周書記應該清楚。”包廂里,黃崢眉宇之間一絲狠戾的神色一閃即逝,但是周揚還是立馬就捕捉到了。

  只見他皺了皺眉頭,突然放下手里的杯子說道:“不好意思,黃總,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今天這頓飯我吃得差不多了,縣里還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完立即起身,跟王嚴善打了聲招呼之后,立馬就離開包廂喊上高松敏下了樓。

  身后。

  包廂里立即變得一片寂靜,王嚴善跟黃崢對視了一眼,兩人顯然也沒料到周揚竟然會拒絕得如此干脆。

  而另一側。

  回到車上后,周揚立即讓司機開車回了黃江,但是心底卻冷笑連連,這一次跟王嚴善和黃崢撕破臉他倒是沒有任何擔心的地方,不過黃崢這個人顯然不是什么小角色,對方接下來應該還有后招。

  想到這里,周揚立即給縣公安局局長陳平發了一條信息過去,讓他盡快給自己準備一份關于東江市德昌地產的詳細資料。

  等信息發出,這才瞇著眼睛靠在后座上閉目養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