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72章 再見譚文山
  “松敏,等會你們兩個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我那邊的事情結束了會打電話給你。”

  在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上,車子里正瞇著眼睛的周揚突然睜開眼睛朝身側坐著的秘書高松敏說道。

  其實周揚原本是打算今天去下面的鄉鎮路面拓寬工地視察的,年初根據縣委縣政府下發的工作計劃,縣長張青立即啟動了全縣各個鄉鎮通往縣城主干公路的拓寬以及修整工程。

  同時啟動的還有縣城五大中心城區的路面修整工作,按照縣委常委會表決通過的工作方案,整個工程要趕在上半年結束,時間上還是比較緊張的。

  但是要想富先修路的觀念周揚一直都清楚,雖然這一次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以擴建,而不是全部推倒重來,但是為了達到目的,周揚還是一咬牙投入了將近3000多萬的資金進去。

  當然,這筆錢在他看來完全是值得投入的。一方面黃江的縣級公路確實已經有將近十幾年沒有修整了,很多路面都變得坑坑洼洼。

  另一方面,在問政黃江的這個專題窗口,路面修復是黃江市民提出的問題里面排名前三的問題之一。解決這個問題對于縣政府回應群眾需求獲得民意有很重要的作用。

  不過周揚也沒想到,一大早他就接到了省委辦公廳的電話,打電話過來的是省委副書記譚文山的秘書張文濤。

  按照張文濤的意思,省委譚書記想找他談話,而且時間定的很死,就在上午12點半,也就是中午吃飯的時間。

  從黃江趕往省城需要將近3個鐘頭,周揚哪里還來得及考慮,直接就打電話通知秘書帶司機開車送他去省城。

  “好的書記。”

  就在這時,高松敏的話剛說完,車子里立即響起一陣電話鈴聲,周揚一看號碼趕緊就接通了。

  “濤哥,我是周揚。”

  很顯然,電話還是張文濤打過來的,但是一聽到話筒里張文濤的聲音,周揚立馬就皺了皺眉頭。

  “你是說要提前半個鐘頭?”

  “嗯,譚書記下午有一個緊急會議需要開,所以原本的時間壓縮了,跟你見面的時間也要提前半個小時,你來得及嗎?”

  車廂內。

  周揚看了看時間,現在是10點半。

  提前半個小時的話,那就是12點見面,還有一個半鐘頭。

  “還要多久?”捂住話筒,周揚沖司機問道。

  “書記,大概兩個鐘頭。”

  聞言周揚立即皺了皺眉頭,但是隨即不假思索就說道:“太慢了,省委譚書記把談話的時間提前了,你盡量開快點,爭取一個半鐘頭趕到省委那邊。”

  說完不等司機開口,周揚立即就拿起電話說道:“沒問題濤哥,我12點準時趕到辦公室。”

  很快通話結束,周揚再一次說道:“現在路上車不多,你大膽地開。”

  聽到周揚的話,雖然開車的司機有些小心翼翼,但是也知道周揚這次是去見省領導,當即只好硬著頭皮把速度從100碼拉到120以上。

  而此刻。

  周揚腦子里也在思考譚文山這一次找自己談話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要知道自從履新黃江之后,他跟譚文山聯系的次數并不多。

  很快。

  經過膽顫心驚的加速之后,車子終于趕在中午12點之前不到十分鐘的時候緩緩停在省委省政府大院門口。

  拉開車門,周揚簡單交代了兩句立即就下車奔著目的地去了。

  身后,看著車窗外莊重肅穆的省委大院,以及院門口站崗的武警,高松敏心底也是一陣興奮和忐忑。

  實際上在擔任周揚的秘書這段時間里,高松敏對周揚這位年輕書記的認識也在不斷加深,心里也猜到周揚肯定不是那種真正意義上的草根干部,只是不管怎么樣他都沒想到周揚竟然跟省委譚書記都有私下的聯系。

  另一側。

  周揚極快地通過安檢之后三步并作兩步就沖上了省委大樓,很快就找到了正在大廳里等他的張文濤,兩人見面也來不及寒暄,張文濤立即就帶他上樓去了譚文山的辦公室。

  一路上,張文濤也是暗暗朝周揚打量,其實如果不是這一次譚文山吩咐他給周揚打電話,張文濤也不知道周揚這號人。

  但是等他了解了周揚的信息之后,張文濤立馬就意識到周揚跟譚文山的關系應該不一般,畢竟譚文山前腳剛來南江省,同樣出身東海市的周揚緊接著就過來了,這中間要說沒有聯系那都不可能。

  所以面對周揚的時候,張文濤身上也完全沒有那種省委副書記秘書的架子,要知道他雖然跟周揚是平級,但是作為省委三把手的領導秘書,平時即使是一些地市的一二把手見到他那都是客客氣氣的。

  然而,盡管早就猜到了周揚跟譚文山肯定是有淵源,但是等到他敲開辦公室的門,然后帶周揚進去的時候,譚文山的舉動還是把他嚇了一跳。

  辦公室里。

  周揚一進門就看到譚文山正在看材料,立馬就恭聲喊了聲譚書記,聞言譚文山竟然直接就放下手里的材料,隨即就繞過辦公桌在周揚身上拍了拍笑著說道:

  “喲,來南江反而還壯實了不少嘛?看來還是家鄉的水土養人。怎么樣?家里還好吧?”

  說著譚文上就朝張文濤招了招手讓他去泡一杯茶過來,雖然心底暗自驚訝周揚跟譚文山的關系,但是聞言張文濤立即就笑著問道:“周書記是喝綠茶還是紅茶?”

  “白茶吧,這小子的口味跟我一樣。”

  這一下子張文濤就更驚訝了,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立馬就拉開門出去了。

  辦公室里。

  譚文山招呼周揚在沙發上坐下來,簡單問了周揚幾句生活上的事情,隨即就話鋒一轉,問他群眾的舉報信是怎么一回事。

  周揚這才知道,原來那份舉報信不僅僅送到了市里,而且還被送到了省里這邊,更可怕的是不僅僅是一份,而且是省委省政府好幾個部門都收到了。

  “譚書記,跟您說句實話,對于這封舉報信我個人的態度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問題肯定有問題,不過對于問題的回應我早在月初的時候就已經發表了一篇文章。”

  隨即周揚就把具體的情況跟譚文山簡單介紹了一下,期間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張文濤送進來一杯茶又出去了。

  “大概的情況我了解了,總體上你的做法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種問題有時候不是簡單的做一個回應就行,還需要拿出實際的成績,接下來的一年,成敗就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今天找你來,我主要是要當面問你兩個問題,對于東江市目前正在大力推行的旅游產業規劃,你是怎么看的?另外,如果不發展旅游產業,黃江的經濟發展你打算怎么做?”

  辦公室里。

  聽到譚文山的話,周揚也陷入了一陣沉思當中。

  當然,他考慮的并不是問題本身,因為這兩個問題他已經思考了無數次,答案早就已經在腦子里形成了具體的方案。

  他思考的是為什么譚文山會如此慎重地把自己叫到省里來問自己這兩個問題。

  畢竟今天的周揚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愣頭青,面對譚文山這種省級大佬的考校,他知道每一步都必須慎重對待,因為這關系到自己的執政思想和理念的問題。

  片刻后,周揚終于開口了。

  “譚書記,這兩個問題其實可以合二為一并做一個問題來回答。首先我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黃江的經濟發展是一個結果而不是目標,我認為目標應該是建立一套屬于黃江自己的脫貧和發展理念,最后實現長期的穩定和發展以及融入到整體的區域經濟發展之中。而旅游產業也好,其他的產業也罷,都是實現經濟發展的手段。”

  “基于這個前提,我反對黃江過快過早地發展旅游產業,對于東江市推行的旅游產業規劃也不是十分贊同,原因有二。一是東江的發展應該是對標安山市,而不僅僅是為了發展經濟,即使旅游發展起來了,東江也不可能會超越安山,更別說徹底形成南江以南兩翼齊飛的經濟格局。二是東江的發展應該融入長三角地區的整體規劃和布局,旅游產業只是其中一個很小的方面,要想真正做到融入區域經濟板塊,我認為應該實事求是地找準自己的定位大力發展配套的優勢產業,比如現代農業,服務業,先進制造業。”

  “至于黃江的經濟發展,在這個前提下,我同樣認為應該優秀發展這幾個產業,尤其是特色產業,例如水產養殖,我不敢夸下海口說黃江能怎么樣,但是我能肯定,只要把水產行業做出特色,至少在融入區域經濟這一塊,黃江是無可替代的。”

  “……”

  辦公室里,周揚洋洋灑灑地說了將近十多分鐘,而譚文山原本緊皺起來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

  在譚文山看來,周揚在黃江的這一年確實沒有白干,至少在政治眼光這一塊算是歷練出來了,其中尤其有兩個問題讓他很滿意。

  一個是周揚真正看清了南江省對于經濟布局的整體謀劃。一個是找準了東江和黃江的定位。

  對于一個縣委書記來說這是極為難得的,說的夸張一點,周揚現在除了任職履歷的不足,自身的能力和眼光已經足夠擔任一個地市的負責人。

  當然,他譚文山要的不是一個現在就去搞經濟的干部,而是一個能為他將來爭奪南江省執政權發揮力量的組織人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