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70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過完2月18就是大年初一。

  隨著年歲漸長,春節已經漸漸失去了年味,變得更像是一種儀式和某種保持聯系的紐帶。

  自從走上領導崗位以后,周揚今年是第一次在老家過春節,雖然很多事情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但是不知不覺早就已經變得物是人非。

  不過如今身份不同,周揚考慮問題的角度自然也發生了變化。

  當年畢業留校,他更多的是考慮給父母置辦一份家產,如果有余力的話,自己在東海市買一套房子就足夠了,仕途上的事情畢竟無法預測。

  但是如今作為縣委書記,即使是年三十晚上也有打不完的電話和看不完的文件。

  出任黃江縣委書記將近1年時間,周揚不敢說自己事必躬親鞠躬盡瘁,但是確實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從剛剛履新時候的步步為營步步小心,到一舉粉碎以縣長葉海湖和常務副縣長劉波為首的貪腐集團,可以說整個人的格局和視野都變得完全不一樣。

  如今的黃江縣,雖然在過去的一年中,經濟發展等各項數據仍然在東江市下屬的8縣1市中排名倒數第一,但是周揚至少已經有了迎難而上的底氣,而不是剛履新的時候那種兩眼一抹黑的狀態。

  在1月底的年初工作會議上,黃江縣委縣政府正式對外宣布了2015年的經濟工作方案,方案中明確表示2015年黃江縣將圍繞“水鄉黃江、特色黃江”的理念打造具備黃江特色的水產品牌,大力發展水產養殖、水產加工產業,構筑良好的水產生態體系。

  同時,在縣城五大中心城區徹底整頓城市市容市貌、交通秩序,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大力發展城市商業活動,以河口鎮為主體,聯合龍城文化集團,建立黃江小影城。

  不僅僅如此,縣委書記周揚更是親自出馬,動員全縣群眾參與公共環境治理,建立文明黃江,生態黃江。

  在農業方面,將由縣農業局牽頭,率先在長嶺,隘口,九城等幾個鄉鎮開展生態農業生產試點,打造經濟作物產業,主要種植山茶油、黃江蓮藕和黃江茭白三種經濟作物。

  至于原本規劃的旅游產業,則徹底被周揚摒棄在外,根本原因就是周揚考慮到以目前黃江的軟硬件條件還不足以提出這樣的目標。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他要放棄旅游這個搖錢樹,按照周揚的計劃,2015年是黃江縣夯實產業基礎的第一年,同時也是改善交通環境和城市市容市貌的開局之年。

  等到明年下半年,旅游產業規劃肯定還是要提上議事日程。

  “瀟瀟,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在學校也沒談個男朋友?”

  正月初一晚上。

  周揚一大家子人還是約了在東江市的東升飯店吃飯,不過隨著周揚地位的提升,現在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大家子人擠在大堂里,倒不是單純的地位發生了變化,而是很多時候不方便。

  周揚不敢說自己是什么名人,但是好歹也是一個縣委書記,在大廳里吃飯難免會碰到熟人,以他現在的身份,跟東升飯店提前預定一個包廂自然沒有什么問題。

  要說今年過年最高興的無疑是舅媽楊紅霞。一方面兒子王勇跟兒媳婦朱麗娟經過不懈努力終于有了二胎。另一方面,周揚的舅舅王愛文在官場上熬了這么多年也算是熬出了頭,55歲的年紀竟然還迎來了事業發展,于年前正式提任為東江市教育局副局長,正式進入了副處級序列。

  不過王愛文也好,楊紅霞也罷,都知道自家的運道多少都是得益于周揚這個外甥,所以年三十的時候楊紅霞大手筆地給丫丫包了一個小兩萬的壓歲紅包。

  包廂里,聽到周揚的話,楊紅霞見閨女低著頭在那里玩手機也不說話,立馬就把她手上的手機接下來白了一眼說道:“揚揚哥哥問你話呢,耳朵長哪里去了,沒大沒小的。”

  看著一臉無語的表妹王瀟,周揚也是感慨的不行,歲月真是催人老,不知不覺,就連當初自己畢業的時候還在為了去哪個學校上高中發愁的小姑娘一轉眼都要大學畢業了。

  “舅媽,瀟瀟也不小了,心里有數。”

  “就是,我揚揚哥哥都是縣委書記了,我的話你不聽,書記的話你總該聽吧?”

  被閨女這么一說,楊紅霞更是氣的不行,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這才說道:“談什么男朋友,好好上學才是正事,大學畢業了怎么的也得讀個研究生才行。”

  聞言周揚頓時笑的不行,自己這個舅媽還真是長見識了,以前老表王勇高中畢業去闖蕩的時候,嘴里可不是這么說的,那時候聽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考不上大學怎么了,男孩子早點出去掙錢才是正事,現在反而要求起要讀研究生了。

  不過以表妹王瀟現在這個性格,周揚料想舅媽楊紅霞這個如意算盤這一回怕是打不響了。

  “我才不讀呢,我揚揚哥哥也沒讀研究生。”果然,楊紅霞話音剛落下,王瀟立馬就說道。

  “揚揚哥哥讀的是211,你讀的是什么?你揚揚哥哥現在也是研究生學歷,馬上還要讀博士你怎么不說?”

  這一回王瀟算是老實了,不過周揚倒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那叫什么研究生,黨校畢業的學歷,含金量打對折,至于博士就更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行了行了,大過年的說這些干什么,瀟瀟又不是小孩子了。”

  見母女倆抬杠還上癮了,王愛萍把丫丫塞到媳婦安曉潔手里,小家伙翻過年就是3歲,現在人鬼精鬼精的,聽到奶奶的話,立馬就一本正經地說道:“瀟瀟姑姑說她要找明星做男朋友。”

  一句話說完,眾人頓時就笑噴了,而王瀟則一臉通紅地沖小家伙擺了擺手。

  “你這個小不點亂說什么,我什么時候說要找明星做男朋友了?小心我把你屁股揍開花。”

  只不過小丫頭可不怕她威脅。

  “你上次打電話的時候自己說的,我都聽見了。”

  “我那叫粉絲,粉絲懂不懂,你個小屁孩。”

  ……包廂里。

  一大家子人其樂融融,周揚看著這幅畫面心情也很不錯,人生在世,其實所求的也就是這些。

  不過飯還沒吃飯,包廂里就接二連三地有人開始進來給周揚和王愛文敬酒,等到來了五六波之后,酒店的老板也知道不宜過頭,索性就回絕了上頂樓的人。

  等吃過飯,一家人去外面逛,周揚則跟舅舅王愛文留在包廂里說話。

  “揚揚,我怎么聽說望城的王嚴善王書記跟你鬧的不開心了?”

  聽到這句話周揚也是一愣,但是隨即就苦笑了笑,看來當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他跟王嚴善僅僅是在市里開會的時候頂過幾句,這立馬就成了兩個人鬧了不愉快。

  不過王愛文這么說也不算錯,王嚴善這個人在周揚看來多少還是有些心思不純,自打去年年終經濟工作會議之后就一直在攛掇他搞旅游線路,不過思考再三之后,周揚終究還是回絕了。

  結果年前開年初工作座談會的時候,他因為在會上反對把黃江納入望城旅游專線范圍跟對方有過幾句爭執,這才算是徹底掀開了遮羞布。

  “也不算是鬧的不開心,無非就是政見不合罷了,怎么舅舅也聽到了這種風聲?”

  王愛文抿了口茶水說道:“能不聽到么,現在市直部門都傳開了,說你們兩個在市委領導面前大吵了一架,說的有鼻子有眼的。”

  包廂里,王愛文看著自己身側的年輕人,心里也是萬分的自豪,自己這個外甥當真是一匹千里馬。

  即使翻過年周揚也才28周歲,但是已經有了快三年的正處任職經歷,如果這一任黃江縣委書記干得不錯的話,極有可能在30歲左右就邁入廳局級領導行列。

  30歲的副廳啊!多少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目標,如此年輕有為的政壇新星竟然是自己的親外甥,小時候還在自己手上撒過尿,他能不自豪么。

  自己已經55了,這一次提任為副局長在王愛文看來應該是自己仕途的終點了,但是外甥還年輕,將來還有無限可能,雖然外甥不姓王,但是終究也是王家的血脈,指不定將來老王家的后代里面還真能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見周揚笑了笑沒說話,王愛文繼續說道:

  “也正常,今年市里突然開始重視旅游行業這是誰也想不到的,我估計還是跟經濟大環境有關,現在國內拉大內需的聲音很大,旅游產業又是重要的內需行業,誰不想分一杯羹。”

  聞言周揚也點了點頭,說白了還是利益惹的禍,一個政策出來肯定有既得利益群體在背后推動,旅游產業就是萬金油,政府要稅收,商人要回報,從業者要利潤,都是為了利益而來。

  不過他反而有些覺得僥幸沒有被王嚴善忽悠入局,如果真的用黃江的房地產市場作為入場券拿到這條線路指不定就是后患無窮,潮水上漲時人人都是弄潮兒,但是一旦退潮恐怕就知道誰是裸泳了。

  “其實王嚴善這個人還是急功近利了一點,這一次他們望城雖說拿下了一條旅游線路,但是我總覺得來路不正將來很容易出問題。”

  周揚想了想說道,王愛文聞言卻是猛然一驚。

  “你是說旅游產業不行?”

  “倒不是說旅游產業不行,而是要行得正,搞旅游不是像他王嚴善那么搞的,旅游就是旅游,哪有那么多的利益交換,舅舅你就等著看熱鬧吧。”

  說完周揚不由得笑了笑。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2015年馬上就要開始新一輪的巡視了,到時候金融,工商領域都是重點,就看這些膽大妄為的家伙經不經得起查了。

  ……

  年后上班第一天。

  一大早,周揚就帶著辦公室和一行人到各個機關部門開展工作慰問。,上午主要走訪了縣委辦公室和組織部、宣傳部三個單位。

  下午原本還要去公安局等幾個部門,但是中途周揚卻接到代理縣長張青的電話,說是群眾工作出了問題。

  放下電話,周揚立馬就讓秘書高松敏取消了行程,隨即就去了張青那邊,心底更是暗自感慨,開年上班第一天就出這種問題,看來當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重感冒還是得去醫院啊兄弟們,有病真不能拖,所幸現在好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后天估計就可以正常恢復更新了,到時候爭取爆發補回更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