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68章 邪路正路
  茶室里,周揚抬眼看了對面的王嚴善一眼,心里自然知道王嚴善的話不假,如果是那一位發話,這個問題當然不是什么難事。

  官場講究的說到底還是一個人字,沒有人什么都不是,就好比周揚自己,如果沒有遇到李文芳,他就要老老實實地被摁在教育學院繼續做他的副科長,至于去市委辦公廳,去市婦聯,那就是想都不要想。

  你說你有能力?說句不太好聽的話,十幾億人口里面,想找能力強的人簡直就是輕而易舉,沒有你周揚難道事情就不辦了?不是這個道理。

  現在的情況同樣是這樣,東江市下轄8縣1市,不是只有你望城跟黃江才需要發展,市里規劃的旅游路線,眼熱的人太多了,憑什么你王嚴善跟周揚就一定能拿下。

  “看來這一次王書記算是穩坐釣魚臺了,不過我們黃江可沒有你們望城這種運氣啊。”周揚含笑說道。

  “周老弟此話不假,不過我望城的運氣自然也是你們黃江的運氣,作為一衣帶水的鄰居,你們黃江跟我們望城的關系就不必多說了吧,只要這一次操作得當,未必不能聯手一次。”

  周揚聞言點了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但是對于王嚴善突然拋過來的橄欖枝,老實說周揚心底有一種本能的警覺。

  要知道,那一位的層次可是絲毫不比當初還未更進一步的何銘澤還要高上不少,這種層次的人物要說想給家鄉創造一點機會自然毫無問題,但是周揚心里很清楚,這位眼下雖然仍是身居高位,但是這一次換屆卻并沒有如愿以償更進一步,那豈不說明高層還有變動。

  周揚此時也有些嘆氣,早知道還有重來一次這種事情,當初就該好好把這些大人物的履歷看一看了,否則也不至于關于這一位最后的去向毫不知情。

  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這一位眼下的位置就是他能夠登臨的最高處,從這一點上來看,后面肯定是有故事。

  想到這里,周揚心底明顯有了定計,于是笑著說道:“那是當然,有王書記出馬,恐怕市里也得慎重考慮考慮,不過我們黃江基礎太薄弱,到底該怎么做我還要考慮考慮。”

  說完,周揚立即起身托詞去一趟衛生間,但是實際上一離開包廂之后,立馬就撥通了譚超然的電話。

  “我說你這家伙怎么現在有空給我打電話?”話筒里,譚超然的聲音聽起來心情似乎不錯。

  周揚也沒時間跟他墨跡,立即就打聽了一下那一位的情況,然而聽到他嘴里說出來的名字,譚超然卻猛然愣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怎么突然打聽這個?”

  周揚自然也意識到事情應該不簡單,于是就說明了一下情況。

  果然。

  譚超然下一句立馬就來了。

  “周揚,咱倆的關系你應該心里有數,現在上面的情況遠比你我想象的復雜,發展經濟是好事,但是如果摻和到這個層次的問題,我建議你還是慎重考慮。”

  “你問的情況我不清楚,不過我知道一點,當今這一位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不信你等著看,遲則五年,短則三年,必然有大動作。”

  片刻后。

  再次回到包廂里,周揚臉色如常地坐下來,抿了口茶水之后突然說道:“王書記,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如果要拿下這條路線,我們黃江要做什么?”

  在周揚看來,既然譚超然認為都要慎重,那自己也就沒必要跟王嚴善兜圈子了,直接擺開陣仗談就是。

  很顯然。

  聽到這句話,王嚴善明顯也被周揚的直接給弄的一愣,不過隨即就說道:“既然周書記這么直接,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實話實說,這次動這個念頭其實是有人牽線搭橋,至于是什么人我就不說了,但是你放心肯定是大有來頭。”

  “至于黃江做什么,說句敞亮的話,在他們這種人眼中其實不管我們做什么都很難入對方的法眼吧,無非就是在房產開發這一塊想分一杯羹罷了,你們黃江的情況我清楚,房產開發一直都比較滯后,如果有外部資金介入的話,未必不是好事。”

  茶室里。

  周揚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就變了,心中暗罵了一句狗娘養的,果然是無利不早起。

  我就說怎么這么好的事情偏偏王嚴善會送到自己面前,合著是在打房地產的主意。實際上王嚴善這句話無疑是等于捅破了窗戶紙,讓周揚看到了背后真正的意圖。

  只是可惜啊,他周揚還真就不吃這一套,不過王嚴善這個人太邪門,有些事情倒也不用做的太徹底。

  “哈哈哈哈,我就說你王書記人緣廣,沒想到連這種好事情都能碰得到,原本我還在想明年的經濟工作從什么地方入手,現在腦子里倒是一下子就清醒了。”

  周揚笑的很自然,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過話里的意思還是比較含糊,讓人一時間判斷不出來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王嚴善本來就是老狐貍,自然明白周揚這是在打太極并不急著表明態度,眼里頓時閃過一絲不悅,不過掩飾的很好并沒露出什么破綻。

  然而心里也在暗想,這個周揚倒是一個人物,難怪上任不到一年就能掌控黃江的局勢,而且為人比自己想象中也要深沉不少,跟他的年齡完全不相符合。

  但是王嚴善有信心,這么好的事情換做誰做黃江的縣委書記恐怕都會動心,他周揚如果不走這條路的話,就是有三頭六臂也休想把黃江的經濟搞上去。

  不過接下來周揚的動作卻讓王嚴善整個人馬上就變了個模樣,只見話音落下,周揚卻突然臉色一正地說道:“這樣吧王書記,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考慮考慮,等考慮好了再跟您聯系,今天時候也不早了,我看咱們還是回去吧,否則影響也不好,您說呢?”

  看似是在征求王嚴善的意見,但是周揚卻立馬就起身招手叫來了服務員,連給王嚴善思考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就買了單。

  ……

  在回黃江的路上,周揚腦子里一直都在思考這一次跟王嚴善見面得到的信息,毫無疑問,這個王書記十有八九是不能深交的,對方的底子自己沒摸清楚,而且從王嚴善的言行來看,這個人有極大的可能已經卷入了某個利益圈子里。

  最重要的一點是,通過王嚴善,他現在很清楚市里應該是有人盯上了黃江的房地產市場。

  說起來也正常,劉波一行被拿下之后,現在黃江可以說是暴露出了很多利益的真空地帶,在某些人眼里這就是一塊塊的肥肉,只要吃到嘴里那就是滿嘴流油。

  現在的權宜之計就是先通過王嚴善穩住這群人,然后盡快把縣里的發展規劃布局落實下去,到時候大盤子穩住了,自己才有余力來拒絕這些資本和權力的結合體。

  不過周揚心里也明白,王嚴善這個人自己以后必須留個心眼了,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他走的是歪路邪路,但是自己走的必須是一條正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