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67章 好風憑借力
  “既然周老弟都開口了,你還扭捏個什么勁,有話就直說,要是把你當外人了,今天周老弟就不會讓你進這個門。”

  客廳里,看到張海洋面露難色似乎有些難以啟齒,黃和平頓時就沒好氣地罵道,心底也是暗罵了一句上不得臺面的家伙。

  在黃和平看來,周揚年紀輕輕就已經身居縣委書記的高位,將來的前途可想而知,多少人為了能跟他攀上一點交情而絞盡腦汁,偏偏張海洋這個蠢貨有這份交情在而不自珍。

  實際上,在官場上有這種際遇的人自古以來就是少之又少,但凡出現一個,不敢說是雞犬升天,但是與之親近的人肯定也是多有受益。周揚的性格黃和平清楚,跟他交往用心即可。

  屋子里。

  被黃和平這么一罵,張海洋自然也知道現在不是他走神的好時候,只好硬著頭皮說明了來意。

  “周…周書記,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去黃江。”

  說完這句話,張海洋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不過臉上的表情明顯也輕松了許多。

  如果是以往的黃江他自然不會自找沒趣跑到這個地方去找難堪,但是現在黃江的縣委書記是周揚,而且黃江的政壇在周揚履新縣委書記之后也已經煥然一新,完全就不是過去的那個縣委書記和縣長的泥坑。

  客廳里。

  周揚點了點頭也沒說話。

  實際上張海洋還沒開口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了這一點,黃和平帶他來見自己,如果再猜不出來的話那就真的是太愚蠢了。

  當然,張海洋到黃江去工作自然是百利而無一害,一方面他跟張海洋畢竟本身就很熟,另一方面自己又是黃江的縣委書記。只不過張海洋真去了黃江的話,放在什么崗位上合適呢?

  目前黃江縣的常委會上,自己的控制力確實遠超從前,組織部部長劉建、常務副縣長徐克平、縣委辦主任陶陽、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陳平等等都是自己的人,而且還是屬于死忠分子。

  縣委常委副書記程海燕雖然算是一個中立派,好在她本身也是對事不對人,而且到現在為止,程海燕還沒跟自己唱過反調。

  至于代理縣長張青,說起來周揚對此人的看法其實一直都比較復雜,張青是個能人不假,可以說算得上是老而為妖,眼下迫于很多壓力張青雖然為自己馬首是瞻,但是老黃江一脈向來就是自成一系,這一點黃江人心里都清楚。

  即使經過自己連番出手,早就已經把所謂的新老黃江都打散了,但是這種根深蒂固的想法和念頭,不經過幾年時間的洗練和人員更換想徹底抹除幾乎不可能。

  而張青這位代理縣長,現在手上掌握的關鍵崗位可是一點都不比自己少,搞發展可以,但是要想弄個人進來搶位置的話,那就未必能稱心如意了。

  想到這里,周揚不由得瞇起了眼睛,過了好一會兒才盯著面前的兩人說道:“去黃江不是不可以,但是教育局你肯定是去不了了。”

  其實按照張海洋現在擔任的職務,從望城縣教育局一把手平調到黃江鄉教育局擔任一把手基本上問題不大,但是黃江縣教育局的局長是張青的人。

  不管張青目前是迫于黃江的政治局勢才向自己靠攏也好,還是為了保全老黃江一脈的實力選擇跟自己站到一起也好,周揚在短時間之內都不打算再動張青的人。

  至少在黃江的經濟出現復蘇之前,他需要以為穩為主,到時候不管是什么新黃江還是老黃江,在經濟發展的大局面前,都只能聽自己這個縣委書記的,即使是張青也無法抵擋這種發展的潮流。

  老黃江人因利益而自成一體,也必然會因為利益而分崩離析,這是天底下最大的道理。

  “不用不用,周書記,只要能去黃江,哪怕讓我降一級我都愿意,說實話,望城……望城這邊我如果不走的話,王書記早晚都會對付我的。”說這句話的時候,張海燕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但是周揚卻突然面色一冷,隨即就皺了皺眉頭。

  “張哥,剛剛黃老哥說的對,咱們都是自己人,我也沒把你當外人,所以看在我們倆以前交情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建議,王嚴善同志能做到縣委書記的位置上,為人性格怎么樣不好說,但是胸懷和格局未必有你說的這么不堪,在沒有真憑實據之前,說話最好不要太過了,老話說得好,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這種話我只說一次。”

  客廳里。

  周揚一句話說完,張海洋聞言頓時臉色通紅,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畢竟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他哪里還聽不出來周揚話里的意思。

  “這樣吧,我們黃江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搞經濟發展,脫貧的任務第一,馬上經開區這邊的工作壓力會比較大,我看你可以去擔任一個副主任,你沒意見吧?”

  客廳里,聽到周揚的話,張海洋可以說完全是喜出望外了。

  經開區副主任?即使不是一把手那又怎么樣,那也是實權正科級,最重要的是經開區是副處級單位,將來自己未必就不能扶正。

  自己在市教育局擔任辦公室主任兩三年,又去望城縣做了好幾年的教育局局長為的不就是能進入副處級領導序列么。

  一時間,張海洋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心里更是感慨萬千。

  自己眼里看起來遙不可及,甚至是費盡心思去爭取的崗位,周揚僅僅是一句話就解決了,這種差距除了讓人心生敬佩以外,根本就難以相信幾年前周揚還是一個大學里面的小辦事員。

  “沒意見,周書記,我……”

  客廳里,見張海洋想說什么,周揚已經起身擺了擺手,見狀黃和平哪里還不明白周揚的意思,立即就主動提出來要走。

  周揚也不留兩人,于是客套了兩句就徑直把人送出了門。

  從周揚家出來,兩人上了車不等張海洋說什么,黃和平立即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語重心長地說道:“小張啊,不是我說你,周書記這個人你也不是第一次見了,他的為人怎么樣你我心里有數,但是你今天的表現確實很不堪啊。”

  “一句話,用心交往就可以了,太刻意了反而顯得疏離,這幾年你走動的少了,以后還是多用點心吧。”

  張海洋似是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心底也有些懊惱,這兩年他跟周揚之間的走動確實少了,尤其是周揚進入正處級領導序列之后,不管是心理作祟還是抹不開臉面所致。

  “我知道了黃局。”

  ……

  而另一側。

  等兩人一走,周揚這才暗自嘆了一口氣。

  相比于黃和平,張海洋確實太嫩了,將來的仕途不會走得太遠,反倒是黃和平經歷挫折不僅僅沒有失去銳氣,反而越發內斂沉穩,這種人一旦有機會,再次爬起來的可能性極大。

  很顯然,從黃和平的態度上來看,這位黃局長是把寶壓在了自己身上,想到這里,周揚頓時就有些哭笑不得。

  眼下他還是個任期不滿一年的縣委書記,黃和平一個擔任了六七年正處職務的局長竟然反過來在自己身上押寶,真不知道他是哪來的自信。

  但是不得不說,這一次黃和平跟張海洋確實給他帶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那就是隔壁的望城縣竟然也有意搞旅游產業。

  眾所周知,旅游這個東西往往會涉及到相當廣泛的一片區域,相比于黃江縣,老實說望城搞旅游項目的機會確實更大。

  原因很簡單,望城縣的旅游資源要比黃江豐富,轄區內有三個景點至少算得上是小有名氣。

  一個是小望山,因為獨特的地理地貌小有聲譽,一個是小望山山腳的炮擊陣地遺跡,據說是當年抗戰的時候留下來的,還有一個就是小望山不遠有一片非常出名的荷塘,面積非常大,荷花盛開的季節一眼看過去確實很有觀賞性。

  但是這樣一來的話,那他們雙方可就成了競爭關系了。

  ……第二天一早。

  周揚吃完早飯陪閨女丫丫玩了一會兒就開車去了市委市政府大樓參加會議,今天召開的是年終工作會,會議的議題就是總結2014年的全市經濟工作,提出2015年的工作規劃。

  因為材料早就已經提前下發過,所以周揚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新奇感,真正讓他感興趣的,主要還是市委書記黃進華跟市長彭潤生的講話。

  會議室里,周揚趕到的時候已經是座無虛席。

  今天過來參加會議的除了市委班子成員和各市直機關的負責人以外,還有東江市下轄各區縣的一把手。

  周揚作為整個東江市乃至南江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第一次出現在這種場合,自然難免引起很多人的關注。

  不過相比于周揚的年紀,不少人更是暗暗驚嘆于這位周書記上任之后的強力手段。

  不僅僅一舉打掉了黃江縣多年的貪腐集團,甚至還掀翻了好幾個市委常委,這可不是那些沒有根腳的縣委書記能做到的。

  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呂平是一個五十多歲即將離退的中老年男人,周揚簽字的時候,這位呂主任在邊上笑著說道:“不服老不行啊,看看小周書記就更發現自己老了,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到了做爺爺的年紀。”

  會場里,正在簽字的周揚也是一愣,他倒是沒想到這位一開口竟然來了這么一句話,看來前段時間反腐造成的影響或多或少要浮出水面了,只不過他沒想到第一個給自己上眼藥的竟然會是呂平這么一個不進班子的政府辦主任。

  實際上不僅僅是周揚,就連會場里的其余幾個人一時間也面露異色。

  呂平確實是在開玩笑不假,但是眾人又不傻,當然聽得出來多少有些擠兌周揚的意思,只是兩人的級別都是正處,這么擠兌人未免有失身份。

  雖然一般秘書長跟委辦主任都是要進班子,但是東江很特殊,秘書長另有其人,呂平只是擔任政府辦公室的主任,兼著副秘書長的職務,所以級別還是正處。

  因此這句話如果是市委書記黃進華或者市長彭潤生嘴里說出來,哪怕是正牌的市委秘書長嘴里說出來都自然不足為奇,但是如果是出自呂平之口的話,那就有些倚老賣老了。

  然而。

  眾人更沒有預料到的是,聞言周揚正好放下手里的簽好字筆,轉身就來了一句:“呂主任要是老了,那咱們可就都要回家抱孫子咯。”

  一句話說得周身的一眾一把手們都面帶詫異地朝他看了一眼,心里更是暗暗好奇,這一位倒真是口直心快,雖然話都是平常的話,但是周揚這無異于是把自己拉到了跟呂平同一個輩分,半點便宜都沒讓這位呂主任占到。

  好在呂平倒也不介意,只是笑著說了句‘都坐吧,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

  然而周揚卻很清楚,自己跟這位呂秘書長肯定是尿不到一個壺里,畢竟這一次黃江強力反腐得罪的人不在少數,據說其中就包括呂平,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當初反腐打掉的那些人里面就有這位呂主任的一個子侄輩。

  上午9點半,會議正式開始。

  隨著一眾市委常委們紛紛入場坐上主席臺,會場內立即響起一陣歡快的進行曲,臺下眾人更是掌聲雷動。

  等一眾領導落座之后,主持這一次會議的市委書記黃進華這才宣布會議正式開始,而第一次參加這種會議,周揚自然免不了把一眾市領導好好打量一番。

  市委書記黃進華跟市長彭潤生他都見過,市委組織部部長方艷林也熟悉,但是其余的一些領導周揚就僅僅只是認識了,還談不上很了解。

  按照會議慣例,市委書記跟市長先講話,這也是這次會議周揚重點要關注的內容。

  只是令他有些失望的是,市委書記黃進話基本上是按照先前下發的內容進行照本宣科,除了回顧2014年全縣的各項工作以外,其他的他基本上都提前看過材料。

  唯一不一樣的內容就是在講話中,黃進華提出來要利用5年左右的時間,也就是在國慶70周年的時候實現全市范圍內的脫貧目標。

  聽到這句講話的時候,周揚心底不禁在冷笑,黃進華這是沒把黃江縣當作東江的地域吧!

  5年時間,呵呵,說的不好聽點,如果不是自己用強力手腕,黃江別說脫貧了,恐怕連腐敗分子都打不下來。

  好在接下來市長彭潤生的講話多了些干貨,按照彭潤生的意思,脫貧的目標雖然很重要,但是要脫真貧,不能搞形式主義。

  這一點周揚很看重,黃江的情況特殊,如果僅僅只是需要一個名義上的脫貧那對于解決黃江的問題無濟于事。

  除此之外,彭潤生有一點意見周揚很有想法,那就是圍繞東江,以東江沿江經濟帶為核心,打造一條甚至是幾條輻射到全市范圍內的旅游經濟線,可以說這是今年講話中的亮點。

  以往東江市雖然也有提出發展旅游產業的規劃,但是在周揚看來基本上都是換湯不換藥,也就是今年的這個說法算得上是十分具體。

  不過這個旅游路線到底怎么弄,會覆蓋哪些區域,周揚覺得這里面的文章很多,盯著的人恐怕也不少。

  所以上午的會議,周揚立馬就打了一個電話給黃和平問清楚了關于望城縣縣委書記王嚴善的情況,因為按照先前從張海洋口中得到的消息來看,望城縣的這位王書記恐怕也跟自己一樣在打相同的主意。

  吃過飯。

  下午的專題討論會上,周揚跟王嚴善正好是一個小組,因為沒有市領導在場,眾人自然也就隨意了不少。

  不過周揚也沒發言,只是聽著眾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語地打機鋒,實話半點沒有,全部都是雞毛蒜皮。

  聊了足足有小半個鐘頭之后,周揚見坐在自己對面的王嚴善起身出去,他想了想也從桌子上拿了手機離開了會議室。

  走廊上,周揚點了根煙,過了好一會兒才看到王嚴善從衛生間里出來,兩人四目相對,王嚴善反倒是第一個回過神。

  “周揚周書記,哈哈哈哈!真是聞名已久啊。”

  “不敢不敢,王書記才是聲名在外,你們望城三年脫貧五年生產總值翻三番的壯舉可是我們學習的目標。”

  這句話說的是望城縣當年從貧困縣到脫貧一共花了5年時間的事情,當時因為政策的支持,望城縣3年就完成了脫貧的目標,然后5年時間生產總值就翻了三倍。

  在周揚看來,即使是因為有政策的支持,但是能做到這一點,也足以說明時任縣長王嚴善這個人的能力。

  要知道當時的望城縣縣委書記可是高配市委常委的陳德霖,此人現在已經是隔壁安山市的市長,也是一個強力的人物,跟這種人搭班子干活還能干的有聲有色,王嚴善的能力當然差不了。

  只不過按照黃和平跟張海洋的說法,這個王書記似乎也有一插足旅游產業。

  “說笑了,我們望城跟你們黃江那可是一衣帶水的兄弟關系,不過實話實說你們黃江這幾年的發展確實滯后了不少啊。”

  周揚點了點頭,他當然聽得出來王嚴善這句話里面并沒有什么輕視黃江的意思,完全是實事求是地就事論事。

  只不過周揚也沒想到王嚴善接下來的話鋒卻陡然一轉說道:“不過我看黃江的發展也快了,有你這位周書記在問題不大,怎么樣,周書記如果有空的話要不我們找個地方聊聊?”

  說著王嚴善就看了看時間,見距離下課還有半個小時,立馬就招呼周揚出門。

  聞言周揚倒也不猶豫,畢竟參會的眾人都清楚,上午的會議連總結和規劃都出來了,那下午的討論自然沒什么意義,無非就是市委搭臺,給下面的人創造一個交流的地方。

  很快,兩人就在市政府大樓不遠的地方找了一家茶館,落座后周揚點了兩壺茶,一盤花生米,隨即就這么吃著花生米喝著茶聊了起來。

  但是王嚴善一開口,周揚就大吃了一驚,似乎完全沒想到王嚴善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但是談話說問題竟然這么直接。

  “周書記,我看咱們望城跟黃江,這一次不如索性聯手一次把市里的旅游路線搶一條過來。”

  茶室里,周揚聞言心中立即一動。

  很顯然他猜測的很對,王嚴善也跟自己一樣在打旅游線路的問題,但是老實說,不管是望城還是黃江優勢都不大。

  同樣,周揚也很清楚,別看旅游這么個可有可無的東西,但是帶來的利潤絕對不虛,如果真的能拿下一條線路的話,那黃江縣用來改善交通條件的資金可能就有著落了。

  只不過這塊肉確實不好吃啊,打死周揚他也不會相信市里沒有規劃就敢提出這種計劃,所以他的確好奇王嚴善究竟有什么辦法能吃下其中一條路線。

  所以想了想立即就問道:

  “王書記有什么高招不成?據我所知,彭市長應該是對這幾條路線有了明確的規劃吧?”

  在周揚看來,市長彭潤生并不是那種喜歡說空話套話的領導,相比于市委書記黃進華明顯更加務實,既然他敢說線路出來,那就說明市里的相關部門肯定已經做好了極為明確的規劃。

  在這種情況下想說動市委市政府改變原有的計劃,要么是省里的意見,要么是原有的規劃有問題,否則幾乎不可能。

  王嚴善這個人是有本事不假,但是天大的本事也頂不住板上釘釘的事情,除非……想到這里,周揚心中頓時一動,隨即就抬頭朝王嚴善看過去。

  果然。

  聽到他的話,王嚴善立即就笑著說道:“周老弟,你我都是官場中人,有些事情就不用點的太透了吧,你我的話不好用,但是有人的話好用啊。”

  聞言,周揚頓時就笑了,果真是好風憑借力啊!只不過,這跟他們黃江有關系嗎?那一位可是半點也不沾黃江的邊啊。

  (真的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去了一趟醫院,燒終于退了,嗓子突然又劇痛起來,真特么的無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