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66章 故人來訪
  隨著時間流逝,2015年的元旦也悄然而至。

  1月初。

  在位于東江市市中心的一家新開的西餐廳里,周揚看著眼前的女人,但是聽到她嘴里的話卻差點被氣死過去。

  “你確定你要這么干?不跟上級的領導再請示一下?我可是知道不聽話的下屬是會容易被打屁股的。”

  老實說,如果田若男這個女人說話再中聽那么一點的話,不說別的,就憑她這兩條腿也活該她好看一輩子。

  但是一開口就全壞菜了,整一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行了,你也別轉移話題說這些有的沒的,還是談正事吧。影視基地我是想建的,但是不想做一攬子買賣,最好的結果就是能作為一個招牌一直做下去。”

  坐在茶幾邊上,周揚慢條斯理地用手里的搪瓷勺攪拌著面前的一杯咖啡,咖啡的香味混雜著奶香吸入鼻孔給人一種眩暈感。

  老實說,周揚是真的不喜歡喝這種東西,但是女人似乎總是情有獨鐘,當初李文芳是這樣,田若男是這樣,家里安曉潔就更不提了,幾乎每天都是需要咖啡續命的人。

  “做出招牌?”田若男明顯有些驚訝,隨即也很快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在她看來,搞個影視基地而已,需要什么招牌?

  “具體的意思就是借用你們這部電影帶來的流量徹底把影視基地炒作起來,讓它變成一座真正的影視基地,而不是那種用一次就徹底丟棄的玩具。”

  “當然,也不一定要作為影視基地而長期存在,如果它有足夠的潛能的話,我們未必不會考慮圍繞它打造一個旅游勝地。”

  “什么?打造旅游勝地?開什么國際玩笑,你們這里有什么東西能打造旅游勝地,再說了這不應該是你們東江市委市政府應該規劃的嗎?什么時候你們黃江縣也有這種權利了?”

  田若男顯然并非是門外漢,對政府體制內的這一套運行規則還是略知一二,而且她也被周揚話里的天真給嚇了一跳。

  不是她看不起黃江,而是黃江那個地方想做旅游產業在她看來確實有些天方夜譚。

  包廂里,看到田若男的反應,周揚也是一陣無語。

  本來你龍城文化背后最大的投資人來一趟黃江就很不容易,如果不是為了商量雙方合作的事情,你田老板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在黃江這么個窮縣僻壤。

  但是你今天來,到底是來給自己找茬的還是給自己幫忙的。

  “確實是市委市政府規劃的不假,但是黃江要發展就要錢,市里不給我錢還不能自己想辦法?”

  “再說了,合作的項目都談好了,我再去跟市里哭窮也總比影子都沒有就跑到市里化緣來的希望更大吧。”

  田若男點了點頭,道理確實是這個道理,沒有領導喜歡空口無憑的下屬,只不過對于周揚拿自己龍城文化當槍使,她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等等,按照你的意思,只要我們答應跟你簽協議把老西街那一片打造成影視基地,市里就會給你撥款?”

  聞言周揚既沒點頭也沒搖頭,而是說了一句十分莫名其妙的話。

  “不能這么說,只能說我個人很感謝市里對我們老城區改建工作的支持。”

  聽到周揚的這句話,田若男瞬間就惱了,臉上赫然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她知道周揚的臉皮很厚,也知道這家伙十有八九學到了厚黑的精髓,但是也萬萬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啊。

  這句話的意思太清楚不過了!

  按照周揚的說法,那意思就是我這個項目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你需要我這個項目的材料,然后憑此去申報市政府的專項撥款?而這筆錢也將會完全用在老城區的改造上面?

  合著我們龍城文化最大的作用就是免費給你們搞老城區改造工作當了一回工具人唄,而且自己還要出錢出力搞基地建設,你們黃江縣一分錢沒掏,項目也啟動了,專項撥款也拿到了,等于是空手套白狼?

  此時此刻。

  田若男很想說一句:等你把老城區改造完了我再來可以嗎?

  “不過你放心,至少我可以向你保證,這個影城是會真實存在的,而且老城區最后呈現出來的效果會比你們這個系列的作品期望的更好,你真不信的話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包廂里。

  田若男久久都沒有說話,盡管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個混蛋面前被氣到臉色發青,但是現在看起來,這家伙也真的很非同一般,有時候自己總覺得他壓根就不是個27歲的年輕人,而是個57歲的官場老油子。

  不過周揚的能力和眼光確實很不錯,至少之前龍城文化幾個系列的ip市場反應都極好,而這些IP都是這個家伙操刀弄出來的。

  “哼,投機取巧。”

  周揚當然聽到了田若男這句話,不過他也沒有反駁什么,你說我投機取巧也好,渾水摸魚也罷,確實如此,他甚至都不用反駁。

  因為市財政局的錢袋子向來就是收縮得厲害,不拿出點真家伙,這幫人是絕對不會發善心的。

  黃江雖然是貧困縣,但是上面的政策可不見的會有多么的照顧,不給你拖后腿就已經算是不錯的。

  “算了,看在你那幾個人情的份上我這次就幫你一回,不過你要確定好,確實是整個老西城的三條街,別到時候項目啟動了你又跟我說是整個河口鎮。”

  見周揚點了點頭,田若男就跟來的時候一樣,走的時候同樣不拖泥帶水。不過對于這個女人的習慣和性格,周揚也早就了解了,倒是沒有覺得太過于奇怪,只是獨自一個人慢條斯理地吃完了點好的飯菜這才回了家里。

  不能浪費啊!

  浪費太可恥!

  來黃江快一年的時間,安曉潔最終還是跟周揚的父母一起住在了東江的老房子里,不過周末的時候周揚多半回回家住上兩天。

  客廳里。

  周揚剛坐下來突然就接到了一個熟悉的電話,是市水利局局長黃和平打過來的,問他有沒有時間,下午想過來找他聊聊。

  早年周揚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科員的時候,當時就已經是東江市教育局局長的黃和平就十分看好他,后來隨著周揚一路直上,黃和平更是緊跟不掉。

  這么多年兩人雖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利益來往,但是黃和平這個人貴在活得真實,所以周揚也是存了真心交往做朋友的想法,自然不會拒絕黃和平。

  只不過他沒想到黃和平的速度會這么快,掛斷電話還不到1個小時他就聽到了客廳外面的敲門聲。

  等拉開門一看,喲!可不就是黃和平么。

  “哎呀呀,我就說吧,搞不好今天咱們還要勞煩周大書記給我們親自開門。”

  聞言,周揚自然呵呵笑了笑,他倒是知道黃和平就是這副性子,很富有生活趣味的一個人,只是可惜走錯了路,黃江那個地方他不該去。

  “還認識他不?張海洋,小張。”

  門口。

  周揚剛想讓過過道把人叫進來,聽到黃和平的話也是一愣,隨即就笑起來說道:“你這個黃老哥盡開玩笑,張主任難道我不認識?”

  跟黃和平一起來的赫然是當初市教育局的辦公室主任張海洋,不過自打三年前參加過周揚的婚禮之后,張海洋就被下放到下面縣的教育局去干一把手,這幾年倒是沒見過面,只是保持了通話和短信聯系。

  “怎么?張主任今天也正好回城里?”

  “沒有沒有,周書記您別聽黃局的,他是領導調侃我呢,我這回回來是有事請教黃局他這位老領導,這不他一聽您也回市里了就拉著我過來。”

  張海洋說話之間明顯要比以往顯得拘束一些,其實也無可厚非,主要是因為周揚現在的身份確實太不一般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能想得到幾年前的一個小科員現在已經成為了黃江縣的縣委書記,要知道張海洋當時跟周揚認識的時候就已經是教育局的正科級辦公室主任,但是這都好些年過去了,他仍然還在正科級的崗位上,只不過從市局的辦公室主任變成了縣教育局的一把手。

  客廳里。

  因為周向軍和王愛萍夫妻倆一大早就帶著媳婦和孫女出去逛了,周揚倒也難得清凈一個人想點事情。

  把兩人請進客廳坐下來,周揚這才問起事情的始末,屋子里三個人的氣氛明顯變得嚴肅不少。

  “周老弟,事情是這樣的,小張他這個人你也知道,做事情嘛規規矩矩,壞就壞在一張嘴上,望城縣你知道吧?”

  周揚點了點頭。

  望城縣就是黃江隔壁的一個縣,兩哥縣城素來有競爭關系誰也不服誰,只不過自打前些年望城出了個大領導之后這種競爭關系就少了很多,有了直達天聽的領導,各種資源扶持自然是拿到手軟,張海洋就是在這個地方擔任教育局局長。

  “望城的縣委書記是市里黃書記的人,當然這些關系你不用去理會,問題就在于這位黃書記前一段時間提出了要把望城縣打造成旅游大縣,小張呢口直心快,覺得這個想法是異想天開,所以發了幾句牢騷,結果不知道怎么就傳到縣委書記耳朵里去了。所以你看這……”

  客廳里。

  周揚聞言自然是立馬就明白了事情的情況,但是黃和平說得沒錯,這確實是禍從口出,你一個教育局的局長,去點評旅游工作干什么?別說是旅游大縣了,人縣委書記就算是提出來要建設一個硅谷,你愛聽聽著,不愛聽就別聽,發什么牢騷。

  “那現在是什么情況?”

  “很簡單,既然得罪了縣委書記,他哪里還會有好果子吃,這不急匆匆地找我來了,說是聽到了風聲,縣里要把他調任的縣工會或者什么地方去任職,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縣長確實有點格局不大了。”

  屋子里黃和平略帶著一絲鄙夷地說道,周揚聞言倒是贊同他這個說法,畢竟他自己也是縣委書記,但是老實說如果耳朵里聽到有縣直機關的一把手說自己的政策是狗屁,他雖然也會不高興,但是斷然不至于到公報私仇的地步。

  當然,這里面也不排除有其他的因素,畢竟一個縣委書記的決策考慮到的因素都是十分復雜的。

  “不過我個人認為,小張這次被人盯上,十有八九是擋了別人的路,倒不一定是因為一句話的原因就得罪了縣委書記。”

  周揚聞言深深的打量了黃和平一眼,畢竟姜還是老的辣啊,雖然在黃江折戟而回,但是黃和平的政治眼力依然還在。

  “那你有什么打算沒有?”

  客廳里,周揚沉默了片刻突然朝張海洋問道。

  因為他很清楚,既然黃和平這么慎重地帶張海洋來見自己,那自然不是為了給自己講個故事,故事雖然好聽,但是縣委書記的時間不是這么好耽誤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