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60章 縣委書記的秘書
  辦公室里。

  劉建當然知道周揚問的是什么事情,說到底,他今天來找周揚也是為了這個事情,只是沒想到周揚先考察了自己對組織部工作的理解。

  對于周揚這位縣委書記的考察,劉建當然是穩如泰山,但是對于給縣委書記選秘書這件事情,劉建就有些步步小心了。

  “書記,名單我已經擬好了,一共是3個人選,都是從機關和下面的鄉鎮里挑選的普通科員,這幾個人的年紀都不大,最大的只有25歲,最小的是今年剛剛入職的大學畢業生。”

  說著劉建便從文件夾里拿了一份名單出來放到了周揚的面前。

  實際上。

  對于這一次給自己選秘書的事情周揚其實還是有所考慮的,一方面秘書的人選年齡不宜太大,畢竟自己這位縣委書記也才27周歲,總不能找一個比自己的年齡還要大很多的秘書。

  另一方面,擔任自己秘書的人最好是具備一定的工作經驗,眼下黃江縣馬上就要大張旗鼓地開展經濟改革工作,如果是一個初入仕途的新人,周揚覺得這個秘書多半還需要調教很長一段時間,這對自己開展工作無疑很不利。

  所以聽到劉建的話,周揚幾乎立馬就把那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給排除在外了,最終的人選自然就落到了剩下的兩個人上面,一個是來自縣委辦公室秘書科的科員劉俊,一個則是來自下面鄉鎮的政府辦文員高松敏。

  這兩個人都是工作了2年以上的基層公務人員,經驗相對來說比較豐富,但是因為工作年限不長,身上也沒有太多明顯的烙印。

  不過從基本的信息來看,周揚還是比較中意那個叫高松敏的年輕科員,因為在高松敏的履歷中,周揚看到了一條自己很感興趣的內容,那就是高松敏竟然在大學就讀期間曾經做過一次很深入的關于市場品牌情況的調研,而且據此還發表了一篇質量很不錯的文章。

  反觀那個劉俊,雖然是211大學畢業的本科生,但是履歷確實沒有什么讓自己眼前一亮的地方。

  不過這種事情,周揚自然不會立馬表態,最起碼也要放一放才是領導之道。

  “這樣吧,名單你先放在我這里,我抽空看看具體的情況再做決定。”

  辦公室里。

  劉建聞言自然也不多說什么,點了點頭就出去了。

  但是隨著縣委組織部暗中考察年輕干部的消息傳開,一時間整個黃江政壇不少人都知道了縣委書記周揚正在物色聯絡員也就是秘書的事情。

  而隨著這個風聲一出,不少人都在紛紛等著看誰究竟會被縣委書記看中,然后一躍成為縣委書記的秘書,從而實現魚躍龍門的壯舉。

  ……

  對于隘口鎮鎮政府辦公室的文員高松敏來說,當初從省財經大學通過選調生的通道來隘口鎮工作確實是一個極其無奈之舉。

  一方面,他在大學里學的那個市場營銷的專業,作為一個本科生想找到一個好的工作確實很難。

  另一方面,女朋友江瑜在畢業前就已經通過了事業單位的編制考試,成功拿到了進入黃江縣實驗小學的入職通知。

  而女朋友的打算就是希望兩個人能在一個地方,而不是將來異地分居,這樣即使是她同意兩個人的婚事,家里十有八九也會反對。

  相比于江瑜的父母都是縣城事業單位正式職工的家境,出身農村的高松敏確實沒有太大的余地。

  而且作為隘口鎮本地人,高松敏覺得如果能回到家鄉工作委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有時候事情的現實往往要比理想殘酷的多,在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成功選調到隘口鎮擔任鎮政府的辦公室文員之后,高松敏原本以為他跟江瑜的婚事會水到渠成地得到對方父母的同意。

  但是事實卻是,在入職半年后,江母就提出希望高松敏能想辦法去城里上班,而不是在隘口鎮這種邊角角落做一個收入不高,地位也很尷尬的辦公室文員。

  對于出身貧寒的高松敏而言這自然是一個難以完成的任務,要知道雖然黃江縣縣城的機會很多,但是如果沒有一點人脈的話,他一個普通的鎮政府辦公室文員,怎么可能會得到調動的機會,更別說是直接調到縣城。

  所以半年后,盡管高松敏一再委曲求全,但是兩人最終還是分手了。

  緊接著曾經跟自己海誓山盟的江瑜立即就在父母的安排下跟一個所謂的門當戶對的同齡人結了婚。

  而自己在在隘口鎮政府辦公室蹉跎了整整3年,雖然去年他也再一次找到了合適的對象,并且在年底順利完婚,但是在高松敏的心里其實一直都憋著一股勁。

  他不相信自己一個重點大學的畢業生就一定會一輩子窩在隘口這么一個小地方,不過只有踏入仕途才知道,官場上的任何一次升遷和調動都可謂是艱辛無比。

  否則以他的學歷和文筆能力,也不可能3年時間還寸步未動,而那些跟自己一起考上編制的人里面,已經有同齡人完成了從普通的科員到副科級的轉變。

  辦公室里。

  高松敏從縣委黨校青年干部培訓班回來已經有足足一個月的時間了,但是他的工作內容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仍然是做著最基礎的文書工作。

  對于這種工作其實高松敏早就已經厭煩了,但是處于生活的壓力,再加上他本身又是一個對自己比較嚴格的人,所以盡管心里有一百個不愿意,但是高松敏還是把每一件工作都做得一絲不茍。

  只是可惜,很多時候認真并不代表著就一定能出人頭地。

  就比如現在,他正在寫的這份關于隘口鎮2015年經濟工作規劃的材料,原本這種材料是輪不到他一個小文員來寫的,但是辦公室主任開完會回來就把工作扔給了他,而且給的時間很短只有一個下午。

  哼哧哼哧地寫完材料,時間已經到了晚上10點鐘,等他回到家,妻子孟玲還在等著他回來。

  “不好意思啊老婆,今天真的沒辦法,任務太緊了。”

  “沒事,我早就已經習慣了,早點洗洗睡吧,明天一早還要上班。”

  聽到孟玲淡淡的聲音,高松敏心底不由得一緊,他知道婚姻里最可怕的就是這種習慣和冷淡,很多習慣久而久之就成了問題。

  但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的工作,高松敏也有些無奈,今天原本是他跟孟玲結婚1周年的紀念日,兩人早就約好了今天一起去外面吃頓飯,但是結果……

  “哎,老婆,實在是不行,我看我還是辭職吧,看看能不能重新考一個教師編制。”

  屋子里黑色的潮水淹沒了所有的畫面,只剩下高松敏嘆氣的聲音,然而孟玲聞言卻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隨即就沒有其他的話。

  第二天一早。

  高松敏來到辦公室,很快就被辦公室主任吳勇軍叫到辦公室里,然而吳勇軍一開口高松敏就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花了一個晚上熬夜寫出來的材料,這位吳主任竟然認為完全不能用,而且還讓他今天再加加班重新擬一份。

  這一下子高松敏就是泥捏的也有了幾分火氣,頓時就忍不住說道:“吳哥,重新寫一份沒問題,但是今天時間真的來不及,我手頭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你看明天我再寫行不行?”

  但是聽到他的這句話,吳勇軍立馬就皺了皺眉頭,隨即就板著臉說道:“算了,還是不耽誤你這位大才子的時間了,我找其他人寫吧。”

  說完也不理會高松敏,竟然直接就當著他的面把昨晚高松敏寫的那份材料交給了辦公室里另外一個人,而且還囑咐他直接在這個上面改一改。

  高松敏見狀哪里還不知道吳勇軍這是在刻意針對自己,當即也不遲疑直接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但是很快,他就接到辦公室里調整工作內容的通知,吳勇軍竟然直接就把他手上原本負責的幾個重點工作交給了另外的人,而是讓他卻負責辦公室的后勤和文書這種類似于打雜的事情。

  辦公室里。

  看到群里的通知,高松敏心底頓時就一片死灰,昨天晚上原本是一閃而逝的那個想法徹底就按不住了。

  只見他沉思了片刻,隨即就提筆找了一張空白的稿紙,很快就起草了一份簡潔的辭職申請。

  然而,正當高松敏拿起這份火熱出爐的辭職申請剛想去找負責組織人事工作的副書記時,桌子上的電話突然就響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