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55章 小舅子的春天
  東海市。

  浦江新區。

  闊別大半多年的時間再次回到家里,周揚看著屋子里幾乎沒有什么變化的樣子,心里自然多少有些感慨。

  保姆紅姐因為閨女初中畢業之后在9月份就回了湘南去讀書,所以盡管夫妻倆覺得有些可惜,不過還是在給了一份很厚實的紅包之后讓小舅子安曉峰把紅姐母女倆送上了回湘南的火車。

  所以現在家里說起來其實只有安曉峰一個人在住著,不過10月份國慶節的之后,安曉峰給安曉潔打了個電話,說是要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安曉潔想了半天才跟周揚說了自己的猜測,安曉峰這家伙十有八九是談了女朋友,所以才動了這個心思。

  好在屋子里雖然沒有人住,但是樓上胡勝利倒是也沒忘了這回事,每個禮拜就會讓家里的保姆下來把屋子打掃一遍,所以盡管將近一個月沒有人住在屋子里,但是屋子里仍然顯得十分干凈。

  “爸媽,我看你們不如還是回東江住算了。”

  見父母在屋子里東看看西翻翻,赫然一副擔心家里沒人住東西會壞掉的樣子,周揚忍不住提議道。

  可結果話剛說出來就被老娘王愛萍白了一眼,意思是東西壞了就壞了,但是也別想把他們兩個老的跟寶貝孫女分開。

  丫丫這丫頭倒是不認生,剛一進屋過了還沒一會兒功夫,就纏著安曉潔上樓去了胡勝利那邊,說是給胡爺爺胡奶奶送禮物。

  這一次從黃江回來,周揚倒是真的帶了不少特產,都是些水產品,沒辦法,東江這邊熟人多,見人不得人手送一份。

  所以這一次回來,一家人雖然是開了車,但是后備箱里差不多裝的都是東西。

  “老周,你可算是回來了,怎么樣?今天就不開火了吧,我爸媽可是說了,一定得把你這位大書記請上去一起吃飯。”

  沒過一會兒的功夫。

  胡勝利果然就蹭蹭地跑下樓,硬拉著周揚上去吃中午飯,周揚也沒轍,只好依著這家伙全家都跑樓上蹭飯去了。

  不過半年多沒見,胡勝利倒是胖了不少,小日子明顯過的越發滋潤了。

  其實上次跟田若男通電話的時候,周揚就猜到了胡勝利的勝利文化應該發展得不錯,不僅僅自身的業務規模急劇擴大,而且合作的渠道也越來越多,現在差不多已經成了龍城文化的戰略合作人。

  今年8月份,雙方出資打造的一部網絡ip電視劇,可是一下子就超過了同期其他所有的作品登上了排名第一的位置。

  就不說胡勝利了,連自家老表王勇成天都樂呵的跟個彌勒佛似地,說是當初幸虧聽了周揚的話投資了勝利文化,完了立馬又給周揚家里送了好幾大箱子的茅臺酒過來。

  “這個情況我還真不大清楚,不過曉峰那小子上回來家里搬東西的時候,我看他那個樣子,應該是談戀愛了。”

  書房里。

  胡勝利給周揚拿了兩瓶珍藏的茶葉出來,隨即就說道。

  “嗯,不管他了,到了年紀也該談戀愛。倒是你老胡,怎么到現在還不結婚,丫丫馬上都要上小班了。”

  丫丫是2012年4月份出生的,現在兩歲的生日都過了半年,而胡勝利還沒結婚。

  “別提了,自打上次談的那個吹了以后,我就徹底清醒了,這戀愛啊也就那么回事,等什么時候玩夠了找個人結婚就是。”

  嗯了一聲周揚也沒說什么。

  胡勝利的性格他清楚,說玩也是正兒八經的玩,倒是不像張毛毛那個死胖子,社會上的那一套賊兒熟,嫩模怕是沒少找。

  在胡勝利家里吃了中飯。

  周揚下樓休息了一會兒,不過也沒多待就開車去了市教育局那邊,這一次回來雖然他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跟龍城文化接觸一下談談投資的問題,不過既然來都來了,有些人自然也要去拜訪,第一站自然就是李文芳。

  市教育黨委書記辦公室里,李文芳倒是提早就知道了今天周揚會過來,所以辦公室里也準備了好茶葉,看著面前周揚慢條斯理地泡茶的動作,李文芳甚至調侃他不如去報個茶藝師的培訓班。

  “書記,您這可是為難我了,我自己倒是想,可就是沒時間啊,這一次來東海都是借著公干的名義出來的。”

  聞言李文芳笑了笑。

  時隔大半年,在她看來,周揚的模樣雖然變化不多,但是身上赫然已經多了一絲上位者的氣度,看來縣委書記這個職位還是歷練人,遠不是當初的中心副主任跟經貿主任可比的。

  更何況,周揚在黃江縣的這大半年時間究竟做了些什么,李文芳心里也是一清二楚。

  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周揚這一步邁出去,算是徹底打開了局面,如今在黃江這個地方,周揚已經沒有了任何阻礙,唯一的辦法就是攻克經濟發展上的難題。

  但是從周揚在經貿委這邊的作為來看,經濟問題應該不是他的弱項,有時候李文芳也會感慨,作為一個從高校辦公室里出來的年輕干部,周揚能在經濟工作上有現在的表現確實令人難以置信。

  “當了縣委書記的人,說話還是這么不著調,怎么樣,譚書記那邊最近聯系過嗎?”

  辦公室里,周揚點了點頭,其實說起來他去了黃江之后還真的跟譚文山聯系的不多,除了一開始履新的那段時間,譚文山抽空給他打了個電話,剩下的一次就是上回劉波一系出問題以后周揚主動聯系了他。

  除此之外兩人就沒有其余的聯系,不過從上次打電話之南江省省委組織部的動作來看,周揚也能判斷出來譚文山對自己在黃江這段時間的表現還是比較認可的。

  當然,周揚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一個縣委書記對譚文山想在南江省實現的政治意圖,作用還是太小了。不過來日方長,自己現在才剛剛起步,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

  在李文芳的辦公室里,兩人聊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周揚就起身告辭了,轉而又去了一趟市委辦公廳那邊,約了包括吳宗明在內的幾個朋友一起吃了頓晚飯。

  吳宗明這小子馬上都快要結婚了,據說時間就定在春節的時候,不過周揚也只能提前給他道喜,至于去不去現場道賀那就不好說,畢竟作為縣委書記,他即使是在春節期間,任務也一點都不會少。

  因為周揚跟安曉潔回了東海,安曉峰雖然有一百個不情愿,但是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帶著女朋友一起去家里登門拜訪。

  第二天一大早。

  安曉潔立即就跟安曉峰約了時間,讓他帶著女朋友來家里吃中飯,結果這家伙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不肯答應帶人過來,說是才剛剛談了幾個月,哪有這么快就見家長的。

  但是等周揚從安曉潔手里結果電話說了一句12點準時開飯,到時候看不到人影有你好看的,安曉峰這才答應下來。

  對于自己這位姐夫,安曉峰還是敬畏多于親熱,不過周揚對自己的照顧安曉峰還是心知肚明的,至少自己這門親事能不能成,周揚的話能做大半個主。

  安曉峰的女朋友于淼是東海市本地人,一個挺活潑開朗的女孩子,跟安曉峰也是在朋友聚會的時候才認識的,兩人一來二去不知道怎么就看對了眼。

  不過對于閨女的這個男朋友,于父于母雖然沒表態,但是多少有些不是非常樂意,只能說是靜觀其變等兩人的發展,這期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安曉峰是外地人,而且沒有東海市的戶口,買房子就更不說了。

  但是于淼一直覺得男朋友安曉峰很上進,現在在這家金融科技公司,年薪拿到手也有差不多小20多萬的樣子,對于一個本科畢業生來說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收入。

  當然。

  對于男朋友的家庭情況,于淼也只是了解一個大概,知道安曉峰的父母一個是普通職工一個是公務員,家里還有一個在學校上班的姐姐。

  “曉峰,我怎么感覺你怕你姐夫比怕你爸還厲害。”

  出租屋里。

  安曉峰剛剛掛斷電話,正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想著怎么辦的時候,耳側突然就聽到女朋友于淼的聲音。

  “沒辦法啊,我姐姐雖然是血脈壓制,但是我姐夫那是全面壓制,你說我能不怕他么?再說了,等你一會兒看到我姐夫你就知道我為什么會怕他了。”

  其余的安曉峰也不多說,但是一想到姐夫周揚如今不過27周歲就已經是縣委書記,心里頓時就有些莫名的得意。

  在他看來,自己公司里平時那些所謂的處長部長,跟自家姐夫一比,那簡直就是啥也不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