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54章 再回東海
  11月份的黃江縣,空氣里明顯已經多了一絲涼意。

  跟北方的深秋不同,黃江因為地處山地和南方丘陵連接的中間地帶,加上又是臨江,所以很多氣候特點在這里會發生比較明顯的變化。

  就譬如原本這個季節氣溫其實應該會比較偏低,但是黃江的整體氣溫在這個季節仍然偏高,不過早晚時分還是會顯得有些濕冷。

  縣委縣政府。

  一大早縣委書記周揚就主持召開了一次年底經濟工作會議。

  其實今年全縣的經濟工作成績注定不會有多么好看,黃江人都很清楚這一點。

  一來在一年的時間里,縣委書記跟縣長先后換人,縣長甚至還換了三次。二來全縣大大小小的領導干部,這一次經過貪腐案之后,調整的人數更是高達上百位,可以說小半個黃江縣委縣政府都被換了一個遍。

  如此頻繁的人事調動,全縣的經濟工作能好那才是老天追著送飯吃,只是對于黃江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對于新來的這位縣委書記,現在黃江人都有一種看法,那就是這位縣委書記你別看人家年輕,但是人家手腕確實高明的厲害。

  最近一段時間,縣委縣政府的工作人員議論的最多的也是這位周書記。

  會議室里。

  周揚翻看著手里的會議材料,耳側則聽著代理縣長張青對今年全縣經濟工作的情況介紹。

  但是隨著張青介紹的內容越多越深入,周揚的眉頭反而皺的越厲害,在他看來,今年的黃江縣經濟工作確實談不上好,甚至應該是有些不理想。

  一方面,全年的招商引資規模甚至還比不上往年的同期,而且招商引資的質量在周揚看來更是乏善可陳。

  另一方面,因為政治生態的問題,今年8鎮13鄉的水產業情況也不容樂觀,雖然現在水里有不少成熟的水產品,但是因為反腐的問題,銷路根本就沒有打開。

  除此之外,全縣的商業發展情況也不是很樂觀,尤其是在零售行業,原本前幾年招商引資成功入駐的兩個大型商超,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也是因為反腐的問題關門歇業,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接盤的投資人。

  其實此前劉波的想法是把這兩個商超交給安泰的秦彪來接手,但是現在劉波一系倒臺自然也就只能繼續空在那里。

  會議結束后。

  周揚回到辦公室里,隨即就拿起電話撥通了縣委辦的內線,然而一開口喊了一聲楊主任,周揚頓時就愣了愣神,這才想起來楊青這會兒應該已經被移交法院。

  “讓陶主任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回過神來,周揚說了一句隨即就掛了電話,很快,新任縣委辦公室主任陶陽立即出現在周揚的辦公室里。

  “書記,您找我?”

  辦公室里,陶陽敲開門進來之后,發現縣委書記周揚居然在看黃江縣的地圖,立即就恭聲問道。

  “陶主任來了,你先坐會兒,我看看這個地圖。”

  聞言,陶陽也不說什么,只是主動給周揚的杯子里添滿水,隨即就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實際上,對于這一次自己居然能逆風而上成功升任縣委常委、縣委辦公室主任一職,陶陽心里也是震撼莫名。

  但是不管怎么說,對于這一次自己能夠進班子,而且還是擔任縣委辦公室主任的職務,陶陽對縣委書記周揚的感激也是不言而喻的。

  老實說當初在長嶺鄉那邊看到周揚受傷的時候,陶陽心里就已經認為自己的仕途恐怕已經到頂了,事后縣委那邊的處置也正如他猜想的一般,縣委組織部很快就將他調任到縣文化局去擔任局長。

  從一個鄉鎮的一把手調任到文化局這種幾乎沒有什么存在感的部門擔任局長,是升是降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就不說別人的看法了,連陶陽自己都感慨莫名。

  以往自己擔任鄉黨委書記的時候,那些個沾親帶故的親戚朋友,誰不是迎來送往,開口都是挑好聽的說,但是自從去了文化局之后,不說門可羅雀,但是至少已經是物是人非。

  說起來,要說他心里對周揚沒有一點怨恨那也不可能,畢竟如果周揚去的如果不是長嶺鄉,那他也不會遭殃。

  但是陶陽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意外迎來了政治生涯的第二春,而且步子一下子還邁的如此之大,直接就從文化局局長的位子上進入了縣委班子。

  到現在陶陽還記得市委組織部的通知公布的那天,他一下午接到的電話,甚至比當初自己提任長嶺鄉鄉黨委書記的時候還要多好幾倍。

  幾乎全縣所有認識的熟人,但凡在工作上有點交集的都給他打了電話或者發了信息,就連平時一些不怎么聯系的人都主動跟他道喜。

  不過陶陽很清楚,自己現在這個位置可以說沒有縣委書記周揚的點頭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對于周揚這位縣委書記,陶陽心底感激的同時,也一直在暗暗揣測怎么配合好周揚的工作。

  畢竟這位縣委書記可是整個黃江縣最近二十年內年紀最輕,但是權勢最重的那一位。

  別說是他一個縣委辦主任,恐怕就是現在那位代理縣長張青,也就是老黃江一脈的領頭人,估計也只能跟著周揚走而不會有什么異心。

  “陶主任,今天找你過來是想跟你請教一個問題。”

  辦公室里,周揚看了好一會兒地圖之后才開口。

  聞言,陶陽自然不敢談什么指教,不過聽到周揚的問題,這位曾經擔任鄉黨委書記的辦公室主任還是略微愣了愣神,他倒是沒想到,周揚問的還真就是自己十分了解的問題。

  “書記,關于水產養殖這一塊,說起來以前擔任長嶺鄉鄉黨委書記的時候,我還真下過一番功夫。”

  “眾所周知,我們黃江的水產資源相對來說是極為豐富的,這個豐富程度即使是放在全國恐怕都能排到很靠前的位置,不過黃江對水產資源的利用率確實不高。”

  “我就舉個簡單的例子,目前全縣的水域,養殖的最多的就是青草黑鯉鰱這幾種家常的淡水魚,但是實際上這幾種魚類的經濟價值并不高,雖然產量大,但是單價拉低了總體的生產產值。”

  “而且在劉波之流被逮捕之前,全縣的水域基本上都被一些大的承包商掐在手里,當地的群眾僅僅只能拿到一點租金,所以這一塊對于拉高當地的收入水平作用也不大。”

  “我倒是覺得,我們縣里完全可以建立一個統一的管理機制,把這些水域的使用權都收歸政府所有,然后出租給當地的群眾,鼓勵他們養殖一些單價比較高的經濟魚類,然后由管理部門牽頭,明碼標價建立品牌對外進行銷售,當然,也可以建立咱們自己的銷售渠道,甚至可以借此打造一些相關的企業,包括魚肉的加工冷藏,罐頭的生產等等。”

  辦公室里。

  陶陽洋洋灑灑地說了不少東西,周揚聽得也是暗暗點頭,心里對這位陶主任自然也是刮目相看。

  其實一早考慮辦公室主任人選的時候,周揚是比較中意農業局的徐克平,不過徐克平在接下來必須重點攻克全縣的農業種植工作,所以最重周揚才不得不啟用了陶陽擔任辦公室主任,而讓徐克平去縣政府那邊擔任常務副縣長。

  不過現在看來,這位陶主任肚子里倒是裝著不少真東西,至少在水產養殖和管理這一塊,陶陽的很多想法就符合自己的構想。

  “哈哈哈,看來我這一次倒是問對人了。”

  “陶主任,你看這樣行不行,我明天要去一趟東海市,到時候可能會待上個幾天的時間,這幾天我交給你一個任務。”

  辦公室里,聽到周揚的聲音,陶陽臉上的笑意也瞬間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異常的嚴肅和認真,周揚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自然也是暗暗點頭。

  “這幾天由你牽頭去下面的鄉鎮走訪一次,把全縣的水產養殖情況都摸排清楚,到時候等我回來我們再碰一次面,時不我待啊,我們黃江可不能守著寶山活活被餓死,今年年底之前,一定要拿一個完全的方案出來,好好挖一挖水產行業的潛力。”

  ……

  當天下午,周揚在處理完幾個工作之后立即就開車回了東江市。

  第二天一早,立即帶著安曉潔和丫丫還有父母回了東海市位于浦江新區的家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