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51章 末路窮途,魚死網破
  “劉縣,這不大好吧?畢竟這些材料也只是捕風捉影的東西,真正有力度的也就是他包養情婦那個事情有幾張照片,其他的基本上都是猜測。”

  包廂里。

  聽到劉波的聲音,秦彪明顯有些遲疑。

  倒是不是他不認可劉波的這種做法,畢竟幾個人早就已經成了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劉波就算是坑他,那他自己也跑不了。

  主要是上一次散播謠言的事情,他們安泰已經被縣里盯上了,雖然最后是陳平出面擺平了這件事情,但是陳平還是在私底下提醒他要收斂一點別做得太過明顯。

  “這不重要!”

  “捕風捉影怎么了?按照現在咱們那位周書記的性格,只要真的有什么由頭,他就未必不敢查下去。”

  “更何況,你難道真的認為周揚對葉海湖就一定能做到徹底信任?我看未必,他們兩個的政見不同,而且周揚又是省里下來的干部,恐怕也有讓葉海湖挪挪位置的想法,咱們只不過是給他遞了把刀子而已。”

  說完,劉波心里仍然有些不放心,轉而又朝宋木亞看過去。

  “老宋,上次讓你辦的事情你辦了沒有?”

  原來。

  一年前縣長葉海湖上任的時候,劉波就動過拉攏這位葉縣長的心思,不過接觸了幾次之后,葉海湖似乎對這個不怎么感冒,最后劉波也就斷了這個心思,轉而開始拉攏公安局局長陳平。

  不過對于葉海湖,劉波也沒有徹底的放棄,但是換了一個方式,不再是直接對葉海湖進行試探,而是讓宋木亞去接觸葉海湖的妻子,也就是在縣一中擔任班主任的洪姍。

  “辦了,不過這個洪老師倒是警惕得很,前幾次接觸都沒有點頭,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好像膽子變大了不少,我估計是因為新書記周揚打壓8鎮13鄉的事情讓咱們這位葉縣長的聲威大漲了不少,連帶著家里這位膽子也肥了。”

  “上次我派人跟她接觸送了一套龍華山莊的二居室,這位洪老師雖然一開始有些矯情,但是最后還是收下了。”

  包廂里。

  宋木亞說完,劉波立即點了點頭,收下就好,收下就好啊。

  咱們葉縣長雖然沒什么大的破綻,但是幸好家里有個能干的老婆,否則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兩天后。

  縣委書記周揚的辦公室里。

  公安局局長陳平一臉凝重地將一疊并不厚實的材料放在周揚面前,隨即就一言不發板著臉站在那里。

  “書記,具體的情況我還沒有去核實,不過根據我的經驗來判斷,這里面起碼這個包養情婦,以及收受宋木亞所贈房產的事情應該是真的。”

  等周揚看完材料問及這些東西是否屬實的時候,陳平才開口說道。

  聞言,周揚的臉色并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不過陳平明顯覺得周揚的眼神變得有些凌厲,心底一時間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原本在他看來,周揚這位27歲的縣委書記想掌控整個黃江縣的局面,最起碼也要花上一年半載的時間,但是從最近一段時間他按照周揚的布局所做的一些動作來看。

  最遲一個月,快則幾天的時間,恐怕這位周書記就要真正做到掌控黃江了。

  至于縣長葉海湖,副書記張青在這位的手腕面前,可以說根本就毫無掙扎的余地,當然,最慘的應該是那位常務副縣長劉波,可以說,自從他接到去省委黨校學習的通知那一刻起,基本上就注定這一次他肯定是有去無回。

  說得夸張一點,只怕是他踏入黨校的那一刻,立馬就會被省委組織部或者紀委的人控制起來,到時候等待他的是什么結局那就不是他一個公安局局長能揣測得到的。

  “行,材料你先放在我這里,暫時不要驚動任何人,至于怎么處理我自然有安排。”

  “對了,我讓你盯著宋木亞以及秦彪等人,還有8鎮13鄉的那些承包商,現在辦的怎么樣了?”

  實際上。

  這一次周揚既然已經打算徹底動手,那就肯定不會留有任何余地,任何一個在前期被他盯上的人,這一次一個都別想跑。

  尤其是為首的宋木亞跟秦彪一伙,這兩個人的材料只要公開交上去,恐怕這輩子也別想出來了。

  當然了,下面那些承包商雖然情節沒有那么嚴重,但是周揚也不打算放過,如果不是這些人的存在,黃江的水產市場也不至于如此混亂,不過唯一讓他糾結的是,這一次牽扯的利益方實在是太多了。

  根據現在他手上掌握的這些材料,前期調動的8鎮13鄉領導干部里面,最起碼也有三分之一的人會牽扯進去,縣直屬機關里面也有十幾個科級干部和不少普通的科員。

  一旦這些人都被拿下,整個黃江的局面都會出現一個十分恐怖的大波動,到時候光是組織人事這一塊就夠令他頭疼的,而且還要跟市里說明這個問題,這也是個大麻煩。

  不過周揚已經想清楚了,這一次他要直接把問題捅到省里去,畢竟這里面涉及的可不僅僅是縣里的干部,還有市里的幾個領導,而且從掌握的證據來看,這幾個人估計也干凈不了。

  “都安排好了!”

  “不過……”辦公室里,陳平似乎有些遲疑。

  “直接說。”

  “是這樣的書記,之前您讓我搜集材料的時候,關于縣委副書記和縣委辦公室主任楊青兩位的材料,我都分開進行了處理。”聽到周揚的聲音,陳平立即說道。

  “其中,縣委副書記張青的材料并不多,而且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小問題,您看要不要保留,還是怎么處置?”

  聽到這句話,周揚的眉頭也皺了皺,在他看來,張青這個人確實很厲害,真正做到了同流而不合污,出淤泥而不染,而且在自己接下來的規劃里面,張青的作用也很重要。

  但是這些問題可大可小,往大里說自然是瀆職,小里說就是無關痛癢。

  “這個問題不用考慮了,張青同志的政治立場沒有問題,而且為人正直,能力不俗,是我們組織需要的人才。”

  周揚這么一說,陳平自然知道該怎么處理,所以點了點頭也不多說,而是提起了縣委辦主任楊青的問題。

  “書記,楊青主任的材料里面,經濟方面的幾乎沒有,但是有一點,她本人跟劉波的交往很密切,而且兩人有過單獨共處的經歷,您看?”

  其實聽到楊青的名字的時候,周揚心里就有些掙扎,在他看來,楊青這個人就是一個十分普通的女性官員,其實本身并沒有作惡,至于為什么會跟劉波攪到一起也實在是令人費解。

  不過有一點周揚很清楚,楊青絕對經不起查,只要組織上真的動手,那就必然有問題。

  也就是說,現在楊青的結局完全就看他要不要動手。

  辦公室里。

  周揚沉思了很久之后才終于下定決心。

  “楊主任的材料,如實保留吧。”

  嗯了一聲,陳平也沒說什么,不過心底知道,楊青這個名字,在以后的黃江政壇上也不會再次出現了。

  即使她的結局會比其余幾個人好上很多,但是調任是肯定的,就看她的政治敏銳性怎么樣了,如果她足夠聰明的話就應該察覺到了什么,但是如果執迷不悟的話,那結果也不會太好。

  ……

  而此刻。

  在黃江縣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上,黃江縣的常務副縣長劉波也接到了一個極其意外的電話,因為電話正是縣委辦公室主任楊青打過來的。

  “怎么了?”話筒里,劉波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因為楊青為了避嫌,很少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一旦打電話就肯定是有極為重要的事情拿不定主意。

  “沒怎么,就是想告訴你一聲,如果有可能的話,你還是想辦法離開黃江吧,是徹底離開,至于是去哪里我就不用給你建議了吧?”

  車上。

  聽到楊青的這句話,劉波整個人頓時猛然一驚,然而就在他剛想問的時候,話筒里已經傳來了一陣盲音。

  狠狠地沖著電話罵了兩句,但是劉波也不敢耽誤,沉思了片刻立馬就沖司機說道:“小吳,不要去省城了,下一個路口直接下高速,然后直奔最近的機場。”

  另一側。

  黃江縣委辦公室。

  就在楊青放下電話的那一刻,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隨即她就看到公安局局長陳平一身警服地帶著同樣兩個全副武裝的民警出現在自己辦公室里。

  不過此刻楊青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平靜地看著面前的三人,隨即環繞著辦公室打量了一眼,隨即就聽到陳平嘴里冷冷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