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8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縣委會議室,周揚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就召集了縣委工作會議,除了少數幾個正在外地學習和調研的領導以外,常委班子的所有成員都赫然到齊。

  會議一開始。

  周揚立即拋出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自然是這一次楓葉服飾的輿論問題。第二個則是關于縣政法委書記的人選問題。

  會議室里,周揚的話音剛剛落下,所有人頓時就立即屏住呼吸,然后一個個開始變得高深莫測起來。

  很顯然,這一次經濟開發區那邊楓葉服飾爆發出這么嚴重的輿論問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不管事情本身是不是巧合,但是針對縣長葉海湖的意圖都非常明顯。

  要知道楓葉服飾是葉海湖到任以后大力扶持的頭號企業,此前葉海湖不僅僅公開表示楓葉服飾是全縣招商引資工作的成功典型,而且還提出了要圍繞楓葉服飾打造出黃江服飾加工產業的產業鏈。

  為此,葉海湖這位縣長甚至不惜親自出馬向市里為楓葉服飾要來了三年減免企業稅收的優惠政策。

  “劉波同志,政府宣傳這一塊一直是你在負責,你先說說情況吧。”就在這時,見眾人都不說話,周揚立即點了常務副縣長劉波的名字。

  劉波聞言臉上雖然不動聲色,但是心底也知道這是一次打擊縣長威信的好機會,不過區區一個楓葉服飾恐怕還不能把縣長葉海湖怎么樣,所以沉思了片刻之后立即說道:

  “書記,各位領導,依我看這一次楓葉服飾的問題雖然肯定是有人推波助瀾,但是如果企業本身如果沒有破綻的話肯定也不會鬧得這么厲害,所以政府這邊除了控制輿論以外,是不是可以對楓葉服飾進行一個徹底的調查,弄清楚具體的情況。”

  “等具體的情況弄清楚之后,再去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也不遲。”

  會議室里。

  周揚瞇了瞇眼睛,心底不由得想發笑,這個劉波既當又立這一手當真是玩的純熟,既想挑事又不想將事態擴大,明顯就是想借著這件事情惡心惡心葉海湖,讓他把注意力從鄉鎮上面轉移開。

  但是他既然已經動了攪亂局面的心思,怎么可能會任由劉波如此輕松,所以想了想又朝縣長葉海湖問道:“老葉,你是什么意見?這次楓葉服飾爆發出問題,我看經濟開發區那邊其他的企業肯定也有這種隱患。”

  既然劉波不想擴大事態的影響,那自己就幫他一次,畢竟黃江可不是只有楓葉服飾一家企業。

  果然,等他說完,會議室里眾人立即扭頭看向葉海湖。

  然而,葉海湖聞言卻并未有什么特別的反應,只是冷冷地打量了縣委副書記張青一眼。

  在他看來,常務副縣長劉波的反應自然有張青授意的原因,老黃江一脈的這些人就是典型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眼看著8鎮13鄉保不住,馬上出手將自己一軍拋出了經開區的問題。

  但是這次周揚不惜得罪老黃江一脈,直接就對8鎮13鄉動了手,自己怎么可能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

  所以很快,眾人立即就聽到了縣長葉海湖出乎意料地有些堅決的聲音:“周書記,我看經開區的企業既然有問題,那就不妨借著這個機會徹底排查一次將隱患都暴露出來。不僅僅如此,我看咱們完全有必要對全縣的企業也進行一次梳理嘛,要不然今天這里一個問題那里一個問題,咱們還要不要開展工作了,成天光是這些事情就把人弄的焦頭爛額,索性不如來個徹底的大調查。”

  “尤其是經開區以及房地產這兩個產業,都是涉及到全縣經濟命脈和群眾生活的重點區域。”

  會議室里。

  張青跟劉波聞言頓時都是面色一冷,但是除了周揚以外,其余人都沒看出來張青跟劉波羞惱的完全就不是同一個問題。

  張青意外的是葉海湖對老黃江一脈的惡感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不僅僅借著周揚的手對8鎮13鄉動了心思,竟然還想對房地產市場出手,要知道這一塊可是老黃江人最后的一塊遮羞布了。

  而劉波覺得意外的則是他完全就沒想到,葉海湖這個人居然這么狠,自己挑起經開區的問題,葉海湖居然索性就掀了桌子,直接把房地產這一塊也掀了個底朝天,這壓根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好不好。

  房地產行業經不經得起查,他劉波心里難道不清楚嗎?

  可是既然事情已經挑起來了,而且搞調查還是自己提出來的意見,總不能剛剛提出這個意見,自己馬上又反悔把,那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所以一時間劉波也愣在那里不知道說什么好。

  偏偏就在這時,周揚的聲音響起來了,然而周揚一開口,整個會議室里眾人頓時就紛紛大吃一驚。

  “既然葉縣長跟劉副縣長都是這個意見,那我看咱們也不用浪費時間了,我建議立即成立一個專題工作小組由縣公安局和工商行政管理局負責,對全縣的企業經營情況來一次徹底的摸排。”

  “這一次的檢查工作十分重要,公安局一定要深入到各個環節和工商行政管理局做好配合,對任何情況都要一查到底,一旦發現問題立馬上報。”

  周揚的話音落下,縣長葉海湖跟副縣長劉波,還有副書記張青都是臉色一變,畢竟如果真的按照周揚所說的話,那局面恐怕就會徹底失控了,到時候恐怕要動的就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問題。

  “書記,我看要不緩一緩?現在已經到了下半年,今年全縣的經濟工作壓力不小,如果這個時候大動周章的話,容易引發經濟下滑。”好在這時,縣委常委縣委組織部長程海燕突然開口道。

  但是周揚聞言卻擺了擺手說道:“沒必要緩一緩,長痛不如短痛,今年的經濟工作壓力大,但是如果不處理好這些問題,那明年后年的壓力會更大,治標不治本解決不了問題。”

  說完周揚立即發起了現場表決,而按照表決的情況,除了縣長葉海湖跟副縣長劉波沒有舉手以外,其余的常委在弄不清形勢的情況下,竟然紛紛都舉手同意了,這中間也包括遲疑了片刻但是仍然舉手的程海燕。

  但是最令人詫異的是,縣委副書記張青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居然也緩緩舉起了手,這一下子可把葉海湖跟劉波嚇了一個大跳。

  葉海湖甚至有些詫異,難道這一次在背后挑事的竟然不是張青?而劉波則是暗恨張青看不清楚局勢,明明葉海湖這一手就是針對老黃江人,偏偏他這位副書記居然無動于衷。

  “好,既然大多數人都同意,那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楊主任,會后你立即你擬一份正式的文件發到縣公安局和工商行政管理局那邊。”

  會議室里。

  聽到周揚的話,縣委辦公室主任楊青立即回過神來,隨即點了點頭,但是心底也是一陣詫異。

  她作為縣委常委縣委辦公室主任,自然知道周揚這一手會引發什么樣的效果,說的夸張一點,整個黃江的政壇都會因為這個決定發生重大的變動,其中首當其沖的自然就是常務副縣長劉波跟縣長葉海湖。

  畢竟這兩位可是專門負責全縣經濟和招商工作的政府負責人,一時間,楊青心底也不由得暗暗慶幸不已,自己這段時間雖然跟劉波仍然保持著接觸,但是自己卻并沒有涉事太深。

  “好,那我們接下來繼續討論第二個問題,也就是縣政法委書記的人選問題。”

  會議室里,周揚說完立即就抬頭朝眾人看了一眼。

  然而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隨即就看到縣委辦公室的一個副主任一臉神色匆匆地跑進來,隨即就湊到周揚耳側說了兩句。

  而聽完辦公室副主任嘴里的話之后,周揚的臉色也猛然為之一變,隨即沉思了片刻之后才抬起頭來說道:“今天的會議就暫時開到這里,經開區那邊發生了一點事情,除了老葉和劉副縣長以外,其余人先散會,對了,張青副書記也留一下。”

  聽到周揚的聲音,會議室里的眾人雖然心中極為疑惑,但是仍然立即紛紛起身離去。

  等整個會議室里只剩下幾個人之后,周揚這才面色凝重地開口說道:“各位,經開區那邊發生了一個意外的情況,就在剛剛,楓葉服飾的所有員工已經全部罷工,而且還圍住了楓葉服飾的行政大樓,目前縣公安局的人已經接到電話,公安局局長陳平正在帶人趕過去,你們說說吧,這個問題該怎么應對?”

  (不好意思,今天長途參加完一場喜事剛回來碼字,先干一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