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6章 圖窮匕見
  流沙河是一條貫穿整個黃江縣的內河,源頭位于一百多公里外的安山市,連著安山的江水入口和安江水庫,另一頭則從西南角進入黃江縣,從東南角流向大江,在黃江縣內蜿蜒一百多公里。

  河面其實并不寬,在黃江縣內最寬處也不過三十余米,最窄的地方卻不到二十米。

  不過因為是活水,終年流淌不停,所以黃江人總喜歡在河流流經經濟開發區的這一帶玩鬧嬉戲,垂釣者每日更是不計其數。

  十余年前,當時的黃江縣政府曾經提出過沿著流沙河打造一個新的城市公園,但是如今十年過去了,流沙河還是那個流沙河,公園卻完全看不到影子。

  周揚曾經也翻看過關于這個提議的一些方案資料,心底更清楚,當初縣政府提出這個方案其實極為合適。

  黃江雖然是一座沿江城市,但是城區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水流,公園更是一個都沒有,這對于一個擁有將近50萬常住人口的縣城來說,無疑是難以想象。

  不過建設這樣規模巨大的城市公園,除了要有充分的科學論證以外,還需要有龐大的資金支持,而眼下黃江縣最缺乏的就是資金。

  去年,也就是2013年,整個黃江的生產總值才剛剛突破一百個億,今年周揚履新黃江擔任縣委書記,但是整個上半年的經濟狀況并沒有明顯的好轉,下半年想驟然提速,難度同樣巨大。

  在周揚看來,建設這種規模的城市工程,最起碼也要等黃江的經濟好轉后再發展幾年才有希望。當然,凡事都有例外,目前周揚的想法就是利用流沙河周邊的區域盤活整個黃江的房地產市場。

  只要房地產市場盤活,到時候這個城市公園的想法自然有落地的希望。

  因為地處長江流域,8月的黃江氣溫一直都高居不下,頭頂的太陽曬得河面都有些發燙。

  周揚一大早就帶著一家人來這邊游玩,不得不說,流沙河的水質確實很不錯,清澈見底的河水流過水底的沙石,不過半米到一米深的水流下面,連魚兒的身影都看得極為清楚。

  流沙河之所以能保持如此清澈的水質,其實還要得益于上流將近幾十公里的地段都是經過山里,周邊數十公里范圍都屬于那種人口稀少也沒有工業區和商業區的地帶。

  “老公,我看黃江的這條河倒是個好地方,就是設施太陳舊了,如果稍加開發的話,這一塊的經濟價值在黃江縣肯定不比當初江灣區的浦江沿江經濟帶差。”

  帶著遮陽帽,安曉擼起袖子和褲腳,整個膝蓋以下的位置都沒入河水中,只見她伸手捧起一捧水朝遠處抱著丫丫的周揚潑過去,隨即說道。

  “那是肯定的,這條河終年不斷,而且水質也不差,但是黃江的經濟條件確實太差了,想開發這個地方沒有個幾個億的資金根本就干不了。”

  實際上。

  在周揚看來,幾個億甚至都不夠。

  按照他的想法,流沙河這種得天獨厚的資源,如果僅僅只是沿河蓋房子那就太浪費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挖開一條支流穿過縣城的老城區,然后匯入新區的那個明珠湖,再將明珠湖從另一側打通從火車站前面經過連通流沙河的下游。

  這樣一來,以明珠湖為中心,整個支流就能將火車站頂起來,形成一個大型的交通樞紐。流沙河雖然不能成為貨運線路,但是用來搞旅游項目,開發一個從火車站兩翼出發,環繞明珠湖的大型商業街是完全可行的。

  不過這些規劃難以實施,說起來都是一個字,窮。

  “嗯,倒也是,我看黃江的經濟條件短時間之內想轉好也不容易,不過你這個縣委書記肯定可以的。”

  周揚聞言不由得笑了笑。

  女人啊,對自個男人真是蜜汁自信。

  ……

  8月中下旬。

  黃江縣委召開了常委會召開,專題討論和研究了關于黃江縣的經濟工作,在會上,縣長葉海湖提出要繼續擴大招商引資的力度,以經濟開發區為中心,打造勞動密集型的輕工產業體系。

  但是常務副縣長劉波卻提出要因地制宜,加大力度發展當地的水產養殖業。

  對于這兩位的打算,周揚雖然沒有明確表態支持或者反對,但是心底已經很清楚,老黃江這一系人馬,張青算是徹底打算交給自己去處理了,只有劉波還被瞞在鼓里。

  這位常務副縣長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很多違法材料已經被匯總在縣委書記的辦公室內。

  而周揚也猜得到,劉波之所以提出要發展水產養殖業,是因為他或直接或間接地控制了整個黃江縣的水產行業,每年都有大量的資金從下面的那些承包商手中流入他的個人賬戶。

  縣長葉海湖則是純粹的想撈一把政績,畢竟經濟開發區目前算是黃江縣經濟增長最為明顯的區域。

  不過經濟開發區到底怎么建設的問題,周揚卻有著不同的理解,這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黃江縣的經濟開發區有一個非常大的弊端,那就是盲從。

  當初黃江縣委縣政府提出設立經濟開發區的本意,是想借著黃江縣豐富的水產資源和山林竹林,因地制宜大力發展水產加工業和木藝以及工藝品加工產業。

  但是后來的幾屆領導班子為了快速獲得政績,先后從外面引進了一批資金,不是搞服裝加工就是搞什么玩具廠,以至于現在整個經濟開發區的發展都缺乏一個明確的目標和規劃。

  縣長葉海湖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存在,但是可惜的是,葉海湖也無力改變這個局面,只能先籠統地擴大招商引資的規模,持續加碼。

  在周揚看來,這雖然在短期內能拉高黃江的經濟數據,但是從長遠來看卻是弊大于利,畢竟以黃江的產業條件,打造出品牌輕工業還是很難的。

  反倒是黃江的水產養殖才是真正得天獨厚的資源,無論是豐富的普通種類淡水魚蝦生產,還是大閘蟹以及甲魚的養殖都極有市場前景,甚至打造出一個獨特的品牌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眼下,他最關注的仍然是整頓黃江的政治生態和組織人事,畢竟如果連政令政策都難以執行的話,一切發展都是空話。

  會后。

  周揚并沒有太過關注經濟發展方面的問題,而是一副甩手掌柜的架勢,徹底把這個工作交給了縣長葉海湖,他這位縣委書記則開始頻繁地對縣城內各個機關進行走訪和調研。

  實際上,周揚并非不急,而是他知道時機還沒到,但是古往今來,但凡大奸大惡之人,要想令其死亡就必先讓其瘋狂。

  所以在周揚的默許之下,8月底,縣委縣政府正式通過了兩個決議,一個是關于加強全縣水域養殖產業統一管理的通知,并且指定常務副縣長劉波作為負責人。

  另一個就是正式決定,將安泰大酒店列為黃江縣委縣政府的指定招待酒店,跟玉山賓館并列,同樣,這個方案也是由常務副縣長劉波推動通過的。

  這天夜里。

  劉波下班后徑直就約上公安局局長陳平一起去了安泰大酒店里,今天晚上為了感謝劉波,秦彪特意邀請這兩位一起到酒店里聚聚。

  飯桌上,聽著秦彪和宋木亞恭維的聲音,陳平臉上一副平靜,但是心底卻在暗想,如果當初自己并沒有向周揚交底的話,恐怕遲早也要迷失在這種恭維聲里面。

  “劉縣,陳局,其他的話我就不說了,有你們二位在,我老秦在黃江也就是有了靠山,這杯酒我敬兩位領導。”

  包廂里,說完秦彪立即仰頭喝了滿滿一杯茅臺,陳平跟劉波則僅僅只是抿了一小口。

  吃飯的時候,秦彪跟宋木亞說是給兩位領導準備了一點土特產,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禮盒,外面確實有土特產的包裝,不過陳平很清楚,里面大概率是現金,而且數目恐怕不少。

  “劉縣,我聽說咱們那位周書記最近好像又開始當簽字書記了,倒是那位葉縣長一直在跳個不停,據說最近又在跟市里接觸,想引入幾個外地的房地產開發商。”

  其實宋木亞說的不錯,葉海湖確實有這個意思,而且也付諸行動了,8月底的時候就已經跟對方簽訂了初步意向書,引入兩個市里的房地產開發商到黃江這邊來開發新區那一帶。

  不過宋木亞早就已經盯上了這個地方,所以在他看來,葉海湖這么做無異于是在排擠自己的利益。

  “老宋啊,別聽風就是雨的,只要周揚不開口,就憑他葉海湖也想拿下新區開發的項目?你覺得可能嗎?”

  “你放心,就算是真的有開發商過來,你們隆鑫地產也是拿大頭,至于他們,喝點湯就行了嘛。”

  聽到劉波這么一說,宋木亞自然領會到了意思,當即就再次表示了一番感謝。

  然而就在這時,宋木亞卻突然提出,是不是可以利用開發區那邊的問題搞點動作,讓葉海湖分分心。

  “這種事情你們應該問陳局長,他是公安局局長,對這個情況最清楚。”

  陳平也沒想到劉波會把問題引到自己身上,不過有了周揚的交代,陳平倒也不怕,于是想了想就說道:“我看,要么就盯著楓葉服飾那邊?據說楓葉服飾因為去年投資規模過大,加上出口到北邊的服裝生意資金沒有回流,現在已經有三個月沒發工資了。”

  “咱們完全可以利用這個炒作出來一點動靜嘛,到時候如果真的鬧出了事情,我看光是這個問題就夠葉縣長喝一壺的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