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5章 縣委書記的雷霆手段
  一大早。

  周揚就將縣委副書記張青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老實說,對于張青這位常務副縣長,或者說,整個黃江縣縣委縣政府里面資歷最久的縣領導,周揚心底的看法其實是有些復雜的。

  一方面,從以往自己接觸到的材料來看,張青的所作所為都是極為嚴重地觸犯了組織上的某些底線,但是在擔任縣委書記的這段時間,他卻發現張青自身的作為其實并沒有錯。

  作為老黃江人,張青是一個非常有本地觀念的人,而這也極有可能是他成為老黃江這一系人馬領頭人的必要條件。

  另一方面,張青雖然自身很干凈,甚至可以說真的是在全力守好黃江這一畝三分地,但是很可惜他用錯了人。

  不管是縣委辦公室主任楊青,還是常務副縣長劉波,都可以說并不能真正代表老黃江人的利益,而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這其中尤其是劉波,明里暗里做的事情更是令人發指。

  這段時間,通過陳平提供的材料,周揚已經初步總結出來,劉波不僅僅在背后利用張青對老黃江人的回護,一手操縱了很多基層干部的任免,而且客運系統產生如此復雜的問題,他劉波責無旁貸。

  除了這些以外,劉波自身也不干凈,不僅僅長期包養了至少兩名以上的情婦,而且跟縣城的安泰大酒店老板秦彪,以及隆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宋木亞也存在利益輸送關系。

  不過周揚很清楚,眼下還不是動劉波的時候,至少,在充分挖掘出足夠多的內幕之前,劉波還要繼續發揮余力才行。

  辦公室里。

  張青對于周揚要找自己談話一事并沒有顯得太過意外,甚至給周揚一種他早就等著這次談話的錯覺。

  “張青書記,請坐。”

  “是這樣的,這一次工作小組經過一個月的調查,基本上已經把客運路線中間存在的問題都梳理清楚了,請張書記過來,也是想了解一下你對接下來我們的工作如何開展有沒有什么意見。”

  在周揚看來,這一次的大調查總體上還是比較成功的,不得不說陳平這個人能力還是有,但是作為省里下調的干部,卻未免有些不夠果斷。

  如果這一次不是自己逼著他表態,這家伙十有八九會走上此前黃和平一樣的道路。

  要么以卵擊石,最后落得一無是處。

  要么隨波逐流,跟劉波等人同流合污。

  但是這一次,陳平的運氣不錯,作為公安局長,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可以說是以雷霆手段在極短的時間內挖到了足夠多的東西。

  也正是因為陳平的調查,才讓他對鄉鎮的一二把手進行了初步的調動,算是在原本看似密不透風的鄉鎮條線上掘開了一道口子。

  至于接下來的工作,自然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乘勝追擊,徹底把整個鄉鎮系統所有的干部全部都輪換一遍,繼續深挖問題,甚至不排除順藤摸瓜把背后的各種利益鏈條全部梳理清楚。

  當然這么做最后必然會爆發出難以預料的結果,周揚雖然并不忌憚,但是這不是他的本意。

  一種自然就是賣給張青一個熱情,事情到此為止,但是你張青必須在接下來對客運系統的大調整中充分支持我。

  辦公室里。

  聞言,張青果然瞇了瞇眼睛,很顯然,這個黃江政壇的不倒翁,也在第一時間就意會到了周揚的謀劃。

  只見他抬頭神情略顯復雜地朝面前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看了一眼,心底頓時就明白自己那種不安的感覺是從哪里來了,歸根到底,還是因為周揚。

  今天的這句話,不管這位縣委書記是想讓他俯首稱臣也好,倒過去也好,總之周揚無疑是在跟自己攤牌。

  “周書記,我斗膽問你一句話,今后的黃江縣政壇,我們黃江人還有沒有生存的空間?”

  沉思了良久之后,張青終于問道。

  而周揚則面帶微笑地打量著這位縣委副書記,眼神中隨之也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神色。

  這個張青確實不簡單啊。

  一見形勢不對,立馬就做出服軟的姿態,要知道老黃江人的根子就是全縣的8鎮13鄉,如果這些鄉鎮全部都輪換一遍,那所謂的老黃江人一脈自然也就名不副實。

  當然,張青的意思也很明白。

  不錯,他張青這一次算是棋差一招,根本就沒料到你一個縣委書記,竟然會以身犯險以如此方式找到打開局面的突破口,不但沒有從常委會出招,甚至連縣機關的人馬都不動一兵一卒,而是直接就把目標放在鄉鎮,從而來了個釜底抽薪。

  但是不要忘了,黃江終究還是黃江人的黃江,如果你做得太過的話,不僅僅是我張青一個人不答應,恐怕社會上的輿論你周揚也扛不住。

  想到這里,周揚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逼得太狠,當即就笑著說道:

  “張書記,您這句話我可就不認同了,黃江本來就是黃江人的黃江,黃江這塊土地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黃江人,我周揚被上級調任黃江擔任縣委書記,根本的目的是為了求發展,不是為了剝奪黃江人的生存空間。”

  “黃江的8鎮13鄉,這些年的發展程度如何,您這位老黃江人應該比我這個半吊子的老鄉更清楚。”

  “說句掏心窩子話,黃江真的是太窮了,很多鄉下的群眾,全家的年收入甚至不到五千塊,這是2014年啊張書記,再這么下去,黃江人真的甘心嗎?”

  辦公室里。

  張青捧著茶杯的那只手明顯有些發顫,作為老黃江人,周揚說的情況他如何不清楚,以往為了黃江人的利益,他殫心竭慮就是為了在政壇上給黃江人爭取一絲生存的空間。

  而不是讓那些省里或者市里下來的干部為了撈一把政績胡作非為,他張青既是黃江人,又是一名黨員領導干部,難道真的不知道聽從組織的服從?這都是因為他沒有從這些干部身上看到足夠的魄力和能力。

  但是周揚的這一番話他卻聽得有些入神了,在他看來,周揚年輕,履歷也漂亮,將來的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

  這么一個年輕有為前途光明的干部,組織上把他放到黃江縣委書記的位子上,正如周揚所說,目的是求發展,而不是撈一把就走。

  “嗯,周書記說的這些話,我張青心里又何嘗不明白,只是黃江的情況特殊,有些人更是蒙蔽了我的眼睛。”

  “這樣吧,既然書記都這么問了,那我也表個態,縣委接下來的工作,我肯定表示支持,但是縣政府那邊,暫時還不宜妄動。”

  話說到這里,周揚基本上也清楚了張青的意思,鄉鎮的干部調整,他徹底算是交底了,可以任由周揚放手去干。

  但是劉波這邊,目前還不適合有什么大動作,這跟周揚的想法如出一轍,他自然不會有什么異議。

  所以很快。

  在7月初的第一個禮拜,縣委縣政府聯合發布了一條最新的公告,公告中縣委經過集體研究決定,將徹底收回黃江縣所轄的8鎮13鄉的客運路線管理權,同時設立黃江縣客運工作辦公室,由縣公安局局長陳平兼任辦公室主任。

  隨即,在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內,新成立的客運工作辦公室按照各鄉鎮的具體情況,設立了大大小小一共百十來個營運站點。

  同時,根據客運需求,制定了客運路線的統一票價,頒發了統一的客運路線運營牌照,所有符合考核標準的大中小型客車,一律要在通過考核之后才能正式上路接送旅客。

  不僅僅如此,辦公室還保留了一條一票否決制的權利,但凡運營主體在運營中發生違法違紀行為,一經查明立即吊銷營運牌照,并且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都不再獲準營運資格。

  接下來。

  縣公安局更是啟動了新一輪的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對除了城區以外8鎮13鄉的黑惡勢力,社會團體以及頑固分子進行了強力打擊。

  一時間,整個黃江縣下面的鄉鎮,在這種雷霆手段之下,頓時就變得一派生機勃發,從鄉鎮通往縣城的客運路線上,再也不復此前那種混亂無序的狀態,而各個鄉鎮里,各種小商戶小攤販小企業也再不會擔心遭到某些頑固分子的敲詐和勒索。

  在履新黃江不到3個月的時間里,周揚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通過連番的強力手段,向整個黃江縣表明了他殺伐果斷,極為強勢的一面,同時也在全縣獲得了極好的口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