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3章 誰是漁翁
  (加更:第二章。)

  會議室里。

  葉海湖的話音剛落下,周揚立馬就笑著點了縣委副書記張青的名字。

  “張書記,關于海湖同志說的情況,你這位黨群書記也說說你的意見嘛,公安局到底存不存在瀆職的問題,我看是有必要討論一下。”

  周揚說完,整個會議室里的氣氛果然一下子就變得有些嚴肅,眾人都知道,周揚這句話一出,那就意味著這位隱忍了將近小半個月的縣委書記,終于忍不住要動手了。

  一時間,不少人也在心里暗暗等著看公安局局長陳平的笑話,在很多人看來,這位陳局長可算是把自己給坑了。

  而聞言。

  張青推了推面前的筆記本,隨即就慢條斯理地說道:“關于這個問題,我個人的意見很明確,作為公安局局長,社會秩序穩定工作沒做好,這個責任肯定跑不了,但是存不存在瀆職的情況,我看也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事情發生的當天是周末,按理說應該是休假,我問過陳平,當天他是跟常務副縣長劉波同志在一起,兩人約好了跟隆鑫房地產公司的投資人宋木亞見面,當天為了談事情,手機放在包里沒注意到電話和信息,這件事情劉副縣長應該有發言權。”

  說完,張青隨即就瞥了劉波一眼,臉色很平靜似乎看不出來心底是什么想法。

  但是實際上。

  此時此刻,張青心底早就已經把劉波罵了一通,這個劉波簡直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原本大好的局面,中間竟然還會牽扯到這種事情。

  至于究竟是去談事情了還是在干別的什么,他張青并不關心,主要是現在陳平瀆職的情況肯定不復先前那么篤定了。

  有劉波這位常務副縣長在場,不管有沒有其他人看見,但是只要劉波認同,那就足以證明陳平的理由是合理的,根本就談不上瀆職。

  然而聽到張青的話,劉波心底也是一愣,他倒是沒想到陳平竟然會想出這么一個理由,不過至少這樣一來他們兩個人的責任都可以推出去了。

  所以看到張青朝自己打量過來,劉波立即咳嗽了一聲說道:“既然張副書記提到了這個事情,那我就說兩句吧。”

  “陳局長那天確實是跟我在一起,而且我們兩個人都沒有看到電話和信息,事后才知道情況。”

  “要說瀆職的話,我看不至于,無非就是開展工作的時機發生了沖突。”

  說完劉波就不再開口。

  但是周揚心底卻在暗自發笑。

  這個劉波,還真是會睜眼說瞎話,工作沖突?我看是工作和娛樂兩不誤吧。

  堂堂常務副縣長,不好好開展工作,竟然拉著公安局長去酒店里打牌按摩,當然了,除了陳平的一家之言,目前周揚手里也沒有掌握劉波玩忽職守,貪污受賄的證據。

  最重要的是,眼下他還需要劉波配合他下一盤好棋,就譬如現在,張青這位老黃江的旗幟人物,可不就被自己的人給拖了后腿。

  至于提議的縣長葉海湖,這會兒更是怒從心中起,原本他以為今天這件事情肯定是沒有任何爭議的,周揚剛才的那一番話更是表明了態度。

  如果沒有瀆職,自然不需要討論,既然討論的話,那就說明周揚也不想陳平繼續留在公安局局長這個位置上。

  一旦陳平下去,那上位的,最有可能的自然就是幾個副局長,而其中跟自己走得最近的副局長文亮當然就有了機會。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張青這邊竟然出了幺蛾子,更意外的是,常務副縣長劉波居然也牽扯進來了。

  一時間,葉海湖心里也沒來由地就有些煩躁,更是暗暗對劉波產生了一些不一樣的心思。

  這位劉副縣長,擺明了就是要拉陳平一把。

  但是,葉海湖肯定怎么也想不到,張青之所以掌握這個情況,其實并不是他主動跟陳平談話談出來的結果,而是得到周揚的授意之后,陳平主動找到張青作了匯報。

  在周揚看來。

  即使自己想保住陳平,肯定也不能親自出面,甚至要在明面上進行一些打壓才行。

  所以,等張青和劉波說完,在眾人看來,縣委書記周揚的臉色明顯有些變樣,隨即就聽到他開口問道:“劉副縣長,既然你跟陳局長在一起,那就說明張青同志的話是可信的。”

  “不過我很好奇,陳平作為公安局局長,難不成跟房地產公司的投資人之間也有什么業務上的往來嗎?”

  會議室里。

  周揚一句話說完,不僅僅是坐在他身側的葉海湖眼前一亮,就連劉波也沒想到,周揚竟然問出如此刁鉆的問題。

  對啊。

  他是常務副縣長,本身就是分管經濟工作的,跟一個房地產商自然有事情可以談,但是陳平是公安局局長,他參與這種見面難不成有什么問題?

  一時間,劉波心底也暗暗叫苦,這個陳平還是給自己找了個不小的麻煩。

  不過久經官場,劉波自然也不是草莽之輩,只見他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等周揚的話說完立即就笑著說道:

  “是這樣的周書記,那天我跟宋總主要是談到新區這邊的開發問題,因為涉及到一些拆遷補償的事項,中間難免會產生糾紛,所以我就讓陳平同志跟著我一起過去了。”

  說完,劉波就不再開口,只是低頭在本子上寫什么,會議室里霎時就安靜下來。

  “老葉,你的意思呢?”周揚看向縣長葉海湖,畢竟現在他的魚餌已經拋出去了,就看魚兒咬不咬鉤。

  當然,如果葉海湖也沒辦法的話,那他手里還有其他的牌要打,總之,葉海湖這位縣長,肯定不能讓他跟老黃江人牽扯到一起,雙方不斗起來,他怎么坐收漁翁之利。

  但是眼看著老黃江那邊竟然反其道而行,居然動了拉攏陳平的心思,張青怎么可能會袖手旁觀。

  “我看這個問題也不用討論了,既然張副書記跟劉副縣長都認為不存在瀆職的情況,那我也沒有意見,不過周書記剛剛上任就發生了這種惡劣的事件,我看這一次的事故一定要追究到底,相關的責任人一個都不能放過,光天化日之下,連縣委書記都敢動,還有沒有法律,講不講法治。”

  會議室里。

  張青跟劉波聞言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絲果然如此的神色,縣長葉海湖終究還是把矛頭對準了老黃江人。

  但是這一次的事件已經發生了,不管調查結果怎么樣,長嶺鄉的責任肯定跑不了,公安局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既然公安局動不了,那長嶺鄉呢?難不成也要輕輕放過,這豈不是打縣委書記周揚的臉嗎?

  然而就在這時。

  眾人都沒有料到的是,縣委書記周揚竟然開口了。

  “嗯,我支持葉縣長的這個意見,但是斗毆事件本身問題并不大,我受傷也是意外情況,但是組織上看問題向來就是主張透過問題的表面看本質,事件的起因還是因為客運路線的管理不當,這才造成了這一次的惡劣情況。”

  “這樣吧,我建議成立一個客運路線專項工作小組,就由我擔任組長,由葉縣長主抓,公安局陳平那邊輔助,徹查全縣客運路線的管理問題。”

  會議室里。

  眾人聞言,瞳孔頓時猛地一陣收縮。很顯然,眾人都沒有料到,周揚一直隱忍不發,竟然是在憋著大謀劃,徹查全縣的客運路線管理問題,這可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大事。

  作為黃江的干部,全縣客運路線混亂的原因是什么,他們最清楚不過了,說白了就是利益。

  但是這一次如果真的開展全縣徹查的話,那影響可就不只是一個長嶺鄉了,最重要的是,負責主抓這件事情的還是葉海湖和陳平。

  要知道,葉海湖作為市調干部,本身就跟老黃江人不對眼,徹查下去損失最大的自然是老黃江人的利益,而陳平現在是戴罪立功,料想也不敢玩忽職守,肯定會往死里查。

  這一下子,眾人總算是明白周揚的高明之處了,可以說,他這位縣委書記,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燙手山芋扔到了老黃江和新黃江人手里,有了這么一出陽某,雙方就算是不會魚死網破,但是至少也要傷筋動骨狠狠地斗上一次。

  (兄弟們,點贊點贊,小紅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