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2章 終于動手了
  (加更:第一章!)

  病房里,聽到縣公安局局長陳平過來了,周揚遲疑了片刻才讓安曉潔扶著自己坐到床上,然后關上門出去把人叫進來。

  片刻后。

  陳平推開門進來,一眼就看到周揚正在費力地伸著胳膊拽自己后面的枕頭,見狀趕緊上去幫他把枕頭捋正這才坐下來一臉小心翼翼地朝周揚說道:“周書記,我這次過來是向您負荊請罪來了。”

  然而陳平一句話說完,周揚卻沒有開口說什么,只是很平靜地打量著身前這位公安局的局長,心里倒是覺著有些好笑。

  不過周揚幾乎已經可以完全篤定,在事情發生的時候,陳平一直都聯系不上,現在事后來找自己,而且一開口就是這么一句話,那就足以說明這一次陳平是真的慌了。

  至于是因為自己這位縣委書記出事情,他這個公安局局長慌了,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周揚不用費盡心思去想就知道肯定是后者。

  所以過了片刻之后,他才在陳平一臉的局促中開口說道:“陳局長,負荊請罪倒不至于,我不是藺相如,你也不是廉頗,發生這樣的事情,你陳局長畢竟也不是料事如神,現在你人也看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工作吧。”

  病房里。

  聽到周揚的聲音,陳平臉上原本還能保持一絲鎮定,此刻瞬間就被一抹急躁給取代了。

  他哪里會想到,自己這一次過來把姿態放得如此低,周揚竟然連跟他談話的心思都沒有,直接就要他打道回府。

  要知道,這一次出了這種事情,他這個公安局的局長負有責任不說,恐怕連縣里的那兩位都該對自己有意見了。

  縣長葉海湖跟縣委副書記張青雖說跟周揚也尿不到一個壺里,但是在這兩人眼中,自己可是正兒八經地省調干部,自己出任公安局局長如此重要的位置,本來就讓兩人心里有了芥蒂,畢竟這兩位恐怕早就想安排自己的人手。

  現在的情況對他來說完全就是沒有一絲后退的余地,周揚甚至不需要開口,僅僅只是暗示一下,葉海湖跟張青完全就可以將他置于死地。

  所以如果他還不能取得周揚的諒解和信任,那他這個公安局局長就算真的是做到頭了,畢竟現在能徹底拉他一把的只有周揚這個縣委書記。

  想到這里,陳平的架子徹底端不住了。

  只見他竟然豁地站起來,隨即就一臉恭敬地說道:“書記,我…我有幾句話想跟您說。”

  “哦?陳局長日理萬機,這會兒倒是有空了,有什么話竟然非得現在說不可。”

  見陳平總算是徹底放下了身段,周揚也不遲疑,原本平靜的臉色驟然一變,整個人看起來立馬就顯得有些異常的凌厲。

  而聽到周揚不再和緩,而是明顯帶著一絲怒意的聲音,陳平不僅僅沒有尷尬,心底反而高興起來。

  在他看來,只要周揚愿意把情緒發作出來那就說明是事情還沒到無法收拾的地步,自己也就還有掙扎的余地。

  于是,不假思索地。

  陳平立即把周末常務副縣長劉波約自己出去打牌還有按摩的事情說了一遍,隨即又坦白了他了解到的消息,把安泰大酒店背后的大老板秦彪,以及黃江縣隆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老板宋木亞和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劉波往來密切,甚至暗箱操作違法開展經營活動的情況都徹徹底底地做了個交代。

  病房里。

  聽到陳平竟然已經掌握了這么多的情況,實際上周揚自己也吃了一驚,甚至有些大為意外。

  畢竟他原本借著這一次事件拿捏的意思是想讓陳平主動朝自己靠攏,畢竟這一次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具備了,只要陳平稍稍反應遲鈍一點,接下來不用他開口,縣長葉海湖跟縣委副書記張青肯定就會將他這個局長給弄下去。

  但是周揚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歪打正著從陳平口中知道了如此驚人的內幕,看來這個劉波已經不僅僅是膽子大這么簡單了。

  說完,見周揚遲遲都沒有反應,陳平心底也有些忐忑,他知道自己說的這些情況究竟有多么重要,按照他的猜測,周揚作為縣委書記,如果知道這個事情肯定會雷霆震怒。

  但是結果卻有些令人傻眼,周揚不僅僅沒有發怒,甚至沉思了半天都沒說話,一直等他要再次開口的時候,耳側這才聽到周揚有些發冷的聲音。

  “陳局長,其他的問題先不說,我只問你一個事情,他們之間的這些事情,你陳局長參與了多少?或者說,你自己干不干凈?”

  在周揚看來,如果陳平本身就不干凈的話,那他頂多算是主動向組織坦白錯誤,畢竟坦白從寬。

  但是如果陳平沒有問題的話,那就是投名狀了,這二者之間的區別周揚看的很清楚。

  不錯。

  作為縣委書記,他確實需要一個自己的人徹底把公安局掌握在手里,但是如果陳平本身就有問題的話,那這種人留下來就是定時炸彈,最終肯定也只能壯士斷腕了。

  “書記,我向您保證,除了吃飯和打牌這種事情以外,我沒有參與過任何其他的活動,另外還有……”陳平欲言又止。

  “還有什么?”

  “我收過兩次錢,是秦彪和宋木亞給的,總共有50萬。”聽到這里,周揚頓時就瞇起了眼睛。

  50萬!

  這不算是一個小數字了,看來這個秦彪跟宋木亞還真是大手筆,既然連一個剛剛加入圈子的陳平都能拿到50萬,那副縣長劉波可想而知,這些該死的王八蛋,膽子還真是大。

  “那錢呢?”

  “還在我個人的賬戶上,書記,我保證這筆錢我一分未動。”

  周揚端坐著過了好一會兒才拿起床頭柜上的杯子抿了口水,隨即才說道:“嗯,情況我已經了解了,這樣,你繼續跟他們來往,就當今天的事情什么也沒發生,公安局那邊我會處理的,你先回去吧。”

  “至于那筆錢…為了開展工作需要,有時候也是難免的。”

  聽到周揚的聲音,陳平頓時臉色一喜,他哪里還不知道周揚的意思,自己這一關算是過了。

  不過離開病房之后,陳平也不由得暗暗抹了一把冷汗,這個周書記確實厲害啊,本來發生這種事情他肯定會惹出笑話,但是周揚這一動,可就算是徹底把自己給拿捏住了。

  陳平固然會猜測這件事情是不是周揚主導的,畢竟先前調研公安局的時候,他就說過這種話,不過一想到這件事情純屬意外,陳平也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些好笑,周揚的本事就是再大也不可能做到料事如神。

  但是如果他真的是以身犯險的話,那就未免太可怕了。

  不過,現在他算是徹底被周揚扼住咽喉了,有這些把柄在他手里,尤其是那50萬的事情,無疑是一把懸在自己頭頂上的利劍。

  ……

  在周揚休養了將近一個禮拜的這段時間里,正如他所料,這一次縣委書記在長嶺鄉被人打傷的事情終究還是惹出了不少非議。

  就在他從人民醫院出院回到家里休養的第二天,市委市政府的兩個一把手紛紛打電話過來關心了他個人的身體情況,同時據說嚴厲申斥了縣長葉海湖和縣委副書記張青。

  這兩個老狐貍灰頭土臉是肯定的,畢竟縣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堂堂縣委書記竟然在回鄉祭祖的時候被人打了,這聽起來簡直就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如果說周揚擔任縣委書記的時間很長,那這個責任他這個縣委書記自然要自己擔當。

  但是周揚剛剛調任黃江任職一個月的功夫,黃江縣出了這種事情,縣長跟縣委副書記自然要硬頂著壓力。

  時間漸漸在周揚養傷休息中過去,幾乎全縣的領導干部和群眾都在等著這位新來的縣委書記休養結束然后重拳出擊整治這一次的事件。

  然而,讓眾人傻眼的是,一直等時間到了6月中下旬,早就應恢復工作的縣委書記周揚,不僅僅沒有大發雷霆,反而好像已經完全將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后,就連當初鬧事的那兩群人在經過公安局的調查,然后被拘留了幾天之后竟然也釋放出來了。

  而縣委書記周揚則開始頻繁地對全縣的副科和正科級干部進行約談,談話的內容甚至沒有一個字是關于這一次斗毆事件,而全部都是就事論事談工作本身。

  這一下子,不僅僅是社會上的群眾,就連縣里的干部都開始覺得有些奇怪,紛紛在好奇這位周書記到底是想干什么。

  6月底。

  縣委常委會在縣委會議室召開。

  縣委書記周揚主持會議。

  會上,縣長葉海湖第一個發言,然而令眾人詫異的是,葉海湖的第一個議題,竟然就是討論關于縣公安局局長陳平在這一次事件中存在的瀆職和履職履責不到位的事情。

  兄弟們,求個小紅花,等下一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