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40章 好一個晴天霹靂
  長嶺鄉,鄉衛生院。

  距離車站發生斗毆事件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個小時,但是此時此刻,站在衛生院二樓的走廊里,不管是長嶺鄉的鄉黨委書記陶陽,還是鄉長盧小磊以及一眾長嶺鄉的干部,臉上的表情早就已經變得漆黑一片。

  縣委書記在他們長嶺鄉竟然被人打了!

  這在眾人看來簡直就是離譜到了極致,然而事實就在眼前,甚至陶陽跟好幾個干部還親眼目睹了周揚受傷的過程,這如何讓他們不膽顫心驚甚至嚇破了膽子。

  要知道,不管這一次周揚受的傷重不重,但是縣委書記的怒火肯定是壓不住了。

  堂堂縣委書記,居然在自己的治下被一群街頭的流氓打傷住進了醫院,這不僅僅是駭人聽聞,甚至已經可以上升到極為嚴重的政治問題。

  腦海中,想到縣委辦主任楊青此前在話筒中說的那句“唯你是問”,陶陽甚至覺得自己腦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此時。

  在位于衛生院二樓的病房里,周揚也是一臉鐵青,不僅僅如此,額頭上甚至早就冒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水,邊上安曉潔紅著眼睛不停地用毛巾給他擦汗。

  但是看著趴在病床上完全裸露著后背的周揚,嘴里也是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視線內,周揚的白皙的背上以及肩頭,此時已經完全紅腫成了一大片,好幾個地方更是布滿了淤青和血跡,剛才那一下,不僅僅正中周揚的后背和肩頭。

  而且木棍子上面的倒刺更是劃破了襯衫,在背上的皮膚上面劃拉出好幾個不淺的口子,不說是血肉模糊,但是看起來也極為瘆人。

  “周書記,您忍著點,我現在用酒精給您的傷口消毒,肯定會比較痛。”

  站在病床邊上,衛生院一個資格比較老的醫生小心翼翼地說道,實際上,方才在聽到縣委書記竟然在長嶺鄉被人打了,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的時候,這位醫生也是被下了一大跳。

  等到她急急忙忙地帶著兩個人趕到病房里,然后剪開周揚背上已經被汗水和血水打濕完全黏在皮膚上的襯衫時,心里更是大吃了一驚。

  這哪里是簡單的受傷,這簡直就是重傷好不好。

  不過察覺到周揚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一聲不吭地忍著的時候,她心里也不由得一陣暗嘆。

  “沒事,李醫生,你放手處理吧,這點痛我還忍得住。”

  點了點頭。

  這位李醫生立即重新換上一副橡膠手套,然后就開始拿著鑷子和棉球開始操作起來。

  而此時。

  在黃江縣委縣政府辦公室里。

  已經從長嶺鄉那邊得到消息的縣長葉海湖幾乎是立即就結束會議趕了回來。

  院子里,葉海湖剛一下車,立馬就碰到正好下樓要上車的縣委副書記張青,立即就面色鐵青地走上去打了聲招呼問道:“老張,情況現在怎么樣?周書記人在什么地方?”

  聽到葉海湖的聲音,張青雖然心底有些不悅這位縣長的態度,不過他也知道情況特殊,所以也沒露出什么不悅之色,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具體的情況還不清楚,但是長嶺鄉的陶陽已經打電話來了,周書記受了傷,現在人正在衛生院里處理傷口。”

  但是實際上,張青心底也早就已經在電話里把陶陽狠狠地罵了一通,要知道,陶陽可是他張青一手提拔起來的鄉鎮干部。

  論能力,陶陽雖然不是那種很有作為的領導,但是在長嶺鄉也算是穩扎穩打。

  但是這一次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張青想都不用想,不管周揚是什么態度,但是陶陽肯定是保不住了。

  說小了是一次普通的斗毆事件,但是說大了那就是治安問題,一個連治安問題都做不好的鄉黨委書記,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不被直接免職就不錯了。

  果然,聽到張青的話,葉海湖頓時就破口大罵。

  “簡直就是無法無天,這叫什么事情,縣委書記竟然在鄉里被幾個地痞流氓打傷了,他陶陽是干什么吃的。”

  “楊主任,公安局局長陳平人呢?”

  說完,葉海湖立馬扭頭看向縣委辦主任楊青問道。

  “縣長,我已經聯系陳局長了,但是一直沒聯系上。”楊青說完也不再開口,但是葉海湖跟張青的臉色頓時就再一次黑了幾分。

  而不遠處,得到消息早就已經趕過來的縣委組織部部長程海燕更是一臉的唏噓。

  要知道。

  就在不久前,她還一力推動縣委書記周揚在常委會上通過關于提議公安局局長陳平進班子的事情。

  但是現在出了這么大的狀況,陳平這位公安局局長不僅僅事先毫不知情,反而連人影都找不到,這不是自己找死么。

  雖然眼下縣長跟縣委副書記兩個大佬都沒有說什么,不過很顯然,這一次陳平沒有及時反應肯定會丟不少分,甚至連這個公安局局長的位置只怕是都有些不穩了,就更別提縣委書記周揚那邊的想法。

  “行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這個陳平,關鍵時刻掉鏈子,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趕往長嶺鄉不等他了。”

  “楊主任,你馬上通知縣局的文亮文局長,讓他馬上帶人下去。”文亮是縣公安局排名第一的副局長,在陳平下放之前,他擔任局長的呼聲最高。

  很快。

  四輛小轎車立即就魚貫而出直奔長嶺鄉而去。

  而此刻。

  在位于縣城的安泰大酒店包廂里。

  屋子里煙霧繚繞,幾個中年男子正在抽著煙打麻將,桌子上每個人的面前都堆著滿滿的一疊紙幣,為首的赫然就是縣公安局局長陳平以及縣委縣政府常務副縣長劉波。

  而另外兩人,一人是安泰大酒店的幕后老板秦彪,一人則是縣城最大的房地產商,隆鑫房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老板宋木亞。

  “好了好了,今天就玩到這里吧,老秦,讓人把牌局撤了,咱們吃點東西聊會天,腦子乏得很。”

  很快,秦彪立即就讓人撤了桌子,隨即就安排幾個人進了另外一個包廂,包廂里有四張床,幾人分別趴下來,很快就有四個穿著略顯清涼的年輕女人走進來幫幾人按摩。

  “還是你老秦會享受,怎么樣老陳,我聽說咱們那位新來的周書記在你們公安局可是說了重話?”說話的正是常務副縣長劉波。

  然而聽到劉波的話,公安局局長陳平卻只是點了點頭但是并沒有說什么。老實說,他是省里下放的干部,理應跟周揚這位省委組織部的縣委書記站在同一條線上。

  但是陳平卻不這么認為,一來到黃江這邊赴任的縣委書記又不少,但結果呢?他周揚一個毛頭小子能翻出什么浪花。二來縣委副書記張青跟縣長葉海湖都是老狐貍,自己過早站隊反而不好。

  至于眼前這位副縣長劉波,陳平雖然有些看不上眼對方這種下三濫的做派,但是為了應酬也不得不點頭答應,畢竟劉波作為縣委常委副縣長,而且又是張青中意的下一任副書記人選,自己肯定不宜徹底得罪。

  只不過陳平心底一直都有些隱隱不安,這種不安倒不是因為周末出來打牌跟享受,而是因為此前縣委書記在公安局調研工作的時候說的那句話。

  雖然他知道周揚極有可能就是隨口一問,但是陳平總覺得周揚既然能在27歲這個年紀就出任縣委書記,心思肯定不是那么簡單,這句話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然而腦子里想了很長時間,陳平都想不出來周揚的意圖所在,在他看來,黃江雖然時有發生那種小沖突小矛盾,但是總體上治安還是很穩的,尤其是經過幾次嚴厲打擊之后。

  除非周揚真的有料事如神的本事,否則怎么可能會在這種問題上給自己挖坑等著他跳下去。

  “能有什么事情,無非就是新領導上任總要給下面的人一點壓力,依我看……”

  包廂里,陳平想了想說道。

  然而,他嘴里的話還沒說完,包廂的門突然就被人推開,隨即就看到一個年輕人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只見他三步并作兩步沖到陳平身側,隨即彎腰在他身側說了些什么。

  頓時,眾人立馬就看到陳平竟然嘩地從床上爬起來,聲音更是發著顫地問道:“什么?怎么會出這種事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