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37章 回鄉“祭祖”出幺蛾子
  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6月初,周揚調任黃江縣委書記也有一個月的時間,實際上這一個月,周揚并不是像外界說的那樣只知道看材料和簽字。

  當然,他的精力和時間,最主要的確實是放在了看材料上面,這些材料在旁人看來確實不算什么,畢竟都是經過粉飾的東西。

  但是落到周揚眼里卻不是這樣,可以說通過這些材料,他確實發現了不少貓膩,甚至細致到每個干部的調動上面都能找到不少意思的東西。

  就譬如。

  從組織部以及縣委常委會議的很多材料上來看,目前縣委組織部這邊關于人事調動的決議,可以說是涇渭分明的兩條線。

  下面的鄉鎮是一條。

  縣城的三個城區以及機關又是一條。

  鄉鎮那邊,幾乎上都是由常務副縣長提議,組織部考察,而城區和機關,則是縣委副書記張青來負責。

  至于葉海湖這位縣長,因為才剛剛到任,目前還看不出來什么,他甚至看到縣委常委會議記錄里面,還有前任縣長黃和平提議設立縣政府辦公室,結果卻被否決的問題。

  連一個縣長的提議都被否決,可想而知老黃江這一脈的力量有多強。

  “張青這個老狐貍,看來不是他不想動這些人,而是不能動,就像他說的,牽一發而動全身。”

  “看來如果想打破這個局面的話,自己得找到適合的突破口才行。”

  辦公室里。

  周揚合起手上的材料,隨即就打電話給縣委辦主任楊青,說是讓她安排時間,從下個禮拜開始,他這位縣委書記就要去各個機關單位和部門走訪一遭了。

  接到周揚的通知,楊青雖然有些詫異,這位周書記忍了一個月,現在終于忍不住了,不過還是很快就給周揚送過來一份走訪的安排表。

  然而,辦公室里周揚看到這份安排表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因為按照辦公室的安排,他走訪的主要是5個部門,第一站就是縣委組織部,然后是宣傳部,公安局,教育局以及紀委。

  看似都是極為重要的部門,但是在周揚看來,自己去這些地方多半是什么都看不出來。

  畢竟作為最核心的幾個權力部門,這些地方恐怕早就已經是鐵桶一個了,即使他是縣委書記,一時半會也休想看出點門道。

  所以沒有遲疑,周揚立即就批復了自己的意見,把這五個部門除了公安局以外全部都劃掉,然后改成了縣委黨校,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縣團委,以及縣工商行政管理局。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

  周揚果然分幾天的時間分別到以上的這些部門去進行了實地走訪和考察,更是重點地考察了縣委黨校和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工作。

  禮拜五一大早。

  周揚就來到了縣公安局,院子里,公安局局長陳平帶著局里的領導早就等著周揚的到來。

  會議室里。

  周揚聽取了縣公安局關于開展工作的情況,中途不時提出幾個比較敏感的問題,不過顯然公安局這邊是早就有所準備的,對這幾個問題的回答他也很難挑出刺來。

  不過就在這時,周揚突然開口問道:“陳局長,我聽說現在咱們黃江這邊還存在不少街頭的黑惡勢力,這個情況屬實不屬實?”

  聽到周揚的這個問題,陳平也是驟然一愣,心底更是暗暗把說這句話的人媽了個狗血淋頭。

  誰特么亂嚼舌根,竟然連這種話都敢說出來,要知道如果周揚所說屬實的話,那豈不是意味著他這個公安局局長是個狗屁,都到了2014年了,竟然還存在黑惡勢力,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嗎。

  “周書記,我敢以公安局局長的名義向您保證,雖然目前社會上仍然會存在一些打架斗毆的現象,但是這都屬于普通的民事糾紛,絕對不存在您說的黑惡勢力的問題。”

  “前些年確實有,但是最近一連四五年,我們公安局在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下,連續幾年開展了大黑除惡行動,效果還是十分明顯的,目前這種現象已經不存在。”

  雖然不明白周揚為什么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但是縣委書記發問,他這個公安局長肯定要表態,尤其是涉及到這種跟公安局的工作直接有關的事項。

  然而。

  令陳平徹底傻眼的是,周揚聞言竟然再一次說道:“嗯,沒有就好,維護社會穩定是公安局最基礎的工作,也是最重要的工作,當前社會穩定是我們黃江一切工作的基礎,如果這一點都做不好的話,那你這個公安局局長就不稱職了。”

  “不過你說的話我今天可是聽進心里了,萬一哪天真的出現了這個問題,到時候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們。”

  說完。

  周揚也不給陳平開口的機會,立馬就起身說是去看看各個辦公室的工作環境。

  然而等周揚一走,陳平就徹底坐不住了,他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周揚會這么鄭重其事地提醒自己,但是畢竟是當面做了保證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問題,那他這個公安局局長即使能干下去也沒臉面。

  所以在周揚一走之后,陳平立馬就連夜召開了公安局黨組會議,召集所有科室的負責人,重點強調了維穩的問題,并決定近期立即開展一次新的清除社會黑惡勢力殘余,維護社會安全穩定的專項行動。

  接下來的半個月。

  果不其然,整個黃江縣城區,幾乎所有的大街小巷,時不時就能看到穿著警服的公安人員在巡邏,一旦發現可疑分子就進行盤查。

  還別說,經過這么一整,整個黃江縣城街面上的秩序還真的好了很多,不少市民甚至都在暗暗稱贊,說別看人家周書記是簽字書記,但是就這一點也值得他們支持了。

  周揚當然不知道自己的無心之舉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因為此時他正在頭疼另外一件事。

  “我看這個問題也逃避不了,既然你已經想好了,那就辭職吧,帶著丫丫跟媽媽一起回東江這邊,反正黃江離市里也不遠,開車一個多鐘頭就到了,平時周末我也能回去住兩天。”

  原來。

  在周揚前往黃江任職一個月的時間里,安曉潔也一直在考慮要不要一起去南江的事情,但是想來想去,她覺得這么分居兩地還是不行,一方面自己跟周揚都還年輕,周揚又是縣委領導,家屬不在身邊總不像那么回事。

  另一方面,丫丫這小東西最近一段時間鬧的厲害,說是要去找爸爸,她實在是沒辦法。

  “真的嗎?可是我有點舍不得東大的工作。”

  話筒里,周揚也聽得出來安曉潔確實有些舍不得,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自己身在官場,以后的調動會更加頻繁,真正穩定下來是不可能的,除非哪天自己進無可進了。

  “沒關系,等你到東江這邊來,我跟市里提提要求,看看能不能把你安排在東江師范大學那邊上班,都是在高校里,環境差不多。”

  作為處級領導干部,周揚調動工作,家屬還是有優待可以就近安排工作的,這一點他倒是不用擔心。

  東江師范大學雖然比不得東大是211高校,但是本身也是南江省的重點大學,環境也還可以。

  議定這個安排之后,周揚立即就跟市委組織部那邊打電話過去,咨詢了一下相關的情況,果不其然,組織部那邊并沒有推脫,很快就給了回復,安曉潔過來可以去東江師范,而且行政級別不變,仍然繼續擔任副科級的職務。

  不過安曉潔他們這一來,東海市的房子就只能空下來了,如果長期沒人的話也不行,家里的東西肯定要壞掉,當初可是花了不少錢裝修的,周揚想了想還是讓保姆紅姐仍然住在那里,正好小舅子安曉峰也在東海市上班,一并安排在自個家里。

  這樣一來的話,安曉潔寒暑假的時候回家住也方便,畢竟閨女丫丫以后上學肯定還是要留在東海市才行。

  而安曉峰之前畢業沒有選擇繼續讀研,而是到東海市這邊上班,周揚給他介紹了一個工作,是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里面做項目,目前來看還不錯。

  6月底。

  父母帶著自個兒媳婦和閨女一起回了東江,周揚自然也回市里跟妻女團聚了一回。

  對于兒子能回老家到下面的縣里去任職,而且還是做縣委書記,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兩個倒是歡喜,但是讓周揚有些無奈的是,原本他是想著把家里這套老房子賣了換個新的,至于之前買的那一套,因為租出去了,周揚也不想重新折騰搞裝修。

  但是老夫妻倆死活不同意,說現在的房子一家人住著正好,周揚也沒轍,只能聽之任之了。

  6月1號這天。

  周揚帶著一大家子人回了黃江,然后從縣城坐了客車回正兒八經的老家,也就是黃江縣下面的長嶺鄉去祭祖,其實周揚長這么大還真沒怎么來過長嶺這邊,主要是關系太遠了一點。

  論起來,他這一代上溯到爺爺輩都是在東江生活,只不過父親周向軍的爺爺輩還是在黃江這邊。

  在長嶺鄉簡單地祭拜了一下祖墳之后,一家人就原路返回,但是周揚意想不到的是,一家人在長嶺鄉的公交站坐車的時候卻出了幺蛾子。

  (看完不要忘了催更哦!周書記首秀即將開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