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30章 27歲的縣委書記
  東海市,浦江新區。

  黨校的結業典禮結束,周揚第二天回到東海市家里的時候,時間才剛剛到下午1點鐘。

  其實在出發之前,譚超然原本還約了他,說是等吃完午飯再回去,但是既然南江省那邊已經正式發布了任免通知,周揚的心里自然也平靜不下來,一大早就把原本定好下午的機票改到了上午。

  不過進屋到時候,安曉潔一眼就看出來他昨天晚上肯定是整晚都沒睡覺,實在是周揚臉上的黑眼圈太過明顯了一點,就連眼球上都布滿了血絲。

  “怎么了你這是?昨天晚上不會整夜都沒睡覺吧?”

  進屋關上門,周揚麻溜兒地放下手里的行李,從傻白甜手上接過拖鞋換上,嘴里嗯了一聲,隨即就問丫丫呢?

  “爸媽吃完飯帶她出去玩了,你昨晚干啥去了,怎么不好好睡覺,你看你這眼睛紅的,要不趕緊回屋里睡會兒。”

  見周揚衣服也不換,分明是一副等會還要繼續工作的樣子,安曉潔不由得有些擔心,這奔波了一上午,連氣都不喘一口,工作再重要也沒這么干的。

  “不睡了,現在時間緊迫,我得抓緊時間多做點準備。”

  “昨天晚上上半夜一直在回復各種消息,下半夜老黃硬拉著我聊了一整晚,到現在我腦子里還是一團亂麻,不趕緊看看材料把有些東西記下來,我擔心到時候準備不足出洋相。”

  可不是么。

  自打08年畢業到現在,他踏入仕途也有將近6年整的功夫,6年的時間從一個辦公室副主任爬到如今的位置,周揚敢說這里面雖然也有很大的運氣成分,但是這一步步走過來,自己付出的心血也是一點都不少。

  如今再次履新,而且還是主政一方,周揚心里的壓力外人也難以體會得到。

  老實說,雖然早就知道自己這一次調任南江省必然會擔任一方主官,但是他也萬萬沒想到,譚文山竟然對自己如此信任和放心,直接就把自己放到了一個如此惹眼的位置上面。

  黃江縣委常委,縣委書記。

  27周歲的縣委書記,用譚超然的話來說,那叫放眼全國都是獨一家,別無分號。

  惹眼自然是惹眼,但是壓力也是不小。

  實際上,自從昨天下午南江省委組織部的任免通知下發之后,周揚立即就接到了超過幾十個電話和上百條信息。

  從這么多的電話和信息他也看得出來,自己這一次履新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次不小的震動,甚至就連不少媒體連夜就對這條消息進行了連篇累牘的報道,在南江省內更是惹出了不少的爭議。

  盡管黃江縣是由南江省委組織直管,但是實際上按照以往的情況來看,多半還是交由東江市委托管的時候居多,像這一次直接由省委組織部任命縣委書記還是頭一遭。

  “那你什么時候過去上任?你這一走,咱們是不是要搬家了?”

  屋子里。

  安曉潔從紅姐手里接過一碗參湯端到周揚面前,臉上帶著一絲憂慮之色問道,她在東海大學這邊的工作肯定沒辦法丟掉,但是如果周揚去南江省任職的話,那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安排了。

  “按照南江省委組織部的要求,后天一早我肯定要去省委組織部那邊報到,至于家里的情況,我看先不要急著動。”

  “這樣吧,下個禮拜等我先去那邊報道,其他的事情等我安置下來再說,所幸丫丫現在還小,還沒到上學的年齡,到時候我們再商量一下究竟是搬到東江那邊去還是你暫時留在東海這邊。”

  其實安曉潔的這個問題,周揚今天在飛機上也一直在考慮。

  跟以往他在東海市內任職不同,這一次自己調任南江,雖然是擔任縣委書記一職,但是肯定不會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如果后面工作再發生變動的話,安曉潔跟丫丫也不可能一直跟著自己到處跑,尤其是以后丫丫上學之后。

  不過這一次在黃江縣委書記的任上肯定不會是一兩年的工夫,相對來說還是比較穩定的,然而丫丫究竟是跟著一起去東江上學還是留在東海市,周揚也要好好盤算一下才行。

  見他這么說,安曉潔雖然心里也有些擔心,但是也只好點了點頭。

  片刻后。

  周揚略作休息,立馬就一頭扎進了書房里,隨即就打開電腦把黃和平給他準備的有關黃江縣的一應材料打開細細看起來。

  在黃江縣擔任了將近3年的縣長職務,黃和平雖然在這個地方折戟而回,但是不得不說,這3年的時間黃和平也不是白待的,起碼他提供的這份資料對周揚來說就是目前能夠得到的最全面的信息。

  實際上。

  昨天晚上在南江省委組織部的任命正式公布之后,譚文山就抽空給他打了一個電話,雖然兩個人只說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但是譚文山話里透露出來的信息量同樣很大。

  按照譚文山的意思,東江跟安山一直在爭奪南江省南部中心的位置,安山的發展看五泉,而東江的發展則看黃江,因為五泉跟黃江都是省管縣,而且也都是所屬地市級下轄的縣城里面,管理面積最大,管理人口最多的縣。

  不過跟五泉市(縣級市)相比,黃江的情況相對來說就不容樂觀了,尤其是一連三任縣長都在這里無功而返,甚至除了黃和平能夠全身而退以外,其他兩人更是鋃鐺入獄。

  用譚文山的話來說,那就是整個黃江的政治生態都出了問題,甚至有可能不僅僅是黃江有問題,恐怕就連東江市委市政府的班子都存在極大的隱患。

  但是有一點周揚很清楚。

  別看黃江頭上至今還帶著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但是黃江代表不了東江,恰恰相反,東江的經濟發展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的,否則也沒有底氣跟安山相爭。

  作為國內的文化名城,歷史名城,安山不僅僅有著極為豐富的文化資源和水產資源,而且工業基礎也很不錯,尤其是在食品加工業,現代紡織業以及家具產業和小商品經濟這一塊,一直都是省內的排頭兵。

  所以僅僅只論東江市的話,整體的實力在南江省內絕對是排名前五的存在,甚至一度能占據第三的位置。

  從譚文山話里話外的意思周揚都聽得出來,這一位不僅僅沒有順勢而為徹底把安山作為南江省南部中心來建設的意思,甚至有著作為推手,加大東江跟安山競爭力度的想法。

  而譚文山的第一步,就是要以自己擔任黃江縣委書記為突破口,徹底肅清整個東江的政治生態,從而在南江省長江以南形成安山和東江一東一西兩個中心比翼齊飛的格局。

  在周揚看來,如果這個想法真的能夠實現的話,那譚文山對整個南江省政壇的掌控和影響力,無疑會達到一個全新的層次。

  但是想做到這一點,難度何其之大。

  即使是他兩世為人,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完成如此宏大的政治布局,不過譚文山的話也說的很明白,只要他能夠成功,那不管是政治上的回報還是實際得到的好處都是無比驚人的。

  最重要的是,現在木已成舟,即使自己想后悔也來不及了,上了譚文山的賊船,自然沒有半路下車的可能。

  接下來能夠做的,就是硬著頭皮去啃下黃江這塊硬骨頭,除此之外可以說是別無他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