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25章 新的篇章
  (加更:第二章!)

  關于譚文山的任命遠比周揚料想中來得更快。

  禮拜二一早。

  中組部的官網山就發布了對譚文山的正式任命通知,跟周揚此前得知的情況一樣,譚文山被任命為南江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

  不過周揚也知道,作為專職副書記,譚文山此行必然會分管南江省的組織工作,加上東海市這邊有同樣主管組織工作的副書記張國忠,自己調任南江省自然沒有什么懸念可言。

  只是想法雖然是好的,但是真的決定要這么做的時候,他的心底多少還是有些戰戰兢兢。

  當天下午,周揚跟辦公室里打了聲招呼就徑直開車去了市教育局那邊。

  局黨委書記辦公室里,看到周揚進來,李文芳放下手頭的工作,起身親自給他泡了一杯龍井,笑著說道:“怎么樣?跟譚書記見過面了吧?先前我其實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不過有些話不好透露,譚書記履新,你跟著一起去南江也是一個很不錯的路子。”

  周揚文言臉上有些不好意思,其實事后他也猜到李文芳應該是早就知道內情的,畢竟以她擔任過李文芳秘書的經歷,自然跟譚家也是聯系緊密。

  辦公室里,端起茶水放在周揚面前,李文芳隨即坐下來盯著他看了一眼,心里也不由得感慨周揚的運氣之好,金書記重病休養,加上自己調離市委辦公廳,這本該是一個莫大的打擊,但是周揚卻異軍突起獲得了譚文山的賞識,這種人生際遇并不多見。

  相比之下,自己的運氣就來得有點晚了,從高校調任政府的時候就決定了她進步的空間不會太大。

  周揚現在還年輕,能力手腕都有,可以說,一遇風雨就能化龍,而且如今的周揚知進退,能隱忍,確實并非是吳下阿蒙了。

  “書記,這一次去南江,老實說我心里是真的一點底都沒有。”周揚抿了口水說道。

  其實這句話倒不完全是他的心聲,按照他對譚文山的了解,如果真的只是讓他去南江省打雜,那自然不必如此大費周章,但是具體是什么職位卻不得而知。

  這么說無非也是想從李文芳嘴里知道一點確切的消息罷了,只是李文芳哪里聽不出來他話里的意思,當即就笑著打趣道:“好歹馬上也是要主政一方的人了,說話還這么多彎彎繞繞,想從我嘴里打聽消息就這么讓你難以啟齒?”

  周揚聞言自然是鬧了個大紅臉,不過被李文芳看穿自己的心思,周揚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眼前更是猛然一亮。

  李文芳雖然什么都沒說,但是又像是什么都說了,主政一方?那自然是擔任一把手。

  至于究竟是黨委一把手還是政府一把手卻不好說,畢竟以自己如今的資歷,在正處級的崗位上才剛剛一年半左右的時間。

  按理說調任外地的話,最起碼也是一個縣長起步,至于區里……周揚倒是沒想過,以譚文山的謀劃,肯定不會把自己放在局限太大的市區,多半要下到基層里面去任職。

  “書記,我倒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外調任職,壓力和責任都有,容不得我有半點閃失,這次去南江省,就怕給領導丟臉。”

  被李文芳看穿心思,周揚也只好打了個圓場,不過他這句話說完,李文芳的臉色立馬就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亂彈琴,以你現在的位置還沒有那么大的面子能給領導丟臉,不過有些事情想在前面終歸是好的。這次譚書記就任南江省省委副書記,上面本來就爭議很大,可以說是多方博弈的一個結果。”

  “譚書記既然親自點了你的將,那就說明他看中了你的為人和能力,其他的不要多想,多做實事,爭取干出成績才是你最大的表現。”

  辦公室里。

  李文芳的話讓周揚很是觸動,不過心底的那種擔憂也確實少了很多,政治斗爭向來就是出手不見血,譚文山作為中央政策研究室下放的干部,本身就帶著極為明顯的烙印,可以說是光環環繞也不為過。

  但是相比之下,自己就要渺小的多了,即使有人關注到自己,恐怕也只是在年齡上有所側重,還遠遠夠不到政治斗爭的地步。

  李文芳說的很對,自己過去最主要的任務是干實事,而不是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談政治斗爭,起碼也要更進一步邁入廳局級的門檻,才敢說剛剛摸到了門把手。

  實際上,恐怕連推開門的力量都不夠。

  “書記您放心,我肯定會踏踏實實地做事情,畢竟這一次外調,與其說是壓力,何嘗不是一次機會。”

  見他這么一說,李文芳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她知道周揚確實是真的懂了,而不是那種一知半解的似懂非懂,長江后來推前浪啊,有些人生來就是走這條路的。

  她的年紀已經到了,干完這一人黨委書記之后恐怕就要退居二線,但是周揚的路還很長。

  一時間,李文芳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一絲凝視的表情,此去南江,周揚恐怕短時間內都不會再回東海了,他日假如真的再次回歸時,恐怕早就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她想好好看看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不久的將來,或許是10年,或許是20年,總歸自己有可能看得到,這個年輕人將會成為一棵參天大樹,真正成為黨和國家的決策者。

  能力?能從一個高校的科員走到這一步,創立科創園區,盤活一區經濟,周揚不缺。

  手腕?以27歲的年紀就能走到這一步,她自然也不是心思單純之輩。

  至于站隊?

  周揚的地位還不足以談及這個問題,但是無疑,一個在政治上已然成熟,能夠執政一方的領導干部,早晚都會經營出屬于他自己的那個圈子,并在圈子里準確找到屬于他自己的位置。

  在李文芳看來,現在周揚欠缺的就是執政的經歷,這一次調任南江省,他就是在為自己的履歷表增添筆墨。

  今后或許自己能做的,就不再是為他遮風擋雨了,而是要默默地注視著他,看他能不能逢兇化吉,登臨那絕巔之處。

  ……

  從市教育局回到經貿委。

  周揚整個人都處于一種十分放松的狀態,盡管目前關于自己調動的消息并沒有任何風聲傳出來,但是他很清楚,留給自己的時間并不多。

  念及至此,周揚心底也不由得有些唏噓,在經貿委的這一年半,自己多半是做了點實事的,總歸是給江灣區留下了一點自己的痕跡。

  或許將來有一天自己再次回到東海的時候,科創園區還會有人記得自己,只是這些都是許多年后的事情了。

  4月21日,周一。

  按照區委組織部的通知,周揚被正式免去江灣區經貿委主任、黨組書記的職務,同時他也接到了通知,將于四月底前往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參加春季學期中青年干部培訓班。

  至此,周揚在仕途上再次翻開一頁新的篇章。

  (兄弟們,瘋狂求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