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20章 縣長之殤
  客廳里。

  周揚這幾天整個人都有種忙得找不到北的感覺,雖然是過年,但是除了年三十跟正月初一以外,他差不多每天都是在外面,不是應付飯局就是了單位里有安排。

  經貿委作為區直機關里面最為重要的幾個部門之一,他這位主任可以說是假期都不得空閑。

  好在年前區委組織部那邊已經免掉了他擔任的區委辦副主任職務,要不然除了經貿委這一攤活兒,他估計還得跟著區委書記桂紅英和區長周益民在春節期間下去走訪慰問。

  難得在家里待了一天,周揚本來想著趁著天氣好帶閨女和媳婦兒出去走走,誰知道胡勝利這個王八蛋一大早竟然下樓拉著他去打牌,說是老同學都來了這邊,現在三缺一。

  結果等他上樓一看,可不是么,在胡勝利那套裝修得跟個古董收藏室一樣的屋子里,還真就聚集了一幫子人。

  問題是這哪里是三缺一,除了老三王金坤,還有楊依依跟另外幾個同學,別說是湊一桌麻將,就是湊兩桌都嫌人多。

  結果這一通牌局打下來,時間硬是到了下午才散場,晚上這幾個家伙還約了去胡勝利的別墅里面唱歌。

  說到這里,周揚就不得不感慨有錢就是任性了,這家伙當初說自己手里的幾套房子,除了跟周揚在同一棟樓的這個大平層用來住以外,其他的都租出去。

  結果租倒是租了,但是留了同一個小區內的一棟別墅,而且裝修也是極有文化氣息,倒是很符合他勝利文化大老板的氣質,就是看起來委實是老干部了一點。

  不過在別墅里,胡勝利不僅僅弄了個小型的家庭影院,而且把ktv也安排上了,算是徹徹底底地實現了人生理想,不出門就能觀影唱歌。

  在如今房價已經飆升翻倍的東海市,胡勝利這家伙不過幾年期間就創造的財富,在旁人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算了你們去吧,我就不去湊熱鬧了,這大過年的,要是再夜不歸宿的話,我擔心明天早上回去連門都進不去。”

  周揚固然是一句玩笑話。

  不過他確實沒有太多的時間陪媳婦跟閨女,現在家里父母兩個跟閨女站到了一條線上,吃飯的時候都不忘數落他。

  反而是傻白甜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體貼,每天晚上都會等著他回家,不過可能是哺乳期已經過了,安曉潔這半年來性事上的需求也多了不少,連帶著周揚自己都被弄的有些把持不住。

  “爸爸,我不要你跟麻麻在一起睡覺,你要跟寶寶睡覺覺。”

  客廳里。

  周揚剛進門,小丫頭立即邁著步子跑過來往他懷里撲。

  然而一開口周揚就納悶了。

  這是什么情況?

  怎么突然還提出這個要求了。

  “好的,爸爸聽我家寶貝的,但是如果爸爸不跟媽媽睡覺覺的話,那媽媽晚上怕黑怎么辦?”

  聽到周揚的聲音,小家伙立即就瞪大了烏黑發亮的大眼睛,肉乎乎的小手塞進嘴里咬著,似乎是在想什么。

  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媽媽是大人不怕黑,寶寶是小朋友怕黑黑。”

  哈哈哈哈!

  邏輯很清晰啊,沒毛病。

  不過周揚就好奇了,小家伙怎么會有這個想法。

  然而,等他抱著小丫頭進了臥室,跟安曉潔說了一下這個事情,周揚才知道,原來是母親王愛萍跟小丫頭說以后要讓她一個人在屋里睡覺覺,媽媽跟爸爸還要生小弟弟。

  這一下子小家伙立馬就吃醋了,果斷地待在客廳里等周揚回來,這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你這個小東西,倒是會吃醋。”

  “那你告訴爸爸,你喜歡小弟弟還是喜歡小妹妹?”

  其實關于生二胎的事情,周揚心里也有過考慮,雖然他跟安曉潔都沒有重男輕女的想法,不過老周家三代單傳,到了他這里,如果不生個帶把的,估計父母能跟他鬧一輩子。

  老人的觀念還是傳統一些,雖然兩個老人對丫丫這個孫女也是愛到了骨子里,但是就是心里那道坎還在。

  不過現在國家政策還沒有松動,雖然現在社會上也好,學界也罷,都有人提出來放開這個政策的聲音。

  但是周揚心里很清楚,等到真正放開還要等到2016年左右才會有明確的文件下來,也就是2年以后。

  自己現在是27周歲,兩年后也才29,正是一個男人體力和精力都最為旺盛的一個年齡階段,雖然安曉潔的年齡可能有點偏大了,但是再生一個也沒問題。

  至于究竟是生兒生女,他倒是沒有特別的想法,父母那邊也溝通過,即使第二胎真的還是個女兒的話,老夫妻倆也認了。

  “我不要小妹妹,我要小弟弟。”

  屋子里。

  丫丫一句話也是讓周揚有些好奇。

  咋地?

  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也知道重男輕女了?

  “為什么?小妹妹不好嗎,可以跟丫丫穿一樣的衣服,還可以跟你扎一樣的小辮子。”

  他確實沒想明白,小家伙腦子里怎么還有喜歡小弟弟的念頭了。

  “小妹妹會跟我搶漂亮的衣服,我才不要呢。”

  臥室里周揚跟安曉潔對視了一眼頓時就哄然大笑,果然,小孩子的想法就是這么的清奇簡單而又直接。

  不過沒毛病啊,這確實是一個很簡單的理由。

  ……

  “勇哥,我舅舅跟舅媽還好吧?”

  因為今年又沒有回老家過年,老周夫妻倆雖然嘴里沒說什么,但是多少有些埋冤,周揚也是沒轍,只能聽著兩個老的在那里數落。

  算起來,他也有好兩年沒見過舅舅王愛文和舅媽楊紅霞了,雖然平日里也沒少打電話同視頻,但是終究還是差了那么點意思。

  所以一大早他就給老表王勇打了個電話,王勇現在已經不怎么去南邊深市了,在老家東江買了一套大別墅,全家都搬了過去,周揚還包了一個不小的紅包祝賀喬遷之喜。

  至于深市那邊的房子,他每年都會出差過去兩趟,反正租金是沒少收,另外手里投資的幾個產業,目前發展的也不錯,賺錢最多的自然是胡勝利的文化公司。

  “挺好的,就是老念叨你,說你這一當官,倒是光宗耀祖了,但是老家也回不去。”

  兩人正說著,周揚馬上就聽到話筒里傳來舅舅王愛文的聲音,然而王愛文一開口,他立馬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舅舅,你是說老黃他確實調走了?”

  關于黃和平的事情,周揚還是有所了解的,去年的時候,黃和平就說過自己在黃江縣縣長的位置上估計待不長久,沒想到這么快。

  “嗯,年前正式下的通知,調往市水利局做黨組書記兼局長。”

  話筒里,聽到王愛文的聲音,周揚也不說話了。

  水利局?

  這完全就是一個冷衙門了啊,看來黃和平的處境確實不怎么好,不過也沒辦法,黃江那個地方,沒有兩把刷子確實很難冒頭,黃和平能全身而退,也算是能耐了。

  “行,我知道了,回頭我會打個電話問問他的情況。”

  掛了電話,周揚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撥通了黃和平的電話。

  “哈哈哈,我說你周老弟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原來是這件事情,你放心,我老黃也是經歷過風浪的,這點事情還不放在心上,人生哪有一帆風順的,這點挫折很正常。”

  話筒里。

  黃和平對于周揚問起自己工作職務調整的事情顯然也不意外,不過即使如此,周揚還是能聽出來黃和平話里的一絲落寞。

  其實這無可厚非,本來一個前途光明的年輕干部,如果在縣長的位置上能干出點成績,那提任縣委書記或者直接上市政府副職也不是不可能,想必當初黃和平下去的時候也是這么想。

  不過天不遂人愿啊,黃江這個地方,可以說能玩得轉的人不多,倒不是因為這里是什么窮山惡水之地,而是一個地方的風氣。

  跟黃和平聊了一會兒周揚就掛了電話,腦子里隨即也盤算起年后經貿委的工作安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