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13章 惡性事件
  入冬后的東海市著實令人很難想象江南的冬天也能寒冷到如此地步,跟北方那種干燥的氣候不同,南方的冬天總讓人有種無處躲藏的無奈,空氣里仿佛總有擰不干的水份。

  11月中旬。

  區經貿委主任周揚在副主任譚超然和科創中心主任于旭陽的陪同下來到科創園區進行考察。

  在周揚看來,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是一項需要長期堅持和持續推動的事業,于公于私他都并不希望這塊由自己親手培上一地鍬土的希望之地陷入發展停滯期,而是更希望它茁壯成長成為參天大樹。

  在譚超然的生日聚會上,淑萍的那句話多少還是讓他心里產生了一絲擔憂。

  其實周揚也清楚,作為一名即將迎來自己27歲生日的正處級干部,組織上對自己的考察必然是全方位的。

  而這種考察,必然會要求他在不同的崗位上進行充分的歷練,但是不管是他一手創立科創園區,還是在經貿委大展身手,恐怕都比不上主政一方更能考察一個年輕干部的大局觀和政治手腕。

  然而,不管金淑萍到底是無心之語還是有所預示,自己在經貿委主任這個崗位上的時間恐怕已經在相關部門的計劃和安排中進入了倒計時。

  車隊緩緩經過沿江高新區新修的創業路,看著道路兩旁高懸的旗幟和簇新的路燈,周揚也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時間確實過的太快了,自己在科創中心這邊擔任副主任的畫面仿佛仍然在眼前。

  “周主任,科創園區現在能發展的這么好,還是得益于你當初打下的基礎啊。”

  考斯特前排的座位上,坐在周揚身側的于旭陽似乎察覺到身側這位年輕經貿委主任的心思笑著說道。

  周揚聞言,這一次卻并沒有反駁什么,官場上,花花轎子眾人抬,有些話雖然明知道是恭維之語,但是卻不能一概而論,就好比自己作為科創中心的創始人,如果刻意去淡化這些痕跡反倒是落入了下乘。

  坐在兩人身后的譚超然聽到于旭陽的聲音,立即笑著說道:“于主任這個話說得太謙虛了,我看周揚雖然打了個好基礎,但是你老于的本事也不賴,區區一年的功夫,科創園區又上了好幾個臺階。”

  “咱們幾個都是自己人,我說話就不拐彎抹角了,按照眼下這個趨勢,咱們科創園區將來未必不能在高新技術產業里占據一席之地。”

  被譚超然這么一說,周揚跟于旭陽反而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周揚倒也罷了,他知道譚超然就是這副性子,說話聽起來似乎是口無遮攔,但是往往卻一語中的,而且能讓她如此開口,于旭陽這位科創中心的主任應該是讓他看對了眼。

  而于旭陽也知道譚超然的身份,對于這位市委金書記家的公子哥兒,他雖然不是很熟悉,但是譚超然擔任經貿委副主任以后,兩人也沒少打交道,一來一去自然早就知道這家伙的脾氣。

  “還是超然老弟說話直,不像我們兩個這么文鄒鄒的,說起來周老弟以前還是我手底下的干部,于情于理咱們之間也沒什么好避諱的。”

  “現在外面有不少聲音,說我于旭陽來科創中心是奔著摘桃子搶成績來的,但是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周老弟干出來的成績,我于旭陽還需要搶嗎?這便宜旁人占不得,我于旭陽還是能占得的,而且便宜占的心安理得。”

  “哈哈哈哈!”

  車子里,幾個人聞言頓時就轟然笑起來,譚超然更是猛地一拍大腿,隨即就笑著于老哥這話說得在理,一聽就是自己人。

  “肥水不流外人田,占便宜肯定也是先緊著自己人來,周揚,我看你還得繼續賣力干才行,于老哥摘了科創中心的桃子,我可還等著你把經貿委的成績干到全市第一呢,到時候我這個副主任走到哪里都能挺直腰板說話。”

  周揚笑了笑沒說什么,不過心里卻暗自給譚超然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金書記家的,被他這么一陣攪合,自己跟于旭陽之間的那點不清不楚的關系,算是徹底擺到了臺面上。

  不僅僅如此,有了這么一番說辭,于旭陽就是不跟自己站到一邊恐怕都不可能了,畢竟天底下哪有只占便宜不出力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

  ……

  在科創中心的會議室里。

  周揚聽取了中心副主任梁金虎關于園區今年各種項目推動落實的情況,期間周揚并沒有說什么,只是聽梁金虎在那里介紹,偶爾問幾個自己關心的問題。

  梁金虎和另外一位副主任季曉芬跟周揚共事的時間很長,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對于這位曾經的頂頭上司,如今負責全區經濟和商務工作的經貿委主任自然是無比熟悉。

  但是第一次感受到周揚作為主管部門的領導前來開展調研工作的于旭陽心底卻不由得有些心驚,因為周揚的這幾個問題看似簡單,卻無一不是問到了事情的關鍵點上。

  如果沒有極為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實踐經驗的話,這種極其精準的眼光自然是難以具備。

  一時間,于旭陽心里也不由得暗暗感慨,雖然自己一再修正了對周揚的看法,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低估了這位的能力。

  實際上。

  在擔任科創中心主任的這段時間,其實于旭陽完全能夠深刻體會到周揚作為前任中心負責人對整個科創中心的影響力。

  往大里說,周揚是科創中心的創始人兼第一任負責人,中心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政策甚至每一個組織框架都有周揚的影子。小的方面就更不提了,現在中心這邊,甚至就連假期的值班制度和年終的福利分配方案都是周揚親自定調子拍板決定的。

  于旭陽在市委辦公廳和市委組織部都有過任職經歷,自然知道這種現象并不好,也冒出過對某些做法進行修正的想法,但是他很清楚,至少在周揚調離經貿委主任之前,自己都沒有必要卻計較這些細枝末節。

  甚至將來如果周揚更進一步的話,他這位主任不僅僅不能急著抹掉這些痕跡,反而要大加提倡。

  當天下午。

  結束考察之后,周揚立即就趕回了經貿委辦公室。

  年底將至,經貿委這邊各種年終工作總結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而且作為全國黨代表,他還有一份關于進一步推動創新創業比賽項目落地的報告需要進一步完善。

  然而,辦公室里周揚剛剛坐下來看了一會兒材料,突然就接到經貿委副主任王琪的電話。

  話筒里,王琪的聲音明顯有些急促。

  而等聽完王琪匯報的情況,周揚的臉色也瞬間就變得有些凝重,隨即就忍不住嘆了口氣。

  千叮嚀萬囑咐,沒想到還是出了這種問題。

  “王主任,你先不要慌,我看當務之急還是先把人送到醫院里去,其他的事情等后面再說。”

  “這樣吧,你馬上跟公安局那邊聯系,弄清楚事情的緣由,同時請公安局那邊把涉事的人員先控制起來,我馬上就趕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