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306章 周揚厲害啊!
  對于張國忠這位分管全市經濟和商務工作的副市長,周揚其實并不陌生,當然也絕對談不上多么熟悉。

  兩人唯一一次交集,還是上次在科創中心那邊前任發改委主任何銘澤下基層調研的時候,兩人才見過一次。

  不過作為分管經濟工作,而且在市政府排名第三的常委副市長,張國忠已經完全算得上是重量級的市領導了。

  辦公室里。

  周揚看了一下時間,現在還不到9點半,從區里開車過去需要半個小時左右,也就是說他還有半個鐘頭的時間可以準備。

  對于這一次談話,周揚多半也猜到了肯定是因為上次他在黨刊上發表的那篇文章。

  這篇文章雖然能見刊,但是里面的思想多少跟市里的統一決策有點不對味的地方,作為分管全市經濟工作的副市長,手底下竟然有經貿委主任產生了這種想法,張國忠自然想有所了解。

  不過周揚很清楚,盡管區委區政府對自己的提議都很贊同,但是畢竟涉及到全市經濟發展的大盤子,他這個想法想真正放手實施的話,肯定還要得到市里的支持才行。

  而這里面,副市長張國忠的意見就舉足輕重了。

  所以沒有任何遲疑,周揚立即給區委書記桂紅英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話筒里。

  聽到周揚匯報的情況,桂紅英明顯也有些愣神。

  “周揚,事情我知道了,這次談話很重要,你這次過去,國忠市長肯定會要了解具體的信息,你做好準備吧,其他的話我也沒有,只有一個建議,東海市要想建立世界級的經濟地位,那就不可能只有一種經濟模式,一個能夠包容多種經濟發展模式的經濟中心,才足以具備無限的潛力和可能。”

  說完,桂紅英甚至沒留給周揚反應的時間立即就掛了電話。

  不過聽到這句話,周揚卻突然眼前一亮,隨即心底就不由得暗暗佩服七桂紅英的大局意識。

  這句話……很有分量啊。

  說得過分一點,這已經是把自己擺在了市領導的位置上,才會有這種超前的判斷。

  “看來如果一切真如上輩子的發展軌跡的話,桂紅英還真是必然要更進一步。”

  嘆了口氣,周揚也沒多想,隨即立馬又撥通了市委辦公廳副主任李文芳的電話,跟桂紅英不同,李文芳對周揚是完全信任的。

  話筒中,李文芳并沒有做出什么準確的判斷,不過卻提點了周揚面見張國忠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項。

  “這次談話對你來說雖然挑戰很大,但是無疑也是一個機會,你自己盡量把握住,國忠市長這個人比較務實,不喜歡那些虛頭巴腦的空談和畫餅,要想說服他,你就必須拿出足夠的把握和真東西。”

  通話結束。

  周揚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相比于桂紅英的交代,李文芳的這一番提點更是讓他有些暗暗苦笑,實際的東西?難啊。

  尤其是現在江灣區的經濟局面并不好的情況下,看來這次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很快。

  收拾好之后,周揚立即讓李家偉開車送他去了市委辦公廳那邊,再一次回到市委辦公大樓,周揚心里多少還是有些唏噓不已。

  交代好李家偉自行找地方去停車等自己,周揚立即輕車熟路地找到市委辦公廳那邊,隨即就敲開了李文芳辦公室的門。

  兩人并沒有過多寒暄,等了片刻之后,李文芳就帶他一起去了副市長張國忠的辦公室外邊。

  張國忠的秘書石文一是一個剛剛三十出頭的副處級干部,看到周揚的時候,石文一臉上明顯多了一絲打量的味道。

  剛剛不過三十出頭就能擔任常委副市長的秘書,石文一無疑也是極為出色的,但是跟面前的周揚一比可就不好說了,26歲的正處級區直機關的一把手,即使是在整個東海市也沒幾個這樣的人物。

  石文一很清楚,自己在副市長秘書這個崗位上,一旦將來下放,至少一個正處級肯定是跑不了,但是二者實在是不好比啊。

  自己還要等到下放才能提為正處,但是周揚呢,人早就靠自己的打拼爬到了正處級經貿委主任。

  “你好,周主任。”

  “你好,石秘書,張副市長那邊?”周揚對石文一的印象還不錯,話不多,而且面向和善,大概是做領導的秘書都有這種天賦,見人如沐春風。

  “領導在跟人談話,你稍微坐一會兒,一會到了我過來叫你。”

  辦公室里,周揚點了點頭,隨即就耐心地等下去,約莫過了將近二十分鐘后,石文一這才過來叫他。

  相比于桂紅英的辦公室里,作為常委副市長,張國忠這邊的面積明顯要大得多,這是周揚最直觀的感受。

  進門是一間類似于接待室的地方,經過接待室,迎面是一面國旗擺在辦公桌的背后,一排紅木書架里面擺滿了很多書,張國忠這會兒正在喝水。

  看到周揚進來,立即就笑著抬頭看了他一眼,周揚哪里敢等領導先開口,趕緊走上前恭敬地問了聲好。

  “張副市長好!”

  “嗯,坐吧,怎么樣?你這位最年輕的經貿委主任,心里應該猜到我這次叫你過來是為了什么事情吧?”

  聽到張國忠的聲音,周揚這才明白過來李文芳話里的意思,這位張副市長看來確實不是那種喜歡彎彎繞繞的人。

  其實這種領導有時候反而好說話,不過周揚很清楚,今天的這次談話,自己的每一句話都要慎重,甚至再三斟酌才行。

  于是不假思索,周揚立即正色道:“副市長,關于之前那篇文章的事情,雖然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但是經濟工作確實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江灣區的條件擺在這里,如果一味地進行一刀切的話,我個人認為是不妥當的。”

  辦公室里。

  聽到周揚的話,在邊上忙著倒茶水的石文一心里頓時就不由得一緊,周揚的名字他當然早就聽說過,也知道這位年輕的經貿委主任肯定有極為過人之處。

  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即使是在市領導面前,周揚的膽子竟然都這么大,居然一開口就認為市里對于經濟工作的看法不完全正確。

  然而。

  張國忠聞言卻僅僅只是皺了皺眉頭,隨即就示意周揚繼續說下去。

  周揚自然也不矯情,畢竟說都說了,說多說少還不是一個樣,于是當即就繼續說道:

  “江灣區是工業老區,市容市貌固然重要,但是相比較而言,我認為經濟發展更有利于徹底解決那種修修補補的問題,畢竟經濟不發展,財政上也不可能有太多的余力來反哺城區的建設。”

  “反倒是如果我們放手去做一次的話,也不一定就是越來越差。”

  說到這里,周揚突然就看到張國忠擺了擺手說道:

  “經濟的發展,不能簡單的說放手去做一次,前期的調研和規劃做沒做?后期的方案有沒有推算?最終能出現什么樣的情況有沒有預案?這些才是根本。”

  “江灣區的客觀條件是現實問題,其他的區難道就沒有現實問題?所以你的說法并不足以成為市里支持你們這么做的理由。”

  “今天我找你過來,也不是讓你周主任過來上理論課的,我要聽的是實際的做法。我時間不多,你長話短說。”

  辦公室里。

  周揚聞言頓時臉色一紅,自己倒是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而且膽子也真是大,竟然敢跑到市領導這里來上理論課。

  不過鎮定下來,腦子里的思路很快也變得清晰了,于是立馬就拋開那些論證的觀點,直接提出了自己最近花了將近一個多月的時間開展調研的結果情況,以及針對這個方案擬定的計劃。

  屋子里。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

  然而此時此刻,在辦公室外面等著的石文一卻不時地抬起手腕看手表,因為原定20分鐘的談話,竟然超過了半個小時還沒結束。

  就在這時。

  辦公室里卻突然傳來張國忠一陣極為爽朗的笑聲,過了一會兒之后,石文一立即就看到周揚一臉輕松地推開門走了出來。

  “談完了?”

  “嗯,談完了,不好意思啊石秘書,時間沒把握好。”

  點了點頭,石文一再次笑著跟周揚握了握手,隨即才目送周揚離開。

  至于周揚跟副市長張國忠談的怎么樣他并不知情,也不會多嘴去問,但是在結束談話的兩天后。

  也就是3月初,市委市政府突然下發給江灣區一份內部文件,按照文件的指示,江灣區在執行市里統一的規劃中,可以因地制宜,實事求是地在發展多種經濟方面進行一些探索。

  一時間。

  不僅僅周揚有些意外市里的動作會如此之快,就連先前以為周揚提出的這個方案肯定難以通過的很多人也大吃了一驚。

  他們完全沒想到,周揚這位年輕的經貿委主任,竟然真的以一己之力攪動了東海市整個經濟大盤子,甚至讓市里同意為江灣區單獨開一個口子出來進行嘗試。

  “厲害啊!不愧是周揚。”

  科創中心主任辦公室里,看到區政府下發到各區直部門一把手信箱里的這份文件復印稿,于旭陽久久地都沒回過神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