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90291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本章情節需要不宜分開三合一6000字)

  關于周揚的正式任命來得遠比他自己想象中還要快一些。

  元旦剛過完,幾乎是節后的第一天,江灣區區委組織部就正式把文件發不出來了。

  文件按照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免除周揚同志江灣區科創中心副主任的職務,并任命周揚為江灣區經貿委員會代理主任,同時兼任江灣區區委辦公室副主任。

  至此,26歲的周揚,一躍成為了整個江灣區最年輕的正處級領導干部,也是江灣區區直機關和部門中最年輕的一把手。

  江灣區經貿委下設辦公室、財務科、技術科、行業管理和發展科、外貿科、投資(企業)服務科、市場秩序管理科、物資儲備科等一眾部門,并按照組織規定,另行設立了機關黨組。

  目前,在周揚調任經貿委代理主任以后,機關黨組書記仍然空缺。

  在不少人眼中,周揚的這一次調動,可以說算是一步登天了,但是有心人都知道,這無非就是科創中心的成果被人摘果之后對周揚的補償。

  有人認為可惜,當然也會有人認為這一步走得很巧妙,盡管在科創中心,再過上兩年后,周揚一樣會成為正處級部門的一把手,但是提前兩年無疑在時間上占據了絕對優勢。

  要知道,在仕途上,年齡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干部的考核和提拔往往都要考慮到這個條件。

  而周揚能調任經貿委擔任代理主任,可以說得上是退一步海闊天空。

  而且,在很多人看來,即使周揚真的離開了科創中心,但是未來談及科創中心發展的時候,真的能避開他這個創始人嗎?

  這就有點類似于你花錢投資了一個企業,雖然拿不到企業的管理權,但是你卻可以長久的坐吃紅利。

  科創中心發展得越好,周揚不僅僅不會嫉妒,反而會高興。

  更何況,經貿委主任是從某個角度而言,是科創中心的直屬上級領導。

  對周揚的任命來得突然,調任的時間更是緊急,按照區委組織部的通知,周揚在任命公布后三天之內就要正式上任。

  江灣區,科創中心大會議室里。

  這天下午,周揚作為科創中心的創始人和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最后一次主持中心全體會議。

  此刻,會議室里,黑壓壓地一百多號人都一言不發,齊刷刷地看著在主席臺上正襟危坐的那個年輕男人,仿佛要把他的長相和臉上的表情都刻印在心里。

  實際上,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中心的許多職工心里都很清楚,只要他們的周主任不犯政治上的錯誤,未來的終點肯定會達到一個令人仰望的高度,甚至是在新聞中才會聽到名字的人物。

  26歲的區直機關一把手。

  在很多人眼中,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然而周揚不僅僅做到了,甚至還是以絕對碾壓的優勢調任過去,不僅僅擔任了經貿委的主任,而且還兼任了區委辦公室的副主任。

  可以說,周揚不僅僅是經貿委的主要領導,而且還是上級部門的領導。

  如此潛力非凡的人,他們此時此刻不多看幾眼,恐怕以后就更難得一見了。

  將來說起來自己跟周揚共過事,說不定就是一個十分顯赫惹眼的事情。

  ……

  此刻,會議室里。

  周揚看著主席臺下方一雙雙眼睛,老實說心里如果沒有一點遺憾也不可能,畢竟是自己一手鼓搗出來的事業啊。

  人生能有幾回從無到有白手起家的經歷,不管將來自己走得多遠,爬得多高,恐怕科創中心都是自己心底很難忘記的一個地方。

  “下面,請周主任給我們講幾句。”

  耳側。

  副主任季曉芬的話音落下,整個會議室里立即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直到過了很久,等周揚擺了擺手,眾人這才作罷。

  “喂喂!”

  擴音器里傳出周揚一如既往地年輕的聲音,不過眾人卻并沒有發笑,而是死死地頂著周揚那張年輕得簡直像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畢業生的臉頰。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要講點什么,但是區委組織部的通知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我很快就要離開中心,離開現在的崗位到一個新的部門去。”

  “一句話,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本人很榮幸,也很高興能跟各位共事一場,從無到有把中心建立起來了,而且取得了驚人的成果。”

  “千言萬語,最后都只有一句話送給各位同仁,科創中心的未來是屬于你們的,希望大家再接再厲,爭取早日把科創中心建設為全國的科創工作標桿……”

  和瑞大酒店是位于浦江邊上的一家看起來并不是十分起眼,但是卻很具有特色的一家餐廳。

  在位于酒店三樓靠近走廊東側的貴賓廳里,科創中心的幾個負責人都在,副主任梁金虎、季曉芬,辦公室主任王琳琳,財務科科長,服務科科長,新成立的后勤科科長以及技術科科長等。

  等面前的酒杯里斟滿酒,周揚這才舉起杯子站起來:

  “各位,這一杯就當是我對你們的感謝了,你們有的人是從中心創立之初就跟著我一起過來的,也有一部分人是新近才加入中心,但是不管如何,你們都是中心的骨干,現在也是中心人,干了!”

  酒是周揚自帶的茅臺酒,老表王勇自打不開店辦廠改做投資和包租公以后,整個人閑來無事就開始囤積各種新奇和稀罕珍貴的玩意兒。

  茶葉,木雕,白酒,甚至還有什么錢幣。

  去年年底周向軍過生日的時候,王勇一次性給他帶來了整整五箱茅臺,周向軍其實并不怎么喝白酒,反倒是黃酒多,所以自然就成了周揚的東西。

  今天晚上他請客招待一眾中心的干部,順手就拿了3瓶過來。

  其實這兩年王勇做投資,除了之前幾個大學生的那個項目目前還沒有收益以外,胡勝利這邊的勝利文化還有另外一個據說是搞電商貿易的平臺,都賺了不少錢。

  所以周揚也不跟他客氣,橫豎喝完了再讓他送就是了,他跟王勇的關系非同一般,就是組織上查出來也算不上貪污腐化。

  “干了干了!主任,咱們幾個今天可是借了你的光才能喝這么好的酒。”

  “得了吧梁主任,上次您還說你喝不慣茅臺就好一口劍南春呢。”

  哈哈哈哈!

  屋子里眾人頓時就哄笑起來。

  不過眾人還是紛紛舉起酒杯碰了一下,隨即幾個男同志立馬就一飲而盡,就連王琳琳跟季曉芬這幾個女同志都喝了一大口。

  “主任,中心可是您一手創立的,您這一走,我們心里都沒底啊。”

  其實周揚這一走,梁金虎無疑是最高興的,因為在新主任來之前,可以說他就是中心主持工作最佳的人選,事實也確實如此,周揚前幾天就已經交代了這個事情。

  不過梁金虎心底很清楚,周揚這一走,自己的壓力也會很大,尤其是不知道新來的領導究竟是一個什么性格的前提下。

  “有什么可怕的?沒有我中心還不轉了?我看你這就是拍馬屁。不過我說句心里話,中心的發展還是很脆弱的,目前雖然看似繁榮,但是就好比無根浮萍,一陣春風吹過來,馬上就枝繁葉茂,但是一旦入秋,那就是枝枯葉黃了。”

  “所以你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齊心協力,一起把中心的工作做扎實,基礎打牢固,做根深葉茂的參天大樹,而不是無根浮萍。”

  “我知道了,主任。您的話我一定銘記在心。”

  跟梁金虎說完,周揚又分別跟每個人都簡單說了兩句,尤其是幾個新來的部門負責人。

  聽到周揚語重心長的話,其實幾個人心里一開始都有些怪不是滋味,畢竟眼前說話的這個人年紀比他們里面最小的王琳琳還要小上一點。

  但是一想到周揚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眾人立馬就拋開了這種想法。

  一頓飯吃了將近三個鐘頭才散場。

  第二天。

  周揚也沒去中心收拾東西,而是交代了辦公室主任王琳琳,讓她幫忙整理一下,然后送到經貿委的辦公室那邊。

  他自己則輕車簡從,在家里吃完午飯后直接就開車去了經貿委,也沒打招呼就徑直上了三樓的辦公室那一層。

  “哎,說你呢,你找誰?怎么跑到三樓來了?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下去下去。”

  走廊里。

  周揚原本是想去以前的主任辦公室看看,但是轉了半天,發現主任辦公室根本就不在三樓,只好在走廊里來回轉了一圈。

  但是正當他走到靠東側倒數第二個辦公室門口,然后抬頭朝門上的門牌號和名稱看的時候,卻發現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胡主任,誰啊?”

  這時,聽到中年男子的聲音,一個辦公室的門被打開,隨即又冒出一個大概跟周揚差不多大的小年輕。

  “不知道啊,突然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在走廊里朝各個辦公室打量,小李,你趕緊把人帶下去,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隨便都有人往上跑,保安室那邊是怎么搞的。”

  隨即彭第一聲。

  周揚立即就看到中年男子關上門回了那間貼著綜合辦公室的門牌的屋子里。

  不過另周揚有些傻眼的是,他路過這間辦公室的時候,竟然隱隱能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叫罵聲。

  “臥槽你是不是傻,讓你走上路打野發育啊。”

  “那個…您找哪位?我們這里三樓都是行政部門,業務部門在二樓,您如果是有事需要辦理的話,去一樓的大廳就行了,這邊您還是不要過來了,我帶您下去。”

  就在周揚有些目瞪口呆的時候,身側那個叫小李的年輕人倒是好脾氣,跟他解釋了幾句,隨即就招呼周揚進電梯。

  “那個……我多問一句啊,你也別見怪,現在應該是上班時間吧,怎么剛才那位還在辦公室里打游戲?你們領導難道也不管?”

  不得不說,周揚確實很有些詫異。

  要知道這可是去經貿委啊,區直屬機關部門之一,正常工作日上班的時間,部門的辦公室里,居然有人在打游戲,而且聲音還這么大。

  老實講,這確實有點顛覆周揚的三觀。

  他上一次看到這種情形,還是在市婦聯的黨建科任職的時候,當時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小姑娘,叫什么來著?

  對,蘇麗娜。

  這個蘇麗娜就喜歡在上班的時候跟朋友聊天上網看視頻買東西,但是市婦聯是什么地方?區經貿委又是什么地方?這二者的性質根本就不能比好吧。

  而且即使是在市婦聯,他作為一個沒有實權的副科長都狠狠地批評教育了蘇麗娜一通。

  電梯門口。

  那位叫小李的年輕人聞言果然臉上露出一絲極為尷尬的表情,不過也沒說什么,只是暗自苦笑了笑說道:“打游戲?應該沒有吧,可能你是聽錯了,胡主任的嗓門比較大,他說話老遠就聽得見。”

  周揚聞言頓時翻了翻白眼。

  聽錯了?

  我特么的今天要是聽錯了我就不姓周,你欺負我年紀輕不要緊,畢竟我才26.

  但是你不能欺負我耳朵有問題啊,打野?我還上分呢!這么清楚的話你跟我說聽錯了?

  一時間,周揚臉上的表情頓時就拉下來,隨即也不遲疑立即就問道:“你們領導在幾樓?”

  “領導?四樓啊怎么了?不對,你找領導干什么?我看你還是跟我下去吧,等會胡主任發脾氣我也兜不住。”

  那個叫小李的年輕人分明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臉上立即露出一絲忌憚的表情,生怕周揚一轉頭就跑到了樓上去。

  然而周揚哪里會讓他得逞,頓時就不管不顧地推開面前的人,隨即就邁開步子朝樓梯間走了過去。

  “哎哎,你干嘛呢?”

  “我好心勸你,你別自己給自己找麻煩行不行,你這人還真是夠鬧騰的。”

  令周揚詫異的是,這個小李到了如此地步竟然都不罵一句臟話,而且說話仍然是很克制。

  不過既然被他看到了這一幕,周揚怎么可能會輕易放過,自己初來乍到,按理說應該是謹言慎行才對。

  但是周揚很清楚,自己不能走這種常規的路子。

  一來自己年輕,過來擔任經貿委這種權力部門的一把手,極有可能會被人輕視。

  二來自己從來沒做過這一塊的工作,雖然科創中心也算是業務范圍之內,但是畢竟不是直接參與經濟工作,威信上肯定有所不足。

  至于其三嘛……明明區委組織部已經下了自己的任命通知,可以說,連著三天的功夫,經貿委這邊都沒有人問過他一次,很顯然這里面絕對是有人在從中作梗。

  所以他如果按照常規的路子來上任的話,那指不定就要被人拿捏的死死的,眼下自己正頭疼著怎么開展工作,這下倒好,剛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來了。

  看來,這新官上任三把火,今天就是不燒都不行,你都送上門來了,我不辦你那辦誰?

  周揚幾乎是大踏步地走上四樓,然后推開了樓梯間的門,徑直就走到走廊里面,抬眼往墻上一瞅了,立即就找到了經貿委副主任的辦公室。

  現在經貿委這邊,因為馬軍山的事情牽連,原本的3個副主任還剩下兩個,一個叫王琪,是一個三十七八歲的女干部,一個叫董小偉,年紀剛剛四十歲出頭,都是正當年的年紀。

  周揚也不知道自己盯著看的這個副主任辦公室里究竟是誰,也沒打算問身后跟著自己跑的氣喘吁吁的那個小李,直接就上前敲了敲門,隨即就聽到屋子里傳來一道官腔很足的聲音。

  聽到這道聲音,周揚當然知道自己找到的是副主任董小偉。

  “進來。”

  不做遲疑。

  周揚在小李從樓梯間出來的那一剎那,猛然就推開了董小偉辦公室的門。

  而此時。

  從樓梯間出來的小李看到這一幕,頓時就臉色都白了,但是也只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辦公室里。

  董小偉確實不認識周揚,或者說應該見過,但是僅僅只是有些面熟,所以看到周揚進來,立即就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是?”

  屋子里。

  周揚剛要開口,身后小李已經跟了進來,只見他一臉慌張地拉了拉周揚的胳膊,隨即就小心翼翼地說道:“董主任,不好意思啊,他不知道是來找誰的,直接就奔著樓上來了,我拉都拉不住。”

  “你趕緊出去吧,別在這里耽誤我們領導工作了行吧?有什么事情我們下去說。”

  不得不說,在周揚看來,這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李確實很有涵養,就是可惜身體好像不太行,跑了趟樓梯竟然就氣喘吁吁的。

  而且,性格也太文雅了一些吧?

  聽到小李的聲音,董小偉明顯有些不悅,不過也沒說什么,而是繼續低下頭干自己的事情,仿佛絲毫不在意這一幕。

  然而就在這時,周揚卻突然一把推開小李的手,然后從口袋里摸了一張自己原本在科創中心那邊使用還沒來得及退換的工作牌出來。

  隨即就上前兩步,把手里的工作牌放到了董小偉面前,臉色平靜地說道:“董主任,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是周揚,這是我以前的工作證件,你可以打電話查一下屬不屬實。”

  “今天我其實是過來報道的,不過人生地不熟啊,第一回來經貿委這邊,連自己的辦公室都沒找到。”

  辦公室里。

  周揚這句話說完,身側的那個小年輕頓時就愣住了。

  周揚?

  哪個周揚?

  不對,這個名字好熟悉啊!

  我天!新來的主任不就是叫周揚嘛?而且早就聽說了這位周主任是整個江灣區最年輕的處級干部。

  但是……但是這也太年輕了吧我的老娘啊!最麻煩的是,自己剛才是在干什么啊?

  新主任第一天來報道,自己竟然……竟然攔著領導不讓他上來。

  一時間,小李整個人都傻眼了。

  然而另一側,經貿委副主任董小偉臉上的表情同樣有些愕然,只見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工作證,又看了看周揚,這才猛然回過神來,臉上隨即就露出一絲極為尷尬的表情。

  “哎呀,原來是周主任啊!您看,我這…我這一點準備都沒有,小李,你還愣著干嘛,趕緊的給主任倒水去。”

  聽到董小偉的聲音,小李這才回過神來,立即就兩腿打顫地推開門出去,而周揚見狀也沒說什么,只是笑呵呵地盯著董小偉。

  “主任?您這突然來報道,組織部也沒個通知,委里里是真的不知道,剛才小李要是有什么不對,您看……”

  不得不說。

  在周揚看來,董小偉的姿態是擺的極低的,這個人很顯然是一個比較深沉的干部。

  自己突然來襲,他并沒有第一時間說自己的問題,而是關心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不管他是出自本心,還是做給自己看的,至少都無可挑剔。

  但是周揚很清楚,董小偉能爬到這一步,肯定也不是什么善類,而且據他所知,自從因為馬軍山事件對經貿委的人事進行調整之后,經貿委這邊就是他在主持工作。

  作為主持工作的副主任,部門的辦公室里工作時間有人瀆職打游戲,他難道不知道?還是知道但是不想管?不管是哪一種,在周揚看來,這都是不履職不履責。

  “董主任,這個你放心,我看這個小李還不錯,懂禮貌,知進退,即使有什么錯誤,那也是因為我自己造成的,跟他小李沒什么關系。”

  辦公室里。

  聽到周揚一口一個小李,董小偉心里也是膩歪的不行,畢竟周揚的年紀他是知道的,而辦公室的小李,真論起來,年紀比他這位周主任也只小了兩歲。

  然而一想到周揚現在的位置和身份,董小偉臉上也不敢有任何不當的表情,然而就在此時,周揚的一句話卻猛地讓他心里一陣突突,緊接著就是猛然色變。

  “不過董主任,我看咱們經貿委這邊的工作作風可是不太好啊。我剛才不小心走錯地方去三樓的辦公室轉了一圈,這回倒是漲了見識啊!我還是頭一回發現在區直機關的辦公室里,大下午工作的時間,竟然有人在打游戲,而且聲音喊得比我還大,哦對了,那人好像姓胡,聽小李說應該是什么胡主任。”

  辦公室門口。

  好不容易平復下心情,然后匆匆忙忙在會議室里找到茶杯和茶葉泡了杯茶過來的小李,這會兒正好走到辦公室門口。

  正當他要敲開門的時候,突然就聽到門里邊周揚的聲音,頓時就差點手一抖把整杯水都給灑到地上。

  嘶地一聲。

  小李被灑到手上的開水燙得倒吸了口涼氣,卻硬生生地忍住沒叫出來,然而心底卻早就已經大喊了一聲“胡主任完犢子了,您這個大主任這下就自求多福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