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288章 組織談話
  (再加一更,今天16000字。)

  “周揚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區委書記辦公室里,桂紅英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頭朝區紀委書記余向海看過去問道。

  這一次周揚被市紀委叫過去進行封閉式的談話她是知道的,而且在常委會上也是她做出了關于暫停周揚的職務接受調查的決定。

  最近幾天,下面有什么風聲和議論的聲音,之前通過秘書黃燁,桂紅英也聽到了一些情況。

  對于這些不當的言論,桂紅英雖然心里惱火,但是也沒有明顯地發作出來,周揚是年輕有為地領導干部不假,但是配合紀委的工作也是一個領導干部應該有的覺悟。

  至于外界傳聞她這個區委書記太過不講情面,竟然親手把自己培養起來的得力助手扔到腦后,桂紅英更是一笑而過。

  政治上的事情怎么可能僅僅是幾句話就能說清楚的,自己放棄周揚?這個傳言未免就有點離譜了。

  桂紅英有時候都覺得這種話不管是出自誰手,但是總歸不是什么好風氣,什么時候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地事情,外面竟然傳的有聲有色了。

  “還算正常,沒有什么情緒,也沒提什么要求,整天就是待在酒店里看看書寫材料,或者接受紀委那邊的談話。”

  “不過書記,市紀委那邊的調查到底什么時候能結束,把一個中心的副主任隔離起來都好幾天了,這么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下面的干部肯定會有非議。”

  余向海心里老實說也有點不解,如果說是周揚自己有問題,那把他控制起來進行調查也說得過去。

  但是現在經過初步的排查,周揚在馬軍山事件里面根本就沒有任何關聯,頂多也就是兩個人搭班子一起共過事情,這么調查下去在他看來也是很不妥當的。

  “嗯,這個情況我已經跟市紀委那邊反應過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最遲明天早上就會有一個說法。”

  “不過老余啊,最近區里有些風氣很不好,沒有定論的事情就有人風言風語,我看這就是典型的工作作風問題,你們紀委這一塊要抓一抓,堅決杜絕一切不當言論。”

  “一定要記住,思想陣地堅決不能動搖,這是我們開展工作地基礎。”

  桂紅英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肅殺的味道,余向海聞言自然忍不住有些心驚,他也知道最近確實風頭不對,有些干部確實嘴巴不緊,什么話都敢亂說。

  但是現在很明顯,有些人居然已經喪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這些話竟然傳到了區委書記桂紅英地耳朵里,這不是找死么。

  “書記您放心,這一塊的工作我馬上就抓起來,一定會好好整治一下。”

  而此刻。

  一連三天住在酒店里,周揚確實并沒有多少特別的想法,除了一開始有些憤憤不平以外,這幾天他每天的作息跟平時也差不多。

  最大的區別就是跟外界斷掉了聯系,但是每天早上吃完飯之后,仍然是處于工作的狀態,只不過中心那邊的工作他暫時是接觸不到了,而是靜下心來認真地寫了一片關于推動科創工作的研究稿件。

  實際上。

  自打去年年底從市委黨校畢業之后,他在理論研究這一塊基本上就沒有什么進展性的成果。

  一方面手上的工作確實多的讓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精力來思考這個問題,另一方面,這個人哪就是這樣。

  一旦離開了某種環境,再想在理論研究方面做出突破性的成果,難度就變得非常大。

  不過他也清楚,理論研究肯定還是不能扔的,這是很多時候能夠讓自己靜下心來找到工作方向的一個重要途徑。

  所以在中央黨校培訓的這段時間,他算是老老實實沉下心來狠狠下了一番功夫學了不少東西,原本腦子里還有紛亂的各種念頭,算是被他理出來了一個清晰的脈絡。

  現在手上的這篇文章,自然就是他最近一段時間的理論研究成果。

  原本周揚是打算等馬上過年放假的時候,才集中注意力去做的事情,沒想到世事難料,竟然給他找到了這么一個機會。

  砰砰的敲門聲在耳側響起。

  周揚皺了皺眉頭,但是還是放下筆起身去開門。

  “周主任,不好意思,這幾天辛苦您了。”

  “我們剛剛接到委里的通知,對您個人的隔離工作從現在開始就正式解除了。”

  “另外,白主任讓我跟您轉告一聲,這次的事情他也是事出有因,所以從個人的角度來講,希望您見諒。回頭他忙完這一陣會親自給您打電話。”

  走廊里。

  聽到工作人員的話,周揚心里這會兒反倒沒有什么特別激動的想法,不過能解除隔離的狀況,對他來說也是個好事情。

  簡單地跟兩人說了幾句話,周揚也不遲疑,立即就收拾好東西離開了酒店。

  出門的那一霎那。

  看到頭頂的太陽,周揚一時間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唏噓感覺。

  重新拿到手機,等他開機后,果然有數不清的電話和信息,不過他現在也沒辦法去一一回復了。

  只是挑了幾個重要的人,像李文芳,還有中心那邊梁金虎和王琳琳他們。當然,肯定也少不了給家里去一個電話。

  接到周揚的電話,安曉潔這一次著實被他嚇得不輕,一開始周揚打電話回家的時候,她還沒意識到不對勁。

  但是后來不斷有熟人發消息給她問周揚到底是什么情況的時候,安曉潔就有點上頭了,甚至不管不顧地把電話打到了譚超然那邊。

  譚超然雖然不知道其中的內情,但是聽到安曉潔這邊的消息,趕緊就動用關系找到市紀委那邊打聽到了情況。

  等從譚超然那邊得知了確切的消息之后,安曉潔這才算是松了口氣,不過心底仍然有些擔心,一直到現在接到周揚的電話。

  “好了,這一次是我的不是,老婆,我給你賠禮了。”

  “你看這樣行不行,周末我哪兒也不去,就在家里陪你跟丫丫兩個。”

  話筒里,周揚好說歹說,總算是安撫住了傻白甜的情緒,隨即就趕緊的開車直奔著浦江家里去了。

  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12月份。

  結束隔離之后,周揚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了區里的動作有些不對勁。

  首先是區紀委突然下發了一則關于整頓區直機關工作作風的通知,要求各部門各單位開展自查自評,并且重點批評了幾個部門和負責人,算是嚴厲打擊了一下最近一段時間很多干部思想松懈渙散的情況。

  緊接著,區委公開了馬軍山同志被市紀委帶走進行調查的事情,不過兩天后,眾人就知道了事情的結果。

  區委常委、副書記馬軍山因為濫用職權謀取私利,并且存在個人作風嚴重不當等問題被市紀委雙規,隨即移交相關部門進行處理。

  在區委召開的通報會上,區委書記桂紅英再一次明確強調了黨員領導干部的作風問題,要求全區上上下下要引以為戒,堅決抓牢底線,守住思想陣地不放松一絲一毫。

  “真是意想不到啊。”

  辦公室里,周揚看著手上的這份內部通告,心里也是直嘆氣。

  老實說知人知面不知心,馬軍山在他看來其實是一個非常樂觀和和善的領導,兩人共事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對方給他的印象確實不錯。

  只是萬萬沒想到,一個前途一片光明的領導干部,終究還是倒在了經濟問題上面。

  錢這個東西,有時候真的是害人不淺,但是經受不住金錢考驗的領導干部,古往今來就從來不會少,過去是這樣,現在是這樣,將來也絕對不會杜絕。

  十二月中旬,關于馬軍山的問題正式畫上了一個句號,與此同時江灣區區委被市委領導進行了口頭點名批評,各個涉事部門更是直接進行了人事處分。

  多事之秋,周揚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明明全區上上下下都在鼓足了勁大搞經濟發展,卻在節骨眼上出現了這種問題,不得不說,桂紅英這個區委書記確實手段不凡。

  要說這些問題是近兩年才發生了那肯定不可能,恐怕早在前任區委書記馮嘯華在任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只不過等到桂紅英上位才正式被揪出來。

  整個江灣區被這股反腐的風暴吹過之后,確實引發了不小的反響,很多人在感慨之余,心底也不僅有些好奇。

  同樣被隔離約談的周揚不僅僅沒有任何問題,反而在區委會議上被點名表揚能夠堅守底線不動搖,沒有選擇跟馬軍山一流同流合污。

  對于周揚的去向問題,一時間私底下也多了很多說法,有人說周揚會調任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也有人說周揚要回市委辦公廳,更離譜的是,還有人認為周揚會被提拔擔任街道主任。

  對于這些說法,周揚自然耳有所聞,只不過他很清楚,調任是一定的,但是提拔可就難了。

  雖然自己已經在副處崗位上任職兩年多,符合組織提拔的要求,但是畢竟這次的事件對自己還是有影響的,可以說是遭了池魚之災。

  最重要的是,區委書記桂紅英的態度他一直都有些看不明白,對方到底是想用他,還是真的冷處理,現在周揚自己也不清楚。

  然而就在12月即將結束的時候。

  這天一大早。

  周揚來到辦公室開完工作會,緊接著就要帶人卻科創園區進行例行工作談話的時候,卻極其意外地接到了區委組織部的通知,請他于明天早上9點半到部長辦公室進行談話。

  (兄弟們,看完求個鮮花!記得催更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